红叶书斋 > 都市小说 > 今天三爷给夫人撑腰了吗 > 正文 第81章 在座二位都是弟弟
    “不好意思,我是司风眠的姐姐,路上有点堵车,来晚了。”

    司裳停在门口,缓了缓气息。

    她长得清纯漂亮,眉清目秀,淡妆点缀,笑起来时有酒窝,减龄又有亲和力,乍一看,说她是高中生都不为过。

    “姐。”

    司风眠站起身。

    “阿眠……”司裳一开口,视线就顿在某人身上,愕然出声,“司笙?”

    司笙?

    司风眠右眼皮忍不住跳了跳,眼神古怪地落到司笙身上。

    萧逆的家长,这个图书馆偶遇的女人……竟然也姓司?

    正疑惑间,司笙的视线倏地扫过来,有过一秒的交汇,司风眠还没来得及心虚,就见司笙移开了视线。

    司笙闲闲地看向司裳,“是你啊。”

    眼神有几秒飘忽,司裳定了定心神,狐疑地问:“你来这儿是——”

    “萧逆的家长。”

    “哦。”司裳一咬唇,心不在焉地点点头,“这,这样啊。”

    此时,王琳终于掺和进来,一推眼镜,友好地同司裳打招呼,“你就是司风眠的姐姐吧?”

    “老师你好,我叫司裳。”司裳礼貌地点头,模样乖巧,嗓音软糯糯的,“不好意思,我弟弟给你们添麻烦了。”

    两个学生,两个家长,就态度而言,高下立见。

    王琳心中对萧逆和司笙的不屑和鄙夷更甚。

    萧逆父母双亡,成绩一般,不省心,今后定然出息不到哪儿去。至于他这个姐姐……空有姿色,怕也是个虚架子,就那一身傲然土匪气,平时指不定跟什么人混在一起呢。

    司裳和司风眠就不同了。

    司家是封城内也是有名气的,家里从事古董行业。司裳和司风眠的父亲更是能耐,年纪轻轻脱离司家单干,白手起家,如今也是小有名气的企业家,在封城能站得住脚。

    世家出身,修养就非同寻常,初次见司裳,王琳就心生好感。

    尤其——

    司风眠不仅学习成绩优异,运动和兴趣也能兼备,还为人谦逊、尊师敬长,跟同学相处和乐融融,从不让人担心。

    若非这次被萧逆拖累,大抵也不会有“叫家长”的经历。

    想至此,王琳就更偏心于司风眠、司裳这一对姐弟了。

    “这事啊,还不是司风眠的错。”王琳先表明立场,然后招呼道,“先进来坐。”

    主动搬椅子,让司裳在司风眠身侧坐下,王琳也自然而然参与进来。

    王琳的友好、热切并未让司裳在意。

    打见司笙开始,司裳就如芒在背,全程心神不宁的,满脑子都是那分镜本的事,连跟司笙对视一眼都尤为牵强,心里想的尽是如何尽快解决这事。

    “王老师,事情我听阿眠说过了,”司裳接过王琳递来的水,没喝,轻轻一抿唇,就直言道,“也不是什么大事,阿眠损失也不大,他们俩又受了伤,要不这件事就这么算了——”

    一听司裳想要打圆场,原本气定神闲的司风眠就皱起眉。

    只是,不待司裳将话说完,旁边的司笙就淡淡地开了口,“签名损坏严重吗?”

    司裳话头一顿。

    王琳冷冷一看司笙,带着责怪和不满,不过司笙并未放心上。

    萧逆冷着眉目,靠着坐在椅子上,没什么情绪,但时不时看上司笙几眼,意味不明。

    顿了顿,司风眠语气平静道:“擦干净了。”

    “哦,”司笙慢条斯理地开了口,“做事分对错,起因是萧逆不对,责任就该由他承担。”

    萧逆不爽地拧起眉心。

    虽不知司笙为何忽然变得这般‘通情达理’,王琳冷笑一声,也在一旁附和,“确实该由萧逆承担。”

    下一刻——

    司笙话锋一转:“想让他心甘情愿道歉没可能,按头道歉你也难接受。我的建议是,弄坏的盒子,由萧逆修好赔你,期限嘛,就一周。”

    她的态度算不上好,可古怪的,这样‘就事论事’的解决措施,并没有那么让人难以接受。

    司风眠斟酌了下,转而问:“要修不好呢?”

