红叶书斋 > 都市小说 > 今天三爷给夫人撑腰了吗 > 正文 第45章 九成把握,剩下一成算谦虚
    “我爸,托人给我找了份送外卖的工作,你敢信?”

    “信,你继续游手好闲,他让你去喂猪我都信。”司笙好笑地接过话,一扬眉,笑意未减,“问题是,你竟然真去了。”

    叹息一声,沈江远说:“就想工作一天,给你赚点买生日礼物的钱。”

    “有病呢?”

    “心意。”

    司笙笑骂,“不需要,拿去喂狗吧。”

    “这就伤人了。”

    眉眼笑意淡去几分,司笙盯着他的可怜样儿,淡淡道:“回来吧。”

    “回来不了,”沈江远一撇嘴,有些无奈和气愤,说,“你肯定想不到我遭遇了什么。”

    “怎么?”

    “半个小时前,我遇到一个贼有意思的顾客,所以就开了直播,想分享一下送外卖的趣事。”

    “嗯。”

    “然后,我刚去送了一单,人体贴我们这些雪天送外卖的,在楼下等着。互相体贴嘛,我就没拔电动车的钥匙,也没拿手机,赶紧给人送去了。”沈江远手一摊,叹息道,“回来的时候,车钥匙没了。”

    “……”

    “不过直播正好录到了所有经过,是小区一大叔拿走的。在观众们的弹幕帮助下,我顺利找到这位大叔,不过他非得要我十块钱才还我。”

    “……”

    司笙情绪淡淡的,算不上意外,也算不上气愤。

    总会遇到这样的事。

    这世上呢,好事坏事,善的恶的,没道理的,总能遇上一遭。

    沈江远有点小不爽,“我当然不乐意给,报警了。现在正等着警察呢。”

    “所以你现在搁雪地里喝西北风?”

    “啊。”沈江远揉了揉鼻子,鼻尖红红的,眼睛锃亮,他笑了,“满腔热血,一身正气,喝得痛快!”

    司笙没说话,隔着屏幕看他被冻得瑟瑟发抖的模样,又好气又好笑。

    “为了十块钱。”

    “这是钱的问题吗?”沈江远理所当然反问,哼哼,“搁你这儿,你得动手。”

    画面外有嘈杂的说话声,听不大清,沈江远张望两眼,然后冲她笑笑,“嗬,警察叔叔来了!我先挂了。”

    屏幕一黑,然后视频结束。

    司笙无奈地挑挑眉。

    等等,直播?

    不知想到什么,司笙动作一顿,手指迅速划开微博,刷了一下热搜榜。

    果不其然,榜上出现“Rain送外卖”“Rain车钥匙”的话题,点进去一看,可见网友们的热议。

    【送个外卖还直播?炒作吧。】

    【楼上的注意点。Rain,电竞大神,他在电竞圈里叱咤风云、带队拿世界第一那会儿,你还不知道在哪儿呢。退役后也是神级游戏策划,《逆神》这款游戏的巅峰时期,策划组光靠他一个人就撑起半边天。这种传说级的人,用得着炒作?】

    【我Rain神!人帅心善一沙雕,连朋友都没一个,就一小可怜儿好吗!要黑黑我,别黑他!】

    【这种无耻恶心的人,怎么不把脸拍出来?】

    【Rain神故意没拍的。关掉直播前,他还特别叮嘱,如果直播时拍到大叔的脸,希望大家能打码。这事太突然,他能注意到这一点真的很贴心了。网络暴力不是他的初衷。】

    【这小哥哥长得好帅,而且脾气好好。遇到这种事第一时间也是不生气,而是跟人讲道理,道理竟然一套一套的。讲不通才报警,教养未免太好了。】

    【哈哈哈,报警这操作,笑死我了!】

    【夸的都是水军吧。为了十块钱报警,还不算作秀?这大冷天的,让警察叔叔为此出警,浪费警力,过分了吧。】

    【小题大做,仗着粉丝欺负人。】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司笙随便翻看了下评论,见网友言论抨击得不算厉害,就退出微博。

    没有再管。

    电视声音被调小,客厅基本听不到声响,司笙微仰起头,朝厨房看了眼。

    这个角度见不到人,也难以听到动静。

    在做什么?

    将毛毯掀开,司笙踩着拖鞋走向厨房,在门口时,往里面看去。

    凌西泽没有凭空消失,此刻正站在砧板前,砧板上放了一张揉面垫,醒好后的面团已经被铺展开来,擀成薄薄的整张,但——

    “你手里拿的是什么?”司笙简直匪夷所思。

    “剪刀。”

    咔擦,虚空一剪。

    “我看得到。”花了两秒,司笙接受眼前诡异的场景,然后问,“你在干嘛?”

    将一条长串面条拾起来,凌西泽拧眉看她,淡淡道:“一根面。”

    “……”

    司笙实在不知该用怎样的语言来形容眼前这滑稽的场面。

    凌西泽衣冠楚楚的,褪下室外穿得外套,里面着一件白色毛衣和黑色长裤,肩宽腰窄,身材比例极佳,气质清俊矜贵。这样的他,出现在任何高档场合,都毫无违和感。

    此时此刻,他手上沾着面粉,一手举着一把厨用小剪刀,一手拾着一根长面条,进行到一半的面条,往下还连接着半圈的面饼……

    是的,这位爷,擀一根面的方式,是将其铺展成薄片,然后沿着边缘剪成一长条。

    懵了半晌,司笙最后说:“尺寸还挺一致。”

    “有尺子。”凌西泽瞥了眼摆放一旁的尺子。

    “……”

    你们这些工科生,不仅动手能力强,做事还挺严谨哈!

    少顷,司笙无语地问:“你有几成把握?”

    “九成。”

    司笙一愣,“这么高?”

    将那根宽面放下来,凌西泽慢条斯理地开口,“剩下一成算谦虚。”

    “……您再吹,就得上天了。”

    再如何‘体贴’他的帮助,司笙也忍不住开启奚落模式。

    顿了顿,凌西泽转过身来,平静的目光在她身上停留。须臾,他口吻正经地问:“你上天了吗?”

    “什么?”

    司笙摸不准他是嘲讽还是单纯询问。

    眉心轻拧,凌西泽语调淡淡的,“你以前说的,想上天、下海。”

    “哦……”

    司笙对曾经跟他畅谈过的短期目标有点印象。

    她说:“嗯,证都考了。”

    直升机驾照,潜水证,她觉得好玩,一并都给拿了证。

    凌西泽唇角弯了弯,“改天一起玩。”

    司笙扬眉,“你也有证?”

    “嗯。”

    “行啊。”

    微微勾唇,司笙唇畔笑容浅浅的,轻松明媚的眉目,把先前的困倦烦闷一扫而空。

    满意地收回视线,凌西泽视线扫过腕表的时间,道:“快十点了。你欠我的饭,放晚上吧。”

    ?

    司笙这才想起,她先前答应过凌西泽,平安夜请客。

    她的生日,就是平安夜。

    倚在厨房门口,司笙问:“你想吃什么?”

    “你是寿星,你决定。”

    “不是我请你吗?”

    “我嘴没你挑。”

    “……”

    这丫的要不损两句,完全不会说话了是吧?</div>