红叶书斋 > 都市小说 > 今天三爷给夫人撑腰了吗 > 正文 第25章 你过来,吃个午饭再一起出门
    翻了个身,半张脸埋在枕头里,司笙将手机送到耳边。

    闷闷地出声,“做什么?”

    电话那边稍作停顿,随后是磁性浑厚的嗓音,“没醒?”

    “嗯。”

    “你们学校举办了机器人展览会,想去看看。”凌西泽的嗓音通过手机徐徐传来,“一起吗?”

    眼睛半睁开,司笙有点清醒了,“京理?”

    “嗯。”

    “……”

    “我想吃你们学校北门外的火锅。”凌西泽不疾不徐地补充。

    “哦。”还未确定地点的司笙,因他给出准确地址而利索应了,她微眯着眼,问,“几点?”

    微顿,凌西泽果断道:“你过来,吃个午饭再一起出门。”

    “行。”

    司笙一应声,就将电话掐了。

    迷迷瞪瞪的,在床上赖了十来分钟,司笙才彻底清醒,满脸困倦地翻身起床,趿拉着拖鞋来到窗前。

    “唰——”

    遮光窗帘往两侧拉开,柔和的光线充斥在室内,漆黑的卧室瞬间亮堂起来。

    昨晚的雪下得小,司笙下半夜睡觉时已经停了,但因天气干燥、寒冷,地面依旧铺上一层薄薄的积雪,反射得光线格外明亮。

    嗯?

    抓了把松软的头发,司笙偏了偏头。

    她刚答应凌西泽什么来着?

    *

    司笙站在门外,耷拉着眉眼,精神倦倦的,没怎么睡饱。

    静待几秒后,门被拉开。

    凌西泽衣着黑色羊绒衫和休闲裤,很居家的装扮,一股清俊从容范儿,看着倒是顺眼不少。

    掀起眼睑,司笙说:“蹭饭。”

    凌西泽看了她一眼,神情有一瞬的不对劲。

    就着一件及膝长袖,灰色的,款式宽松,前后不规则的裙摆,跟披着被单似的,只是她底子好、可以任性,硬是穿出休闲慵懒的美感。

    两条笔直修长的腿倒是惹眼。

    头发稍显凌乱,怕是刚洗完脸,额前绒发、碎发还是湿的。

    纯素颜。

    就这么大喇喇地来敲门了,真是没费一点心思。

    “进来吧。”

    因她就穿着拖鞋,凌西泽也没费心给她拿新的。

    司笙走进门,往客厅环顾一圈,恹恹地问:“鲁爷爷呢?”

    关上门,凌西泽紧随其后,见她将头发抓得乱糟糟的,心情一阵郁结,道:“有点事,做完饭就走了。”

    “哦。”

    循着饭菜的香味儿,司笙视线落到餐桌,果不其然,见到丰盛的菜色。

    “我去盛饭。”

    交代一声,凌西泽转身走向厨房。

    可没走两步,就感觉到不对劲,他停下来,就听得后方趿拉脱鞋的动静戛然而止,回过头,便见在后面亦步亦趋的司笙。

    原本微低着头的司笙,见他止步,没精打采地掀了掀眼帘,说:“做什么?”

    “你做什么?”

    “饭前洗手。”

    刚一说完,司笙就绕过他,径直走向厨房。

    凌西泽:“……”

    回头见到她时,他那一瞬的悸动……喂狗得了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鲁管家的厨艺不是吹的,做的饭菜色香味俱全。

    司笙吃了两碗米饭。

    一点都没因凌西泽在而顾及形象。

    放下碗筷,司笙朝坐对面的凌西泽问:“几点出发?”

    “休息半个小时,你可以整理一下。”

    “嗯。”

    司笙点点头,把收拾碗筷的烂摊子扔给凌西泽,就不客气地踩着脱鞋离开了。

    再见司笙时,凌西泽只觉得在他家毫无形象的女人,简直是幻觉。

    半个小时,司笙便彻底改头换面,从不修边幅、精神恹恹的蹭饭邻居,变成光鲜亮丽、优雅时尚的气质美人。

    机车款的皮外套,搭高腰紧身裤,脚踏马丁靴。细长的脖颈用宽黑围巾绕上两圈,头发随意挽起,脸颊两侧垂下两缕碎发,发梢沿着线条弯至下颌。

    扑面而来的炫酷感,足以惊艳到每一根神经,感官在噼啪乍响。

    车钥匙绕着指间转了两圈,没入手心后被揣在衣兜里,司笙冲他挑挑眉毛,“走。”

    凌西泽不发一言,眸色沉沉,跟在她身后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在司笙概念里,既然是她请客吃饭,自是她开车的。

    凌西泽也由得她。

    不是顶尖的配置,但司笙选的车,价位也不低,车内环境舒适。

    “跟老师同学联系过吗?”

    主动在副驾坐好,凌西泽扣着安全带,随口问了句。

    发动车,司笙蹙眉,疑惑地问:“联系做什么?”

    “在你们学院举行的。”

    “我们学院不该搞车展吗?怎么也得安排在机电学院,计算机学院吧。”

    “……”合着你对你的专业有这么深的误解?

    好半晌后,凌西泽无语道:“就是你们学院联合机电学院、计算机学院以及信息与电子学院主办的。”

    “……哦。”

    应了一声,过了片刻后,司笙又慢吞吞道:“没联系方式。”

    口吻淡淡的,兴致不高。

    凌西泽偏头看她一眼。

    司笙在大二即将结束时,独自一人办理了休学手续。

    那时候,距离他们分手,不到一周。

    那一年,司笙19岁。

    从那之后,她就换了所有联系方式,彻底消失在他的世界里,过着他完全无可预料的生活。

    *

    室外冷空气侵袭,路上行人不多,但车辆一开进京理的正门,就发现里边热闹非凡。

    车辆拥挤,校园里游荡的学生,参加展览的游客,络绎不绝,摩肩擦踵。

    距离学院展览大楼还有一定距离时,司笙望了眼人头攒动的场面,找了个空位把车给停好。

    司笙道:“走路吧。”

    “嗯。”

    凌西泽没有意见。

    两人解开安全带,走下车。

    但,并肩前行的二人,因为身材、样貌实为惹眼,刚一到人群里,就频繁惹得行人侧目。

    冷风呼啸,迎面吹来,刮得脸颊刺痛,司笙伸出手指,捏着围巾边缘往上拉了些许,遮住下巴、红唇。

    “给。”

    随着身侧之人低沉的嗓音,一样物品递了过来。

    是一副墨镜。

    将墨镜拿过来,司笙轻笑一声,略带戏谑道:“这么周到?”

    “……”

    只手拿墨镜,指尖挑开墨镜脚,司笙刚想戴上,就听得前方传来一声惊呼——

    “学姐?”</div>