红叶书斋 > 都市小说 > 今天三爷给夫人撑腰了吗 > 正文 第88章 情侣装,交往实锤了
    “你男朋友吗?”

    突兀的询问,令司笙怔了怔。

    “不是,”出声回答,司笙奇怪地看他,莫名其妙地问,“你怎么回事?”

    “……”

    这回答出乎意料,宋清明也是一愣,抬眸一看站车旁的男人,又一看司笙穿的外套,心下匪夷所思。

    若不是情侣,你们穿情侣装做什么?

    没等到宋清明的回答,司笙就一摆手,说:“走了。今天周五,你要回家吧?帮我跟你爷爷问声好。”

    话罢,人已经抬步走出大门,转眼走至台阶。

    一撇嘴,宋清明盯着司笙的背影,轻声嘟囔吐槽道:“次次都是问好,连个标点符号都不带改的。”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凌西泽静站在车旁,望着缓步而来的司笙。

    天寒地冻的,她身穿黑色大衣,披散的发丝被风吹乱,双手揣兜里,但背脊却是笔直的,在寒风里毫无低头弯腰之姿,立得住,气质傲然,一身风骨。

    她走近时,凌西泽徒然一怔,注意到她的外套款式,只觉得熟悉,不由得低头一看他的外套,顿时恍然。

    明知是意外和巧合,但心情却止不住地好,愉悦而轻松。

    唇角勾起微妙弧度,凌西泽见她走到跟前,好整以暇地问:“司笙,你是不是故意的?”

    “什么?”

    没头没脑地一句问,让司笙一时莫名其妙。

    视线没有遮掩地扫视她一圈,最后定格在她的长外套上,凌西泽微微倾身向前,凑到她耳侧,一字一顿地说:“情侣装。”

    一字一字,全然入了耳。

    气息拂过耳廓,往耳里钻,痒痒的。司笙后退半步,乍然抬眼,在短暂的疑惑后,打量起凌西泽的外套来。

    仅一眼,立即明白过来,她一时哑然。

    “……”

    “……”

    司笙神情一言难尽,巧合让她无言以对;凌西泽眉梢带笑,气定神闲里有几分戏谑。

    毕竟是见过世面的人,司笙没让自己陷入尴尬境地,沉默须臾后,主动解释道:“我那天看你衣服挺暖和的,逛街的时候看到品牌店,顺手买了。”

    买的时候,并没注意到,这款式的衣服是情侣装。

    思绪一转悠,凌西泽不仅没有失落,反倒主动说:“你喜欢的话,我还可以给你推荐几个牌子。”

    “可以,”司笙一点头,不过很快,她就狐疑地瞧他,问了,“不会是你家的吧?”

    被她噎了一下,凌西泽又好笑又好气,近乎无语地吐槽:“你这一身把天聊死的本事,愈发见长。”

    司笙笑着一耸肩,将手从兜里掏出来,去拉副驾驶的车门。

    奈何手指刚触碰到把手,另一只手忽地伸过来,提前握住门把手,挡开她的手把门给拉开。

    手背有一瞬的接触,一暖一冷,轻飘飘的触碰,却带来一阵电流,让二人皆是一愣。

    将门拉开大半,凌西泽朝司笙投去视线,思绪不明。司笙却避开他的目光,微垂下眼睑,低头钻进了副驾驶。

    关好门,凌西泽绕过车头进驾驶座,第一时间开了车载空调,调高车内的温度。

    凝眉扣安全带时,凌西泽终究是忍不住,顿了顿,侧首同司笙问:“你是不是有点怕冷?”

    楼里有暖气,她刚出来,手还揣兜里未伸出来过,可手依旧是冰凉的。

    有些人确实天生怕冷,手脚冰凉,可司笙不一样,她习武多年,身强体健,以前在春风料峭的三月,就算穿着短袖也能扛过去。她曾说过,像他们这样常年锻炼的,一般不会感冒发烧,就算有,大几率都是伤口感染发炎。

    细想起来,自打上个月见司笙起,每次见她出门,她都穿得很厚实,还规矩地戴上曾经不屑一顾的围巾。

    而且,他记忆里,司笙也没有生理期会疼的毛病……

    发生过什么吗?

    往椅背上一靠,司笙视线落到窗外,睫毛往下一垂,旋即漫不经心地应了一声。

    “嗯,年纪大了。”

    她情绪倦倦的,分明不想多谈,凌西泽纵然不信,可思虑再三后没多过问,沉默着,开车离开。

    *

    目送司笙走向凌西泽时,宋清明本打算离开,可兜里的手机震动起来,他摸出来一看,发现是宋爷爷发来的视频通话,一犹豫,他就接听了。

    手机屏幕里闪现头发花白的老人,精神矍铄,双目有神。

    手指将掉落的黑框眼镜往上一推,宋清明被冷风吹得一个激灵,刚想出声打招呼,就听得宋爷爷开口——

    “你在哪儿,司笙呢?”

    “喏。”

    心里叹息,宋清明将摄像一翻转,手机对准黑色轿车的方向。

    镜头里出现司笙和凌西泽的身影,郎才女貌,异常登对,加之那同款的外套,两人交谈之际,颇有一种恩爱情侣的感觉。

    “怎么回事,跟她在一起的男人是谁?”从屏幕里看出异样,宋爷爷问话的口吻很僵硬。

    “她男朋友吧。”

    虽然本人不承认,但有事没事的,跟人穿情侣装,未免也太无聊了。

    宋爷爷深吸一口气,愤怒没压下来,“我怎么没听老易说过?!”

    “……”

    宋清明不知如何作答,干脆没说话。

    打小起,宋清明就跟司笙一个胡同长大的,跟他们一起的还有秦家的秦凡。秦爷爷和宋爷爷贼疼爱司笙,总想着撮合自家孙儿跟司笙在一起,可偏偏他们仨互相都不来电,宋清明和秦凡饱受自家爷爷的折磨,司笙出面表态都不管用。

    宋爷爷怒极,转移目标后,直接发动人身攻击,“白养你这么大,一个姑娘都追不到。”

    宋清明叹气,“这姑娘又不一般。”

    “你也知道她不一般?从小给你创造那么好的机会都抓不住,你说说你还有什么用?!这么好一姑娘,长得漂亮不说,人还讨喜——”

    “爷爷。”宋清明一时惊愕,换上严肃认真的表情,眼里流露些许无辜,“你是从哪里看出她有‘讨喜’的地方的?”

    司笙这人,毒舌、任性,做事随心所欲,万里挑一的特殊存在,哪能有“讨喜”这种珍贵美好的优良品质?

    “她不讨喜你讨喜?她四五岁自己一个人瞎琢磨解开九连环的时候,你还在玩魔方呢!甭以为你被叫几声‘天才’就真的是天才,你看她,哪样不比你能,她有说过自己是天才吗?人家十八般武艺样样精通,你除了读书就是读书,二十多岁连个恋爱都没谈过……”

    眼瞅着没完了,宋清明叹息一声,感觉到冷风袭来,于是避开风口,往里走了几步。

    结果宋爷爷话锋一转,又是抬高声音一阵怒斥:“你躲什么躲,站回去,对准他们俩,我截个图问老易去。”

    “……”

    无辜挨了一顿训斥,宋清明默默地移到风口,将手机对准二人的同时,又提醒道:“易爷爷还在医院呢。”

    宋爷爷气不顺,眼睛一瞪,凶他:“我老糊涂了吗,还能不知道他在医院?”

    宋清明:“……”

    算了,他闭嘴。

    追不上爷爷心仪的姑娘,没资格说话。</div>