红叶书斋 > 都市小说 > 今天三爷给夫人撑腰了吗 > 正文 第71章 久别重逢,一起跨年庆祝
    短暂的距离,一步一步缩短,最终越过所有障碍,站在她跟前。

    凌西泽垂下眼帘,见她勾唇轻笑,见她眼底星光,见她的生动与真切,嘴角微微弯了弯。

    所有坏的情绪,转瞬间,荡然无存。

    “没成吗?”

    将凌乱的发丝拨到耳后,司笙随口问了一句。

    凌西泽嗯了一声,“没成。”

    “没成还挺高兴的,你是有多缺心眼。”司笙斜睨着他,挑眉问,“怎么,眼光这么高?”

    凌西泽眸光微闪。

    也不知是谁拉高了他的眼光。

    虽是如此想着,可话到嘴边,却是:“对方瞧不上。”

    “……”

    微微一愣,司笙想到那女人倾慕爱恋的眼神,又看着他一本正经的模样,心下微微惊讶:这人满嘴跑火车的时候,是怎么做到这般镇定的?

    心如明镜,却也没揭穿他,司笙点点头,“哦,下次努力。”

    “小姑娘,你的糖炒栗子!”

    一旁的店里,老板探出头来,朝司笙招手。

    “哎。”

    司笙一应声,往旁走了两步,随手把包装好的糖炒栗子接过来。

    她道了声谢,老板冲她摆了摆手,转身时送她一个爽朗友好的笑容。

    往回刚走一步,司笙就顺手把糖炒栗子递给凌西泽,问:“吃吗?这家纯手工炒的,二三十年的手艺。”

    凌西泽一怔,旋即轻笑,把袋子接了过去,“不吃有点亏。”

    一耸肩,司笙拿出一个刚烤好的玉米,把袋子挑开露出一截,咬了一口玉米粒。

    又甜又香。

    眼睑一掀,就见凌西泽正静静地看过来,她垂眼一看玉米,道:“我就买了一个……掰你一截?”

    “行。”

    凌西泽点头。

    本是客气一句的司笙,被他的直爽给噎住片刻,顿了顿,想到多日在他家蹭吃蹭喝的经历,心里叹息,嘟囔了一句,“你还真不挑食。”

    话音刚落,她就将玉米掰成两半,将袋子裹着的那一半递给他。

    凌西泽接过时,顺手将两粒剥好的板栗仁给她,她收了,带着温度的板栗仁送到嘴里,暖糯香甜,热乎乎的,张口就能冒热气。

    见她吃得香,凌西泽轻轻一笑。

    将两根玉米须扯下来,司笙斜乜着他,“没直接回去?”

    “嗯。”凌西泽将塑料袋扯下来,抓住一小截玉米,说,“散步。”

    他咬了口玉米粒,裹着烤出来的特殊香味,最外一层有点焦,但里面香甜清爽,分外好吃。

    司笙提议,“那走走吧?”

    “嗯。”

    提着那一袋糖炒栗子,凌西泽走在司笙身侧。

    附近有一条江,越往那边走,江风就越大,席卷而来的凉风和雪花,能把人拍成半根冰棍儿。

    索性今晚跨年,往来的行人众多,大家都加入‘冰棍儿’行列,靠热情和喜悦驱逐着严寒,冷得牙齿打颤还能兴奋地撑着。

    司笙咬着转眼变凉的玉米,慢条斯理地开了口,“诶,你昨晚那个问题,我仔细想过了。”

    略微诧异地偏头看她,凌西泽微拧眉心,不动声色地接过话,“想到什么了?”

    脚步微顿,司笙侧过身来,有风吹散她的发丝,丝丝缕缕横在她眼前,遮了她的容颜,乱了她的眉目。

    她说:“你的问题挺无聊的,打一开始,就没有任何意义。”

    凌西泽眯缝了下眼。

    “没有你,那一年,我也不是也没遇上别人?”司笙笑着问。

    回过身,发丝被吹到她身后,似瀑布般翻腾飞舞,她眯眼看着前方,人群、飞雪、长街、霓虹灯……样样入目,皆成景色。

    凌西泽站在她斜后,脑海里是她笑时的模样,耳边是她方才的话语,眼前则是她乱飞的发丝。

    风中肆意的墨发,只要一伸手,就能触摸到。

    “换做是别人,或许比你好,或许比你差,但是——”话音一顿,司笙手指拂过秀发,偏头看来,坦然而洒脱,“这种充满无数设想的可能,本身就没有意义,不是吗?”

    目光平静地盯着她,凌西泽压着眼里的惊涛骇浪,冷静而从容地问:“之后呢?”

    似是没明白他的意思,司笙疑惑地凝眉,“什么?”

    凌西泽望着她明亮的眼眸,一字一顿地问:“从那以后,你遇到过让你想纹身的人吗?”

    微顿,司笙仔细想了想,坦白道:“很遗憾,没有。”

    从头到尾,凌西泽的面色都波澜不惊,平静自若的语调,仿佛不掺杂任何情绪,就像是普通闲聊。

    只有他知道,直至听到‘没有’二字时,悬空的一颗心才稳稳落地。

    地面是土壤和养分,转瞬即可生根发芽,安稳又安宁。

    “不过,”司笙又说,声音轻飘飘的,却很直接,“那都过去了。”

    过去了。

    处在五年后的他们,早该脱身出来,不被过去所困。

    她可以不管司机是否辞职;凌西泽搬到隔壁是否巧合;鲁管家和陈非的好意是否他人授意……

    但,话要说清楚。

    不是太直接,可凌西泽应该能听懂。

    视线罩在她身上,笼着她的全部身形,凌西泽沉默半晌,最终微微颔首,“嗯。”

    他懂她的意思。

    不过——

    谁说他一定能‘听懂’的?

    他有的是时间,陪她慢慢熬。

    五年的空档,她都没再找到称心的人,往后他有更多的时间。

    五年、十年、三十年……

    只要她在眼前,多久都行。

    而,得到凌西泽肯定回应的司笙,并未多想,心里松了口气,眉目释然。

    她一回首,“你回吗?”

    凌西泽不答反问,“你呢?”

    “零点江边有烟火,我打算守着看。”玉米递到嘴边,司笙咬了一口。

    凌西泽云淡风轻地道:“那一起吧。”

    司笙抬眸看他。

    好整以暇地回视她,凌西泽慢条斯理地说:“久别重逢,我们俩没吵没闹,一起跨年庆祝。”

    司笙讶然挑眉,“这也能算理由?”

    “临时想的。”

    凌西泽随口敷衍。

    这理由倒是让司笙不作他想,笑了笑,点头道:“行吧,反正遇到了。”

    两个人跨年,总归要热闹一些。

    毕竟,茫茫人海,她没有遇见别人,好巧不巧的,碰见的正好是他——

    也算一种奇妙的缘分吧。</div>