红叶书斋 > 都市小说 > 今天三爷给夫人撑腰了吗 > 正文 第44章 我爸,逼我去送外卖,你敢信?
    “我来接你。”

    视频里,只出现凌西泽的外套,以及一点下巴。

    他穿着一件黑色大衣,下巴弧线硬朗流畅,隐约还可见突起的喉结。

    喉结挺性感的……

    一晃神,司笙意识到刚在想什么,轻咳一声,重回话题,“雪很大。”

    “四驱车,适合雪地出行。”

    “哦。”

    司笙没再说别的。

    地下停车场的信号不太好,断断续续的,但司笙已经挑选得差不多了,影响不大。

    将手机揣在兜里,司笙让凌西泽专心开车,自己推着车,在超市里四处游荡。

    从一楼晃到二楼,又从二楼晃到一楼,眼花缭乱的商品,司笙习惯性地储存一些方便食品,最后在路过一排排冰柜时,停驻脚步。

    “刚好又作?”

    冷不丁的,一道声音从耳机、现实两个方向传来,加上那独特醇厚的嗓音,有种全方位立体环绕的错觉

    视线还在冰柜上徘徊的司笙,闻声一顿,抬眸朝来人方向看去。

    一袭黑衣的凌西泽迎面走来,自然而然地接过她的手推车。

    眉一扬,司笙把耳机摘了,“还挺快。”

    “紧赶慢赶。”凌西泽口吻一本正经的,故意扫过那一排冰柜后,慢悠悠补上一句,“算是赶上了。”

    “……”

    艹,她就看了一眼冰柜,硬是被他搞出“在即将犯罪时,被他阻止,从而悬崖勒马”的场景。

    “还有要买的吗?”见到满满一堆的货物,凌西泽眼神颇为古怪。

    “没了。”

    “那去结账。”

    凌西泽推着车,先一步走到前头。

    司笙紧随其后,左看看,右看看,倒也没再添置物品。

    *

    “鲁爷爷呢?”

    从电梯走出来时,司笙再次发问。

    提着两个购物袋走前面的凌西泽,步伐微顿,回看她一眼。

    “不在。”

    “什么时候回来?”

    “不知道。”凌西泽答完,又补充道,“他手机没带。”

    “……”

    联系不到人,这就没办法了。

    先前问鲁爷爷时,鲁爷爷不在水云间,就简单跟她说了下步骤,再给她列出清单,让她去超市把食材买好,回来再联系。

    ……网上应该有教程吧。

    “我会做。”

    凌西泽突如其来的话语,打断司笙的思绪。

    刚想摁下密码的司笙,悠悠然睨他一眼,拿过他手中一个购物袋时,顺手拍拍他的肩。

    司笙说:“行吧,别吹了。”

    输入密码,司笙推开门。

    刚想找凌西泽拿另一个购物袋,可一偏头,就见凌西泽侧身走进门。

    司笙定在门口。

    “你来真的?”

    “嗯。”

    凌西泽从鞋柜上把拖鞋拿出来,轻车熟路。

    对家里几双鞋没概念的司笙,完全没发现不对劲,只是问:“你不上班吗?”

    “下雪,公司放假。”

    “待遇这么好。”

    换好鞋,凌西泽微侧过头,神情意味不明,问:“你去吗?”

    “少给我挖坑。”

    司笙走进门。

    凌西泽:“……”她脑子里就不能想点好的?

    *

    打开冰箱时,司笙才想起,上次买来的速食都没来得及吃,冰箱的食材储备依旧很满。

    这些日子尽在隔壁蹭饭了。

    把过期的拿出来扔掉,又把新买的放进去,冰箱的冷藏室基本放满。

    关上冰箱门,司笙往后退了两步,歪头看去,发现凌西泽已经拿出各种食材,开始做“长寿面”的准备工作了。

    有条不紊、气定神闲的模样,一如他先前做阳春面时的架势。

    只是,想到那一言难尽的味道,司笙就甚是胃疼,跟打结似的。

    犹豫两秒,她问:“要我帮忙吗?”

    斜乜着她,凌西泽直言道:“你去歇着就算帮忙。”

    “……”

    见他一番好意的份上,司笙一琢磨,忍了,转而问:“什么时候能好?”

    “好了我叫你。”

    “行吧。”

    怀着极不信任的心情,司笙拿出一个苹果,一边去水龙头下洗着,一边旁观着凌西泽的动作。

    半晌洗好后,她咬了口苹果,又凑到凌西泽身边,瞜了两眼,强调道:“一根面。”

    “我知道。”

    “不能断。”司笙慢慢补充。

    倒面粉的动作一顿,凌西泽斜眼瞅她,挑眉,“你来?”

    “……加油。”

    司笙咬着苹果,转身出了厨房。

    凌西泽:“……”一种‘吃饱了撑的’的心情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客厅里。

    司笙翻找出毛毯盖身上,有些困倦地坐在沙发上看电视。

    催眠的综艺节目,让困意一点点堆积,当抵达某个临界点时——

    兜里的手机忽然响起。

    眼皮一掀,司笙烦躁地皱眉,把手机掏出来。

    是沈江远的视频电话。

    一接听,对面的情况映入眼帘,司笙看得愣了两秒。

    英俊潇洒的帅哥·沈江远,此时此刻,正蹲坐在露天台阶上,冰天雪地里,他穿着眼熟的制服,冻得鼻子通红,一股可怜样儿。

    而,视频画面里,除去他那张被冻得狼狈的俊脸,还有……疑似垃圾桶的存在。

    绿绿的,很显眼。跟他挨着。

    “不容易,你终于落魄到跟垃圾桶混为一谈了?”

    司笙没忍住,唇角上翘,眼角眉梢尽是愉悦。

    沈江远震惊,“你有没有点良心?我在给你挣买生日礼物的钱。”

    “这贫富差距有点大啊。”司笙笑得更明显了,将电视声音调小一些,说,“回来吧,我家暖气给你蹭。”

    “我堂堂——”沈江远刚想大放厥词,倏地被一阵冷风吹得一个哆嗦,他咬咬牙,“你就不问问我在这里做什么?”

    “不很明显吗,送外卖。”

    “……”

    沈江远低头扫了眼身上的外卖制服,又土又丑,全靠他的身材和脸撑着,有些丧气。

    下一刻,他又挺不甘心的,“以我的身份,就算穿上这制服,那也得是被请去外卖公司做客吧?”

    司笙哂笑:“你要是去做客的,人家能让你冻成这傻样?”

    蹲得腿有点麻,沈江远干脆坐台阶上,理了理被风吹乱的短发。

    他无语地说:“我爸,托人给我找了份送外卖的工作,你敢信?”</div>