红叶书斋 > 都市小说 > 今天三爷给夫人撑腰了吗 > 正文 第33章 毒舌一发作,能把死人给气活
    “想看的话,我那里有全套。”

    司笙语调平静自若,好似在说家里有某样日用品般随意。

    陈非一个激灵,惊呆了,“全、全套书?”

    “嗯。”

    “……”

    陈非惊得没了话。

    本想落座的司笙,感觉气氛怪怪的,瞥了眼瞠目结舌的陈非,反应过来,补充道:“我外公很喜欢她的漫画,每一本都有收集。”

    “你、你外公?”

    还想着遇见Z神死忠的陈非,脑子转不过弯来,说话磕磕绊绊的。

    “嗯,我下午去一趟他家,可以捎一套过来。”司笙淡淡说着,微顿,朝他们问,“不吃饭吗?”

    不知Zero全套书的可贵性的鲁管家,显然不懂陈非这般反应,听得司笙一问,就笑眯眯地点头:“吃,我把汤端上来。”

    “司小姐,我……”陈非压制不住眼里的兴奋,颇为紧张地询问,“我到时候能看看吗?”

    “可以。”

    司笙给予肯定地回答。

    陈非顿时喜不胜收。

    其实网上可以看到Zero全部漫画,但Zero的漫画作品是全网公认的“纸质阅读效果最佳”。

    Zero被称冠以“分镜鬼才”之名,是以鬼斧神工的分镜最出名,叙事画面给予的视觉冲击力,绝非寻常漫画家能够驾驭的。他有很多分镜创意,都是诸多新起漫画家们纷纷效仿的存在。

    而,他的分镜用传统的页漫体裁表现更佳,手机屏幕小,翻看虽不影响剧情,可冲击感无法跟纸质阅读相提并论。

    也正因如此,才会有那么多人想收集他的漫画单行本。

    见他笑得合不拢嘴,司笙唇角轻勾,“她明年所有书都会再版。”

    “真的?”陈非欣喜若狂,随后又察觉到不对劲,“网上没有消息啊,你怎么知道的?”

    “外公说的,他很关注。”

    司笙轻车熟路地将包袱甩给易老爷子。

    陈非挠挠头。

    那么问题来了,司小姐的外公从哪来的“内幕消息”?

    鉴于鲁管家马上把汤端出来,陈非纵然满腹疑惑,但也不敢再多问,冲司笙呲牙一笑,就隔开几个座位去吃饭了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司笙本就跟鲁管家有些交情,陈非又是活泼开朗的性格,跟他们相处很自在,司笙从容惬意,在凌西泽家里待着,跟在自家一样。

    吃过饭,司笙被留下来吃水果,没急着离开。

    “在学习?”

    端着果盘来到茶几旁,司笙同捧着英语书钻研的陈非问道。

    她把果盘推到陈非旁边。

    “刚切的,血橙不错。”

    “谢谢……我……”

    陈非受宠若惊,见司笙朝他笑了下后,心里也释然了些,点头解释道,“对,三爷觉得我不该就这样过一辈子,所以让我学点英语什么的,再熟悉一下助理的事务,以后熟练了可以跟着他做事。”

    “哦?”

    司笙挑了下眉毛,在单人沙发上坐了下来。

    见她这般随和、平易近人,陈非倒是拘谨起来,微顿,非常肯定地说:“三爷人是真的好。”

    “我知道。”

    司笙不置可否。

    凌西泽是典型的刀子嘴豆腐心。

    毒舌一发作,能把死人给气活,但也仅止于此。他善用诡计,可做人做事,却有原则和分寸。

    他的家庭和教养,决定他的学识和眼界,而他的自身修养和自我约束,决定他对所有人一视同仁。

    咬了口冬枣,司笙微微偏了下头,问:“你怎么当的鲁爷爷助理?”

    陈非笑得粲然,老实回答道:“我从小就跟人学了点武术,师父认识鲁爷爷。高考那年出了点意外,我也没想再考了,鲁爷爷就让我待在他身边。这不,鲁爷爷来照顾三爷了,就把我一起捎过来。”

    司笙一顿,“凌老夫人……”

    神色黯然几分,陈非轻声说:“百年了。”

    “哦。”

    司笙点点头,没有再问。

    *

    老旧的胡同,一切设备都在老化,经流岁月长河破败老旧,墙面斑驳,杂物堆积,跟城市里高耸挺立、光鲜亮丽的大厦形成鲜明对比。

    司笙将车开得很慢,熟稔地在巷子里穿梭,路过一遛弯的光头大爷认出车牌号,特地走出来,曲指敲了敲车门。

    滑下车窗,司笙胳膊肘往上一搭,探头冲人打招呼,“王爷爷。”

    “回来看看呢?”大爷弯下腰,问,“老易身体怎么样了?”

    年过七十的大爷,自易中正住院后就剃了光头,衬着圆乎乎的脸,显得更精神了。

    “还是老样子。”

    “没恶化就是好事。回来待多久啊,要不要去我家吃饭?”

    “不用,拿点东西就走。”

    “有空常回来看看,那群老家伙总谈起你。没你折腾出点儿事来,大家都闲得慌。”

    司笙无奈挑眉,“他们身体怎么样?”

    “好着呢,身体一个比一个硬朗,就是日子过得无聊。”

    司笙笑笑,跟他闲聊了几句,就告别将车往里开。

    她自幼生活在这里,胡同的常住居民都是看着她长大的,尤其是那些性情和来路都古怪的老头,经常由得她胡作非为。

    不过这些年回来的少,也没怎么见过他们了。

    轻车熟路地停好车,司笙走进大门,跟路过的熟人一路打着招呼,然后抵达一扇紧闭的门前。于旁边杂物堆里翻找了下,没寻见钥匙踪迹后,干脆扯了根银丝出来,三两下的功夫,利落撬开门锁。

    两室两厅的布局,不算大,因定期请人打扫,所以久未住人,依旧干净。

    穿过光线昏暗的客厅,司笙径直步入侧卧。

    “哒。”

    卧室内的灯光亮起。

    满室的书籍,赫然映入眼帘,光线刺得司笙眯了眯眼。

    并不宽敞的卧室,除了空着的床铺和过道,书柜、书桌以及床头柜上,都堆满了署名为“Zero”的漫画书。

    先前跟陈非说的,不算谎话。

    两年前,她得知易中正生病后,回家一趟,才发现她的卧室被改造成“书房”。所有书都是Zero的,每一本都买上几十到一百不等,最少的也是三十本以上。

    一问才知道,素来不看好她这“做事半吊子”的易中正,怕她的书销量不好备受打击,所以每当她出新书时,都花钱买上一堆。

    在易中正心里,大概只有他一个人会花钱买这些没营养的玩意了。

    也多亏他对她根深蒂固的印象,不然——

    她真没法一次性送出三十套书。

    不过她这次过来,拿书倒是其次,主要是给易中正拿东西的。

    手机铃声适时响起。

    “到家了吗?”易中正声音挺精神的,不似往常般虚弱。

    “嗯。刚到。”

    “图纸在我卧室靠窗柜子右侧第一个抽屉藏着的暗格里,你知道怎么打开吗?”

    ‘半吊子’的司笙:“……”

    不,她不知道。

    十岁前,她从未开过老易的机关。

    十岁后,她再没碰过老易的机关。</div>