红叶书斋 > 都市小说 > 今天三爷给夫人撑腰了吗 > 正文 第42章 准备到三十岁的生日礼物
    “哥们儿,在我的软磨硬泡下,终于有人同意了!价格谈到八万,怎么样?”

    电话那边的人欣喜地同他汇报情况。

    乔一林喜上眉梢,迫不及待地想答应,但刚欲想张口,耳边便响起司笙那如同魔咒的声音——

    “它的存在意义是赠送人和接受者共同赋予的。”

    “打一开始,它的价值、意义,跟你没有任何关系。”

    “硬是夺过来,有什么意思?”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“喂?”

    “哥们儿,你还在吗?”

    声音将乔一林的神志拉回来。

    缓过神,乔一林皱紧眉头,把手揣在裤兜里,轻声说:“算了。”

    “你说什么?”那边惊了惊,没反应过来。

    磨了磨牙,乔一林一字一顿地说:“我说,不要了。”

    不是特别送给他的,他才不要嘞!

    *

    风林娱乐,总裁办公室。

    结束下午的会议,凌西泽刚推门进来,就见到被遗落在办公桌上的手机在震动。

    看到来电显示,眉心轻拧,几秒后,他将手机拿起来,接了。

    “妈,什么事?”

    “在公司?”陆沁问得挺没求知欲的,敷衍得很。

    “嗯。”

    凌西泽应得也很敷衍。

    象征性地客套完,陆沁便直入主题,“今晚回来一趟。”

    “不回。”

    “当妈的说话不管用了?”

    “得看是什么事。”凌西泽坐在沙发上,别有深意道,“我怕生,家里多一个人,不自在。”

    陆沁愣了下,笑道:“信你个鬼。合着你又料事如神了?”

    “你找我回家还能有什么事?”

    “这次是请姑娘来家里做客。”陆沁说,“我的学生,是这一届竹笛吹得最好的,刚带她参加演出回来。这姑娘聪明懂事,长得还漂亮,哦,还是学校校花呢。”

    “又不是没见过校花。”

    他家隔壁还住着一校花呢,纯天然的,名副其实。

    “要么今晚回来见她,要么过两天,约见我一朋友的女儿。那姑娘也不错,海归精英,就是性子有点傲,眼光高,我还怕她瞧不上你。”

    “再说。”

    凌西泽不计较亲生母亲的贬低,但也不想就这话题跟她多聊。

    “再说再说,再耽搁两年,你都要奔四了。”陆沁抱怨了句。

    还在奔三道路上的凌西泽:“……”

    停顿了下,陆沁话锋一转,问:“听乔二嫂说,你最近住水云间了,还有一贼漂亮的女明星通过鲁管家,想接近你?”

    陆沁口中的‘乔二嫂’,就是乔一林的母亲。

    凌西泽微眯了下眼,凉声道:“没有。鲁管家的旧识。”

    手机点开免提,凌西泽给鲁管家发了条消息。

    “没有就好。虽然我急着你找对象,但希望你找个真心喜欢你的。你是搞娱乐公司的,跟女明星混在一起,不像样。不是妈小人之心,可真要来个居心不良的——”

    “放心,我看人比你准。”

    “我什么时候看人就不准了?”

    凌西泽懒洋洋道:“凭你一副扑克的相亲对象,我一个都没看上。”

    陆沁:“……”我还愁你眼光那么高,以后找不到对象呢!

    消息回过来,凌西泽淡淡扫过一眼,微顿,倏地道:“对了。”

    “什么?”

    电话那边的陆沁眼皮一跳,忽觉心口一凉。

    “乔一林跟我公司的女艺人在一起了。”手肘搭在沙发扶手上,手指轻点着,凌西泽慢条斯理地说,“乔家要是同意这门亲事,我就做个顺水人情,跟她解约,放她自由。”

    陆沁:“……”

    她亲儿子能这么‘人帅心善’?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电话挂断。

    叩。叩。

    办公室的门被敲了两下。

    “凌总。”宿卿推开门,眉目恭敬。

    凌西泽往门口看去。

    宿卿拿着文件走进来,道:“平安夜那天晚上,九点,城中广场,都处理好了。”

    “嗯。”

    凌西泽眉眼罩的薄薄一层冷意褪去。

    *

    雪飘落了一夜,直至黎明时分才停歇,整座城市在静谧一晚后,被大自然赠予银装素裹的新面貌。

    天色还未亮,室外依旧是漆黑一片,但高楼里的灯,却一盏接一盏地亮起,小区街道上厚厚的积雪里,也有零星的行人踪迹。

    温暖的室内,有窗帘的阻隔,乌漆嘛黑的。

    蓦地,伴随着震动声响,放床头柜的手机屏幕亮起,投射出微弱幽暗的光芒。

    被窝里,只露出些许头发,好半晌后,一只白嫩纤长的手臂伸出来,摸索着找到手机,看都没看一眼就拉了接听。

    “谁啊?”司笙的嗓音里满是烦躁。

    “你外公。”

    易中正字正腔圆的声音传来,透着一股力度,足以穿透耳膜。

    “……”

    司笙一愣,微微睁开眼,眯成一条缝,扫了眼时间。

    距离七点,还差三分钟……

    她才睡了四个小时。

    刚计算明白,就听得易中正略带怒气的质问声:“又熬夜了是吧?!”

    司笙有一瞬的停顿,很快,她就在即将被责骂的危机之中,靠着清晨仅剩的理智寻找出一条生路——

    “昨晚公司加班。”

    这种正当理由一搬出来,果不其然,易中正的口吻就缓和许多,“当财务很忙吗?”

    含糊地应了一声,司笙说:“月底挺忙的。”

    “太忙了也不好,经常加班的话,就趁早辞职,对身体不好。”

    “……我心里有数。”

    自个儿给自个儿发工资的司笙,毫无心理负担地说。

    片刻后,易中正问:“你今天还要上班?”

    “……”

    司笙一时未作答。

    今天周几她都不知道,还是不要随便回答为好。

    易中正说:“今儿个你生日,请个假吧,不给批就辞职,咱也不稀罕这一份工作。”

    司笙清醒了些,可听着他的话,却哭笑不得。

    没工作时,他嫌她搁眼前碍事,不做事就待医院浪费时间;偶尔接点活儿,他嫌那些活儿太危险,就怕她在外吃亏;如今有份‘正经工作’,他欣慰一阵,又嫌加班对她身体不好……

    操不完的心,也是没谁了。

    抓了抓散乱的头发,司笙挣扎着坐起身,还有些困意地说:“知道。”

    “你再睡会儿。记得吃长寿面。”易中正叮嘱道。

    呼出口气,司笙轻声问:“老易,我的生日礼物呢?”

    顿了顿,易中正语调微变,“醒了吗你,就要礼物?”

    “没有。”

    有点鼻塞,司笙声音闷闷的。

    两腿弯曲起来,她隔着被子揽着双膝,下巴抵在膝盖上,说:“你是不是说过,给我准备到三十岁的。”

    “骗小孩的话你也信……”易中正声音一低,没忍心说完,然后淡淡嘱咐,“礼物放老秦家,你有空过去拿。”

    “哦。”

    “记得吃长寿面。”完全不放心她,易中正再次提醒她。

    “嗯。”

    又没人给做,吃什么吃。

    电话一挂断,司笙就将手机丢一边,带着一身的起床气,又躺倒在被窝里,睡了。

    不知睡了多久。

    某一瞬,倏地睁开眼,司笙猛地翻身坐起。

    她找到被丢到角落的手机,拨通鲁管家的电话——

    “鲁爷爷,你能教我做长寿面吗?”</div>