红叶书斋 > 都市小说 > 今天三爷给夫人撑腰了吗 > 正文 第67章 一个人情,以后要还的
    “二少,这么早就出来营业啊?”

    声音裹着调侃和趣味,对那份幸灾乐祸没有一点遮掩,非常直爽不做作。

    借着街道上昏黄黯淡的路灯,入眼的是熟悉感直冲天灵盖的军大衣,随后,是司笙那张纵然不施粉黛、也依旧美艳绝伦的脸。

    头发在清晨寒风里散乱飘扬,她微弯起眉眼,唇角勾着,似笑非笑地视线打下来。

    “你——”

    猛地往后一弹,乔一林想起身,可因挨着墙,后背猛地撞上墙面,不仅没起来,还疼得他龇牙咧嘴的。

    司笙的视线瞜他一眼。

    染白的杂毛乱糟糟的,脸上几处淤青,在因娇生惯养的白皙皮肤上,格外显眼。外套被撕破几个口子,滚了一身的泥,一脚踩着运动鞋,一脚踩着薄薄的黑色袜。

    这架势,混入‘乞丐’‘流浪汉’队伍,不带一点违和感。

    “喏。”

    随手捞了俩小袋子,司笙将其扔给乔一林。

    乔一林回过神时,东西已经到怀里了。

    “你干嘛?”

    看清楚是早餐而非炸弹后,乔一林果敢地抬起下巴,愤怒地冲司笙瞪过去。

    满满都是防备。

    他打死想不到,沦落到这般狼狈田地时,竟然被司笙给撞见了!

    司笙哂笑,“不是改行乞讨了吗?”

    抓着怀里的袋子,乔一林忍着浑身疼痛,猛地弹起来,愤怒地冲司笙叫嚣:“你才乞讨!你全家都乞讨!”

    险些被他喷一脸口水,司笙轻轻皱眉,冷冷问:“要不,还我?”

    “还就——”

    “咕咕——”

    胃不合时宜地叫唤几声。

    “……”

    席卷而来的饥饿感,让骄傲的乔二公子,低下了高贵的头颅,把气势汹汹的话强行逼了回去。

    因被‘软禁在家’,他闹过一番后,又绝食了两日,饿得浑身难受。

    刚一溜出来,他就直奔夜宵店。结果一到门口撞上俩醉汉,他先骂了几句,把人惹毛了,他们俩就把他给‘殴’了。

    还抢了他的手机和钱包。

    他转悠半天想去附近警局,结果,不仅没有找到警局,还绕到这种巷子里来,直接迷了路。

    现在能跟司笙‘吵吵’,靠得完全是毅力和对司笙的成见。

    识时务者为俊杰,他不跟司笙计较。

    早餐还是滚烫的,乔一林犹豫两秒,嗅到香味,实在是按捺不住,拿出糖饼咬了口,一边鼓着腮帮子一边瞪着眼睛冲司笙问:“警局在哪儿?我要报警。”

    眉一蹙,司笙视线凉飕飕地剜他一眼,嗓音在风里泛着冷,“你跟谁说话呢?”

    “……”

    不就是你嘛?

    乔一林懵了懵,在咽完嘴里食物后,情商终于上线,他似乎get到什么,犹犹豫豫地补充两个字,“请问?”

    “不知道。”司笙答得言简意赅。

    乔一林没好气地道:“你不会查吗?”

    司笙没说话,眯眼看他,眼神很冷。

    被凉风一吹,乔一林打了个冷颤,缩了缩脖子,换了种语气,弱弱地说:“你可以查一下。”

    将视线收回,司笙空出一只手,掏出手机摆弄了两下,然后把手机扔给乔一林。

    乔一林伸手接过,还想着她这点事都不会,结果低头一看,却见到通话界面,备注正巧是【程悠然】。

    早就将司笙电话删了的程悠然,强忍着暴脾气,在凛冽的清晨里接通了陌生电话,结果意外的,却发现是自己的小男友打来的。

    原本的那点睡意,被清扫而空。

    乔一林跟程悠然说了下情况,又讲明地点,挂断电话将手机还回去时,偷偷地掀起眼睑,打量了静静等待的司笙两眼。

    对司笙的不满和意见,因为这一通电话,消散不少。

    “谢——”

    奇迹般的,乔一林想主动道谢。

    结果,却被司笙轻描淡写地打断——

    “二少应该不是以怨报德的人吧?”

    话被憋回去,乔一林张了张口,舌头都不利索了,“干、干嘛?”

    手机转了一圈,被扔到兜里,司笙不紧不慢地说:“滴水之恩,涌泉相报。欠一个人情,以后要还的。”

    “我……你……”

    这还带明码标价的?

    不对,这都狮子大开口了好吧?!

    过度惊愕之下,乔一林睁大眼睛,不知该说什么好。

    等他回过神时,司笙已经转身离开,留给他一个高冷又臃肿的俗气背影。

    俗!

    俗不可耐!

    乔一林暗自磨牙,先前对司笙那点感激和愧疚消散无踪,而被压下去的成见,则是以几何倍数急骤增长。

    这女人,就这样了!

    *

    回到水云间时,天色刚蒙蒙亮,寂静一夜的城市也渐渐活络起来。

    司笙提着还热乎的早餐出电梯,一眼就看到捧着手机在外面等待的陈非。

    “司小姐!”

    一见到司笙,陈非便眉开眼笑的,连忙迎上来。

    司笙愣了愣,“一直等着?”

    “嘿嘿。”

    陈非挠了挠头,只是笑,笑得阳光明媚的。

    他赶来做早餐的路上,收到司笙的消息,说是在外买了早餐,顺带给他们也带了一份,让他不用做早餐了。

    这事,在陈非看来,非同小可。

    于是一到水云间,就杵在电梯口等着。若非司笙让他在家等消息、走的又是地下停车场,他都想在楼下等候了。

    挑出一杯豆浆和一屉小笼包,司笙将剩余的全都递给了陈非。

    “这、这么多?”

    感觉到手中的重物感,陈非惊讶地问。

    司笙道:“不知道你们喜欢吃什么,都买了点儿。”

    “……哦。”

    陈非懵懵懂懂地应声。

    一直目送司笙进门后,陈非杵在原地,对着手中的袋子百般琢磨:这分量,够七八个人吃了吧?

    就是……

    不知道三爷吃不吃这些。

    *

    一刻钟后。

    穿戴整齐的凌西泽一出卧室,就注意到摆满整桌的早餐。

    各式各样,满目琳琅。

    一眼望到头的‘廉价感’。

    厨房的灯亮着,陈非正在厨房里忙活。

    “三爷。”

    敏锐察觉到凌西泽的气息,陈非端着一碗刚煮好的粥走出来。

    凌西泽轻拧眉头,嗓音低沉,略带怒意,“怎么回事?”</div>