红叶书斋 > 都市小说 > 今天三爷给夫人撑腰了吗 > 正文 第77章 这二货看来是真没朋友【二更】
    茶几斜放着Ipad,正在播放纪录片。

    司笙拿着水杯回来,听到手机叮咚作响,望了眼纪录片,心不在焉地把手机掏出来。

    【陶乐乐】:司姐姐,Z神那个神秘的机关盒被打开了!公开教程的竟然是个中学生!

    【陶乐乐】:你看看。

    【陶乐乐】:好羡慕呀。

    【陶乐乐】:[图片]

    消息持续不断地发过来,司笙点开浏览后,见到她发的截图。

    账号:风眠WO。

    图片里的攻略,条理清晰,因拍照时漏了课桌和校服一角,所以网友一致认定他是中学生。

    司笙隐隐有点印象——

    好像是第一附中的?那是她高三转到封城时读的学校,说起来算校友了。

    没记错的话,这位‘校友’是让尚经理联系第一附中校长送的奖品,昨天放假,应该是今天才送到的……

    如果是利用课间休息解开的,那这小子应该有点天分。

    如此想着,司笙没太在意,回应了陶乐乐几句,遂继续观看纪录片,没想纪录片已经播放完了。

    点击退出视频,再一刷新,见到个熟悉ID的直播提醒。

    喝水动作一顿,司笙无言,寻思着沈江远这货怕是真闲出鸟来了,手指轻点屏幕,进了直播间。

    满屏的弹幕。

    【这二货看来是真没朋友,新的一年,才第二天,竟然直播玩消消乐。】

    【Rain神,你还记得你叱咤风云那些岁月吗?不要自甘堕落啊!】

    【膜拜大佬,玩个消消乐也能有百万人气。】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视频里除了游戏声响,就是点击鼠标的机械声。

    左下方的摄像头对准一只握鼠标的手,骨节分明,镀着薄薄一层光,泛着冷白,挺养眼的。

    操控游戏的人,高冷得一句话都不说。

    然而,就算如此,弹幕和打赏都没消停过。

    叹息一声,司笙拿起手机,拨通了沈江远的电话。

    少顷,Ipad里就响起悠扬的手机铃声。

    点击鼠标的声音终于停了,那只手移开,摸索到手机,接听。

    饮尽一杯水,司笙张口就问:“沈闺蜜,去逛街吗?”

    嘶了一声,沈江远清澈好听的声音里伴随着惊奇,从两个方向传来——

    “约会的那种,还是纯逛街?”

    【夭寿啦,万年单身狗竟然有人约!】

    【听听这语气,能不能有点直播时的高冷样儿?】

    【女的?嗅到狗粮的味道。】

    数不清的弹幕立即遍布整个直播间。

    挑着眉看着屏幕,司笙提醒道:“关直播。”

    沈江远“哦”了一声。

    下一刻,他整张脸就怼上了屏幕,眉飞色舞地跟上百万人炫耀:“有朋友找我去逛街,不播了。你们自个儿玩去吧!”

    【禽兽!】

    【听听,这是人话吗!】

    【去吧去吧,难得有个朋友,崽崽不容易。】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屏幕一暗。

    司笙说:“纯逛。”

    椅子被推出一段距离,沈江远难以置信道:“不是,这么个美人儿邀请我,结果就纯逛?”

    “还不是怕你搁家里把自己闲死。”

    “那也没必要逛啊,你就不能带我去找找乐子?”

    司笙一扬眉,“我先前带你去找乐子,你之后不是死活不肯再去吗?”

    一听这话,沈江远险些原地跳起来,控诉道:“你那叫找乐子吗?那叫送死!司笙你讲良心,我当时都快抑郁了,结果你带我去做什么?蹦极!蹦极!没准备好就被你一把推下去了,我命都没了半条。”

    “后来你不是没抑郁了吗?”司笙毫不心虚。

    “……”

    沈江远无语凝噎。

    半晌,他问:“去哪儿逛?”

