红叶书斋 > 都市小说 > 今天三爷给夫人撑腰了吗 > 正文 第80章 我们家的人,歪不了
    “我找王琳老师。”

    听到她的声音,所有目光皆是一怔,旋即有的转移,有的恍然,有的礼貌颔首。

    几秒后,一个女教师站起身,抬目看过来。

    她穿得偏职业风,一丝不苟的装扮,戴着无框眼镜,眼神锐利,神情严肃,一副精明干练的模样。

    “我就是王琳,请问你是?”

    “司笙。”

    王琳的表情缓和几分,不近人情的冷漠里挤出些微笑容,“原来是司风眠同学的家长——”

    冷冷地一扯嘴角,司笙没等她的话落音,就打断道:“我是萧逆同母异父的姐姐。”

    “……”

    王琳一时哑然。

    未吐出的客气话,在停顿须臾后,生生被咽了下去。

    办公室内,几个教师愣怔片刻,旋即收回“见了鬼”的表情,不约而同地忙碌起来,倒水的倒水,备课的备课。

    “进来吧。”

    转眼功夫,王琳又恢复冷硬的态度,先前那一点和气再寻不见踪迹。

    司笙也不客气,不止进了门,还随手拎了张空椅子来,往王琳身旁一放,坐下身来。

    被她毫无‘犯事学生家长自觉’的态度一膈应,王琳心下不爽,本就稍显刻薄的表情,一下更是冷漠刻板了。

    有老师主动倒了杯水递来,司笙接过,喝了口后,懒懒问:“他们人呢?”

    “下课后会过来。”

    王琳抬手一推眼镜,坐回她的椅子。

    右腿往左膝上一搭,手拖着纸杯,手指徒自转动着,司笙眉目情绪极其寡淡,开了口,“那详细说说情况吧。”

    理直气壮的态度,活像是她弟被找茬了一样。

    王琳被她这架势气得眉宇黑了两个度。

    不愧是萧逆的姐姐,一看就不像是正经人儿!

    长得都跟个狐媚子似的……

    身为语文教师,王琳表述能力很流畅,三言两语将萧逆和司风眠打架的事阐述了遍。

    明显是自带立场的,说话很主观,话里行间全是萧逆的过错。全程无非是萧逆先惹事,不肯低头认错,司风眠才跟他打起来,虽说二人都受了点皮外伤,但最终受委屈的还是司风眠,萧逆纯粹是蛮不讲理。

    司笙从头到尾都是听故事的平静,待到王琳讲完,她才抿了口水,润了润唇。

    “老师想怎么解决?”手指在杯沿轻轻摩挲,司笙问。

    “萧逆打架闹事也不是第一次了,他母亲还在世的时候,他还收敛一点,这学期开学以来,简直变本加厉,”王琳依旧是严肃而冷漠的刻板表情,“他三天两头就跟同学闹事,住校也时常翘掉早晚自习,听同学说他在校外跟一群不法分子鬼混在一起……”

    “传言,有证据吗?”

    司笙一蹙眉,出声打断她的话,眉目沾着薄薄一层凉意,视线打过来时,王琳只觉得心口一凉,浑身血液都在降温。

    再不动声色的态度,也能从她身上看出桀骜与狷狂,一身的社会上的土匪气,气势无声无息地压你一筹。

    王琳缓了缓心神,冷声道:“无风不起浪。我是做班主任的,带过不少学生,我就放下话,如果萧逆继续这样下去,甭说考上大学,就算走歪路,那也是迟早的事。”

    “呵。”

    低低一声浅笑。

    饮尽半杯水,司笙唇畔挂着清浅的笑,往后懒散地靠在椅背上,调子又缓又慢,口吻却斩钉截铁,“我们家的人,不一定有出息,但肯定歪不了。”

    “……”

    王琳被她一个眼神震得无言。

    “王老师放心,不管萧逆以后混成什么样,我们都不会到处声张,他是您教出来的。”

    司笙眼角眉梢皆带笑,可说出来的话,却阴阳怪气的。

    整个办公室内,都飘着硝烟战火的味道,每个老师都埋头忙活,但眼角余光掀起,旁观战况的同时,难免感慨王琳这般灭绝师太,竟是也碰上了一硬茬。

    不过也是,人家可是同母异父的姐姐,哪会管萧逆的将来?

