红叶书斋 > 都市小说 > 今天三爷给夫人撑腰了吗 > 正文 第41章 居心叵测的,是三爷
    “你是不是有病啊,那种血腥残暴的猎奇漫画,有什么好看的?”

    司笙不为所动,懒懒抬起眼睑,反问:“花那么多钱,买几本书,一张纸,有什么好的?”

    “你懂个屁!”乔一林眼睛都红了,怒上心头,情绪激动,“这东西是没法用价值来衡量的!”

    “在不在意的人眼里看来,等同于废纸。”

    “那又怎样?”

    司笙轻笑一声,不紧不慢地说:“这种无法明确价值的东西,它的存在意义是赠送人和接受者共同赋予的。不管你用怎样的方式获得,打一开始,它的价值、意义,跟你没有任何关系。硬是夺过来,有什么意思?”

    “……”

    乔一林被她说得懵了一下。

    半晌,他的情绪渐渐消减,可眼圈依旧是红的,没好气地瞪她,“你这人怎么那么讨厌?!”

    眉一扬,司笙道:“毕竟长得讨喜。”

    “……”

    乔一林被她的自恋惊呆了,一时不知该说什么好。

    这时——

    “司小姐,乔二少。”

    鲁管家姗姗来迟。

    揉了揉鼻子,乔一林将情绪给逼退回去,弹开一步后,冲着鲁管家扬扬下巴,“鲁爷爷,你来得正好!”

    说着,还挑衅地看向司笙。

    “乔二少是为了程小姐来的吧?”鲁管家笑眯眯地走过来。

    “我跟你说——”

    本想控诉司笙的乔一林,话到一半意识到什么,惊讶地睁了睁眼,“啊,不,你,你怎么知道的?”

    鲁管家笑容温和,“不然老朽想不到乔二少来找三爷还能有什么事。”

    “……”

    这下轮到乔一林有些囧了。

    鲁管家说的没错,他平时都是避着凌家三兄弟走的,就算逢年过节去一趟凌家,对他们仨那也是能躲就躲。

    这次专程过来找凌西泽,为的就是程悠然。

    程悠然的新戏杀青,但一直没有新的通告。乔一林意识到不对劲,一问之下才知道,原来风林娱乐因上次的“助理风波”,暂停了程悠然所有工作。

    在乔一林看来,这件事上,程悠然是彻头彻尾的受害者,不该得到这般待遇,他挺气愤的。

    今天约程悠然吃午饭时,见到她郁郁寡欢的模样,心里实在是气不过。取消所有行程,他在把程悠然送回家后,打探到凌西泽现在的地址,一路狂飙过来。

    凌西泽是风林娱乐的总裁,有权利恢复程悠然所有工作。

    缓了缓,乔一林有些别扭地问:“三哥在家吗?”

    “不在。”

    “他在公司?”

    “乔二少,三爷是什么脾气,你该有所了解。”鲁管家看他一眼,和和气气地说,“倘若你不希望程小姐再遭难的话,最好不要拿这事儿同他说。”

    乔一林紧皱眉头,挺不甘心的,“可悠然是被冤枉的。”

    鲁管家笑笑,“有些事,不可听信片面之词。”

    乔一林急了,“您都不了解她!”

    “我不用了解,也做不了决定。不过奉劝一句,人心险恶,二少好自为之。”

    同乔一林微微颔首,鲁管家面向司笙,道:“司小姐,我们走吧。”

    司笙点头。

    一老一少,并肩离开。

    乔一林被留在原地,望着二人的背影,心里不知怎的,一阵不痛快,在他们走到青石路面时,他倏地抬高声音一喊——

    “等等!”

    二人闻声,步伐停顿。

    乔一林急匆匆地走过来,绕到他们跟前,挡住他们的去路。

    鲁管家一抬眸,冷静的视线看过去,顿时看得乔一林心头一凉,窜上来的热血,转瞬间冷却大半。

    “二少还有什么事?”鲁管家问。

    余光朝司笙一瞥,乔一林抿了抿唇,语调压下来,“鲁爷爷,我有话跟你说。”

    鲁管家平静道:“你说就是。”

    又看了眼司笙,乔一林咬咬牙,干脆道:“鲁爷爷,交友要谨慎。她——”

    抬手朝司笙一指,乔一林不管不顾道:“她刚跟我承认了,之所以接近你,就是冲着三哥来的。你身为三哥的管家,要小心被阴险之辈利用。”

    司笙:“……”无话可说。

    鲁管家闻声,脸色变了变,赶紧同司笙看去。见她淡定得很,丝毫没被乔一林的话影响后,才舒了口气。

    面色稍稍一冷,挂脸上的笑容也淡去了些,鲁管家镇定从容地道:“劳烦二少操心了,老朽活了这么多年,看人还是准的。”

    “鲁爷爷,你信我!”乔一林愤愤然道,“她一个十八线开外的小明星,肯花钱住水云间,你就不怀疑她的目的吗?她正好跟三哥住一栋楼,你就没想过她居心叵测吗?”

    鲁管家:“……”彻底倒过来了。

    “哎,”司笙一扬眉,悠悠然接过话,“说的有道理。”

    乔一林抻着脖子瞪她,警惕道:“你什么意思?”

    什么意思?

    司笙现在开始怀疑,凌西泽这时候搬进水云间,有‘居心叵测’的因素。

    “二少误会了,三爷才是后搬进来的。”鲁管家笑了笑,似是在开着玩笑,“按照你的理论,居心叵测的,应该是是三爷才对。”

    眯了眯眼,司笙看向鲁管家。

    鲁管家一脸坦然,笑得深不可测。

    乔一林睁大眼,惊愕之下,找不到合适的话语。

    怕乔一林再说些惹司笙不快的话,鲁管家道:“没别的事的话,我们就先走了。二少也早些回吧。”

    两人继续往外走。

    有柔软明亮的阳光洒落下来,打在皮肤上带着些微暖意。司笙望了眼天空,原本阴蒙蒙的天,有阴霾拨开,太阳露出一角,投射出缕缕光线。

    也不知过两天是否还有这般好天气。

    司笙思绪有些不明。

    平安夜,快到了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乔一林愣在原地,好半晌后,乱糟糟的脑海里,就理出一条线索来——

    鲁管家绝对被司笙给蒙骗了!

    司笙绝对是冲着三哥来的!

    正当乔一林觉得自己看穿真相、愤慨不已之际,手机铃声再一次响起,他压着翻涌的暴躁情绪,把手机拿出来。

    “哥们儿,在我的软磨硬泡下,终于有人同意了!价格谈到八万,怎么样?”</div>