红叶书斋 > 都市小说 > 今天三爷给夫人撑腰了吗 > 正文 第34章 抽奖送礼,Z神地址被扒
    好歹是有“江湖地位”的人,司笙并未询问易中正暗格的操作,而是花了点时间自己研究机关。

    找到易中正要的图纸时,司笙稍稍松了口气。

    百晓堂堂主的颜面,算是保住了。

    天色渐暗,司笙没急着离开,斜斜地倚在柜子旁,翻看图纸。

    不知存放多久了,图纸边缘处泛黄,沾着陈旧气息,十来张纸,可有几张是空白的。

    纸张上的绘图颇为复杂,各种结构拼接,采用原始古老的手段。

    分开看,司笙每个构造都看得明白,但在脑海里拼凑起来时,却摸不着头脑。

    不知怎的,一个古怪念头窜出脑海——

    老易这些年在研究什么?

    正纳闷之际,易中正电话再次打过来。

    “找到了吗?”

    “嗯。”

    易中正“嗯”了一声,说:“你现在过来。”

    “现在?”

    司笙一顿,偏头朝窗外看去,透过玻璃窗看到外面的阴沉暮色。

    手无意识地覆上小腹,司笙眼睑微垂,颇有不适地皱皱眉。

    “有事跟你说。”

    老易素来干脆,通知完就挂了电话。

    没多停留,司笙将图纸卷成筒,捎上几支笔,在隔壁卧室找出一套漫画的功夫,给易中正的主治医生打了通电话,确认易中正病情没有恶化后,才带着疑惑出门。

    *

    夜幕漆黑,灯光零星,入夜后的医院少了些喧嚣。

    司笙推门而入。

    刚伺候易中正吃完饭的护工,听到门被推开的声音,微微一惊,她同司笙点头打声招呼,就自觉离开病房。

    “什么事?”

    司笙大步走进来。

    躺坐在床头的易中正,转过头来,看她,不答反问:“东西带来了?”

    “嗯。”司笙把图纸递过来,“这是什么?”

    “老花镜。”

    依旧未作答。

    易中正接过图纸,把其放到没归位的餐桌上,摊开,捋平。

    在他的物品里找到老花镜,司笙递给他,眉头紧皱,“你想研究什么,我帮你。”

    戴眼镜的动作一顿,易中正慢慢地瞧她一眼。

    “你啊?”

    司笙:“……”

    能看出,易中正已经很克制了,但那眼角眉梢、口吻语调里的“质疑”,还是没藏住。

    病房内陷入沉默。

    半晌,戴着老花镜看图纸的易中正,慢条斯理地说:“就几张图,想起来没画完。”

    “有什么用吗?”

    “你再研究十年,能看懂再说。”

    一种属于大师的不屑。

    “……”

    司笙脑壳疼。

    在易中正这里,她确实没资格发言,想想后,倒也忍了。

    搁一旁立了片刻,见易中正心思都在图纸上,司笙把几支笔掏出来放桌上,问:“你让我过来,就为了这事?”

    刚进状态的易中正,高冷地丢下两个字——

    “等着。”

    “……”

    司笙无话可说,拖出一张椅子坐下,无所事事地玩起手机。

    时不时的,手指在小腹处摁了摁,冷白的室内灯光下,她的脸上见不到一丝血色。

    朋友圈里——

    鲁爷爷对家里全方位无死角的雇主日常一晒,因拍照技术让司笙艳羡,她点了个赞。

    某知名演员间歇性发神经,每日一张烧烤图片,持续好几天了,拍得倒挺有食欲的,她又点了个赞。

    安老板经营着一家正经公司,却成天做些找人找物的杂活,刚拯救了俩被拐儿童,顺带给公司打了波广告。身为堂主,司笙犹豫着点了个赞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退出朋友圈,司笙见到陶乐乐发来的消息。

    【陶乐乐】:司姐姐,给你看个好东西。

    【陶乐乐】:[链接]

    【陶乐乐】:Z神今晚就要抽奖了,大家都在猜测他会不会暴露地址。

    目光停留几秒,司笙心思一动,点开链接。

    那是一个帖子,名为【猜测一下,这次抽奖送礼,Z神地址会不会被扒】。

    跟帖的还挺多。

    【期待。好想知道他是什么人啊。】

    【知道是哪里人也行。】

    【不要啊,喜欢大叔的神秘感。希望网友不要作妖。】

    【誓死捍卫性感胡茬大叔的**。】

    【盲猜不会。谁还记得三年前,有技术帝查过他的IP么,先是在中东,然后是F州,过一阵去了北欧,后来技术帝不死心,陆续一查,这次倒是在国内了,封城、湘城、云城……从来没有固定的。这可不是正常人该有的行程。那时候大家都觉得他对IP动了手脚。】

    【楼上说的不一定对。你们忘了Z神度娘词条里的‘探险家’标签了?】

    【‘探险家’不是粉丝吹的吗?】

    【Z神哪里需要粉丝吹。有坐井观天的文盲质疑他,说他在《死亡传说》里提及的世界各地无人区太假,不真实,全靠天马行空的想象力,结果被他用九张无PS的景图打脸。每张图里的背包都有他的二巴挂件,证明他是亲自去过的。不过他照片的质量,也是一言难尽了,跟他的画没法比。】

    【还有这回事儿?跪了。】

    【他真的满世界乱跑吗?】

    【大佬就是大佬,难怪你们老说他是异次元生物。】

    【静观发展。】

    【弱弱一说,楼主能删帖吗,被Z神看到了怎么办?】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一语惊醒梦中人。

    三年前被查IP的事,司笙还有点印象。自那后,她就请搞技术的朋友帮忙,把IP给藏起来了。

    这些年都没出过类似的事,但这次若要寄快递……

    她还真没考虑到。

    司笙微微眯起眼。

    这时——

    “叩。叩。叩。”

    外面响起敲门声。

    司笙刚一抬头,就听得易中正沉稳地出声——

    “进来。”

    嘎吱——

    门,应声而开。

    在看清门外的身影后,司笙眉目一冷,起身,视线锐利且冷漠地打过去。

    “你来做什么?”

    嗓音里裹着的寒凉,一如大楼外呼啸的寒风。

    “笙儿……”中年男人轻声喊她,却被她凌厉威胁的目光刺得一顿,他没有进门,而是同易中正解释道,“路上堵车,来得有点晚。”

    司笙神情的冷意,一寸寸地增加,似染着霜雪般。

    易中正停下动作,朝门外扫了眼,情绪淡淡的,说:“你们俩出去说。”

    司笙冷声道:“不去。”

    没有跟她争论,易中正只是平静地问:“我还是你外公吗?”

    “……”

    手指攥紧,骨节泛白,旋即松开。

    司笙大步走出病房。

    门被合上,中年男人神情热切,怀着期待,可司笙却未曾看他,越过他就往走廊尽头走。

    中年男人跟在她后面。

    在事业上作风狠辣、家庭里说一不二的男人,在司笙这里,却小心谨慎的,眉宇里尽是担忧。

    走到头,步伐一停,司笙转身看过来,“有话快说。”

    语调依旧冷冷的,还有些不耐烦。

    “笙儿,我跟你外公商量了下,”男人见她情绪烦躁,不敢多说废话,稍作停顿后,就小心翼翼地问,“想问问你,要不要跟我回司家?”</div>