    司笙报了一商场的名字。

    “一个小时后到。”

    沈江远挂了电话。

    司笙收拾了下,出门时,想到什么,折回来,又把先前买的手表捎上了。

    *

    司笙刚出地铁口,就见到路边倚靠着车门的沈江远。

    拾掇了一番,又炫又酷,身高腿长,风吹乱他的碎发,俊脸惹眼,引得来往姑娘、大婶们频频侧目。

    连扛着扫帚路过的清洁阿姨都多看了他两眼。

    司笙走过去,“不是说约商场吗?”

    “你又没说你坐地铁过来……”沈江远咕哝了句,“捎你一段。”

    “给你的。”

    司笙把袋子扔过去。

    抬手将其捞过,沈江远狐疑地问:“什么?”

    “新年礼物。”

    看清楚手表牌子,沈江远匪夷所思,旋即假惺惺地说:“这怎么好意思……”

    拉副驾驶门的动作一顿,司笙故意看过来,“那怎么着,还我啊?”

    “做梦去!”

    沈江远得意一扬眉,拎着‘新年礼物’,眉开眼笑地坐进车里。

    手表,他不稀罕。

    加上‘新年礼物’,就不一样了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千篇一律的商场,千篇一律的人群。

    “要买衣服吗?”

    看在礼物的份上,沈江远做好打杂提包的准备。

    司笙道:“随便逛逛。”

    沈江远侧首,盯她片刻,拧眉说:“你这衣服,穿两年了吧?”

    “是么?”

    低头一瞥身上的大衣,司笙倒是疑惑起来。

    她问:“这你都记得?”

    “嗯。”沈江远一咧嘴,止不住想乐,“你穿这一身,一脚踹倒小孩儿雪人那一幕,让我至今记忆犹新。”

    嘲笑意味过于明显,司笙一个威胁的眼刀扔过去。

    沈江远却没打住,“你说说你,这么大人了,怎么就跟小孩儿过不去呢?”

    司笙没搭话。

    跟沈江远认识,是两年前的冬天。

    入冬第一场雪,大雪封城,得知易中正病情的司笙刚从医院出来,路过一公园,就撞见颓废得叼着草蹲路边看小孩儿堆雪人的沈江远。

    当时有小孩手不规矩,雪球好死不死地砸中她,她就……

    也怪那雪人堆得没技术含量,根基不稳,一碰就倒。

    后来,是沈江远跟她一起,重新把雪人堆好的。

    “你要不碰那雪人,就你长的那样儿,我保不齐就对你一见钟情了。”

    提及初见往事,沈江远扼腕叹息。

    司笙有种逃脱一劫的感慨,“万幸。”

    “……”

    沈江远无言以对,自尊心受到重创。

    陪逛了几家店,沈江远忽然察觉到异样,问:“你找我来陪逛,不会是想给凌西泽选礼物吧?”

    “啊。”

    感觉胸口被捅了两刀,沈江远嘴角微抽,“撒个谎不行?”

    “你心玻璃做的?”

    “……”沈江远叹了口气,只手揣兜里,“你上次说,他刚毕业那会儿,做什么的来着?”

    司笙慢悠悠往前走,懒散地答:“研究无人机。”

    “那你买个无人机呗。”

    “市场上能买到的无人机,他手里能没有——”

    话音戛然而止。

    下一瞬,司笙眼睫微垂,抬起时,眸里一片清明透亮。

    沈江远好奇地看过来,“什么?”

    司笙轻笑,“不买了,随便逛逛。”

    ?

    沈江远莫名其妙。

    *

    与此同时——

    “好的,我们现在在三楼,飞行体验馆是五楼——”

    一位举着云台、正在直播的青年,正准备上楼之际,瞥了眼手机,密密麻麻的弹幕让他一惊。

    定睛一看,懵了。

    【刚刚路过的不是Rain神吗?跟他在一起的女人是谁!】

    【美女!土拨鼠尖叫——我截图截糊了都被她美得舔屏!】

    【主播主播!左边!麻烦镜头往左边挪一下!】

    【我竟然在这里吃到了Rain神的瓜。】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青年莫名其妙地抓了抓头发。

    刚拍到谁了?</div>