红叶书斋 > 都市小说 > 今天三爷给夫人撑腰了吗 > 正文 第78章 我朋友不多,别搞事【一更】
    某高档住宅。

    听着乔一林讲述的程悠然,端着一盘水果从厨房走出来。

    她一拧眉,“你去找凌总那天,遇见司笙了?”

    “对啊。”

    盘腿坐在沙发上,乔一林把玩着手机。

    自从‘离家出走’后,乔妈就跟乔一林放下狠话:你一天不跟程悠然分手,就一天甭想进乔家大门!

    不仅如此,还停掉乔一林所有信用卡,断了他的经济来源。

    眼下乔一林只能在程悠然家里待着。

    眼底闪过抹暗光,程悠然不动声色地问:“怎么回事?”

    “在剧组那天,你不是见过那个鲁管家吗?他是给凌家做事的。”

    乔一林撇了撇嘴,话说到这头就有些愤然了,“不知道司笙用什么手段哄骗了鲁管家,让鲁管家处处帮着她。她估计从鲁管家那里打探到我三哥住水云间,所以想办法也在水云间租了房吧。啧,肯定打得‘近水楼台先得月’的心思。”

    程悠然脸色微变。

    “她简直痴心妄想。”乔一林咬了块苹果,咬得清脆作响,自顾自地说,“反正我扭头就跟我妈说了,我妈应该会跟凌家提个醒吧。”

    程悠然愕然地看着还略有一丝得意的乔一林。

    他扭头一说,当晚乔家就得知他俩交往的事,把他“骗”回了家……

    他就没想过因果关系吗?

    程悠然恍然意识到什么,浑身一震,心一点点往下沉,一直沉到底。

    管家亲自来给司笙送饭,关照有加;放司笙的图,转眼就被高清路透照打脸;欺凌助理丑闻,公关部故意拖延时间,专业能力跟以往没法比;乔一林刚一告状,她和乔一林交往的事,就被捅到乔家……

    一次两次,许是巧合。

    现在若再相信巧合,等同是自欺欺人。

    不管司笙是否成功勾搭上凌西泽,最起码,她跟凌西泽关系不会差……

    她只当是钱家安暗中作梗,却没想,她是不该得罪司笙。

    想到这一点,程悠然猛地哆嗦了下,脸上血色渐渐褪尽,她一咬唇,唇色泛白。

    “悠然,你看——”乔一林忽的举着手机凑过来,挨着她,义愤填膺道,“我就说司笙没安好心吧!勾搭一个还不算,还做两手准备!”

    手机屏幕上,正是刚刷出来的新闻。

    【前·电竞大神Rain跟司笙牵手约会,举止亲昵,被路过的主播拍到……】

    往下一滑,是沈江远和司笙的照片,有背影、正脸,虽然没有“牵手”实锤照,但光看背影就是一对璧人,网友们能从中解读出无数暧昧信息。

    程悠然眯了眯眼。

    机会来了。

    *

    一个在小众圈出名的电竞选手,一个过气的十八线明星。

    按理,也就电竞圈内的粉丝吃个瓜,就着沈江远中午直播“接电话”和“炫耀”的片段八一八,不会掀起什么风波。

    结果新闻出来俩小时,就有营销号出来造势,水军不遗余力地刷热度,没多久,就将“二人疑似交往”的新闻推了上来。虽然热搜新闻上还有“Zero送礼事件”压着,可在营销的折腾下,这新闻还是扑腾出一点水花。

    圈内粉丝不明所以,圈外路人大骂炒作,还有将“司笙生日广告牌”一事推给沈江远的。

    风林娱乐公关部经理宿卿,在外约会接到电话时,悲恸地哀叹了一声。

    又是加班的节奏……

    宿卿做足心理准备,紧张地打电话跟BOSS汇报情况。

    “知道了。”

    声音镇定沉稳,没有丝毫波动。

    宿卿心儿一跳。

    难不成,他想岔了?

    电话那边,嗓音一字一顿,透着危险狠劲,锋芒毕露,“查。背后推波助澜的是谁。”

    宿卿呼出口气,“……是。”

    好吧,他……应该没想岔。

    *

    【Rain-V:我朋友不多,别搞事。】

    下午五点,刚回家半小时的沈江远在得知网上热议后,登录停更一年的微博,发了一条澄清微博。之后,就给司笙来了一通电话。

    “有人想搞你?”

    没头没脑的一句,把刚从主治医生办公室出来的司笙问得一愣。

    医院走廊嘈杂,司笙避开人群,莫名问:“什么?”

    听到这淡定从容的询问,沈江远就知她完全不知情,遂将网上的事原本说了一通。

    沿着楼梯往住院部五楼走,司笙听完后,冷不丁地问:“你爸看新闻吗?”

    “不知道……”沈江远怔了怔,匪夷所思地问,“不是,关他什么事?”

    司笙轻描淡写地扔出一句话,“我怕你被他打断腿。”

    “……”

    电话那边忽然静默了。

    “没事,你腿要真被打断了,也好给老易做个伴儿。”良心发现的司笙又安抚道。

    良久,沈江远声音幽幽地开口,“他刚给我发消息,问我在不在家,说有事找我谈。哦,还叫我全名了……”

    “自求多福吧。”

    “你能说句人话吗?!”沈江远痛心疾首。

    走过拐角时,司笙视线落到窗外空荡的场地,眼神凉凉的,“背后作梗的应该是程悠然。”

    在不抱任何希望的情况下,忽然听到一句‘人话’,沈江远一怔,下意识问:“你怎么知道?”

    “猜的。”

    她“得罪”的人,不稀罕、也不会用这种新闻造势。

    何况新闻对她没影响。

    背后主使盼着“她和沈江远传绯闻”,目的大概在凌西泽。

    能跟凌西泽扯上关系、且是对她有敌意的,就只有程悠然、乔一林二人了。

    乔一林是个傻白甜,没那心机,所以,就剩一个程悠然。

    走至五楼,司笙来到走廊,不紧不慢地出声,“事情因我而起。放心,你的医药费,我包了。”

    “不是,你就不能盼着我一点好?”

    “那,希望你能逃脱你爸魔爪,给我省一笔医药费。”

    “……”

    悲愤至极,沈江远把电话摔了。

    一瞥手机屏幕,司笙轻笑,背后倚靠着墙面,一个电话拨给安老板。

    “你们家堂主有一事相求。”司笙张口表明来意。

    “您讲。”

    安老板嗓音温柔,满满的笑意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交代完毕,司笙挂断电话,转了下手机,刚想收拢心思准备去病房,就听得手机铃声一响。

    是陌生电话,没有备注。

    奇怪拧眉,司笙拉了接听。

    “你好,我是第一附中高二三班的班主任,王琳。”电话里传来冷邦邦的声音,又生硬又冰冷,“请问是萧逆的家长吗?”</div>