红叶书斋 > 都市小说 > 今天三爷给夫人撑腰了吗 > 正文 第37章 你是半身不遂,还是四肢退化?
    “司笙,你摸着你的良心,再说一遍你长情。”

    “……”

    本是随口一说,没想凌西泽能有这般反应。

    心里,有一点点发虚。

    他的视线有压力,被盯着颇为不自在,过了片刻,司笙慢慢地道:“都过去那么久了,用不着算旧账吧?”

    “……”

    也不知哪来的怒火,凌西泽被她气得不想说话。

    顿了顿,司笙把抱枕放到一边,用无奈口吻说:“丢,随你丢,行了吧?”

    搞得她做了亏心事一样。

    慢吞吞地站起来,司笙避开他的视线,转身往卧室方向走。

    “我去洗个澡。”

    卧室门被合上,司笙的身影消失在视野。

    凌西泽心烦不已,手指一捏眉心。

    手机震动,有电话打来。

    “就差你一个了。你什么时候过来?”手机里传来阎天靖的询问。

    “有事,来不了。”

    “合着你当中间人牵线,就让我们两拨人干瞪眼?”

    “相过亲吗?”

    “……什么?”

    “当相亲或联谊就行。”

    阎天靖:“……”

    一水儿的技术宅,清一色的男丁,让他怎么代入“相亲”or“联谊”?

    “你——”

    没等阎天靖说完,凌西泽就掐断电话。

    冷着眉眼,他拿起满抽屉的雪糕,一边给鲁管家拨电话,一边走出门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半个小时后。

    沐浴后回到客厅,司笙环顾一圈,没有寻见凌西泽的踪迹。

    厨房没被动过,茶几上的抽屉倒是没了。

    被气跑了?

    这么想着,司笙趿拉着脱鞋走至沙发,倦倦地拿起手机。

    差不多该抽奖了……

    *

    凌西泽提着购物袋进门时,一眼就看到卷着毛毯趴在沙发上的司笙。

    听到开门动静的司笙,刚有点睡意,强打起精神抬头,朝玄关看了眼,见到凌西泽后有点意外。

    “你没走?”

    “去买了点食材。”

    凌西泽走进玄关,视线掠过鞋柜里的男士拖鞋,脸色有点阴沉。

    换上从隔壁拿的脱鞋,凌西泽心情不爽地走进客厅。

    “哦。”

    司笙懒洋洋应声。

    走至沙发旁,凌西泽翻着塑料袋,问:“还疼吗?”

    “还行。”

    药效起作用了,就是有点困。

    找出一盒暖宝宝,凌西泽递给司笙,“把这个贴上。”

    半睁开眼,司笙见到写着‘暖宫贴’的盒子,怔了怔,“你买的?”

    凌西泽蹙眉,“不然是捡的?”

    “……”

    他打哪儿来的脾气?

    手肘抵在沙发上,司笙起身,掀开盖身上的毛毯。

    刚洗过澡,她就穿着一件白色睡袍,真丝材质,柔软有质感,裙摆过膝,垂放下来的两条腿,纤细笔直,小腿匀称,很是惹眼。

    缠绕在头上的干发帽松了,随着她的动作滑落,发丝也随之落下,几缕洒在前侧。

    楚腰蛴领,冰肌玉骨。

    凌西泽将视线避开。

    然,在司笙伸手接暖宝宝时,左手宽松的袖口往下滑,露出一截小手臂,余光瞥过一眼后,凌西泽的视线便顿住了。

    一闪而过。

    那是淡青色的纹身,连成一笔的单词。

    End。

    司笙拆着包装盒,注意到他的购物袋,愣了愣,“你怎么买那么多东西?”

    “你家的调料都过期了。”

    提及这个,凌西泽就无语得紧。

    家里有面条和鸡蛋,原本拿过来就可以直接下厨,没想,司笙厨房的调料基本没有能用的。

    原本用自家厨房里的调料也行,可,因她家冰箱有营养的食物接近于无,凌西泽在把她那些过期调料扔了后,干脆去了趟超市,给她提了一堆东西回来。

    “是么?”司笙一顿,思索片刻也没想起上次买调料是什么时候,她倒是看得开,随意道,“用你家的就行,反正放着也会过期。”

    “……”

    凌西泽没理她,从购物袋里找出一热水袋来,松开包装,拿出充电线去充电加热。

    刚取出暖宝宝的司笙,将他的连番操作看在眼里,一愣一愣的。

    “凌西泽。”

    “怎么?”

    放置好插头,凌西泽看了过来。

    司笙轻笑,“你是不是有妇女之友的灵魂?”

    “……”凌西泽凉飕飕地看她一眼,“刚活过来就开始损,你也不嫌累得慌。”

    “哈。”

    司笙挑了下眉毛。

    “到时候自己拿。”

    凌西泽叮嘱一声,就拿过购物袋走向厨房。

    零碎的物品多,凌西泽一一归置好后,把阳春面所需的材料准备妥当。

    所谓阳春面,在他看来,无非是清水煮面。

    食材:面条、鸡蛋、两根葱。

    摸出手机,凌西泽点开鲁管家发来的教程,开工前再次浏览了一遍。

    这时,伴随脱鞋哒哒踩地的声响,司笙的声音传来,“你真会做?”

    “嗯。”

    面不改色地应声,凌西泽不着痕迹地将手机放回兜里。

    贴好暖宝宝,司笙将毛毯披在身上,发丝随意散着,完全没把自个儿的形象放心上,就这么进来了。

    女为悦己者容……

    脑海里闪现出这句话,凌西泽心情没来由的糟糕。

    “加油。”

    司笙敷衍地给他一点鼓励,实则早在心里放弃这顿晚餐了。

    拉开冰箱的门,司笙扫了眼冷冻区,确认所有抽屉空荡荡后,呼出口气。

    偏头,司笙问:“真的全丢了?”

    凌西泽“嗯”了一声,补充道:“冬天少吃点冰的。”

    “……”

    “万一倒在我家门口,解释不清。”

    本来有点躁的司笙,被他这一本正经的话给逗笑了。

    “我凭什么就倒你家门口?”

    “凭你半个小时前的状态。”

    “……”

    司笙寻思着,这种时候,她怎么着也得来一句:我,司笙,就算倒路边,倒电梯里,也绝不可能倒你家门口。

    可,这么一想,自己都觉得幼稚,脾气也下去了。

    看在他确实帮了忙的份上,司笙也不为了一抽屉的雪糕同他计较。

    见她老实将冰箱门关上,凌西泽满意了,道:“买了点水果,你可以洗了吃。”

    将自己裹得严实的司笙,闻声挑了挑眉,“我洗啊?”

    凌西泽斜眼看她,“你是半身不遂,还是四肢退化?”</div>