红叶书斋 > 都市小说 > 今天三爷给夫人撑腰了吗 > 正文 第55章 司裳为分镜本动心【三更】
    灯光斜斜照过来,随着前行的步伐,拉出或长或短、变幻不一的影子。

    司笙问:“你们怎么认识的?”

    钟裕道:“我妈朋友的女儿。”

    “想撮合你们?”

    “她是漫画家,想画个娱乐圈的故事,找我咨询。”

    漫画家……

    司笙眉毛挑了下。

    姓司,名字相似,还是漫画家,真碰巧了。

    “你还看漫画吗?”钟裕倏地问。

    四年前,初次跟司笙合作时,他记得,司笙曾在片场看过漫画,有时候用一个叫咪哈漫画的APP,有时候用的是漫画书籍。

    “偶尔吧。”

    话聊到这里,司笙止步,朝一侧的门面看了眼,说,“就这儿。”

    *

    烧烤店里。

    好半天后,司裳才从复杂的思绪中,渐渐找到自我。

    尴尬、羞愤、恼怒、茫然……诸多情绪交织在一起,让她一时抬不起头来。

    她心生羞愧,恨不得关闭所有感知,好像整个店里的人和物,都在关注她、奚落她一样,她想拔腿出门,却没有勇气支撑。

    放到桌上的手机响起铃声,如同救命稻草一般,拯救着此刻陷入尴尬境地的司裳。

    她拿起手机和手提包,刻意忽略桌上的烤土豆,匆匆跑出店里,连头都不敢回。

    跑出一段距离后,司裳站定,深吸一口气,站在路灯下面,接听电话。

    “悠然姐。”

    手机放到耳边,司裳出声时情绪不稳,焦急又紧张。

    “裳裳,怎么回事?”

    程悠然温柔关切的询问,让司裳渐渐安心下来,羞臊感也随风消散了些。

    轻抿了下唇,司裳如实叙述道:“钟裕把司笙叫过来,然后将我丢到一家烧烤店,他们俩一起走了。”

    “司笙?”

    程悠然先是一愣,旋即反应过来,“他们俩确实合作过,认识算正常。”

    那是钟裕第一部电影,只是那时的钟裕是主角,司笙是出场不到三分钟的炮灰。而且,就这三分钟,表现也很一般,被观众们说拉低电影档次。

    眉心一点点皱起,司裳手指抠着手提包,低头小声道:“悠然姐,我担心钟裕和司笙……你有听到什么风声吗?”

    程悠然一怔,回忆了下,然后笃定地道:“没有。”

    “真的?”

    “嗯。我从来没有听说过他俩交好的事。如果司笙真跟钟裕关系好,以钟裕在圈内的资源,司笙绝不可能被封杀,沦落到现在鲜为人知的地步。”

    “可……”

    想到钟裕对司笙不经意的维护,司裳就有些惴惴不安。

    程悠然暗自冷笑,声音冷静地宽解道:“放心。最坏的结果,也只是钟裕想利用司笙来摆脱你。钟裕演技好,骗一骗你,还不是小事?”

    是骗吗?

    司裳心儿发慌,忽然不确定起来。

    程悠然又道:“钟裕是众所周知的戏疯子,就凭司笙那演技,他也是瞧不上的。”

    对于脾气差、演技差的司笙,程悠然素来嗤之以鼻,俨然不信司笙和钟裕真能有什么关系。

    充其量就是配合演一场戏罢了。

    “……嗯。”

    听得程悠然这么分析,司裳倒是安心不少。

    有点儿道理。

    而且,这大冷天的,钟裕还让司笙一个人去买烤土豆……

    稍作思忖,司裳呼出口气,问:“那,记者呢,怎么办?”