    换言之,这么一个二十出头的女生,那也能管得住萧逆啊!

    谁也没有注意到——

    门外,一道身影晃了一下。

    不羁张扬的凤眼里,原本如一泓潭水的冷漠,似是被投下一颗石子,惊起一圈一圈的涟漪,只是须臾便归于平静。

    叩。叩。叩。

    办公室的门再次被敲响。

    众人抬眼看去。

    门口站着一位少年,十六七岁,披着校服外套,身材颀长,少年人的气息还未退却,已然有他自己的风范。

    萧逆。

    他继承了易诗词的良好基因,生得一双漂亮凌厉的凤眼,锋芒外露,不懂内敛。

    长得倒极其好看,可过于完美的五官,却跟司笙一般有着一股子侵略感,具有杀伤力,打里到外都给人一种不近人情的感觉,任谁都难以生出亲近感。

    他立在门口,逆着光,长长的影子被拉到室内,遮住了缕缕光线。

    一见到他,王琳就冷哼一声,不满和嫌恶尽显。

    与此同时——

    他身后走来一位少年,校服整齐,长相俊俏,身材挺拔,年纪轻轻却仪表堂堂,少年的张扬气息都是往里收着的。

    两位少年在门口相遇,在某一瞬时视线交错,眼里尽是锐利锋芒,针锋相对的意味尤为明显。

    两人都生得帅气、高挑,望着尤为养眼,只是,脸上都或多或少带着一点伤。

    优等生和不良生的气质,一眼即可分辨。

    目光掠过萧逆,王琳直直看向司风眠,脸上态度好了些,说:“进来吧。”

    两人一并进门。

    然而,司风眠一踏进来,视线落到司笙身上,忆起图书馆那一面,愣了一下,随后收回心神,朝王琳解释道:“我姐还在路上,有点堵车,要晚一点才到。”

    “没事,不急。”

    王琳起身就去给司风眠搬椅子。

    她这边还未搬好,就听得“刺啦——”一声,不知哪张椅子被拖出来,椅子脚跟地面摩擦,发出刺耳声响。

    视线被迫落到萧逆身上,只见他冷着脸,一言不发地拎着椅子,就那么大喇喇地来到司笙旁边,椅子一扔,坐下了。

    那架势,跟司笙来时搬椅子的情况,一模一样。

    不愧是姐弟……

    王琳一时郁结,可没等她发作,司风眠就主动拿过椅子,找了个空地,自己在一旁落座。

    “我是司风眠,你是萧逆的?”

    司风眠忽略中间碍眼的萧逆,目光不偏不倚地落在司笙身上。

    小孩儿还挺沉得住气。

    视线一扫他脸上的几处淤青,司笙玩味地勾了勾唇,“姐姐。”

    “你好。”

    司风眠礼貌地打招呼。

    他的主动,等于将王琳排除在外,有自己解决的意思。

    “前因后果我都听说了,也不算什么大事。”司笙修长纤细的两腿交叠着,手指旋转着空的纸盒,好整以暇地看着他们,“你们俩要是能正常交谈的话,要不就互相商量着解决?”

    司风眠先是一看萧逆,然后重新看着司笙,说:“我有一份很重要的礼物被损毁,一个是签名,一个是机关盒。如果没有别的解决办法的话,我希望萧逆能跟我道歉。”

    一番话,不卑不亢。

    “呵。”

    萧逆冷冷一笑,嘴角往上一牵扯,奚落之意显然。

    态度也极其明显。

    “行,一个有原则,一个有个性。”司笙一挑眉,静静打量着他们俩,笑了笑,“那就是没得谈了。”

    萧逆和司风眠目光再次撞上,暗潮涌动,谁也不肯退让。

    王琳表情一冷,这家长,就是如此调节矛盾的?

    上前一步,王琳刚想说话,就被走廊上蹬蹬蹬的高跟鞋踩地声吸引注意。

    脚步声愈发响亮,几道视线适时看去。

    随后,门外传来柔和礼貌的声音——

    “不好意思,我是司风眠的姐姐,路上有点堵车,来晚了。”</div>