红叶书斋 > 都市小说 > 今天三爷给夫人撑腰了吗 > 正文 第31章 这顿不算,你下次再请
    吃完火锅,四人因顺路,同行回学校。

    司笙去取车时,左佑和项文达自觉在旁等着,并肩而立的架势,像是恭送领导离开一般。

    凌西泽接了个电话,回来时,瞥见二人乖巧站立的模样,一顿,眉目微动,直接走向他们俩。

    “凌哥。”

    见他迎面而来,项文达打招呼时,声音弱弱的。

    跟司笙在一起时,凌西泽的气场往里收,存在感很强,却恰到好处。

    可这时的他,不收着敛着,气势展露,眉目不若先前随和友善,眼神锋利,抬眸扫过来时,目光一道一道的,尽是冰寒刺骨的刀刃,割得人头皮发麻、背脊战栗,胆儿被噼啪剁得连渣都不剩。

    风卷起他的衣摆,在昏黄的光线里飘荡,每道弧线皆染着凌厉、清冷。

    像是换了个人。

    寒风凛冽,项文达站在风里,感觉自己摇摇欲坠,止不住哆嗦。

    就连话痨左佑,在被凌西泽一记眼风扫到后,都不敢造次。

    转眼,凌西泽便立在他们跟前。

    二人脸色惨白,不知是被冻的,还是被吓的。

    然后,他们听到凌西泽用平静、陈述的语调说——

    “你们的机关桌,出个价。”

    嗯?

    两人惊愕抬眼,刚跟凌西泽阴冷的视线对上,立马就低下头来。

    *

    司笙将车开过来时,往外看了眼。

    北风呼啸,树影摇晃,街道空旷。

    项文达和左佑站在凌西泽跟前,微低着头,像是个聆听老师训话的乖学生。

    怎么回事?

    车窗滑落,司笙微探出头,就见凌西泽走过来,绕向副驾位置。

    “司学姐,再见。”

    “再见。”

    隔着一定距离,项文达和左佑跟她摆手告别,毫无先前随意、热情的模样,乖顺又拘谨。

    心有疑惑,但听到凌西泽上车的动静,司笙挑挑眉,道:“再见。”

    车窗合上,司笙开车前往校园北门,离开。

    项文达和左佑目送车辆远去。

    项文达:“我们先前是不是商量着要她的联系方式?”

    左佑:“嗯。”

    项文达:“那……”

    左佑:“别了吧,会死的。”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车辆刚驶出校门,司笙便出声询问:“不是说我请客吗?”

    火锅店与时俱进,桌上新增了扫码付款。吃过火锅后,司笙发现已经结账了,项文达和左佑提议AA制,凌西泽说不用,所以结账的肯定是他。

    先前有外人在场,不好提及。

    理了下安全带,凌西泽不紧不慢地开口,“这次不算。”

    “嗯?”

    “有其他人在,不算。”凌西泽懒懒出声,偏头,目光落在她的侧脸上,又道,“你下次再请。”

    “……”还有这种说法?

    仔细一想,挑不出逻辑上的漏洞。

    但,总觉得哪里不对劲。

    “你确定你不是在找事?”司笙问得挺心平气和的。

    凌西泽拧眉,“你凭什么觉得我会找事?”

    “……”

    凭你小心眼啊。

    暗自腹诽着,司笙没直说出来。

    虽见识过凌西泽耍计谋的一面,但细细想来,他确实没坑害过自己。如果他真想找事的话,大概她十九岁以后,就不会再出现在娱乐圈了。

    想罢,司笙倒也爽快,“行,我有空再请你一顿。”

    “嗯。”

    凌西泽应得毫无心理负担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回去的路上有点堵车,一直到晚上九点多,才开到水云间附近。

    目光越过道路两旁的建筑,司笙见到连锁大型超市后,一顿,想到储存粮食这一茬。

    心下一琢磨,司笙便道:“我得去趟超市,要不你把车开回去?”

    “一起。”

    “哦。”

    只当他也有东西要买,司笙一点头,将车开往超市停车场。

    *

    这个点,超市顾客不多,不过以防万一,司笙还是掏出墨镜戴上。

    在入口处拿了辆手推车,司笙刚拖出来,凌西泽就自觉将其接过去,自己推着。

    意外看他一眼,司笙手揣兜里,走在一旁。

    大型超市来的少,司笙进去后,视线四处巡睃,寻觅着她想要的货物。

    凌西泽见到了,问:“你要买什么?”

    “吃的。”

    “一楼,右拐。”

    “你还挺熟?”司笙惊讶。

    斜眼看她,凌西泽慢条斯理地说:“我家住附近。”

    “……”

    不用拐弯抹角强调你不是来找事的。

    有凌西泽这个熟门熟路的,觅食就变得顺利很多。也不知他怎么就对超市这么熟,无论要什么,只要一问,他都能指出准确方位。

    她是满意了,但凌西泽见到她一堆的泡面、面包、零食、矿泉水,眉头一点点地皱起,表情有点难看。

    她过的是什么鬼日子?

    “这款。”

    在货架前静站十秒后,凌西泽忍无可忍地帮司笙指了其中一款饼干。

    ?

    本想多样都拿的司笙,一惊,抬手将墨镜摘下,回头时眼里的讶然、玩味,可见显然。

    微微拧眉,凌西泽被她看得莫名,补充道:“比较好吃。”

    “你吃过?”司笙扬起眉,兴致盎然。

    “……嗯。”

    “你还爱吃零食?”

    “不爱。”

    “那你吃过?”

    “……”还没完了。

    凌西泽黑着脸,推着手推车就往外走。

    手指勾着墨镜一脚,司笙轻笑一声,拿过他推荐的那款饼干,大步跟上他,路过时把饼干扔手推车里。

    “信你了。”

    她微偏过头,眉眼轻扬,唇角微勾,嗓音里带着笑。

    凌西泽定睛去看时,她已转身,只窥见她一瞬的笑颜,可仅一眼的惊艳,就让他所有负面情绪荡然无存。

    他继续跟在她身后,爱拿什么拿什么,看在眼里,却不置一词。

    粗略扫荡一圈,二人就推着车去结账。

    满满一车,除了几样日用品,基本都是吃的。

    “你不买?”

    往外捡货物时,司笙想到什么,疑惑地朝凌西泽问了句。

    凌西泽扫视她一眼,目光落在收银台旁的货架时,顺手拿过一盒口香糖。

    镇定自若地将其放到收银台。

    司笙:“……”专门来一趟,就买这玩意儿?

    结账后,凌西泽顺手把口香糖揣兜里,然后给司笙提了俩塑料袋。

    共计三个,给司笙留的最轻。

    如此宠溺的行为,收银员看得艳羡不已,司笙却浑然不觉,手指勾着塑料袋走在一旁,全然没把凌西泽的举动放心上。

    *

    同小区、同一栋、同一层。

    一路同行。

    到门口时,两人分别,各自进门。

    听到隔壁利索关门的声响,凌西泽才合上门,玄关、客厅的灯依次亮起,他没有换鞋,倚在玄关一侧墙上,拿出手机拨通鲁管家的电话。

    “三爷。”

    “从明天起,让陈非过来做饭,一日三餐。”

    “三餐?”

    凌西泽上班时,中午都在公司解决,从来不特地回来吃。

    强调三餐,怕是……

    “嗯。”应得干脆利落。

    微顿,鲁管家了然,笑着应,“是。”</div>