红叶书斋 > 都市小说 > 今天三爷给夫人撑腰了吗 > 正文 第29章 她的特殊无可取代
    “高教授刚问我,你为什么休学?”

    “嗯?”

    司笙一怔,旋即抬抬眼睑,耸肩道:“哦,挺没意思的,就走了。”

    轻描淡写的口吻,浑不在意的态度,仿若不过她人生里微不足道的决定。

    一桩小事,不足为道。

    凌西泽轻拧着眉,“真的?”

    就这么简单、纯粹的理由?

    “嗯。”

    司笙应声。

    片刻,没见他有动静,她又斜了他一眼,补充道:“放心,跟你没关系。”

    凌西泽:“……”

    她的话听起来像是在安慰,但,莫名让他非常不爽。

    “非要说的话——”

    凌西泽在意地问:“什么?”

    勾勾唇,司笙眼底有笑意流淌,轻松而惬意。

    “外面比学校好玩儿。”

    眸色一深,凌西泽仔细瞧她,问:“那你玩够了吗?”

    司笙挑眉轻笑,“怎么会?”

    这世间的乐子,只要想找,无穷无尽。

    将她浅笑洒脱的模样看在眼里,凌西泽愣了一下,随后竟也笑了笑,多年来的介怀释然不少。

    她本就是这样的脾性,自由自在,落拓不羁,拴不住,绑不牢,一切都由得她性子来,不被世俗的条条框框桎梏。

    一切不合常理的事,发生在她身上,就有种恰如其分、理所当然的感觉。

    也正因如此,她的特殊才无可取代。

    *

    会展场地大,高教授带着他们逛完一圈,已经快五点了。

    高教授是此次会展负责人之一,晚上有个饭局,约的都是业内专业人士,不能爽约,所以在留了司笙和凌西泽的联系方式后,就匆匆走了。

    司笙和凌西泽也无意停留。

    走出会展大楼时,外面天色已经暗下来,气温下降不少,冷得离谱。

    空气干燥,寒风如刀子般剜过来,司笙呵出口冷气,把围巾往上一拉,再次将墨镜戴好,挡住凛冽风刀和往来目光。

    凌西泽静站一旁看着,不知动了什么心思,道:“走过去吧。”

    “嗯。”

    司笙没多想就点了头。

    北门距离这栋楼几分钟路程,而凌西泽想要去的火锅店在北门附近,离得近,却藏匿在小巷里,车辆开进去挺困难的。这个点想找个车位都为难,倒不如走着去来得轻松。

    见她应得爽快,凌西泽心里舒了口气,缓步往前走。

    司笙慢悠悠地跟在旁边。

    林荫道上,两排银杏树叶落得个干净,枝丫光秃秃的,沾了些许白雪。

    行人纷纷,车辆停留,青石地面微湿。年轻学生和精英人士交织,新奇、青春、理智、成熟、学术互相碰撞,衬得这校园热闹又精彩,将冬日的萧瑟驱逐得一干二净。

    “那张机关桌,怎么处置的?”凌西泽蓦地出声,嗓音沾着冬风的清凉。

    在熟悉的校园里闲逛,司笙思绪游离,一时没反应过来,随口问:“哪张?”

    “……”

    “哦,六年前那张?”司笙回过神,意识到他问的是什么,不紧不慢地说,“被人买走了。”

    机关桌这东西,司笙给的定位是:穷人买不起,富人瞧不上。

    虽然设计精巧,暗格无数,常人看来挺新奇的,但没有实际用途。充其量拿来藏点私房钱、小物件之类的,搁家里真没必要。

    没想会展结束后,有几个感兴趣的找上来问卖不卖,司笙还挺意外。反正留着没用,她当时挑了个顺眼的,象征性拿了点材料钱就给人了,实际上等于白送。

    “哦。”

    凌西泽眉头微不可见地皱了下。

    “怎么?”

    “问问。”

    司笙不疑有他,手放衣兜时触碰到手机,她倏地想起什么,问:“这么久了,那家火锅店还开着吗?”

    “不知道。”

    这几年,他都没来过这里。

    毕竟醉翁之意不在火锅,凌西泽事先也没有调查,只是随口找个理由糊弄她罢了。

    “不知道?”

    惊奇地看他一眼,司笙挑挑眉,掏出手机打算搜一下。

    手机屏幕一亮,就看到很多消息,司笙视线扫过后一愣,未点开看,就听到兴高采烈的喊声——

    “学姐!”

    身后传来跑步声响。

    又将手机放回去,司笙停下步伐,回身一看,见到项文达一路小跑而来。

    “要走了吗?”

    一见到司笙,项文达脸上的笑容止都止不住,发自肺腑,从眼角眉梢发散出来。

    自从他做的机关桌被司笙指点过后,项文达对司笙的崇拜和倾慕之情,俨然又浓厚几分。

    “嗯。”司笙淡淡道,“先去外面吃个饭。”

    “哦,去哪家啊?”

    “北门的王小二火锅。店还在吗?”

    “在在在,那家店一直都在。”项文达点头如捣蒜,心花怒放,眼睛闪亮闪亮的,“你们也去啊?我正好也约了人去那儿来着。”

    司笙一挑眉,笑说:“那一起吧。”

    “好嘞。”

    怀着一颗激动乱跳的心,项文达飘飘然地应了。

    隔壁某人的冷眼刀子,他是连一个刀片儿都没收到。

    转眼功夫,司笙和项文达就聊了起来,凌西泽倒像是个局外人。可惜,眉目阴沉下来的某人,没获得一个眼神的关注。

    凌西泽:“……”

    后悔提议走路过去了。

    *

    王小二火锅店,开在偏僻的小巷里。店面不算大,乍一看跟满街的店没有区别,没有高大上的装修,也无显眼醒目的招牌,只有追求舌尖美味的京理学生、附近居民才能挖掘到这家店。

    这个点客人不算多,就坐了几桌零散的。

    刚送走一桌客人,老板正在收拾碗筷,听到新客人的动静,端着笑脸就迎上来。

    可一看到人,就愣住了。

    “你们俩……”放下抹布,老板惊喜地走过来,连忙招呼道,“哎呦,真是你们俩啊,好久不见了!”

    司笙笑笑:“好久不见。”

    在校两年,一到冬天,司笙隔三差五地就往这家店跑,也带凌西泽来过几次。久而久之,便跟店老板混了个眼熟。

    时隔几年还能被记住,虽说有点意外,但也不至于惊讶。

    “好久没来了。”老板感慨着,顿了顿,目光热切地问,“对了,你们俩结婚了吧?”

    司笙:“……”一个两个的,都怎么回事儿?

    项文达:“……”目、瞪、口、呆。

    旁边,凌西泽的阴郁心情,被一扫而空。</div>