红叶书斋 > 都市小说 > 今天三爷给夫人撑腰了吗 > 正文 第65章 给儿媳授课,免费【二更】
    “三爷,我把《死亡传说》全套都拿过来了!”

    回应陈非欣喜若狂声音的,是司笙和凌西泽不约而同地沉默。

    凌西泽一顿,迟疑地看向司笙,却意外的,只在司笙眼里看到一丝惊讶,全无奚落、调笑之色。

    微歪了下头,司笙扫向陈非手中的全套书,唇角勾起浅浅笑容,朝凌西泽一挑眉,“您也看漫画呢?”

    “……”

    凌西泽嘴角微抽。

    “是啊,三爷他——”

    陈非忙着附和,但话到一半,冷不丁感觉到一股杀气直戳心窝。

    背脊阵阵寒意,他打了个哆嗦。

    眼眸转了转,陈非面上笑容有一瞬僵硬,然后话锋一转,“司小姐,这些快递都是你的?”

    “嗯。”

    陈非一怔,惊讶道:“全都堆在门口,你怎么进门啊?”

    “……”

    看着被挡得密不透风的道路,司笙一时没有调侃凌西泽的心思,陷入了难言的沉默。

    “想笑就笑吧。”斜眼觎见凌西泽唇角的笑意,司笙只手抱臂,不紧不慢地说,“我不像某些人,爱记隔夜仇。”

    这种拐弯抹角的讽刺,顺利让凌西泽那点笑意消失。

    “书给我,”凌西泽朝陈非伸出手,“你把她的快递搬进去。”

    “好。”

    陈非双手将书递过去,爽快应声。

    将包裹送上楼,司笙走了好几趟,此刻确实不想再搬来搬去的,便接受了他们这份好意。

    她也没客气,拍了拍凌西泽的肩膀,示意他让开。

    凌西泽无语地一侧身,她便大步走进玄关。换好鞋,她径直奔向饮水机,轻车熟路地给自己倒了两杯水,全喝了。

    “冰箱里有水果,茶几上有零食。”

    慢后几步进客厅,凌西泽看着她,淡淡地提醒道。

    “哦。”

    放下水杯,司笙预备往厨房走时,又一顿,问他:“水果洗了?”

    凌西泽:“……”

    惯得她!

    *

    一刻钟后,凌西泽端着洗好的水果出来,见到坐在沙发上吃坚果的司笙,眉宇笼着的情绪难以言明。

    他看上她什么来着?

    衬衫布料摩擦着胳膊肘的皮肤,刺激到伤口,带来些微的刺痛。

    凌西泽掩去情绪,把果盘推她跟前。

    递过去一包芒果干,司笙微扬起下巴,问:“你妈没改行吧?”

    “怎么?”

    司笙将切好的苹果送到嘴里,咬了一口后,漫不经心道:“问问。”

    “没有,不过重点在学校教书。”

    “升教授了吗?”

    “嗯。”

    “哦。”

    司笙若有所思地点头。

    那,她用人情换的竹笛,应该不至于积灰。

    凌西泽狐疑地问:“你在揣摩什么?”

    他就跟司笙提及过陆沁的职业,甚至都没来得及引荐她们俩见面。

    好端端的,她提及陆沁做什么?

    往后一靠,司笙跟没骨头似的窝在沙发里,手肘往沙发上一搭,问:“你觉得你妈开课外辅导班的可能性,有多高?”

    “看给谁开了。”

    “嗯?”

    在一旁坐下,凌西泽别有深意地看她一眼,慢悠悠道:“给亲朋好友开的话,几率不低。其他人,没戏。”

    当然,若是给儿媳开的话,几率百分百。不仅免费,还能保证服务到位。

    司笙适当流露出些许遗憾之色,“那没法了。”

    “你想学?”

    手指一摸下巴,司笙思忖片刻,问:“你觉得我学会《行云流水》的可能性高吗?”

    凌西泽稀罕地打量她,“你是真心发问,还是随便问问?”

    “……算了,给我块苹果。”司笙眉眼一耷,识趣地转移话题。

    凌西泽用牙签戳了一块苹果,自然而然地递给她。

    司笙干脆用苹果堵住了嘴,免得自取其辱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“司小姐,包裹都拆了,东西都放在餐桌和茶几上。”

    拆包裹、扔垃圾,折腾半个小时,陈非累得汗流浃背。

    司笙一偏头,“谢了。”

    “不用不用,”陈非连忙摆手,继而眉目添了几分恭敬,识趣地朝凌西泽道,“三爷,时间有点晚,我先回去了。”

    “嗯。”

    得到凌西泽的同意,陈非连门都没有进,就逃似的关门离开了。

    拍拍手,司笙准备起身时,倏地一顿,眼眸微动,“你要不要去看看,有什么喜欢的,随便拿。”

    “当做我的生日礼物?”

    对她的套路烂熟于心,凌西泽问得波澜不惊,内心懒得有丝毫波动。

    司笙理所当然道:“都是‘礼物’,没差的。”

    “门都没有。”冷冷说着,凌西泽特地看了眼腕表,一字一顿地提醒,“过完明天,就是下个月了。”

    一枚硬币在指间翻转,手指动作灵活,司笙歪头看他,用商量的口吻道:“要不,开扇窗?”

    她狭长的眼微微弯起,瞳仁清澈明亮,如一汪水,波光潋滟,倒映着他的身影。

    徒然被这样的眼睛扫到,凌西泽一时恍神,嗓子眼有些发紧,喉结不受控地滚动两圈。

    他嗓音微压低,“撒娇也没用。”

    谁撒娇了?

    挑眉递了他个威胁的眼神,司笙微眯起眼,“说话注意点儿啊。”

    一顿,凌西泽找补了一句,“商量更没得说。”

    “啧。”

    司笙站起身。

    下一刻,一只手伸到凌西泽跟前。

    手握成拳,手心向下,松开,五根纤长的手指缓缓张开,先前把玩的那枚硬币,消失得无影无踪。

    旋即,手掌往上一翻,手腕微抖,手指虚拢打了个响指。

    一枚硬币赫然出现在指间。

    凌西泽被这手法看得一愣,抬眼,见司笙轻轻翘起唇,好整以暇地看他。

    琢磨了下,他问:“练了多久?”

    “……”

    这种人,真是一点儿劲都没有。

    扫兴。

    将硬币扔给他,司笙侧身去拿搭沙发背上的外套,因穿着九分袖,伸手时衣袖往后一滑,露出皮肤上一点青色的纹路。

    手心的硬币还留有余温,凌西泽紧紧攥着,下意识开口,“你的纹身……”

    “嗯?”

    外套往胳膊肘上一搭,司笙疑惑地看过来。

    稍作沉吟,凌西泽思绪复杂,抬眼时眸色浮动,明暗交织,他问:“对象换成谁,都会纹吗?”</div>