红叶书斋 > 都市小说 > 今天三爷给夫人撑腰了吗 > 正文 第22章 明天有空,可以给你赔礼道歉的机会
    男人站在电梯外,没有第一时间进来。

    司笙多看了两眼。

    他外穿一件黑长风衣,内搭高领毛衣,衣襟敞开,黑色长裤笔直,肩宽腰窄,身材有型。

    碎发散着,被风吹得有些凌乱,冷白朦胧的光里,他面部轮廓愈发立体明显,阴影染着清冷质感,看着又帅又冷。

    谁也没有任何反应,电梯门渐渐合上。

    两只手倏地伸出来,挡住电梯门,抬腿往前一步,整个身形就步入电梯。

    电梯门再次合拢,宽敞的电梯里只有他们二人。

    而——

    电梯内部的数字按钮,却只亮起一个。

    司笙住在21楼。

    数字在迅速变换,电梯一楼一楼地往上升,而静站在一侧的男人,毫无摁按钮的意思。

    司笙视线落在一侧,眉头不经意地皱了皱,有点燥。

    终于,电梯停了,几秒后,门自动往两侧打开。

    司笙前脚刚出门,就感觉到男人紧随其后,脚步声缓慢而沉着,却像是敲打在神经上,令她浑身戒备。

    凌西泽几乎是刚走出来,手腕就被突如其来的力道扣住,他在反应过来的那一秒放弃抵抗,于是下一刻,他就被力道猛地往旁一拽,直接摁在电梯门旁的墙上。

    “你什么意思?!”

    随着凉声质问,身前压过来一道身影,精致漂亮的五官在视野里被放大。

    浓密细长的睫毛,幽深清凉的眸子,微微上翘的眼角,那双狭长的眼直勾勾看过来时,裹着打量和审视,像是剥开一切隐藏直达深处。

    有一瞬的战栗。

    剩下的,只有在暗处涌动的悸动。

    背后跟墙面相贴,能感觉到些微的凉意。司笙一手扣住他的手腕,一手抵在另一侧的墙上,非常强势且直接的姿势。

    停顿几秒,凌西泽张了张口,“我住这里。”

    嗓音低沉磁性,有略微的沙哑质感。

    微眯起眼,司笙眼里满是质疑,冷冷一笑,“这么巧?”

    “是挺巧。”

    凌西泽神情自若,懒懒地把话接过。

    眉目浮现出狠戾烦躁,司笙口吻裹挟着一股狠劲,“找事呢吧?”

    “……”

    这种跟预料中截然不同的质问,让凌西泽难免愣了一下。

    搁她跟前,他是一副“前来寻仇”的模样?

    刚这么想着,司笙就给了他一个准确的答案——

    “事情过去那么久,不用记仇吧?”

    微怔,凌西泽薄唇轻抿成一条直线,嗓音低低的,“看来你也知道对不起我。”

    司笙皱起眉,“我可没这么说。”

    坦坦荡荡,谁也不欠谁,有什么好对不起的?

    “……”停顿须臾,凌西泽不再争论,口吻淡淡地将话题绕回去,“我没那功夫。”

    “那你搬来水云间,还好巧不巧的住这一层?”

    面对她咄咄逼人的质问,凌西泽静静看着她,一字一顿道:“缘,妙不可言。”

    “……”

    还学会冷幽默了?!

    幽冷的视线打量他片刻,司笙眉心轻皱,虽不觉得这逻辑靠谱,但也找不到真凭实据来。

    这小区他家的,他提前预定几套房,爱住哪儿就住哪儿,有什么不行?

    索性把手收回来,司笙警告地盯他一眼,转身就走。

    然而,凌西泽却有条不紊地叫住她——

    “这就想走?”

    步伐顿住,司笙回过神,不耐烦地问:“你还想做什么?”

    手覆在手腕处,轻轻揉了揉,凌西泽慢条斯理地理着衣袖,说:“你这不分青红皂白下定论的行为,让我感觉被冒犯了。”

    司笙哂笑:“你想让我道歉?”

    “我明天有空。”

    眼睑抬起些许,凌西泽在她身上定格,神情严肃。

    “……”司笙莫名其妙,“什么?”

    凌西泽一本正经解释道:“我明天有空,可以给你请客吃饭、赔礼道歉的机会。”

    脸儿真大!

    司笙眉毛一挑,朝他走了一步,压迫感一瞬爆发。

    “还蹬鼻子上脸了是吧?”

    没被她的气势所吓到,凌西泽唇角微微翘起,继续补充:“外加庆祝我乔迁之喜。”

    “关我什么事?”

    “看在我没找你的茬,还做了好事的份上。”

    “……”

    司笙没说话。

    在原地站了几秒,她别有深意地看了眼凌西泽,没做出任何回应,直接转身离开了。

    这一次,凌西泽没有拦她。

    看着她的背影在视野里消失,凌西泽勾唇轻轻一笑,将手机拿出来,给鲁管家发了条消息。

    *

    外面天色彻底暗了。

    卧室连带的小书房里,头顶的灯洒下淡淡的暖黄,司笙伏在书桌前,护眼台灯打开,光线充盈。

    一体机和数位板都被挪到一边,桌面放着摊开的漫画分镜本,几支画笔随意散乱地放置着。

    捏着画笔的手指漂亮纤细,骨节分明,皮肤白皙,但笔尖与分镜本纸张触碰时的声响却有几分凌厉,沙沙作响,线条流畅成型。

    “啧。”

    烦躁的声音乍然响起,笔尖停了下来。

    画笔被扔到一边,司笙烦躁地皱眉,往后一倒,靠在舒适的办公椅上。

    静不下心。

    满脑子都是凌西泽在电梯旁那些话。

    将对话过了几遍也没整明白,分明是她占据先机,怎么末了却被凌西泽反胜一筹?

    一整天尽遇上糟心事了。

    得……做点什么,发泄一下。

    良久。

    司笙手指勾住抽屉把手,稍用力往外一拉,拿出丢里面的手机。

    指纹解锁,打开微博。

    【Zero:心情不好,转发、评论、点赞,两天后抽奖。选30人送整套单行本,附TO签。】

    发完微博,司笙没有直接退出,而是特地翻看了下评论。

    “我可以!我可以!”

    “卧槽,我看到了什么?!”

    “奶奶,你关注的博主终于发博了!”

    “啊啊啊啊啊啊!为了TO签,冲啊啊啊啊!”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不负所望,没一分钟,就刷到一条称心的评论——

    非非非非:Z神,这是你第一次送TO签吧?

    司笙心情愉快地回了一个字——

    【嗯。】</div>