红叶书斋 > 都市小说 > 今天三爷给夫人撑腰了吗 > 正文 第35章 司笙,你不是私生女
    “想问问你,要不要跟我回司家?”

    声音颤颤的,怀着细微的希冀,以及紧张、谨慎、试探,没一点自信可言。

    走廊寂静,灯光昏暗,似是隔着层纱雾,洒落时朦朦胧胧的。

    男人站在司笙对面,阴影罩在她身上。不知哪来的凉风荡起她的发丝,她眼睑往上一抬,光线落到黝黑眼眸里,却瞬间被冻成冰霜。光染寒意,化作利剑。

    眼角眉梢,狭长双眸,覆上层清晰可见的讥讽,傲然又冷漠。

    她哂笑:“你谁啊?”

    凉凉的嗓音,拉着嘲讽的调子,尽是不屑和玩味。

    男人神情复杂极了,急着喊:“笙儿——”

    “少来套近乎。”

    话语被截断,不耐烦的几个字,瞬间让男人噤声。

    沉静片刻。

    终于,似是下定决心般,男人抬起头来,神情坚定又柔和。

    “这些年,我……我没有好好照顾你,都是我的错,我对不起你。”

    吸了口气,让情绪稍稍稳下来,男人目光定定地看着她,继续道:“我只是想告诉你,我现在有能力让你回去、照顾你,不会让你受委屈。只要你愿意,你就是司家名正言顺的大小姐。”

    他很真诚,也很紧张。

    司笙看向他。

    这个男人,叫司尚山。

    据说是她的父亲。

    两年前,自易中正住院后,司尚山前来探望,司笙才第一次见到他。

    半晌,司笙冷笑一声,“把私生女认回去,你就不怕被人笑话?”

    “不……”司尚山抽了口气,脸色微微发白,震惊之色浮现眉眼,“谁说你是私生女?”

    “易诗词。”

    “她……”

    缓了好半天,司尚山眉头紧紧皱着,似是陷入回忆,喃喃道:“她是恨我的。”

    “我对你们的事不感兴趣。”

    司笙淡淡说着,没想跟他多扯。

    思绪被瞬间拉回,司尚山挡在她身前,焦急地解释:“你不是私生女,我跟你妈是领过证的,她是我名正言顺的妻子。”

    眉头一挑,司笙冷笑,兴致缺缺地问:“所以呢?”

    “我没想到她会骗你。这件事,你有权利知道。”

    凉风在走廊里穿梭,司尚山声音平静下来,耐心地跟司笙叙述着被过往埋藏已久的故事。

    良久。

    司尚山沉声道:“我希望你能好好考虑一下。你外公也放心不下你。”

    *

    病房再一次被推开。

    司笙走进来。

    听到动静的易中正抬头,看到她,没一点意外。

    “老易,易诗词真不是你捡来的?”司笙径直走到床边,冷声问。

    “什么意思?”

    “我在怀疑你是不是我亲外公。”

    “……”

    易中正嘴角微抽。

    司笙挑挑眉,“你就由得易诗词糊弄我?”

    易中正将桌上的图纸收拢起来,“她一说,你就信。我有什么办法?”

    他知道司笙指的是“易诗词说她是私生女”一事。

    司笙被他气笑了,“我那时候五岁都不到。”

    叠好的图纸在桌面敲了敲,易中正将其放下来,问:“你这两年就一直没有怀疑过,我为什么没把司尚山的腿打断?”

    看了眼他稀疏的白发和苍老的面容,司笙纵然心有怨气,口吻也缓和下来,“那你也得能打断才行。”

    “……”

    稍作沉默,易中正看向她,问,“你什么想法?”

    “没想法,”脚尖将椅子勾到身后,司笙坐下,淡淡道,“我又不缺人惯着。”

    “多一个人惯着你不好?”

    司笙乐了,“合着您也知道就‘多一个’?”

    易中正明白她的意思。

    司尚山确实一心向着易诗词和司笙。

    但,司家不是。

    当年易诗词跟司尚山在一起时,司家死活不同意,后来司尚山铁了心,偷摸着跟易诗词在外扯了证,等到怀了司笙后,将易诗词带回了家。

    可惜,司家并未因此就认可他们。

    司家不待见易诗词,冷嘲热讽,暗处使绊,后来见她生的是女儿,更是变本加厉。

    司尚山当时年轻,在家没有话语权,护不住妻女。易诗词产后抑郁,外加被欺辱,一年后,实在受不了,坚决跟司尚山离婚,并把司笙带出司家。

    而司家更绝,仅在一个月后,就强行给司尚山联姻。

    如今不说司家,光是司尚山这里,就有第二任妻子,以及一子一女。

    “这件事,先不急于一时,你再好好想想。”易中正不紧不慢地说。

    司笙没说话。

    她微微垂下眼睑,安静下来,目光落在叠好的图纸上,看得入神,不知在想些什么。

    好半响后,她轻声喊,“老易。”

    “嗯?”

    “也亏得易诗词不在了。”

    易中正哼了哼,“这话,你搁哪儿说,都大逆不道。”

    话虽如此,口吻里也没真责怪她的意思。

    司笙说:“她没把我当女儿,我没把她当母亲。大逆不道,还算不上。”

    自懂事起,她就很少会去想,其实她也是有父母的,不是从石头里蹦出来的。

    易诗词离开司家,就将她扔给易中正。

    记忆里,易诗词只会告诉她,她没爹没妈,本来不该出生的,多余的人没资格要求什么。她是在外偷养的私生女,所以她才叫司笙。

    五岁那年,易诗词找到新的归属,彻底跟过去做了了断。

    司笙最后一次见她,是半年前。

    在她的葬礼上。

    *

    水云间。

    将车开到地下停车场,司笙提着一摞书走进电梯。

    电梯缓慢上升,而小腹的绞痛却一阵阵袭来,司笙倚在一侧,微低下头,眉头拧在一起,额角有细细的冷汗冒出。

    “叮——”

    电梯停了,门往两侧拉开。

    书用绳子捆绑,她勾着绳子的手指缓缓收紧,手背皮肤近乎透明,浅青的血脉根根可见。

    她抬腿走出电梯,刚走两步,手腕就倏地被抓住。

    又疼又无力,司笙烦得很,冷着眉眼看去时,反手就去攥住对方手腕,刚想用力之际,眼帘里映入凌西泽的脸,她动作一顿。

    她问:“你做什么?”

    在等电梯的凌西泽,见到从里走出来的司笙,潜意识觉得不对劲,便在她经过时抓住她的手腕。

    不曾想,手下一片冰凉,皮肤上一层薄薄细汗。

    再看司笙,眉头紧皱,脸色苍白,汗水湿了绒发……

    只一瞬的狠,就收了回去。

    他拧眉问:“你怎么了?”

    “没事。”甩开他的手,司笙将那一捆书交给他,淡淡道,“这是给鲁爷爷的。”

    说完就走。

    然而,刚走半步,手臂就被一抓,她被强行拽了过去。</div>