红叶书斋 > 都市小说 > 今天三爷给夫人撑腰了吗 > 正文 第17章 你住的地方,属于凌家产业
    水云间。

    高档小区,环境优雅别致,安保设施完善。

    抵达时已经很晚了,车子一路开过去,除去值班巡逻的保安,基本见不到行人踪迹。

    月光清浅,夜幕下的小区园林,铺上一层皎洁的银白,衬着未融化的积雪和光秃的枝丫,在萧瑟的冬日里也别有一番韵味。

    “你真把另外两处房产卖了?”手搭在方向盘上,手指轻点着,沈江远询问。

    “嗯。”

    前些年,司笙攒了些钱,在封城、安城各买了一套别墅,水云间这套住宅是这两年刚买的。但是,最近出了点事,她将两套别墅都出手了,只剩下水云间这一套拿来住。

    “有那么缺钱吗?”

    “江湖救急。”

    “你是真够仗义的……”沈江远幽幽地望向她,微顿后,颇为担忧地问,“你外公的治疗费没问题吧?”

    “留着呢。”

    “有需要就说。”

    “知道。”

    说话间,已经开到楼下。

    解开安全带,司笙拿起军大衣,随口问:“要上去吗?”

    刚停好车的沈江远,愣了下,旋即难以置信地抱怨:“求你了,这大晚上的,你能不能正视一下我的性别?”

    被他做作的模样逗笑了,司笙反问:“你怎么不觉得我对你有想法?”

    “那你对我有想法吗?”沈江远顺着她的问。

    “没有。”

    司笙答得简单干脆。

    “……”

    多此一举,自取其辱。

    将车门打开,司笙准备下车。

    沈江远冷不丁叫住她,“对了,友情提示——”

    “嗯?”

    司笙一顿,偏头看过来。

    深深地看她一眼,沈江远跟打哑谜似的,拉着慢悠悠的调子,字字顿顿地说:“水云间的开发商,是凌家。你知道吗?”

    “……”

    *

    翌日,清晨。

    【程悠然、司笙】的话题空降热搜,很多网友盯着话题看了好半晌,第一直觉是——

    当红流量小花被碰瓷儿了?

    过气明星的一波营销炒作?

    点进去一看,却见到几个营销号发的几张路透照。

    照片的主人公是程悠然,非精修图,照片里程悠然在剧组拍戏,背景杂乱,她妆容精致,貌美如花,气质出挑,在一干人里极其显眼。

    本该是粉丝跪舔美颜的照片,却有好事者眼尖地发现“过气明星司笙”的存在,并截图放大拉了出来。

    臃肿的军大衣,遮住了形体,拍摄角度刁钻,素颜出镜,加上画质模糊,跟程悠然放到一起,简直一个天一个地。

    营销号们纷纷出来带节奏,拿出司笙以前的古装扮相和现在的模糊截图对比,感慨司笙颜值崩坏。

    【啊啊啊,司笙是我女神啊!心中的白月光!这两年她经历了什么?不要啊,还我那个颜值能吊打全剧组的司美人儿!】

    【难怪没见到她拍戏了,这颜值,这装扮,倒贴都没人要啊。】

    【她不是没拍戏了吗,在剧组做什么?看起来好惨的样子。】

    【纯路人,不认识。估计是想为了复出造势吧,这蹭热度的方式真是别出心裁。没有程悠然这三个字,我压根不会点进来。】

    【还记得这位曾被称为‘古装第一美女’吗,不知道‘艳压’了多少女星。这才过了多久?粉丝还夸纯天然的,不整能崩得这么快?】

    【同楼上。我也怀疑司笙是整的。】

    【就两个字,活该。】

    【未成年就敢去整容,为了红什么事都做得出来。】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独栋别墅内。

    鲁管家拿着资料找到凌西泽。

    “三爷,司小姐多数消息都被人压着,查不到。”

    翻开手中资料,凌西泽眉心一拧,“没查出来?”

    “只知道司小姐经常出入德修斋,跟老板关系不错。”

    在德修斋工作的人,嘴巴一个比一个的严,而且稍稍一调查,那里多数员工都有点特殊。

    “嗯。”

    “司小姐最近不知道遇到什么事,把封城和安城的两处房产都给卖了。卖房的那笔资金不知去向。”

    翻页的动作一顿,凌西泽微垂下眼帘,问:“她现在住哪儿?”

    “水云间。”

    稍作思忖,凌西泽道:“这两天你把水云间那套房收拾一下。”

    眉眼染上欣慰的笑,鲁管家点了点头,“是。”

    “另外,”凌西泽又道,“以后她的事,不用暗中查了。”

    司笙的人脉关系网复杂,认识什么人都有可能。既然有人压着她的情报,继续调查难保不会被发现。

    这事若被司笙知道……

    以防万一。

    鲁管家了然,“是。”

    话锋一转,鲁管家想到另一件事儿,不由得提醒道:“网上的新闻……”

    “照片到手了吗?”

    “嗯。”

    凌西泽的眉目覆上层冷意,眼里淬着寒光,嗓音里透着危险——

    “跟上次一样,交给宿卿。”

    *

    蓝牙耳机别好,司笙神情慵懒困倦,趿拉着拖鞋走进厨房。

    “扰人清梦,什么事儿?”口吻里有几分不耐烦。

    “小祖宗,现在上午十点了。”

    耳机里安老板的声音甚是无奈,却又夹裹着几分纵容。

    拉开冰箱的门,司笙目光上下扫视,寻觅着没过期的食品,道:“说事。”

    “有人在调查你,想问问你最近有没有惹事。”

    “哪有空惹事。”将翻出的过期面包扔进垃圾桶,司笙继续翻弄着,不紧不慢地问了句,“什么人在查?”

    “不知道,就知道是封城的。你仇家太多,想排查一下都没方向。”

    “我有什么仇家?”

    包装都未撕开的过期火腿肠被抛入垃圾桶。

    “要我提醒一下,你早几年天南地北干的几件大事吗?”

    “……算了。”

    陈年旧事,不提还真给忘了。

    搜寻无果,司笙烦躁地合上冰箱的门,折腾半晌,总算从橱柜里翻出一桶方便面。

    几分钟后,司笙坐在客厅沙发上,等着正在烧的开水。

    被电话那边唠叨着吃泡面各种弊端的司笙,烦躁值一点点地累加,手指摸到耳机,刚想挂断电话,司笙忽地想起另一茬儿,不由得问——

    “话说回来,堂主是怎么回事儿?”

    “……”

    原本话痨上身的安老板,顿时安静了。</div>