红叶书斋 > 都市小说 > 今天三爷给夫人撑腰了吗 > 正文 第83章 萧逆:我姐,精神分裂
    “百晓堂是什么?”

    空气中乍然响起这三个字。

    司笙神情一顿,竖起的手机随着她的动作,平放在膝盖上。

    往后靠在摇椅上,司笙双手抱臂,眯缝了下眼,旋即勾起抹笑。

    “你知道些什么?”

    她不恼不怒的,有点意外,有点好奇,但都在正常范围之内。

    未答话,抬手把开了缝隙的窗户关紧,凌西泽回过身,低眸看着在高低错落的盆栽里最为显眼的司笙,说:“程悠然的事由百晓堂操控,你跟百晓堂有关。”

    他让宿卿去查幕后主使,刚找到来源,还没来得及对程悠然下手,有关程悠然的照片就被传得满天飞。

    圈内的事情好查,他在业内的关系也足够,但查到最后,也只查到三个字——百晓堂。

    至于“百晓堂和司笙”有关,纯粹是他为了诈司笙,在没有任何证据的前提下加的。

    眼下司笙淡定从容的表现,也证实了他的猜测。

    司笙啧了一声,“你的消息渠道还挺多。”

    “你们的公关手段太差。”

    凌西泽嘲讽得很实在。

    司笙拉着长调‘哦’了一声,旋即一颔首,笑得洒脱,“我们堂还没开展娱乐行业,以后吸取教训。”

    “你们堂?”凌西泽眯了眯眼,沉声问,“手续正规吗?”

    “民间机构,光明正大,手续合法,完全正规。”

    不然早被国家当‘拉帮结派’的典型给一锅端了。

    不紧不慢地说完,司笙把玩着手机,眉梢轻扬,问:“满足你的好奇心了?”

    “就这样?”凌西泽反问。

    “江湖传闻需要神秘色彩,透露太多就没意思了。”

    “……”

    反正嘴长你身上,随你胡编乱造。

    停顿半晌,凌西泽暂且将这话题搁置,转而道:“我需要一套高清照。”

    司笙一怔,笑得颇为玩味,“你还有这兴趣爱好?”

    “……”

    凌西泽没说话,静静地看着她,但幽深莫测的眼眸,分明可见情绪波动,暗色一点点往下沉。

    没再逗他,司笙爽快点头,说:“行吧,你要做什么?”

    凌西泽轻描淡写道:“发给乔一林。”

    眼睛微微睁大,司笙啧了一声,颇为稀奇道:“你这当哥的——”

    “堂的。”

    冷酷无情的凌西泽,极力撇开了这层关系。

    司笙一顿,旋即笑开。

    *

    吃过丰盛的晚餐,司笙把萧逆领回家。

    “你住侧卧。”

    站在客厅里,司笙给萧逆指了下侧卧方向。

    “哦。”

    瞥了一眼,还在玄关的萧逆弯腰换鞋。

    趿拉着鞋走至沙发前,司笙从茶几上顺走一个橘子,然后道:“侧卧跟书房挨着,书桌右边的柜子里,有一些材料和工具,你可以用。”

    刚将外套放好,萧逆拧眉看过来,神情颇为莫名,“什么材料?”

    “……”

    司笙无言地看他两眼。

    慢半拍想到包里那摔坏的机关盒,萧逆反应过来,淡淡道:“知道了。”

    “机关盒呢?”

    慢悠悠地问了一句,司笙往沙发上一坐,黄橙橙的橘子在手里抛来抛去。

    萧逆没反应,淡漠地问:“你会?”

    右腿往左膝上一搭,司笙歪头想了两秒,笑说:“比你妈强一点儿。”

    “……”

    话语行间的自信和轻蔑,一点都没有遮掩。

    隐约知道易家的‘祖传绝学’,萧逆没接触过,就司笙对易诗词的敌意也不做评价,拎着包走了过去。

    拉链被拉开,背包敞开大片,露出一个笔记本电脑,见不到一本书。

    他伸手探进去,摸到摔坏的机关盒,拿出来放茶几上。

    虽然是老沈赶工的作品,但也没敷衍、应付了事,做工还算精致,正常发挥的水准。

    不过——

    摔得四分五裂是司笙没想到的。

    长方形的小盒子,总共就六面,加上机关设计也就多出两块木板,结果碎成五块,机关部位完全无法重复利用。

    只是瞜了一眼,司笙就目测估计:这玩意儿,报废了七成以上。

    “你们打架,拿这玩意儿当武器了?”司笙古怪地问。

    “……”

    萧逆被她奚落的口吻哽住。

    说话欠的,他见过。

    但句句夹枪带棒的……这女人是吃炮仗长大的吧?

    “加油吧,有问题可以找我。”

    司笙话锋一转,拿着橘子起身,抬步时,忽的一瞥他额角擦破的伤口,道:“书架上有医药箱。”

    “……”

    打一棒,给一颗枣。

    萧逆吐出口气,沉默地看她,不太想说话。

    “另外,”司笙斜乜着他,懒洋洋地提醒道,“我们家的人,打一个两个的,一般都能毫发无伤。”

    “……”

    !

    这口吻,这架势……一种‘此人上学期间比自己还浑’的预感直逼心头。

    手一摆,司笙抛着橘子,走进卧室。

    萧逆站在原地,望着司笙背影,思绪复杂。

    少顷,手机震动了一下。

    他掏出来一看,是【SJY】询问他是否吃完了饭。

    犹豫片刻,萧逆回了一条消息。

    【XN】:我姐,可能精神分裂。

    很快,有消息回过来。

    【SJY】:啊?

    【SJY】:兄弟,注意安全啊。

    【SJY】:有生命危险了随时找我。

    萧逆:“……”

    这人,人不错,就是,脑回路不正常。

    *

    晚上,九点。

    某住宅小区。

    乔一林开着跑车,进大门后一路狂飙,灯光乱闪,惹得散步的居民怒声呵斥。

    跑车没进地下车库,直接一个甩尾来到某栋楼前。

    车一停,他就火急火燎地摔开车门,急急忙忙往大楼里走。

    他晚上回了趟家,想在家里给程悠然说点好话,没想程悠然哭着一个电话打过来,告诉他网上的新闻……

    他急着赶过来,是相信程悠然是被人坑的,眼下怕程悠然因想不开做傻事。

    赶到电梯门口,乔一林连按了几下按钮,等待楼梯数字往下跳时,心急如焚。

    就在这时——

    手机信息铃声持续响起,接连不断。

    谁啊?

    心里暗骂一声,乔一林拿出手机一看,但一点开信息的图片,整个人就僵在了原地。</div>