红叶书斋 > 都市小说 > 今天三爷给夫人撑腰了吗 > 正文 第38章 祖宗,你就是我祖宗
    “你是半身不遂,还是四肢退化?”

    “……”

    司笙停顿了一秒。

    正当她想反唇相讥时,凌西泽却走出两步,拿起买来的车厘子、草莓、圣女果,全部倒在沥水篮里。

    一倒完,他就拿去洗了。

    这操作看得司笙把一番讥讽的话咽了回去。

    眉头一挑,司笙紧了紧毛毯,走近几步,倚在一旁瞧他,饶有兴致的,“你说你,是不是口嫌体正直?”

    将水龙头一关,凌西泽疑惑地看过来,“什么意思?”

    “不是让我洗吗?”

    “你洗不干净还得我来。”凌西泽透过现象看本质。

    “……”

    她不想碰水,根本就不稀得吃。

    司笙显然是个被惯成习惯的人。

    凌西泽来家里照顾她、帮忙洗水果,她心安理得地接受,搁一旁看着时,还“指点”一下凌西泽,提醒这个圣女果没洗干净,那个草莓上有脏东西。

    原本几分钟就能洗好的水果,在挑剔的司笙念叨下,硬是洗足了一刻钟。

    凌西泽被她说得半点脾气都没了。

    将最后一颗草莓扔到果盘里,凌西泽关掉水龙头,故意朝司笙问:“要帮你端客厅吗?”

    “谢了啊。”

    司笙坦然一点头,转身就走出厨房。

    凌西泽:“……”他这是在伺候祖宗。

    *

    厨房里,凌西泽紧拧着眉,专注地研究如何煮面。

    客厅里,司笙坐在沙发上,悠然自得地吃着水果。哦,还贴着暖宝宝,抱着一个热水袋。

    抽出空来,看了眼手机。

    微博抽奖结果出来了,本想事情就此告一段落,没想陶乐乐又发来新的消息。

    【陶乐乐】:笑死我了,Z神抽奖结果一公布,就有土豪去找中奖的幸运儿,问他们卖不卖。

    【陶乐乐】:有幸运儿把私聊的图都发出来了,没一个肯卖的。

    【陶乐乐】:[图片][图片][图片]

    这操作……

    司笙眉头微抽,看了眼私信截图,‘土豪’开价还不低。

    有这么值钱吗?

    “吃面。”

    凌西泽的声音传来。

    司笙放下手机时,凌西泽已经端着两碗面条,走至餐桌旁。

    “哦”了一声,司笙去洗了个手,然后回客厅吃面条。

    清汤挂面,汤水清澈,面条一根根的,最上面铺着鸡蛋,洒下一把葱花,衬着往外冒的热气……卖相还不错。

    坐下来,司笙拿着筷子夹起面条,吹了吹,送到嘴里。

    脸色微变。

    凌西泽把酱油拿过来,放桌面,问:“怎么样?”

    “……”

    面无表情地咀嚼两下,司笙硬着头皮咽了。

    刚想说话,就对上凌西泽注视的目光,有点紧张、期待,一顿,司笙慢吞吞地改口道:“我加点酱油。”

    凌西泽将瓶盖打开,酱油推到她跟前。

    这周到的服务……

    轻叹一声,司笙倒了点酱油,用筷子搅拌几下,又吃了一口面。

    她道:“挺好的,能吃。”

    司笙做人做事素来直接,该怎么样就怎么样,很少会给人面子,说些虚与委蛇的话,但是……凌西泽这个面子,她给了。

    就冲凌西泽的‘勇气可嘉’。

    毕竟就这厨艺,还敢在别人家里强势拒绝外卖、自己主动上手的……这胆量,服气。

    凌西泽在对面坐下,拿过他那份面,也加了点酱油。

    司笙没有动作,掀起眼睑关注着他,见他尝完一口神情稍有不对劲后,主动开口:“要不……”

    “……”

    凌西泽阴沉的眼神,把司笙提议“叫外卖”的话给堵了回去。

    得。

    这时候叫外卖,实在是不厚道。

    认了吧。

    司笙说:“吃完吧,别浪费。”

    凌西泽心情不佳,没说话。见司笙真不嫌弃,一口一口地吃着面条后,才低头吃自己碗里的面。

    在他看来,做个面条而已,步骤简单,条理清晰,按部就班地来,味道就不会差。

    没想到……

    味儿怎么就不对?

    *

    气氛有些尴尬,两人埋头吃面,先后把面吃完。

    司笙放下筷子后,默然地盯着先一步吃完的凌西泽。也不说话,就看着。

    祖宗啊,祖宗。

    他活像是个来打杂的。

    凌西泽自觉起身,收拾碗筷。

    “放洗碗机里就行。”司笙不紧不慢地说。

    “……”

    微微一顿,司笙又补充道:“上次鲁爷爷拿来的饭盒还在里面,你顺便拿回去。”

    凌西泽忍无可忍,“都给你洗好了,你也懒得拿出来?”

    “忘了。”

    司笙答得理所当然。

    凌西泽头也不回地进了厨房。

    司笙的原则:做家务,等于浪费生命。

    她能将饭盒扔洗碗机、摁下按钮,就证明她对鲁管家这顿饭很重视了。

    半晌,凌西泽简单收拾了下厨房,洗碗机运作时,他把厨余垃圾和几个饭盒带出来。

    “早点休息。”

    这么一番折腾下来,时间已经很晚了。

    “嗯。”司笙坐沙发上,瞟了他一眼,随口道,“今天谢了,改天请你吃饭。”

    步伐微顿,凌西泽觉得有必要提醒她一下,“你还欠我一顿。”

    呃,这么较真?

    司笙一挑眉,索性道:“那我欠你两顿。”

    凌西泽干脆走过来,把茶几上的垃圾一同收走,问:“什么时候还?”

    “你什么时候有空?”

    思考两秒,凌西泽问:“平安夜那天有时间吗?”

    “有。”

    “那就那天。”

    “行。”

    司笙用遥控器换台,爽快地应了。

    给她的垃圾桶重新换上新的垃圾袋,凌西泽提着两袋垃圾和盒饭走至玄关。

    换鞋的时候,他朝沙发方向看了眼,把自己拖鞋放到鞋柜里,没有带走。

    司笙浑然未觉。

    *

    倒完垃圾,凌西泽回到家里。

    灯一亮,他就见到放在玄关的那一摞漫画书。

    换好鞋,他将书提到客厅里,目光巡睃一圈,最后将其放到茶几上。

    打量了两眼。

    十来本书,都是同一个作者——Zero。

    司笙喜欢看漫画?

    还是喜欢这个漫画家?

    轻拧了下眉,凌西泽将绑书的绳子解开,拿起最上面的一本漫画书,打开。

    随便翻看两页,凌西泽心里涌现出古怪的感觉——

    这画风,有点眼熟。</div>