    头一偏,目光打在萧逆身上,司笙问:“闯了祸没能耐解决,你说呢?”

    眉眼覆上浅浅一层凉意,萧逆眸光微闪,嗓音里透着一股漠然,“我可以修好。”

    “这样就再好不过了。”

    司裳松了口气。

    然而,连带王琳在内的几个老师,都是第一次见萧逆能遵循解决方案,皆是惊了惊,颇为意外。

    不容易啊……

    王琳虽不满意此事就这般被司笙和萧逆糊弄过去,可一想到那机关盒似乎很有技巧性,应当不是萧逆能轻易修好的,于是也暂且应了这解决方式,只待秋后算账。

    *

    教室里。

    因过了放学时间,值日生都离开了,空荡荡的不见人影。

    “姐,这个给你。”司风眠把一叠书交给司裳,“他的签名我还挺喜欢的,就自己收下了。”

    看到书脊上一片“Zero”的署名,司裳眼睫微微颤动了下,半晌,嘴角扬起浅浅笑容,“你也看他的漫画啊?”

    挑了几本书放背包里,司风眠随口回答道:“你房间里以前不是藏了一堆漫画书吗,我翻了翻,他的作品挺不错的,就偶尔追着看看。”

    话音一顿,司风眠又一耸肩,“没想到,竟然中奖了。”

    将全套书抱在怀里,司裳空出一只手,手指戳了戳司风眠的眉心。

    “你中奖了,也不早跟我说。”

    话语既无奈又欢喜。

    司风眠轻轻一笑,笑如清风。

    他将背包肩带搭在一肩,侧过身来,声音压低几个分贝:“姐,你是不是偷摸着在画漫画啊?”

    司裳一惊,忙道:“什么漫画呀,你别乱猜。”

    “放心,就算你画也没关系,我不会跟妈说的。”

    “……”

    想到家里严厉的母亲,司裳一时悚然,没说话。

    眼里的喜悦和亮光,一点点黯淡下来。

    “对了,萧逆的姐姐……”司风眠轻咳一声,转移话题,“你认识啊?”

    “嗯,跟她见过两次。她是个明星,不过很久没拍戏了。”司裳如实回答,旋即疑惑地问,“怎么了?”

    “没什么。”

    司风眠轻描淡写地绕开话题,“回去吧。我脸上的伤,你帮我打下掩护。”

    “知道了。”

    无奈地应声,司裳抱着书,跟上他的步伐。

    司风眠走出教室门,低眸时,清澈的瞳仁里有抹深沉闪过。

    姓司啊……

    希望是他想多了吧。

    *

    教学楼,楼下。

    司笙站在车旁,接完鲁管家的电话,就见到萧逆走过来。

    身形笔直,单肩背包,校服不知被扔哪儿了,穿着件羽绒外套,衣襟敞开,只手抄在兜里,路灯昏黄的光罩在他身上,影影绰绰。

    他走近。

    司笙掏出车钥匙,淡声道:“今天带你认个路,以后周末去我那儿。”

    陈述语句,不是在商量,而是在通知。

    清风吹起额前碎发,萧逆止步,浅褐色的眸里映着她的身影。

    见过几次,是个陌生的人。偏偏,又能在她身上寻见熟悉的影子。

    须臾停顿,他出声,“哦。”

    司笙道:“上车。”

    神情淡淡地看她一眼,萧逆没说话,拉开后座的车门,老实坐上车。

    一路将车开回家,司笙再没主动说过半句。

    这是司笙第一次为萧逆来学校。

    萧逆本以为司笙会摆长辈架子,要么气急败坏,要么耳提面命,要么……

    什么都没有。

    司笙一句话都没同他说。

    萧逆坐在后座,车内灯光没开,光影忽明忽灭,他思绪游离时,偶尔视线落在开车之人的侧影上,不知在想些什么。

    “我们家的人,不一定有出息,但肯定歪不了。”

    她说这话时,自信又嚣张。

    搞得……

    她真了解他似的。

    *

    水云间。

    司笙站在门前,忽略密码锁,摁响了门铃。

    一直沉默的萧逆,见到这奇怪的场面,终于忍不住开口:“你家?”

    “我家在隔壁,这是邻居家。”

    “……”

    萧逆惊奇地看她,有些匪夷所思。

    你到家门口了,不是第一时间回家,而是来邻居家串门?</div>