红叶书斋 > 都市小说 > 今天三爷给夫人撑腰了吗 > 正文 第9章 我给你一次道歉的机会【一更】
    “他得罪我,我得罪他,这才叫讲道理。”

    有压迫感自四面逼来,程悠然心儿一颤,下意识咬住唇。

    “道歉?”

    语调轻轻一扬,夹裹着几分笑意。

    手掌向上摊开,直直下坠的橘子落入手心,纤长的五根手指缓慢合拢。

    “这就是你们这些趋炎附势、八面玲珑的人的事了。”

    她轻笑,懒懒散散的,却字字入耳。

    嚣张极了。

    肩上重量一轻,程悠然紧紧咬着牙,余光是散漫往前的司笙,以及偶尔被她抛上空中的橘子,黄橙橙的,颇为晃眼。

    *

    骚包的跑车再次出现剧组时,已经是下午了。

    乔一林换了套新衣服,黄毛清洗后喷了发胶,远远能闻到香水味儿,依旧是二世祖的嚣张架势。

    走下车后,乔一林视线环顾一圈,没找到军大衣,却见到一个眼熟的人——

    “你!”

    拿着羽绒服经过的柳玉被点名,愣了一下,回头看过来。

    “军大衣在哪儿?”乔一林问。

    “……司笙吗?”柳玉微怔,回答道,“悠然姐在拍戏,她跟过去了。”

    一摆手,乔一林道:“带我过去。”

    “好。”

    柳玉低垂着眼,点点头,在前面领路。

    走了几步,乔一林叫住她,“哎,你等等。”

    柳玉闻声停步,刚想转身,就感觉到羽绒服帽子被一抓,她因力往后退了几步,被直接拎到乔一林跟前。

    一抬眼,对上乔一林狐疑打量的视线,柳玉心里打鼓,但因挨得近,气息感知得清晰,耳根不自觉泛红。

    紧张又慌乱。

    半晌,她听到乔一林的询问声,“老实说,你是不是被那个叫司笙的欺负了?”

    “啊?”柳玉声音都是飘的,回过神来,连忙否认道,“没有。”

    乔一林蹙眉,俨然不信,问道:“那为什么做事的老是你,她就闲着没事干?我先前看你头发和衣服都是湿的,也是她干的吧?”

    “真没有……”

    柳玉声音吞吐,不知该如何解释。

    她在程悠然身边待得久,自然知道,在乔一林心里,程悠然是完美女神一般的存在,她若实话实说,乔一林定是不信的。

    瞥见她粉红的耳朵,乔一林只当是冻的,随手将帽子给她戴上,拍着她的肩,一副‘不用说了,我都知道’的神情,说:“行了,走吧。”

    “……”

    柳玉纠结得胃疼,但琢磨片刻,只得低头在前领路。

    可一想到他刚刚无心的动作,心里的鼓敲得更响了,一震一震的,像是能把胸腔敲破。

    *

    程悠然在拍一场打戏,因动作不标准,NG了很多次。

    司笙倚靠在树旁,视线懒懒地落在那无聊的打戏上,左耳挂着蓝牙耳机,正在同沈江远打电话。

    “你外公刚问我,你在做什么工作,我没好意思说。”沈江远语气有着浓烈的哀伤,“毕竟谁也想不到,在新一代女演员里,堪称打戏第一人的司笙,现在竟然沦落到给明星当助理的地步了。”

    “你如实说,老易会很高兴。”

    “老爷子真有意思,不准当演员,不准做保镖,这不是把你仅有的那俩优点都糟蹋了吗?”

    “……”

    司笙抬手一捏眉心,懒得搭理他。

    停顿片刻,沈江远又问:“你什么时候辞职?”

    “后天。”

    “得嘞,有想找什么工作吗,我帮你介绍。”

    “家里蹲。”

    《小白鸽》完结后,一直在筹划新的作品,现在构思成熟,也是时候动笔了。

    “……不是,别自暴自弃啊。你还年轻,想做什么不行啊?不会就学呗!”

    从兜里掏出个橘子,司笙慢条斯理地剥着,轻笑道:“我倒是挺喜欢摄影的。”

    “……”

    沉默半晌,沈江远无奈地出声:“有些东西吧,也不是光靠喜欢和努力就能学会的,还得靠天分。你不要太沮丧,可以这么想,上天给了你倾城美貌,再给你记录美貌的技能,让你永远美下去,太不公平了。”

    “……”这解释,可以的。

    撕开一瓣橘子放嘴里,司笙瞥见径直走来的身影,眉毛一挑,低声说了句“挂了”,然后把蓝牙耳机摘下来。

    “你倒是挺悠闲的!”

    乔一林走至跟前,语气很冲,眼角眉梢尽是不爽。

    见他这找茬的架势,司笙轻轻勾起唇。

    得嘞。

    还真有不听劝的。

    懒洋洋地看他一眼,司笙又剥了一瓣橘子,将其送到嘴里。

    天气虽然冷,但橘子挺甜的。

    见她不搭理自己,乔一林的怒火蹭的上涌,眼瞅着要爆发,就听得司笙拉着懒懒的调子问:“有事?”

    窜出头的火苗往下压了压,乔一林打量着她,眼里尽是嫌恶,冷哼一声后,道:“我给你一次道歉的机会。”

    “……”

    司笙瞧他,挺稀罕的模样。

    风呼呼而来,乔一林等待几秒,没等来诚恳的道歉,面上有些挂不住,他烦躁地重复道:“我给你一次道歉的机会。”

    “……”

    僵持和沉默中,乔一林感觉司笙看自己的眼神,如同在看“村口二傻子”一般,他倍感屈辱,顿时没好气地开口——

    “我这是看在悠然姐的面子上!你好好道歉,这件事就算过去了,不然,你接下来甭想有好日子过!”

    这算是撂狠话了。

    偏偏,气势不足,搁司笙跟前,有种装腔作势的感觉。

    司笙终于站直身子,活动了下手腕,神情淡淡地一瞥火冒三丈的乔一林,想要说话,就听到一阵苍老和善的声音——

    “乔二少想让谁没有好日子过呢?”

    鲁爷爷?

    微怔,司笙的视线越过乔一林,见到雪地里走来的老人。

    鲁管家衣冠整齐,笔挺的黑衣装束,一丝不苟的。面上带着慈祥的笑容,但眼神锐利,藏着精光,将老者的慈和与隐世的气场完美结合,能拉近距离、心生好感,亦能让人敬畏、不敢小觑。

    听到声音的那刻,乔一林身形猛的一震,预感不妙,僵硬地转过身来。

    “鲁……”见到鲁管家后,乔一林张口便失声,内心紧张不已,舔了舔唇角后,他声线跟走钢丝似的喊,“鲁爷爷。”

    恭恭敬敬的,不敢有丝毫轻视。</div>