红叶书斋 > 都市小说 > 今天三爷给夫人撑腰了吗 > 正文 第70章 祝你爱能所得,一生幸福
    那是个精致到头发丝儿的女人。

    精心打扮的造型,除了着装、发型,连指甲都是现做的。最美的妆容,最美的服装,最美的自己,显然为这场赴约做足了准备。

    严控到举止,连浅浅微笑,都保持在完美的弧度。

    间或的僵硬,来自于紧张和重视,但一举一动的优雅教养,也是显而易见的。

    一个眼神,一个笑容,满满的全是倾慕与爱恋,只是适可而止,并不过分,不会引起对方的不适。

    视野里的西餐厅,张灯结彩,处处亮堂,客人们褪下厚重的外套、衣着单薄,在店内相谈甚欢,喜气洋洋。

    一阵寒风吹过,卷着细碎的雪花砸入视野,迎面掀来,落到脸上转瞬融化,带来凉飕飕的触感。

    “美女,要进来吗?”

    站在店门的服务员,洋溢着热情璀璨的笑容,招呼着静站在玻璃窗外的司笙。

    “不用了。”

    头一偏,司笙唇角轻轻弯起,将墨镜重新戴上。

    帽檐往下压了压,她将手抄在兜里,迎着突如其来的风雪,渐渐走远。

    *

    温暖的室内。

    “凌总,我就问一句。”

    女人放下刀叉,出汗的手心微微合拢,她抬眸,认真而谨慎地盯着对面仿若戴上面具、不露丝毫情绪的男人。

    她问:“我有没有机会?”

    暗中倾慕多年,难得能在相亲时遇见,她终于鼓足勇气。

    刀叉落入盘中,发出轻微的碰撞声响。

    凌西泽掀起眼睑,视线落过来,平静而礼貌地说:“抱歉。”

    从落座起笼罩于身的冷漠和阴郁,不知不觉地淡了一些。

    “没事,你能赏脸过来,也是我的荣幸。”

    女人得体地笑了笑,似是不意外,反而像是松了口气。

    执念多年,只想要个结果,若有希望那莫过于恩赐,可若到此为止,也算是给自己一个交代。

    凌西泽意外地看她一眼。

    对上他的目光,女人一怔,一时不知该欣慰还是自嘲——

    直到现在,他才算正眼看她。

    少顷,女人轻吐一口气,方才的拘谨和小心翼翼消失,举止间多了几分从容。

    重新拿起刀叉,女人动作却又一顿,眼带好奇地望向对面的男人,心想‘死也要死个明白’,索性出声询问:“听说你一直单身,是没找到合适的,还是心有所属?”

    稍作停顿,凌西泽唇线一瞬绷紧。

    气氛转眼就凝固了,连呼吸都带着冰渣似的,女人难免有些后悔。

    这时,凌西泽却一字一顿地道:“心有所属。”

    “这样啊,那她……”

    女人惊了惊,一时不知该如何言语。

    她以为,凌西泽若是单身,原因绝对是前者。

    不然,以他的身份、能力、样貌……有怎样的人是得不到的?

    只有别人追求他的份儿。

    然而感情这问题,总归是说不清的。

    半晌,她缓过神来,笑着说:“她肯定很好吧。”

    眼睑微垂,旋即抬起,余光瞥见玻璃窗外的漫天飞雪。

    凌西泽脑海里闪过高架桥前那抹身影,随即又是广场里站在人群中最耀眼的身影……可到最后,却是时隔五年、画面重叠的那道告别前摆手的背影。

    她永远走得那么干脆。

    一转身,一摆手,就好像再也不见。

    他听到自己的声音,“脾气又臭又硬,算不上好。”

    没料到会是这样的答案,女人惊讶地眨了眨眼。

    脾气又臭又硬?

    这……

    旋即,她看到男人唇角轻勾,眉目间的阴沉、冷漠、寡淡荡然无存,眼神渐渐在灯光里变得温和柔软。

    他说:“不过,在我遇见的人里,只有她,无可取代。”

    不会再有那样一段时光,满是她那一年青春张扬时的模样,最是年少轻狂时,最行江湖侠义事。

    不会再有那样一个女人,带着她的刀光剑影闯入他的世界,一见倾心,成就他所有心愿与未来。

    她独一无二。

    五年来,他遇到过很多人,没有一个像她,哪怕一分一毫。更,无人能取代。

    噗通噗通。

    女人似乎听到她的心跳声,一声一声的响彻,一下一下地撞击,仿佛要突破胸腔跳出来。

    刚平息下来的悸动,在这一瞬,似是又死灰复燃了般。

    只是很快的,理智和现实,让她将其强行压制下来。

    尔后,所有的诧异、不甘,全然化作释然。

    她输得不亏。

    人这一辈子,究竟何其有幸,才会遇到这样一个“无可取代”呢?

    女人半感慨半艳羡地说:“真好。”

    下一刻,她举起红酒杯,唇角弯了弯,笑得轻松又真诚。

    “新的一年,祝你们能终成眷属,携手百年。”

    祝她爱慕多年之人,爱能所得,一生幸福。

    愿她自此番相亲后,放下心结,迎接未来。

    *

    夜幕更深了,飘落的雪花,大团大团的,像是漫天棉花。

    告别相亲对象,凌西泽让司机先行离开,徒自走在满是喜庆气氛的街道上。

    来往的行人,街道上的灯光,光秃枝丫的彩灯,沿街装饰的店面……无一不在提醒着人们,这是今年公历的最后一晚,新年的气氛弥漫在街头巷尾的每个角落。

    “嘿!”

    恍惚间,凌西泽在嘈杂的人声里,似是听到熟悉的声音。

    有过短暂的恍然,那短促的声响,如同幻觉。

    他抬眼寻觅时,仅一眼,就见到站在人群里,只手提着袋子,只手揣在兜里,朝这边扬眉浅笑的身影。

    她身后的店铺有袅袅白烟,身前隔着重重人影,可一切都阻挡不了她的存在。

    抬眸见到她的那一刻,眼帘里便只有她的身影。摘下墨镜后的脸,落在明暗交织的光里,笼着一层浅浅的光晕,笑容明媚,姿色倾城。

    人间烟火,万家灯火。

    一瞬,全都恢复了光彩,有了明艳的颜色。

    风声入耳,隔着多年,仿佛听到她分手时的话语——

    “这不过是一段时光,于你的人生,微不足道。”

    在他的生命长河里,这确实不过是一段时光。

    短暂的几个月,相较他几十年的人生而言,微不足道。

    然而,仅以这段时光,就足以让他二十余年的岁月与记忆,黯然失色。

    没有什么能比得上跟她在一起的时光。

    手掌覆上左手小手臂,隔着布料,似乎能感觉到未愈合伤口的刺痛。

    凌西泽望着前方站着的那抹身影,冷漠紧绷的唇角,一点点地往上翘起,蔓延开来的笑意,仿若能融化这一场辞旧迎新的大雪。

    蓦地想起在德修斋那日,应付她时的随口胡诌——

    “积德行善,方可心想事成。”

    倘若多做好事、一心向善,即可心想事成,他不介意做一辈子善事。

    而他所有的心愿,不过是她能在身边,一生安好。

    他抬腿,走向她。</div>