红叶书斋 > 都市小说 > 今天三爷给夫人撑腰了吗 > 正文 第73章 司裳新漫画,废土题材
    “你是有什么想不开的吗?”

    当即,司笙一个眼刀剜了过去。

    漏来的风吹起额前碎发,凌西泽不紧不慢补充道:“大半夜蹲这儿看烟花,受冷挨冻,你没这个情趣。”

    被他一戳破,司笙扬了扬眉。

    她也颇为无奈,“有人让我蹲守着烟花,不知道在搞什么鬼。”

    “什么人?”

    凌西泽眯眼,眸底闪过一抹锐利的光。

    停顿了下,司笙思考着如何介绍,没想个所以然来。末了,敷衍地回答他:“一朋友。”

    眸色微动,凌西泽忍住直接问的冲动,移开视线,漫不经意地开口,“那人呢?”

    “不知道,没问。”

    司笙懒懒答着,伸出一条笔直的长腿横在前方,然后掏出手机,一瞥时间。

    还差十多分钟。

    她有一搭没一搭地同凌西泽聊着天,在接下来的时间里,把纸袋里冷掉的糖炒栗子,都给解决干净了。

    凌西泽想起身去扔垃圾,手臂衣服布料倏地被司笙一抓,他回身时,手中的袋子已经被扯走。

    下一刻,就见司笙手一抬,袋子被往上一抛。

    一到流畅的抛物线,滑落到垃圾桶里。

    而司笙压根没看,袋子落下的那刻,她就站起身来,一偏头,同凌西泽催促道,“到点了,走。”

    视线在垃圾桶上停留两秒,凌西泽意味深长地收回视线,然后起身跟在她身后。

    一前一后。

    刚一出巷口,就听到远处的喧哗声,二人微微抬头,见夜空升起一道道的光点,在顶端时轰然炸开。

    姹紫嫣红的烟花,一束束地拥簇在一起,漫天炸开,绚丽多姿,又转瞬即逝。

    风吹着,迷了眼。凌西泽微偏着头,视野里是司笙的侧脸,皮肤白皙细腻,镀上层虚幻朦胧的光边。色彩斑斓的光,忽明忽灭,照在眸里,映出流光溢彩。

    似是察觉到什么,漆黑的瞳仁微动,司笙倏地歪过头来。

    好巧不巧的,与他的视线相撞。

    她眼里有星辰大海,深不见底,又黑又亮,蕴藏着让人着魔的力量。

    凌西泽没移开目光,唇角轻轻一勾,神色自若,说:“新年快乐。”

    被风吹过的嗓音有着些微沙哑。

    “新年快乐。”

    司笙轻笑,洒脱又自然。

    绚烂的光彩里,她美得像一幅画卷,城市的夜景和灿烂的烟花,俨然成了她的陪衬。

    话落,手机铃声响起。

    她将手机翻出来时,凌西泽不动声色地瞥了眼备注——

    安老板。

    手指挑了接听,司笙不情不愿地把手机送到耳边,喂了一声。

    “新年快乐。看到了吗?”

    安老板的声音里一如既往地带有笑意。

    “嗯。”司笙抬眼望向远方,黑眸里映着一团团炸开的烟花,索然无味道,“除了花哨,它还有什么用——”

    话音,戛然而止。

    意识到什么,凌西泽朝江边夜空看去。

    这场烟花盛宴已到尾声,轰然间,诸多烟花齐齐冲向夜空,深浅、高度不一的亮光,在绽开的那一瞬,形成一个可见的图案。

    蒲公英。

    成熟的蒲公英,种子存留一半,另一半散开,一朵朵地散在宽广无际的夜空里,像是要飘向远方。

    百晓堂的标志:蒲公英。

    以一人之力,无法抗衡一切。

    所以,每个成员都是种子,在扎根之地,生根发芽,一个接一个,紧密相连,汇聚成网。

    他们平凡寻常;

    他们无处不在。

    他们做过微不足道的小事,亦做过轰轰烈烈的大事。

    很多时候,一份完整的情报,许是有成百上千人出力。

    伴随着这盛开飘散的蒲公英,手机里传来安老板一字一顿的声音,“堂主,新年快乐。”

    微眯了下眼,旋即睁开,有笑意在荡漾,像映着日月星辰的湖面惊起动荡,连光都破碎成零星。

    “能耐啊,”司笙笑了笑,“都穷得揭不开锅了,还这么花钱,想破罐破摔了?”

