红叶书斋 > 都市小说 > 今天三爷给夫人撑腰了吗 > 正文 第64章 司笙改行送快递【一更】
    今年封城的冬天异常寒冷,北风凛冽,如刀子般剜过脸颊,干燥又生疼。

    程悠然呼出口冷气,转眼见其被冰冻成白雾、随风扯散,她往上一扯围巾,又把墨镜给戴上,一偏头,正巧见到司裳和司炳离开的背影。

    被墨镜片挡住的眉头,轻轻皱起,旋即又缓缓松开。

    本以为司裳就是普通的名媛小姐,没想竟然跟德修斋有隐藏的关系。

    至于那个司炳……

    眸光轻微闪烁,程悠然望着二人消失在视野,唇角抿成一条线。

    手机在包里震动,程悠然一边往停车场方向走,一边将手机拿出来。

    扫了眼【乔一林】的备注,程悠然眉目一紧,接听电话。

    “一林。”

    微低下头,程悠然压低声音,稍稍加快脚步。

    “悠然,吃饭了吗?”乔一林的声音极其轻松。

    “嗯。”

    轻轻一个字,有着些微冷淡。

    听出程悠然语气不对劲,乔一林微微一顿,故作欢脱地问:“怎么了?是不是我不能出来,你不高兴呀。”

    “没有。”程悠然放缓口吻,声音变得温柔起来,“你有好好吃饭吗,没有跟家里闹吧?”

    “没有没有,”乔一林连忙道,“家里的事,我尽快会处理好的,你放心吧。”

    程悠然轻笑一声,肯定地说:“嗯,相信你。”

    声音是愉悦、笃定的,然而,墨镜下那双漂亮的眼睛,却不见丝毫笑意,满是沉重、飘忽、冷漠。

    握住手机的力道,亦在不经意间,缓缓收紧,手指被冷风吹得苍白。

    不知乔家从何得知乔一林跟她交往之事的。

    乔家父母横插一脚,禁止他们俩交往,乔一林不乐意,就将乔一林骗回家后进行‘软禁’。自她上次同乔一林吃过饭后,到如今都没再见过乔一林。

    在她的计划里,‘搞定乔家’是最重要的一环,为此她得事先做不少准备。

    眼下这一出,将她的计划完全打乱不说,还将她陷入尴尬境地,对此事完全没有插手余地……

    程悠然咬了下舌尖,让自己冷静下来。

    只能走一步看一步了。

    *

    “三爷,司小姐不在家。刚刚回我消息,说在外面吃了。”

    陈非刚从门口进来,就举着手机冲凌西泽转告道。

    拿着书走出书房,凌西泽微微拧眉,旋即颔首,“嗯。”

    “我去把饭菜端出来。”

    “等等。”

    凌西泽叫住说完就往厨房跑的陈非。

    陈非赶紧止步,抬眼望向凌西泽时,赫然见他举起一本熟悉的漫画书——《死亡传说》。

    凌西泽问:“后续在哪儿?”

    “被鲁爷爷拿去别墅看了……”

    陈非说到一半意识到什么,险些咬到自己舌头,下一秒,他愕然睁大眼睛。

    三爷在看Zero的《死亡传说》?!

    陈非有种‘次元壁被打破’的惊悚感。

    “你明天带过来。”

    “好……”出声时有点飘忽,陈非一顿,舔了舔唇,狗腿地上前几步,眨着兴奋的眼睛,小心翼翼地问,“三爷。要不,我待会儿跑一趟,把书给拿过来?”

    激动雀跃的心情难以自制,这比“卖安利成功”还要强烈千万遍。

    陈非估摸着,他在将书完好给凌西泽之前,一刻都安宁不下来。

    稍作犹豫,凌西泽眼角余光落在手中的漫画书上,想到结尾的情节,最终点点头,同意了。

    “好嘞!”

    陈非欢喜地应一声。

    转身,他一路小跑去厨房。

    在进门的那刻,心情飘忽到顶点,他忍不住跳起来,用手一拍门框上的墙,落地后意识到自己举止太没轻没重,轻吐了一下舌头,偷偷望了眼凌西泽没有不悦的神态后,才放心跑进厨房。

    见他欢脱得像猴子一样儿,凌西泽一瞬勾了勾唇,随后低眸,又将手中漫画书快速翻了一遍。

    这画风……

    确实熟悉。

    不过,听说作者是个抠脚大汉?

    念头一闪而过,凌西泽隔着衬衣摸了摸左手手肘,眯缝了下眼,走向餐厅。

    *

    客厅里灯火通明,却一片静谧。

    独坐在摇椅上翻书的凌西泽,被门外连续的动静吸引了注意。

    物品接连落地,哐当作响,络绎不绝。

    ?

    搬家动静都没这么大。

    又一波哐当声响起时,凌西泽忍无可忍丢下书,起身大步走向玄关,手指一抓门把手,往下一拧——

    “嘭!”

    包裹斜着扔进门,正好砸到他的拖鞋上,砸得他额角神经一抽。

    凌西泽的脸色,一点一点,以肉眼可见的速度沉下来。

    门外,用快递将门口堆积成小山的司笙,在听到开门动静后,偏头看过来。

    微微一愣,司笙淡定伸出右脚,用脚尖把扔门里的包裹勾出来,踢到一堆包裹旁,随口问:“要出门?”

    凌西泽面无表情地问:“看看邻居在折腾什么。现在改行收快递了?”

    司笙:“……”

    她怎么又惹他了?

    右边眉梢往上一扬,司笙手肘撑在门框上,从善如流地冲他笑问:“怎么,你要寄快递?”

    “打折吗?”

    “十二折吧。”

    “……”

    “……”

    两人无言对视,几秒后,心叹一声幼稚,默契地移开视线。

    半晌,凌西泽问:“还有多少包裹?”

    将手中最后一个扔到包裹堆里,司笙拍了拍手,“都在这儿了。”

    “买的什么?”

    司笙扫了一圈,口吻有着淡淡的无奈,“不知道,别人送的生日礼物。”

    ?

    她要求每个人都送十个以上的生日礼物吗?

    凌西泽:“……”

    不知为何,联想到对她这几年的私交一无所知,凌西泽有点不爽。

    视线掠过她那堆积成山的快递,凌西泽想再说几句‘风凉话’,却听到电梯门一开,有急促的脚步声靠近。

    二人都听到动静,双双抬头看去,只见陈非如一阵风似的跑来,手里捧着大摞的书。

    在瞥见陈非的那刻,凌西泽立即蹙起眉——

    他有一种不祥的预感。

    果真,下一刻,他就听到陈非咋呼的声音,“三爷,我把《死亡传说》全套都拿过来了!”</div>