红叶书斋 > 都市小说 > 今天三爷给夫人撑腰了吗 > 正文 第62章 整个大西北,司笙说了算
    “司姐喜欢漫画吗?”

    司笙微微颔首,“还行。”

    不喜欢这行,她就不会画了。

    司裳心里咯噔一声,又问:“想当漫画家?”

    ?

    司笙微微眯了一下眼。

    正常来讲,对漫画感兴趣,一般会以读者的角度,询问热门、经典漫画,很少会以‘漫画家’这个角度来问的。

    将疑惑压在心底,司笙‘嗯’了一声,漫不经心道:“以前想过。”

    算不上谎话。

    以前确实想过,只不过,现在‘已经是’了。

    而,她这回应落到司裳和程悠然耳里,俨然是——以前想过,至今没有施行,并且放弃了。

    程悠然心里不屑,但没说话,端起汤碗小口喝着。

    “哦。”

    司裳大致有个底。

    基于那个跟Zero风格很像的分镜本,她有好几个猜测:一是司笙就是Zero,但可能性接近于零;二是司笙是漫画家,风格模仿Zero;三是分镜本并非司笙的,只是暂放于她那里罢了。

    如今第一种可能完全排除。

    第二种也基本能排除。毕竟按照司笙的说法,应该是选择放弃的。

    只有第三种……

    估计是她的朋友画的,因机缘巧合放到她这里罢了。

    而且,司裳相信‘司笙朋友’是个新人,毕竟模仿Zero的不少,但风格如此相似、视觉冲击如此强悍的……至今没有。如果有,早就出名了。

    司裳浅浅一笑,友好地朝司笙问:“我下个月在封城漫展有个签售会,你要不要来看看?到时候有几个同行也在,你感兴趣的话,我可以介绍你们认识一下。”

    想到楚落提及的漫展,司笙反问:“下月中旬?”

    司裳微愣,“你知道?”

    “嗯。”

    司笙淡淡应声。

    连漫展都这么凑巧……

    用司裳的话来说,她们确实挺有缘的。

    拿起筷子,司笙夹菜吃饭,闲聊时,适当引导了下话题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天色渐渐暗下来。

    提前吃完的司笙,以‘有事’为由,先一步走出包间。

    “司小姐。”

    路过的服务员恭敬地朝她打招呼。

    司笙颔首,走下楼。

    往上一抛手中那枚硬币,下坠时,手一扫将其抓在手心。

    从程悠然和司裳聊天来看,司裳是豪门世家出身的名媛小姐,父亲自主创业开公司,家族则是从事古董行业的,在封城颇有名望,算是个有底蕴的家族。

    司家,司裳……

    十有**了。

    *

    前台。

    刚一靠近,前台小姐就露出灿烂笑容,“司小姐,来拿快递?”

    “嗯。”

    “尚经理不在,不过他让我转告你,你嘱托的事正在办,东西都寄出去了,下个月一号前,能确保全部安排到位。”

    经她这么一提醒,司笙才后知后觉想起‘Zero转发抽奖’的事。

    一点头,她道:“哦。”

    前台小姐很快给她找出一个快递盒来。

    不算大,只手能抓着。

    前台小姐道:“这是安老板寄来的,所以特别挑出来给你。其余的都让人给你搬车上了。”

    “嗯。”

    司笙抛了抛快递盒,冲她一扬眉,就转身离开了。

    一路走,一路拆。

    等上车时,司笙已经将包装盒拆开了,里面是个巴掌大的木盒。

    扣好安全带,司笙没急着离开,而是略带疑惑地打开木盒。

    木盒挺有档次的,由红木制作,有特殊的香味。

    里面放着一件物品。

    是一个是仿古的令牌,上面刻着‘百晓堂’三个字。但,这并非木质的,而是玉质的,环绕着‘百晓堂’三个字的,是精细雕琢的蒲公英图案。玉质令牌抓在手里,触感冰凉,质地细腻,光泽通透。

    光是这块玉本身,价格就不低了,再加上‘百晓堂’的名号……

    安老板先前说的倾家荡产,确实没错。

    掏出手机,司笙把电话打过去。

    “快递收到了?”

    电话一接通,还未等她开口,安老板就神机妙算。

    “嗯。”

    “够档次吗?”

    司笙一眯眼,笑笑说:“你最近在外面跑,就是为了这块玉牌?”

    安老板轻笑,“流落在外,找它还挺费心思的。”

    司笙对百晓堂的事不怎么了解,但也知道百晓堂令牌遗失的事。据说被前任堂主的孙子盗走卖了,之后不知所踪。这么多年,百晓堂都没寻回这块玉牌,眼下安老板能找到这块玉牌,怕是不仅用了百晓堂的眼线,还用了她在西北的人脉。

    不过,过程都不重要了。

    手指把玩着玉牌,司笙勾了勾唇,“我的生日礼物,就是这个本来就归我的牌子?”

    “嗯,算你运气好,不然还赶不上……”安老板颇为无奈地笑着出声,旋即话锋一转,“我现在在阳州,刚跟林老爷子见了一面,用在你的店里找到的图纸,托他给你特别制作一根竹笛。不过制作周期会有点长,会晚一两个月到。就当你的生日礼物了。”

    安老板口中的‘林老爷子’,跟司笙也算是认识,一位性格傲娇的笛、萧制作匠人,据说还是国家级的笛萧演奏家,于国家音乐学院任职过教授……

    不过,司笙认识他时,他只是个开着小吃店、做得贼难吃还不准说的倔强老头儿。

    司笙不感兴趣道:“我就会吹个响儿,要那玩意儿做什么?”

    要是送她一二胡,还能对得起她压箱底的证书。

    “我跟他说,你日日练、夜夜练,就为了给他吹两个响儿,他才点头同意的。”

    “他信了?”

    “没信。”

    “……”

    安老板低低笑了一声,“他也手痒,最近收到一批好的竹子,想找个借口摆弄一下。你要不学,当玩具、摆件也行。”

    “老头儿会疯了去。”司笙嘟哝着,视线落到窗外的街道的夜景,忽的想到什么,把蓝牙耳机往耳里一塞,说,“对了,你再找他做一根。我有个朋友的母亲,是国家音乐团的。以前想找他制作一根竹笛,他不乐意。你说我卖个人情给他,再顺手做一根。”

    “是你的人情,还是百晓堂堂主的人情?”

    “我的吧。”

    百晓堂堂主这名号,听起来尤为中二,她可没脸往外说。

    “我一直觉得匪夷所思。你个二十几的年轻人,搁他们那儿,哪来这么多的人情可卖?”安老板口吻无奈,“偏偏他们还吃这套。”

    “毕竟,”司笙低声轻笑,张扬又肆意,一字一顿地出声,“整个大西北,我说了算。”

    “行吧,西北一霸。”

    安老板叹息,无法拒绝。

    不过,司笙这话,也并没有说错。偌大的西北,道上的人,都得看这位女侠的脸色行事。

    *

    德修斋,一楼。

    吃过饭,还聊了一阵的司裳和程悠然,相伴来到前台。

    程悠然道:“结账。”

    前台小姐望了她俩一眼,面上带着清浅笑容,嗓音软和又好听,“我们德修斋的规矩,既然是司小姐的朋友,这一顿就是免单的。”</div>