红叶书斋 > 都市小说 > 今天三爷给夫人撑腰了吗 > 正文 第36章 摸着你的良心,再说一遍你长情
    没有防备,司笙一时不稳,倒在他身上,下巴磕在他肩膀处,突如其来的撞击,疼得她懵了懵。

    回过神时,凌西泽的手从腰后伸过,覆在她肩膀处,稳稳扶着她。

    “找死呢?”

    一记眼刀扫过去,司笙神情里压着燥火,语气不善。

    凌西泽低头看她一眼,脾气好得出奇,语气温和,“扶你回去。”

    “我能走。”

    “我怕你摔我家门口,挡道。”

    “……”

    司笙被他气得眉头一抽。

    但,腹部一阵阵的抽痛,浑身难受,她实在没精力同凌西泽计较。

    刚走两步,司笙就一顿,将覆在腰侧的手推开,往后退了半步。

    凌西泽被她的动作弄得一愣,瞥见她身形一晃,偏头看去,就见她背抵着墙面,顺着墙壁蹲下身,只手放在腹部,苍白的脸低下来,埋入膝盖里,另一只胳膊紧紧环着双膝,手指紧握成拳。

    她将自己蜷成一团,纵然看不到她神情,但她每个动作,都透着疼痛与虚弱。

    预感情况不对劲,凌西泽把那摞书扔到一边,抬步上前,弯腰就去抓她胳膊。

    刚碰到她,就被挥开。

    “别碰我。”

    司笙声音里抽着冷气,咬着牙说得挺有底气的,但一听就是逞强。

    “……”

    不清楚她现在的情况,凌西泽心里没底,还真不敢贸然碰她。

    半分钟后。

    感觉到凌西泽一直站在跟前,司笙呼出口气,皱着眉,微抬起头,眯眼看到逆光站着的凌西泽,此刻正拿出手机准备打电话。

    “你干嘛?”司笙声音无力。

    垂眼看她,凌西泽语气果断道:“叫救护车。”

    救护车?

    “有病啊你……”司笙张口就骂,又气又无奈,说,“缓一会儿就好。”

    “……”

    凌西泽没理她,将手机放到耳侧。

    见他不听,司笙松开环着胳膊的手,指着他,咬牙威胁,“救护车要真来了,我保证你是第一个被抬上去的。”

    她这时候放狠话,没有一点效果。

    电话接通。

    “喂,120……”

    艹!

    司笙猛地起身,抓住凌西泽拿手机的手腕,烦躁道:“吃点药就行,家里有。”

    她疼得浑身冒冷汗,连手心都是冰凉冰凉的,可攥着他的力道,一点都不轻。

    见她这般反应,凌西泽未强行跟她起争执,把手机移到一边,紧盯她几秒。

    他狐疑地问:“真的?”

    “嗯。”司笙实在懒得多说,“扶我一下。”

    停顿一秒,凌西泽把电话一挂,放兜里,随后俯下身,将她拦腰抱起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门前。

    凌西泽说:“密码。”

    没有刻意避开他,司笙空出一只手,摁下密码。

    将她的动作看在眼里,凌西泽将几个数字在心里过了一遍。

    她的生日……

    心那么大,也不怕被人把密码套出来。

    借着外面透射进来的微光,凌西泽将司笙放到客厅沙发上,然后才将灯一一打开。

    “药在哪儿?”

    将抱枕塞在怀里,司笙抬了抬眼,说:“书房,书桌中间的抽屉。”

    她指了下书房的方位。

    她买的是四室两厅的户型,主卧的衣帽间被她改成小书房,一般用来画漫画,另外专门腾出一间房来做衣帽间。剩下的两间房,一间是侧卧,一间是书房。

    推开书房的门,凌西泽打开灯,映入眼帘的“杂乱”场面,让他在门口驻足。

    不是脏,而是乱。

    书房隔开两个部分,左边空着,铺上一层地毯,书籍随意摆放,翻开的、合上的,估计是看到一半随手丢的。右边是书架和书桌,桌面满是图纸,也没收拾一下,用几本书压着,地上则是揉成团的图纸,大抵都是废了的。

    此外,墙上挂满了字画,仔细瞧着,有几个署名都很眼熟,真假不知。

    但岑沚、墨上筠这些署名……就不知是哪路神仙了。

    字画质量也一言难尽。

    没有仔细打量,凌西泽根据司笙说的,在抽屉里翻找到她所说的药——常见止痛药。

    拿了药,又去厨房倒了杯水,凌西泽回到客厅,将其交给司笙。

    “管用吗?”凌西泽发出质疑。

    一粒胶囊,就能让疼得死去活来的她恢复正常?

    他没疼过,不懂。

    “嗯。”

    疼过一阵,精神好了些,司笙将药往嘴里一扔,将一杯水饮尽。

    凌西泽暂且信了她的话,把水杯接过去时,问:“吃饭了吗?”

    “……没有。”

    经凌西泽这么一提醒,司笙才想起这回事。

    “想吃什么?”

    “阳春面。”确实饿了,司笙也不矫情,直接问,“鲁爷爷在吗?”

    “不在。”

    司笙先前出了门,凌西泽原本晚上有约,就让鲁管家和陈非先回了。

    “哦,”司笙慢吞吞地腾出手,去外套里掏手机,“你吃了吗,叫个外卖。”

    她的手机刚拿出来,就被凌西泽给顺走了。

    朝空手看了眼,司笙轻蹙眉头。

    把手机搁茶几上,凌西泽淡淡道:“我给你做。”

    “会——”

    话语一顿,司笙硬生生将‘要命吗’几个字咽回去,旋即改口问:“能吃吗?”

    “……”

    凌西泽没说话,阴着脸去了厨房。

    司笙盯着手机几秒,半晌,往后倒在沙发上,没有动。

    算了,给他一个面子吧……

    *

    凌西泽在厨房里待了两分钟。

    冰箱被他翻个底朝天,除了一些垃圾食品,就是——满满一抽屉的雪糕。

    本来就难看的脸色,在看到种类繁多的雪糕时,黑了个彻底。

    凌西泽冷着脸,直接将放雪糕的那一层抽屉抽出来,走进客厅。

    “年年冬天吃雪糕,你的坏习惯能不能改改?”凌西泽拧着眉教育道。

    没将他的话当回事,司笙漫不经心地道:“证明我长情。”

    长情?

    打算直接出门扔雪糕的凌西泽,闻声,步伐一顿。

    “砰——”

    放雪糕的塑料抽屉被扔在茶几上。

    手机都被震得移了位。

    抽风了?

    司笙火气刚一上来,结果一抬眼,对上的却是凌西泽阴沉、愤怒的视线。

    下一秒,凌西泽裹着怒火的声音砸下来——

    “司笙,你摸着你的良心,再说一遍你长情。”

    “……”</div>