红叶书斋 > 都市小说 > 今天三爷给夫人撑腰了吗 > 正文 第14章 司小姐的朋友,一律免单
    凌西泽的目标太直接,让本想去招呼的服务员都止了步。

    司笙站着没动,看着凌西泽走至跟前。

    “吃了吗?”

    没有寒暄,没有客套,张口就直入主题,果断干脆。

    司笙几乎没有停顿,张口就答:“没有。”

    眉宇一松,凌西泽没给她反应时间,道:“那一起。”

    他的语调沉稳平静,话语承接得极其顺畅,利落干净,且自然而然地撇开其余所有问题,压根没有给司笙其它选项。

    逻辑流畅,一路顺到底,竟是挑不出半点毛病。

    “……”

    司笙一时找不到拒绝的理由。

    正在思考理由之际,另一道身影走过来,笑着问:“有朋友吗?”

    “没有。”

    “那就一起吧,我们也就两个人。”男人笑如春风,嗓音醇厚。

    耐不住他声音悦耳,司笙打量他两眼。

    倒是个长得好看的,面部轮廓棱角分明,眉如墨画,凤眼勾人,眼里隐透着笑意,少了些距离感,容易令人心生好感。身着笔挺的休闲西装,神采英拔,气质儒雅和善。

    “忘了自我介绍,”男人彬彬有礼,主动朝司笙伸出手,自我介绍道,“你好,我叫阎天靖,西泽的朋友。”

    “……哦,司笙。”

    司笙不是很感兴趣,但也同他伸出手。

    然而,在即将触碰到的那一瞬,凌西泽倏地上前一步,将阎天靖的手挡开,司笙伸出去的动作落个了空。

    侧头看向司笙,凌西泽丢下两个字,“走吧。”

    司笙:“……”不是,她什么时候答应了?

    阎天靖:“……”兄弟,敢不敢再明显一点儿?

    凌西泽没有给司笙拒绝的机会,大步向前,转眼拉开距离。

    识趣地将手收回去,阎天靖凤眼往上一扬,笑得温和友好,说:“司小姐,西泽脾气不太好。不过,一起吃顿饭没问题吧?”

    司笙挑了下眉。

    有这么损朋友的吗?

    *

    包间环境雅致,复古的装修,摆放有古玩字画,挺有格调的。

    大圆桌,司笙和阎天靖两侧落座,凌西泽拉开中间的木椅,在司笙斜眼看来时,毫无心理压力地坐下。

    服务员将菜单递给凌西泽,他翻开一页,同司笙问:“想吃什么?”

    “都行。”

    在德修斋,她喜欢的几样菜,都吃腻味了。

    凌西泽一顿,深深地望了她一眼。

    察觉到不对劲,司笙后知后觉地记起自己“挑食”的毛病,刚刚的回应似乎不大合适。不过也无所谓,司笙端着镇定自若的架势,不见心虚之意。

    唇角翘起些微弧度,凌西泽将视线收回,然后自己点菜。

    报了几个菜名,全都是司笙爱吃的。

    阎天靖搁一旁听着,寻思着这也不是凌西泽平时的口味,不会是……

    刚想到这里,阎天靖欲抬眼朝司笙看去,却见报完菜名的凌西泽就合上菜单,递给服务员。

    阎天靖又气又乐,“你不让我点几个菜?”

    凌西泽偏头问他:“谁请客?”

    手指在桌面轻轻一敲,阎天靖笑得还挺和气的,“我。”

    凌西泽便道:“你负责出钱就行。不想吃的话,现在就可以走。”

    “……”

    如此过河拆桥、见色忘义的行径,让素来处变不惊的阎天靖神色一顿,眉目浮现出几分惊讶。

    将这一幕看在眼底,司笙思绪烦杂,半晌,将视线移开,当做什么都不知道。

    阎天靖心里叹息,察觉出二人的猫腻,难得没有捣乱,把这口气给咽下去了。

    不多时,饭菜被端上桌。

    阎天靖惊悚地发现,从来不伺候人的凌西泽,竟是主动盛了碗米饭,且动作自然熟稔地递给司笙。

    这事儿若是搁他人身上,凌西泽这种毒舌的人,不往严重里讽刺,最起码也得来上一句——

    “手废了?”

    这叫司笙的美人儿,到底什么来头,分明把凌西泽吃得死死的,还一副浑然不觉的模样?

    没忍住,阎天靖笑得颇为无奈,别有深意地同凌西泽递了个眼神。

    凌西泽没理,将他视若空气。

    阎天靖:“……”

    手指捏起筷子,司笙夹了块炒肉到嘴里,慢条斯理地吃完后,倏地问:“王强的事,跟你有关吗?”

    “……”

    凌西泽没有回应。

    但,这种问题,倘若没有回应,就等同是默认。

    夹了点米饭到嘴里,司笙细细咀嚼着,颇为不解地皱起眉,“你到底图什么?”

    眸色渐渐深沉,有暗流涌动,凌西泽目光停留在她的眉目,停顿片刻后,缓缓开口,“积德行善,方可心想事成。”

    司笙微愣,想到先前的‘日行一善’,便问:“你信佛了?”

    “……没有。”

    哦了一声,司笙不好接话,于是抛出一句,“那也快了吧?”

    “不知道。”

    “……哦。”

    司笙干脆低头吃饭。

    两人聊着聊着,竟然陷入僵局,阎天靖也是没想到的。在一旁既无语又想乐,但毕竟朋友不多,他仗义地挑起话题。

    话题有一搭没一搭的,有时候问到司笙,司笙也会跟他说上几句。

    餐桌氛围渐渐回暖。

    大半碗饭吃完,司笙放兜里的手机忽的震动,她放下筷子,将手机掏出来。

    是程悠然来的电话。

    有空来电话,大抵是谈完了,发现她没搁门口杵着。

    摁掉没接,司笙同二人道:“我吃完了,有点事得先走。”

    阎天靖张口欲问,不过凌西泽抢在他之前“嗯”了一声,结束话题。

    司笙便提前走了。

    包间的门一关,阎天靖也放下碗筷,好奇地问:“什么情况?”

    “没情况。”

    “这叫没情况?”阎天靖心想该将他那纵容模样拍下来作证才对,轻笑一声,他手指在桌面轻点着,调侃道,“凌三爷,你好好反思一下,这话说出来,你自个儿信吗?”

    凌西泽淡淡瞥他,面无表情道:“吃饱了,你去结账。”

    “……”

    阎天靖一时无言。

    见套不出消息,只得作罢,认命地叫来服务员结账。

    服务员进门,笑得端庄礼貌,语气柔和友善,“两位先生,这次用餐不用买单。”

    这事儿稀奇……

    来德修斋这么多趟,也没见过免单的情况。

    阎天靖一怔,问:“怎么?”

    服务员解释道:“是这样的。在德修斋,司小姐带来的朋友,一律免单。”

    “……”</div>