    找借口跟钟裕吃饭、暗中找记者偷拍,是程悠然给她出的主意。

    司裳倒不是为炒作,而是想借此机会跟钟裕扯上点关系,暗示双方家长他们俩有发展的可能。在家长和网友们的推波助澜下,或许可以‘假戏真做’。

    可,她是怎么也料不到,中途竟会牵扯出一个‘司笙’来。

    “消息已经透露出去了,这时候让记者回来,有点不现实。”程悠然语气沉稳,停顿几秒,像是在思考,然后说,“这事我会盯着,如果记者真的拍到照片,我到时候看看能不能压下来。这人我挺了解的,见钱眼开、唯利是图,多花点钱就行。”

    有了程悠然的保证,司裳悬着的心,终于一点点落回原地。

    舒了口气,司裳总算冷静下来,“嗯,钱不是问题。”

    程悠然笑笑,“放心,事情因我而起,我会负责到底的。”

    “谢谢悠然姐。”

    闲说几句,司裳挂断电话。

    但——

    刚在这事上稍稍放下心,司裳就忍不住想到司笙包里的分镜本。

    废土、荒芜、残酷、战争、人性……

    刺激感官的分镜手法、叙事风格,仅仅是最潦草不过的分镜,两三个画面,就能让她身临其境。

    这样的分镜本,说来自于Zero和White这种超一流漫画家之手,也不为过。

    不。

    准确来说,这画风……更像是模仿Zero的。那种极具视觉冲击力的分镜,单刀直入的画面表达,更贴近于Zero的手法。

    是,司笙画的吗?

    刻意模仿Zero?

    若司笙真有这般实力,漫画圈里应该早有她的传闻才对。

    司裳思绪不宁,脑海里全是那个故事,深深的震撼,挥之不去。

    *

    “你试试这个,鼻梁筋。他家一绝。”

    司笙将放盘里的一手烤串放桌上,顺势推到钟裕跟前。

    室内开着暖气,没几个客人,钟裕依旧没将兜帽放下来,俊朗的眉目匿在阴影里,却笼罩着些许疑惑。

    “鼻梁筋?”

    “嗯。”

    抬手拿起一串,司笙在对面坐下,不拘小节地咬了口。

    “……”

    盯着她片刻,钟裕最终拾起一串,慢条斯理地一咬,尝着尝着,紧皱的眉宇慢慢舒展开。

    还挺好吃。

    吃完两串后,钟裕又拿起一串,然后说:“看邮箱。”

    “什么?”司笙一扬眉。

    细嚼慢咽,又喝了口饮料,钟裕才慢吞吞地说:“生日礼物,发你邮箱了。”

    发邮箱?

    狐疑地看他,司笙把手机拿出来,登录邮箱。

    果不其然,见到钟裕发来的邮件,时间是半小时前。

    点开一看,发现是一文档。

    “剧本?”司笙有点惊讶。

    “嗯。”

    司笙一愣,“给我看啊?”

    “角色由你选。”

    司笙笑笑,揶揄地问:“反串也行?”

    钟裕:“……”不太想搭理她。

    “哪来的?”

    “下部戏,电视剧,一集一个故事。多个导演、编剧合作的系列故事,每一组导演、编剧负责一个故事。”钟裕说,“负责这个剧本的导演,欠我一个人情。”

    “这拍摄方式还挺新奇的……”话到一半,司笙忽然乐了,“谁说再也不想跟我合作的?”

    “想给演艺生涯增加一点挑战性。”

    说话挺欠的。

    知晓他一番好意,司笙也心领了,但惋惜地耸耸肩,“我最近没空。”

    “明年下半年才开拍。”钟裕道,“你慢慢考虑。”

    “……行。”

    心里一琢磨,司笙没把话说得太死,应了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夜幕下。

    在寒风中蹲守的青年,瑟瑟发抖,久久没见到目标,满腔激情被寒风一点点磨灭。

    被骗了?

    摸出皱巴巴的烟盒,找到最后一根香烟,青年呵出一口冷气,将烟头叼到嘴里,点上火。

    这根烟抽完,再没有收获,他就走人。

    这念头刚一闪现出来,青年视野里就走入两道身影,定睛看去,下一刻,瞳孔猛地一缩。

    这是……

    克制着跳到嗓子眼的心,青年碍于职业习惯,下意识举起挂脖子上的单反。</div>