    “我们没钱,但胜在人多。”安老板也笑,“靠群众的力量,一分没花。”

    “哦?”

    司笙略微惊讶。

    “场地靠的人情和面子,不费劲。连宣传都是免费的。”

    “烟花呢?”

    安老板不紧不慢地说:“湘城有个做烟花的老工匠,本来都退休了,听说你是新任堂主,二话不说就要送你一份大礼。烟花是他和他的徒弟们免费制作的。听说你以前帮过他一个大忙?”

    “……啊。”

    思考片刻,司笙后知后觉应了一声。

    视野里,最后一点烟花化为灰烬,弥散在夜空里,恢复成一片清冷、黑暗。

    方才耀眼炫丽的场景,仿若南柯梦里的幻觉。

    手机放回衣兜里,手指冷得骨头发疼。

    “凌西泽。”

    司笙侧过身,正好迎上凌西泽探究的视线,她笑,“你知道这烟花是谁做的吗?”

    “嗯?”

    凌西泽疑惑。

    司笙说:“我们那天蹲了一夜抓到罪犯,最后被洗清罪名的嫌疑人。”

    他俩等了一晚,成功抓到罪犯,人赃并获。也因此,洗清了当时一名烟花工匠的嫌疑。

    出乎意料的答案,让凌西泽微微一惊。

    他问:“这场烟火,是送你的?”

    笑眼看他,司笙懒散地接过话,“是送我们的,有你一份。”

    送我们的。

    有你一份。

    一股难言的情绪袭上心头,像是有什么在心口猛地一敲,惊起一阵浪涛,久久难以归于平静。

    像那一日——

    阳光透过云层透射下来,阴霾的云雾被拨开一角。

    他们俩做完笔录离开警局,熬了整夜疲惫不堪,她在冷风萧瑟的路边买了两份煎饼果子,其中一份扔给他。

    她说:“这一晚多亏你了,功劳就用早餐抵了啊。”

    轻描淡写。

    她从不吝啬属于她的荣耀,自然而然地把你拉为同类。

    “结束了,回吗?”

    一道声音拉回了凌西泽的思绪。

    司笙双手抄在衣兜里,一歪头,抬眼看过来,唇角轻轻上翘。

    下一刻,不待凌西泽多想,就下意识拔腿,跟上司笙的步伐。

    *

    某别墅内,二楼卧室。

    零点。

    司裳坐在椅子上,两只脚踩在上面,用一只手圈着,另一只手拿着亮起屏幕的手机。

    她一眨不眨地盯着电子闹钟,在数字跳到“00:00”那一瞬时,心都漏掉半拍。

    手指发抖地点击“发送”,把早就编辑好的内容发送给钟裕。

    然,十秒、三十秒、一分钟、三分钟、五分钟……

    时间一点点地过去。

    久久未等到回复。

    手机一直在震动,无数条问候的消息传来。

    心情从紧张、激动、迟疑、懊悔……一直到失望,司裳才退出对话框。

    这时,会话列表里,“CC漫画·编辑木木”的名字跳上来。

    她点开。

    【CC漫画·编辑木木】:UU小可爱,新年快乐。顺便求一发新构思。\(^o^)/~

    视线停顿半晌。

    鬼使神差的,司裳点开回复。

    【司裳】:新年快乐。

    【司裳】:木木姐,新构思开废土题材,你觉得怎么样?</div>