红叶书斋 > 都市小说 > 今天三爷给夫人撑腰了吗 > 正文 第19章 最强官方回应,脱粉现场
    有关【司笙军大衣】【司笙素颜】的话题,在热搜榜单前三挂了半天,先前【程悠然、司笙】的热搜转眼掉下去,爬都爬不起来。

    但程悠然的热度并没有消失。

    没多久,【程悠然表里不一】、【程悠然欺凌助理】的热搜,在短时间内席卷上来,占据第一二名,引得大波网友热闹旁观。

    爆料实锤。

    有动图为证,保姆车上,程悠然将一女生推搡而出,扔下围巾和矿泉水。女生虽然没有露面,但天寒地冻的,矿泉水泼她身上时的画面,却让人一个战栗,难免心生怜悯。

    相较之下,表情愤怒、阴冷的程悠然,称得上恶毒、凶狠。

    程悠然的粉丝第一时间出来控评带节奏,但是,也抵不住围观的路人和程悠然黑粉的战斗力。

    【肯定有人想搞我家悠然宝贝!】

    【不会是某蹭热度的过气明星搞的鬼吧?】

    【不带节奏!前因后果都不知道,等官方回应。】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网友的言论也止不住。

    【立什么‘人美心善’的人设,玩脱了吧。】

    【实锤没得跑。】

    【粉丝吹什么零黑料,现在好了,来一击猛的。一锤锤死。】

    【看得我遍体身寒,这要怎样的歹毒心肠,才会在这么冷的天给人浇一身水?】

    【助理没人权?一个戏子而已,真把自己当人物了!】

    【听说司笙也当她的助理,瞧司笙那可怜样儿,不会也被她欺负了吧?啊啊,气死人了!】

    【粉转黑,没得说。】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按理说,当红小花这种黑料,所属公司应当早出来公关才对,可,足足等了半日,也不见公关有任何行动,全是粉丝用爱发电,到处控评。

    言论持续发酵。

    昨天拍戏到下半夜,回酒店后一直专注司笙的事,程悠然直至上午见到“司笙被群嘲”后才心满意足地睡着。

    没想下午一觉醒来,网络舆论就发生天翻地覆地变化,得到消息的她,用小号旁观网友言论时,险些没被气疯。

    她一个电话打给了经纪人。

    “公关怎么回事,怎么到现在还没动静?”

    经纪人既疲惫又无力,嗓音沙哑:“联系过了,说忙不过来。”

    程悠然一愣,有种被公司抛弃的恐慌,面色刷的一下就白了。

    她喃喃道:“怎么会?”

    “卿经理说会尽快处理。”经纪人道,“这件事影响很恶劣,就算处理得再好,也会对你的职业生涯造成影响。”

    程悠然被气得头晕目眩。

    她怎么也想不到,几个小时的功夫,不仅没有意料中的吹捧赞扬,反而给自己惹了一身骚。

    咬了咬牙,程悠然辩解道:“我是被坑的!”

    “一个巴掌拍不响!你要是克制住了,人家想黑你都找不到门路!”

    经纪人声音徒然拔高,严厉而激动。

    说完后,他深吸一口气,口吻变得克制严肃起来,“公司觉得你最近压力太大,接下来的两部戏和一档综艺都给你拒了,几个代言公司会给你处理好。这段时间你好好休息。”

    赤脚踩在地面,程悠然心里拨凉拨凉的,茫然地走了两圈,最后想到什么,烦躁地问:“柳玉呢?!”

    “今早刚辞职。”

    “……”

    程悠然气得甩手就将床头柜的花瓶给摔了。

    *

    网上热闹了一天。

    一直到天黑,风林娱乐和程悠然微博才发声明。

    公司没有辩解和澄清,而是坦然承认错误,承诺以后会严格看管旗下艺人。不管理由如何,错了就是错了,追根溯源没意义,躺平任群嘲。

    程悠然只是老实道歉,承诺以后会注意、改正。

    这样的声明,如同一记重锤,再次让网友炸开锅。

    先前若怀疑“事出有因”“有什么误会”的话,眼下那就是板上钉钉的事了。

    【粉丝:卧槽,我们控评那么久,问你找了那么多理由,你跟我说是真的?!脱粉!脱粉!】

    【路人:这么勇于直面错误的公关方式,简直大开眼界!】

    【路人:万万没想到,竟然被一家正直的娱乐公司给圈粉了!】

    【黑粉和对家粉:到我们的狂欢撒野的时候了。】

    乱成一团。

    *

    某独栋别墅。

    夜幕降临,室内灯火通明。

    “鲁爷爷,你在干嘛呢?”

    陈非从厨房走出来,注意到坐在沙发上,带着老花镜、神情专注看手机的鲁管家。

    有点奇怪。

    “小非啊,你过来,给我解释解释……”推了推老花镜,鲁管家朝陈非招招手,“‘水军’什么意思啊?”

    “水军啊……大概就是拿钱为别人说话的吧。”

    挠挠头,陈非根据自己理解解释着,走到鲁管家身边,好奇地问:“怎么了?”

    “也没事,我就在网上给司小姐说了几句话。”鲁管家笑眯眯地说。

    “我看看……”

    陈非拿过鲁管家的手机,翻了翻他的微博,点头道:“哦,你这是新号啊,平时多发几条微博就好了——”

    话音戛然而止。

    半晌,他几乎气得从原地跳起来。

    “卧槽!”

    鲁管家和和气气地看他一眼,“骂什么?”

    原本火冒三丈的陈非,闻声立即收敛气焰,颇为窘迫报赧地低下头,诚恳认错:“不好意思,鲁爷爷。我太生气了。”

    “没事,”笑呵呵地将手机拿过来,鲁管家神态一如既往,跟感慨似的,不紧不慢地笑说:“不过,现在的小朋友,戾气真大。”

    陈非郁闷地咬牙。

    鲁管家就夸了几句司笙,程悠然的粉丝就发了上百条私信谩骂,话语不堪入目,涉及人身攻击。哪怕稍微在乎一点点,就能被他们给气炸。

    陈非也有些摸不着头脑了——

    现在的网络暴力,这么严重的吗?

    “小非啊,微博发些什么好呢?”

    “什么都可以的。工作,心情,日常之类的。”陈非老实回答,顿了顿,又忍不住补充道,“不过,最好不要涉及太多**。”

    微微低头,鲁管家看着手机界面,依旧是面上带笑,神情却若有所思。

    *

    几日后。

    城川医院,住院部。

    网上风波逐渐归于平静,对参与者之一的司笙却没影响,依旧是那个走哪儿都难被认出的过气明星。

    天气颇冷,司笙穿上一件稍厚的大衣,提着两袋水果,沿着楼梯往上走。

    走至三楼时,她无心朝走廊尽头看了眼,却意外瞥见一抹眼熟的身影。

    目光不由地一顿。

    下一刻,她听到柳玉紧张嗫嚅的声音,“张导……”</div>