红叶书斋 > 都市小说 > 今天三爷给夫人撑腰了吗 > 正文 第50章 你们的友情塑料做的?【二更】
    “这人谁啊?”

    话一问完,沈江远倏地感觉到,落到身上那两道视线,一瞬化作冰刃刀片,迎面砸落,让他不由得一个颤栗。

    “凌西泽。”

    “谁?那不是你前——”

    被凌厉的视线打量着,沈江远识趣地收声。

    司笙倒没在意,往旁瞥了眼,伸手去翻他身边几个购物袋,“你买的什么?”

    “火锅材料。”

    翻看的动作一顿,司笙斜眼看他,“什么?”

    “生日礼物,火锅食材。”

    “……”

    把鸭棒球帽一摘,露出乱糟糟的短发,沈江远神情困倦,“我七点就赶过来了,谁知道你不在家。”

    一时无言。

    司笙缓缓起身,说:“我家密码,我生日。”

    沈江远一怔,从地上站起来,神情错愕,“你家的密码,就这么告诉我了?”

    莫名斜他一眼,司笙摁下密码,淡淡道:“你也可以选择忘了。”

    “……”

    真是让人无法拒绝的理由呢。

    沈江远自觉地提起几个购物袋,但,在门被推开的一瞬,背后倏地袭来一股凉意,从脚底直接沁上心头,直逼天灵盖,刺激得他一个激灵。

    他总算回味过来:司笙不会跟前男友过生日去了吧?现在领回家,莫不是……

    正当思绪遐想飘飞之际,司笙挨着门边,回头同凌西泽问:“你不回吗?”

    “蹭火锅。”凌西泽眉目覆上凉意,说话时理所当然。

    “……行吧。”

    司笙没怎么犹豫就答应了。

    沈江远没吃饭就过来,肯定是要吃上这一顿火锅的。多一个,也无所谓。

    “事情解决了吗?”

    “嗯,没给钱,钥匙到手了。大叔被教育了一顿,我也被教育了一顿。”

    司笙挑眉,“怎么?”

    “让我下次心不要这么大,记得拔钥匙。”

    “哈,”司笙乐了,“说得有道理。”

    “……”这朋友是没得做了。

    提前一步进玄关的沈江远,熟练地从鞋柜上拿拖鞋时,发现了异样。

    “怎么多了双拖鞋?”

    这时,身侧飘来冷飕飕地两个字——

    “我的。”

    沈江远:“……”一股莫名的敌意。

    强忍着没回头,沈江远迅速换上拖鞋,左右各提一袋子,然后径直去了司笙厨房。

    他是急着溜。

    殊不知,在凌西泽看来,却是对这里熟门熟路的。

    后知后觉发现凌西泽拖鞋的司笙,停顿两秒,放弃追究的想法,同凌西泽介绍了句,“他叫沈江远,无业游民。”

    刚进厨房的沈江远,听这介绍就不乐意了,往后退了两步,探出头来,“彼此彼此!”

    司笙哂笑,“我月薪两千,还有五险一金。”

    “……”

    心被捅了一刀,伤得实在是彻底。

    沈江远闷闷不乐地消失在门口。

    凌西泽凝眉问:“月薪两千?”

    司笙正儿八经地说:“我的工作。”

    “什么工作?”

    “财务。”

    “……”

    槽点太多,不知该从何吐槽起。

    *

    很显然,沈江远对司笙家了如指掌。

    没几分钟,就将火锅用具,碟盘全都搬来客厅,食材一一拿出来摆放好,动作利索熟练,一看就是厨房好帮手。

    他在客厅忙活时,司笙洗了个手,从厨房里找到两袋水果,然后叫来凌西泽。

    “……我洗?”

    凌西泽停顿两秒才get到她的意思。

    司笙坦然说,“我洗不干净。”

    凌西泽:“……”

    “哥们儿,劳烦你了。”跑来跑去的沈江远,路过时笑眯眯朝凌西泽看了眼,说,“这女人除了能看看,其他的,什么事都做不了。”

    司笙扫了他一记冷眼。

    沈江远弹开两步,然后从塑料袋里翻出一个玻璃罐,献宝似的炫耀,“我爸特制的牛油麻辣火锅底料,被我顺过来了。”

    “牛啊。”

    司笙一抬眼,笑着说,还挺惊奇的。

    “够义气吧?”

    “够。”

    扬眉,司笙肯定了二人的友情。

    一唱一和的。

    眼眸浮现出隐约的恼怒,凌西泽凉凉地给他们泼冷水,“你们的友情塑料做的吗?”

    司笙正色道:“千金难得。”

    沈江远附和:“情比金坚。”

    凌西泽:“……”

    司笙笑着解释,“他爸,老家雾都那边的,他们爱吃火锅,他做火锅底料的功夫,祖传的。不过他不干这一行,就偶尔在家做一做,想尝一次还挺难得的。”

    “哎!”

    沈江远赞同地点头。

    两人眉飞色舞的,凌西泽心情实在说不上妙,拿着两袋水果,横在他们俩中间,周身散发的冷气,硬是把气氛给逼向零度。

    偷偷同司笙使个了眼色,沈江远拿着火锅底料走出厨房。

    司笙跟在后面出来。

    紧挨着她,沈江远往后迅速看了眼,悄声询问:“你跟他旧情复燃了?”

    “没啊。”

    “那你跟他一起过生日,还把他往家里带?”

    司笙莫名其妙,“我不是还把你往家里带吗?”

    沈江远一瞪她,“我俩什么关系?闺蜜!闺蜜跟前男友,性质能一样吗?”

    “我欠他一顿饭,晚上约着吃。”耸耸肩,司笙解释道,“他就住隔壁。”

    “……”

    惊得眨眨眼,沈江远沉默片刻,把玻璃罐放到餐桌上,然后紧盯着她,“司笙,你是真一根筋吧?”

    司笙甩来一记冷眼。

    “你过生日,他约你吃饭。他还好巧不巧的,就住你隔壁。”沈江远耐心跟她分析,“就算你对他没心思,他对你的心思也很明显了吧?”

    “巧合,”拿起一盘里的生菜,司笙放嘴里咬了口,浑不在意道,“又不是什么无可取代的生死绝恋,这都多少年了,哪来那么多长情的人。”

    沈江远痛心疾首,“怎么就没有了?这世上哪来那么多巧合!”

    “我又没藏着掖着,人间蒸发。他要真有心思,至于等到现在?”

    “……”

    好像,挺有道理的。

    但他感觉到的杀气怎么回事?

    想了想,沈江远也将生菜塞到嘴里,吃完后颇为好奇地问:“如果他真对你有心思,你怎么办?”

    “……”

    司笙动作一顿。</div>