红叶书斋 > 都市小说 > 今天三爷给夫人撑腰了吗 > 正文 第4章 认识我,是你的荣幸【二更】
    司笙和凌西泽一同走出病房。

    手机滑入衣兜,司笙顿住脚步,掀起眼睑去看身侧之人。

    “谢了,我坐地铁过去就行。”

    口吻淡淡的,没有叙旧的意思。

    凌西泽轻蹙眉头,剜着她,嗓音下沉,微凉,“你的技能就是翻脸不认人?”

    “……”

    往事一幕幕铺展开,司笙觉得脑瓜疼。

    片刻后,凌西泽轻描淡写地问:“保镖工作,算不算危险?”

    说着往病房门口看去,意思很明显。

    眼底凌厉的光一闪而过,司笙眉目压着股冷意,“威胁我?”

    “我送你。”凌西泽的口吻缓和下来,视线定在她身上。

    “你图什么?”

    手放衣兜里,司笙有点不耐烦。

    目光拂过她略带燥意的眉眼,又冷又傲,凌西泽不知想起什么,唇角勾起微妙的弧度,亦正亦邪,外带几分游刃有余。

    他轻飘飘地说:“日行一善。”

    “……”

    日行一善,日行一善。

    丫的一个卑鄙无耻的阴谋家,魑魅魍魉都能被阴得吐两口血,还非得装成个大善人似的,我特么信了你的邪!

    *

    司机沉默地开车。

    凌西泽和司笙在后方落座,分开两侧。

    公务员、志愿者以及环卫工人连夜扫雪,如今街道上厚厚的积雪已被开出一条条的道,道路顺畅,车流顺行。

    视线从窗外收回,凌西泽忽的掀起眼睑,余光瞥向坐一侧的司笙。

    她微低着头,把玩着手机,手指细长白皙,像工艺品雕刻而成,衬着黑壳手机,好看得紧。

    程悠然的消息一条接一条的催,司笙烦得很,眉头时不时皱一下。

    屏幕又亮起,这次不是程悠然。

    沈江远:你早上去看你外公,怎么没说一声?昨儿个下雪,我搁家里游戏直播呢,你要提前一说,我就跟你一起去医院了。

    沈江远:听说你有朋友去探望你外公啦?你外公问我认不认识,感觉挺喜欢他的样子。

    司笙:老易说什么了?

    沈江远:就挺开心的。话里行间都是‘啊,我外孙女终于交三教九流之外的朋友啦’,啧,那欣慰感啊,估计听你结婚也就这样了!

    沈江远:你说我也是个正经人儿,不仅人长得帅,而且还温柔体贴细心,有事没事就去探望你外公,陪他聊天解闷。你外公有跟你说过,‘你认识我,是你的荣幸’吗?

    司笙:……

    司笙:跪安吧。

    沈江远:我跟你说认真的。你朋友叫什么名啊?我跟你外公通电话的,不知道具体的字,就听着有点耳熟,感觉像某个了不起的大人物。

    扫到这条消息,司笙微微一顿,倏地抬眸朝旁看了眼。

    “某个大人物”正好看向路边,说:“停车。”

    “做什么?”

    司笙颇为莫名,顺着他看的方向而去。

    路旁一条街,大大小小的商铺都开门营业,离得最近的是并排几家早餐铺。现在上午十点,没几个客人,有腾腾热气从店铺大门透出来,白雾袅袅,渐渐散开,充满着烟火气息。

    凌西泽道:“吃早餐。”

    前方司机刚停好车,被凌西泽的话惊得一个哆嗦。

    他是记忆混乱了吗,明明记得三爷吃过早餐才出门的,而且路边这种小店……三爷看得上?

    天雷滚滚。

    “我赶时间。”

    手机屏幕黑下去,在手里转了一圈,司笙俨然没有陪他吃早餐的心思。

    “她出事,我负责。”

    颇有深意地瞧她一眼,凌西泽轻描淡写说完,便推开车门走下去。

    司笙一怔,有些意外他知道这些,眉头微拧,尔后又释然。

    算了,她来得急,正好没吃早餐。

    *

    随便挑了家早餐店,一进门,就有闲着的服务员迎上来。

    传统的中式早餐店,馒头包子、豆浆油条、粉丝面条,应有尽有。

    “……一碗豆腐脑,加糖。”

    点了几个的司笙,瞥见有豆腐脑后,又慢慢补充了一句。

    服务员一愣,感觉没听清,“什么?”

    司笙轻轻蹙眉,未等她说话,就听得一侧的男人沉声强调:“只加糖。”

    “我们家只卖咸——”

    服务员挺直腰杆,刚想为咸味豆腐脑正名,结果一抬眼就瞅见两道冷厉眼神,他背脊止不住颤栗,怂怂地改口道,“豆腐脑,只加糖,其它的都不要?”

    “不要。”凌西泽答得简单明了。

    “……”

    服务员感觉他俩是来找茬的,但碍于男人那不容置否的凌厉气场,只敢暗自腹诽。

    他特别做好记录,委屈地回厨房了。

    给司笙倒了杯水,凌西泽倏地问:“你的豆腐铺开成功了吗?”

    “嗯。”

    “在哪儿?”

    “安城。”

    十九岁的司笙,偏爱甜味儿豆腐脑,随口一提,说要开一家豆腐铺。

    他没想到她真的会开。

    她没想到他仍旧记得。

    岁月绵长,好像什么都在改变,人和物,抓不住又摸不着,转瞬间熟悉的就没了踪迹。不过,也有些不变的,不动声色地立在那里,浮浮沉沉,若隐若现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吃过早餐,司笙和凌西泽重新上车。

    地点是剧组拍摄地,地处偏僻,拍的外景。

    车停好,司笙敷衍道谢,便走下车。

    一落地,迎面冷风吹来,打在裸露的脸颊、耳朵上,凉丝丝的。

    凌西泽的视线随着她,瞧见她手指勾住发圈,随着她往一侧的拉伸力道,没有束缚的发丝如瀑般洒落,黑发顺滑柔软,略微散乱,跟满地的白雪映衬。

    景与人,美如画。

    少女的张扬明媚,化作女人的风情韵味。

    却,更能撩拨人心。

    远远望了眼剧组方向,凌西泽轻蹙眉头:去这种地方,他倒宁愿她穿上昨晚的军大衣。

    *

    一辆低调奢侈的豪车,吸引剧组好些视线,见到司笙走下来后,目光多了些意外、探究、打量。

    以及,一点点的惊艳。

    司笙视而不见,走向程悠然的保姆车。

    “……笨手笨脚的,让你拿条围巾都拿那么久,你想冻死我是吧?!”

    刚听得程悠然的怒骂声,就瞧见柳玉被从保姆车里推搡下来,落地不稳,一个踉跄倒在沾了污渍的雪地里。

    紧随着,一条红围巾和一瓶未拧紧的水扔出来,瓶盖半途松开,半瓶水直接洒在柳玉身上,浇得她一个哆嗦。

    车门即将合上。

    然而,车门刚合拢到一半,一只手倏地伸出来,抓住车门边缘。</div>