红叶书斋 > 都市小说 > 今天三爷给夫人撑腰了吗 > 正文 第10章 狐假虎威,乔怂怂被按头道歉【二更】
    一秒的时间,气势嚣张的乔纨绔,顺利变成毫无底气的乔怂怂,转变得毫无违和感。

    见到这一幕,司笙眼底划过抹讶然。

    走近了些,鲁管家目光沉沉地看向他,别有深意地道:“二少最近愈发精神了。”

    “……还,还好。”

    乔一林干笑,没笑出声来,表情极其僵硬。

    索性鲁管家没再理他,转头看向司笙,和蔼和亲地喊:“司小姐。”

    “鲁爷爷。”

    司笙点点头,视线往下移,落到他提的袋子上。

    电话里,鲁管家只说“带点吃的”,但这架势……跟她是饿死鬼投胎似的。

    “这是一些水果和零食,吃不完可以给同事吃。”鲁管家先是把俩大袋子交给她,然后递来个保温桶,慈眉善目的,“不知道剧组饭菜怎么样,我怕你吃不惯,就给你捎了一份饭菜,现在还是热乎的。”

    掂了掂两手的重量,司笙甚是无奈,笑了笑,说:“有点多。”

    鲁管家脸上笑意深了几分,“多了没事,以吃饱为准。”

    “谢谢。”

    司笙领了这份好意。

    微微一顿,鲁管家问:“先去车上吃?”

    朝拍戏的地儿看了眼,司笙道:“要工作。”

    鲁管家点头,也没有强求,笑道:“那就在这儿吃。”

    他们俩相聊正欢,旁边的乔一林如百爪挠心,站都站不安稳,忍不住出声打断他们——

    “鲁爷爷,你跟她认识?”

    声音依旧是颤的,一抖儿一抖儿,飘得很。

    乔一林怕极了凌家的人,光是同辈那三位爷,手段一个比一个狠、一个赛过一个的阴,挨着他们连骨头渣都不带剩的。

    连带着,他也畏惧为凌家做事的鲁管家。

    看着笑容可掬、慈眉善目的,实则笑里藏刀、绵里藏针,不是个善茬儿。

    据说他是武术世家出身,年少时就跟在凌老夫人身边,陪同凌家闯过不少风风雨雨,却忠心耿耿。在很多事上,他都能代表凌家出面,地位可见一斑。

    自凌老夫人半年前去世后,他本来想守凌宅的,结果后来不知是何原因,却跟了凌西泽。

    鲁管家笑笑,“司小姐是我的小友。”

    “……”乔一林惊呆了。

    忘、忘年交?!

    就司笙这种工作消极偷懒、背地里欺凌同事、性子傲慢嚣张的,是怎么蒙骗精明干练的鲁管家的?

    合着再精明的人,一旦老了,眼神也会不好使?

    鲁管家微微侧过身,看着乔一林,笑眯眯地问:“刚听乔二少气势汹汹跟司小姐讨账,莫不是司小姐做错了什么,得罪了乔二少?”

    “也不是……”

    神志未归位,乔一林没回过神,下意识就想否认。

    结果话未说完,就见鲁管家收起笑容,神情渐渐严肃,话语倏地往下沉,“那就是乔二少没事找事了。”

    “我没有!”

    乔一林急得快哭了。

    “乔二少不用急着否认,做错事没关系,知错就改便可。司小姐素来宽容大度,只要乔二少诚心诚意道歉,想必会原谅你的。”鲁管家声音温和起来,偏头征求司笙的意见,“司小姐,是吧?”

    “嗯。”

    成为旁观者的司笙,毫不心虚地应声。

    “……”

    乔一林睁大眼睛瞪她。

    卧槽,你哪来的脸“嗯”啊?!脸皮这么厚,怎么不去守城墙呢?!

    等了片刻,鲁管家见乔一林没反应,便喊:“乔二少?”

    嗓音低沉有力,一字一字的透着威压,眼神凌厉,如锋利刀片剜过来,泛着寒光。

    乔一林内心抗拒、抓狂不已,但被鲁管家一个眼神整成鹌鹑,不敢造次。

    纠结半晌,乔一林委屈唧唧的,可还是被无形压力强行按下头来,朝司笙道:“我错了,对不起。”

    声如蚊呐,风一吹就散。

    司笙挑挑眉,似是没听到,好奇地问:“你说什么?”

    “……”

    乔一林暗自咬牙,双手握拳,眼圈泛着红。

    但,余光一瞥到蹙起眉的鲁管家,不由得打了个激灵,抬高声音喊:“我说我错了,对不起!”

    这嗷的一嗓子,确实够大声的,震得树枝上雪花簌簌掉落,也震得不远处一干工作人员一脸懵逼。

    工作人员们:“……”咋的,这纨绔的二世祖,今儿个还转性了?

    “没事,”司笙轻笑一声,一副浑不在意的模样,“我宽容,还大度。不计较这种小事儿。”

    乔一林:“……”

    我求你计较一下吧!

    用这种跟你没半毛钱关系的形容词,您还挺骄傲?!

    狐假虎威!

    仗势欺人!

    忒不是玩意儿了!

    乔一林气得想揍人,可有鲁管家这尊大神在,任何不满都得往肚里咽,他没勇气再待下去,红着眼朝鲁管家道:“鲁爷爷,我这边还有事……”

    分明气急败坏的,但一开口,声音依旧是弱弱的。

    像被欺凌过后、敢怒不敢言的童养媳。

    鲁管家再次端上温和笑容,点头道:“二少先去忙吧。”

    话音一落,乔一林就头也不回地走了,跟逃命似的。

    司笙眉眼染上笑意。

    还……挺好玩儿。

    见她笑了,鲁管家也吁出口气,望向乔一林逃窜的方向,道:“乔二少本性不坏,但被家里娇生惯养的,毛病惯出不少,该治治。”

    “他跟您什么关系?”

    “三爷的堂弟,远房的。”

    “……哦。”

    提及凌西泽,司笙眉目的笑容渐渐淡去。

    鲁管家看在眼里,却没做言语,只是道:“这么些年,不知道你口味变了没有,还是做了你以前喜欢吃的那几样。”

    司笙一怔,“临时做的?”

    鲁管家却笑,“老人家嘛,没事做,有的是时间。”

    借了条剧组的长椅来,司笙和鲁管家并肩而坐,保温桶打开,三菜一汤,果真都是司笙喜欢的菜。

    四五年过去,没想鲁管家还记着。

    微微一顿,司笙垂下眼帘,说:“……口味没怎么变。”

    *

    程悠然在拍戏,司笙无事可做,专心吃饭。鲁管家没急着离开,坐她边上,时不时同她聊上几句,没提及凌西泽,气氛倒也和谐。

    吃过饭后,鲁管家见她吃完,满意得紧,顺手接过保温桶。

    司笙把水果零食分了,自己留了点,然后送鲁管家上车。

    刚抵达车辆停留的地方,就听得乔一林这二世祖在叫嚣——

    “……这是Z神亲手画的二巴,还有他的亲笔签名,TO签!独一无二的!你赔得起吗?!赔得起吗?!”

    司笙:“……”

    还没完了是吧?</div>