红叶书斋 > 都市小说 > 今天三爷给夫人撑腰了吗 > 正文 第11章 三爷让我逮着他最肉疼的东西糟蹋
    乔一林站在骚包跑车旁边,一手举着张沾了泥泞的纸,一手拎着个破碎的相框,喊话时呲牙咧嘴的,别提多激动了。

    站他跟前的,是一跟他年龄相差无几的青年,模样俊俏,穿得颇为单薄,此刻挠挠头,眼睛清澈明亮,透着一点单纯、无辜。

    司笙定睛去看乔一林口中的“Z神TO签”纸张,眉毛不自觉地挑了挑。

    二巴的图案和她的笔迹,倒是模仿得有**分像。

    这种无聊琐事,司笙没想管,但一偏头,就见鲁管家朝那边走过去,她一顿,便随之跟上了。

    “怎么回事儿?”

    走近了些,鲁管家张口询问,依旧是不变的温和笑容。

    那满脸无辜的青年见到他,眼睛一亮,当即朝他这边挪了两步,甚是无奈地说:“鲁爷爷,他碰瓷儿。”

    “什么叫碰瓷儿?!”

    乔一林一听就瞪大眼,差点原地一蹦三丈高,他晃着那沾着泥泞的TO签,情绪激昂,双目赤红,“你知道Z神的TO签有多珍贵吗?!它无价!无价!它是无法用价格来衡量的!”

    青年没被他冲冠眦裂的模样吓到,慢吞吞地挠挠下巴,说:“Z神连面都不露,怎么可能给人TO签……”

    没等青年说完,乔一林就炸毛了,戟指怒目地道:“你个乡巴佬!你不知道不代表没有!我有朋友认识Z神,特地让Z神签的!”

    “既然这样,不是可以托朋友再要一个签名吗?”鲁管家打圆场,语气沉稳平静,“乔二少又何必如此激动。”

    “你懂个——”

    最后一个“屁”字,在乔一林意识到呵斥对象是鲁管家时,被硬生生咽了回去。

    也是直到这一刻,气糊涂的乔一林才发现,鲁管家和司笙都在,怒火往下压了压。

    “鲁爷爷。”乔一林不情愿地喊。

    鲁管家笑眯眯的,但眼神有些凉,“看来二少真在气头上。”

    想到刚刚即将骂出口的脏话,乔一林心中一阵后怕,停顿半晌后,注意到青年跟鲁管家应该关系匪浅,不由得警铃大作。

    “他又是谁啊?”乔一林颤颤地问。

    “他也是我小友,叫陈非。”鲁管家笑着介绍道。

    乔一林:“……”

    小友,小友!

    你个不要脸的糟老头子,咋来那么多的小友?!

    妈的,不肯服老、偏装年轻,这叫为老不尊!

    鲁管家笑笑,转头同陈非道:“怎么回事儿,你说说。”

    一听这话,乔一林就不情愿了,“凭什么他来说?”

    “如果乔二少还能组织语言的话,也可以由你来说。”

    “……”

    欺负他气上头,说话没逻辑咯?!

    “事情是这样的……”陈非自觉开口讲述。

    无非就是他也喜欢Zero,尤其喜爱《死亡传说》,见到乔一林跑车里那么多周边,就挺好奇的。后来因好奇Z神的TO签,就没忍住拿出来把玩了下,结果乔一林见到了,直接冲上来抢。

    后来,放相框里保存的TO签就砸地上,相框碎了,纸张也被弄脏了。

    听完,鲁管家眉目沉思,点点头,同陈非告诫道:“这事儿是你的不对,得道歉。”

    连一秒都没想,陈非立即低下头,诚恳地朝乔一林半鞠躬。

    “对不起。”

    乔一林:“……”

    你特么腰上绑着沙袋吗,这么容易就弯下来了?!

    ‘对不起’说得这么利索,怎么不去某宝开店当职业道歉人呢?!

    “不知二少能拿到签名的朋友是?”鲁管家和颜悦色的,道,“如果乔二少不方便去要的话,老朽可以代劳。”

    如此良好的态度,让有心理阴影的乔一林惊了惊。

    一时没回过神。

    这时,刚拍完戏就听到消息赶来的程悠然,一走近就听到鲁管家这话,面色微微一僵,脚下步伐也加快些许。

    “没事,就一个签名而已。”程悠然笑得大方得体,走至乔一林身侧后,又轻描淡写地道,“我到时候再托人找Z神要一个就行。”

    乔一林一怔,眼里冒着光,惊喜地问:“真的吗?”

    他的欣喜若狂,让程悠然眼底闪过抹心虚,但短暂一秒后,她就笑着点头,“真的。”

    一直在旁观的司笙,将程悠然的神态尽收眼底,不言而喻地笑了笑。

    为了绑住乔一林,程悠然还真是煞费苦心。

    “那……”鲁管家眼含笑意。

    程悠然道:“不是什么大事,这事就翻篇吧。以后注意着点就是。”

    乔一林没意见,点头道:“既然悠然姐都这么说了,那这事儿就这么算了。”

    陈非撇撇嘴。

    事情解决,鲁管家提醒乔一林下次关车窗,便同陈非走了,司笙走了几步,送他们上车。

    见状,程悠然微微眯起眼,似是不经意地同乔一林问:“一林,这老人家,是什么人啊?”

    乔一林心有不爽,随口答道:“亲戚家一管家罢了。”

    眼睑微微垂下来,程悠然在心底稍稍松了口气。

    不过一个管家,纵然跟司笙交好,也掀不起什么风浪……

    *

    陈非负责开车,鲁管家坐副驾驶。

    车辆缓慢驶离偏僻郊区。

    “真是无心的?”

    车窗缓缓合上,鲁管家笑容可掬地问。

    “嘿嘿……”陈非冲他直乐,老实坦白,“三爷说,让我逮着乔二少最肉疼的东西糟蹋。”

    这漫画他熟,连载三年,他也追了三年。看到乔一林的跑车,他就知道乔一林是Z神的骨灰粉了,而对于这种级别的粉丝来说,一辆豪华跑车,都不如那一张TO签的纸来得重要。

    所以,他下手了。

    更何况,Z神的TO签,掺假成分太大。签名虽说挺像的,可那股子恣意洒脱的感觉,却模仿不来。

    反正是冒牌货,纵然损坏,他也不觉得心疼。

    慢条斯理地拿出翻盖机,鲁管家语气微沉地提醒道:“下次注意。”

    “啊?”

    陈非一惊,以为自己做错事了。

    然,在他紧张不已时,鲁管家忽地抬头看他,眉眼带笑地指点,“聪明点儿,别被发现了。”

    “……哦!”

    *

    夜幕降临,拍摄还在继续。

    程悠然拍打戏时受了点伤,乔一林全程陪伴左右,没心思再来找司笙的茬儿。

    但——

    晚饭时间一到,几番受委屈的乔一林,难免想到司笙的存在,于是没忍住又作了点妖。

    “我来领盒饭。”

    没得到通知的司笙,迟一步去找剧务领盒饭。

    剧务冷淡地看他一眼,摆摆手,冷漠地说:“来晚了,没有了。”

    司笙挑了下眉毛。</div>