红叶书斋 > 都市小说 > 今天三爷给夫人撑腰了吗 > 正文 第60章 司笙哄三爷,送礼物
    “豆腐脑做得不错啊。”

    “……”

    “三明治也能吃。”

    “……”

    “溏心蛋虽然没成功,但鸡蛋好歹煮熟了。”

    “……”

    叩。

    终于,自言自语进行不下去的司笙,不耐烦地用手指一敲桌面。

    她说:“差不多可以了吧?”

    凌西泽抬眸,凉飕飕地剜她,语调跟结霜似的,带着冰渣,“你说呢?”

    轻咳一声,司笙不跟他计较,端正态度,说:“我下次肯定记得。”

    “还有下次?”凌西泽瞪过来,极其不爽。

    “……”

    在司笙概念里,一个交往不到半年的前任,也没给他过生日的经历……都这么多年了,忘了是理所当然的事才对。

    可是,有自己的生日礼物在前,如今还在他家蹭吃蹭喝的,难免的,她有点心虚。

    叹口气,司笙斟酌片刻,索性问:“要不,给你补上今年的生日礼物?”

    “什么时候给?”

    一瞬间,凌西泽敛去眉眼的阴沉。

    被他秒改的态度惊得微愣,司笙略微思索着,道:“尽快。”

    “太含糊。”

    “下个月,行了吧?”司笙妥协。

    “嗯。”

    愠怒一点点淡去,凌西泽拿起三明治咬了口,发现第一次做的味道还不错。

    “……”

    司笙揉了揉额角,有些头疼。

    *

    司笙回到家,还有些头晕。

    精神倦倦地往卧室走,司笙从衣兜里把手机摸索出来,本想看一眼时间,却见到楚落的消息。

    前天晚上,她刚送钟裕回家,就接到楚落的电话,说是因跟上司理念不合辞职了。

    她赶到楚落家里时,这位已经喝得酩酊大醉,糊里糊涂提及初版漫画分镜初稿被毙的事,她看过一遍后就顺手提了点意见。

    司笙:嗯。

    回完消息,一进卧室,楚落一个电话就打了过来。

    “怎么?”

    司笙将窗帘拉上。

    “你真不考虑进漫画行业?”楚落直入主题,一点缝隙都没留。

    司笙疑惑,“怎么想起这茬了?”

    话筒里传来一阵低笑,旋即是楚落的解释,“根据你的标注做了修改,编辑看完就通过了。”

    “恭喜。”

    司笙语气挺平淡的,算不上意外。

    微顿,她问:“不考虑线上阅读吗,读者基数大,编辑要求也不严格。”

    楚落是兼职漫画家,选择的是杂志社投稿,刚完结第一部漫画作品。现在漫画杂志销量式微,线上漫画兴起、利润也大,她的作品质量再好,读者和收入也堪忧。

    “杂志社跟CC漫画达成合作,新作品在线上、线下同步更新,不过得保证半月更。”

    “忙得过来吗?”

    “无业游民,哪能忙不过来?”

    “没打算找新工作?”

    “不找了,打算搁家里混吃等死……”楚落嘀咕一句,说着话锋蓦地一转,又道,“说起来,下月中旬我在封城一漫展上有场签售会,CC漫画主办的,你要不要来捧场?”

    司笙一顿,轻拧眉头。

    楚落继续道:“你平时也挺关注漫画的,这次签售还会来一批漫画作者,你不想见见?”

    司笙笑笑,“还是想让我动进圈的心思?”

    “嗯。”楚落也笑,“你这才华,不来这死气沉沉的漫画圈闹它个天翻地覆,太可惜了。”

    “……”

    可惜她已经在圈里了。

    琢磨片刻,司笙估摸着近期也没事,便应声,“嗯。”

    挂断电话,司笙将手机关机,准备再睡一觉。

    晚点儿还得去趟德修斋。

    拿快递。

    *

    闹市一隅,“Delicate”纹身店门前,一辆低调奢华的轿车停下。

    身着黑风衣的男人走下车,视线环顾一圈,见到追求时尚风格的店面装修时轻蹙眉头,未作停顿,直接步入门。

    “你好,请问——”

    前来迎接的姑娘,刚端上标准柔和的微笑,就愣了愣。

    一种古怪的违和感,让新入职的姑娘难免惊愕。

    身材颀长,冷静矜贵,气质与环境格格不入。身着黑风衣、黑长裤、米色毛衣,颇为休闲的装扮,却也给人一定压迫感。

    不像是顾客,而是像顾客的家长……

    姑娘莫名地心虚。

    “纹身。”男人视线淡淡扫过,答完后一顿,沉声补充,“我找秦凡。”

    姑娘一愣。

    点名让店长纹身?

    “请问,有预约吗?”姑娘细声细气地问。

    “没有。”

    答得一点不见心虚的。

    但……

    微抬起眼,悄悄打量男人几眼,姑娘目测他这身装扮的价值,不敢贸然得罪人。

    轻抿了一下嘴唇,姑娘微微点头,说:“您稍等。”

    *

    下午,五点半。

    德修斋。

    黑色轿车停在路边。

    拿起包的司裳,准备开门时,顿了顿,朝前面开车的司炳问:“二哥,我就约了一个朋友,你要不要一起吃?”

    开车的男人二十七八,模样俊朗,眉目同司裳有一二分相似。

    闻声,他回过头来,脸上露出点笑容,有点宠溺。

    “你跟朋友吃饭,我就不掺和了。何况我也约了朋友。”司炳道,“吃完饭给我发消息,我再来接你。”

    “那好吧。”

    司裳点点头,没有强求。

    “待会儿见。”

    “嗯,待会儿见。”

    司裳道完别,将车门推开,走下车。

    一边往德修斋大门走,一边拿出手机,司裳刚想给程悠然打通电话,就听到喊声——

    “裳裳。”

    她一顿,抬眸看去,果然见得程悠然走来,笑容款款,优雅从容。

    心下一喜,司裳刚想同程悠然打招呼,就见程悠然面上的笑容,一点点地消失,眉头微微蹙起。

    旋即,是她略带疑惑的声音——

    “司笙?”</div>