红叶书斋 > 都市小说 > 今天三爷给夫人撑腰了吗 > 正文 第90章 司笙:就这点本事?
    进小巷的路灯坏了,视野很暗,无形的空气被笼上一层黑黝黝的物质。

    司风眠被逼到墙面一侧,左侧肩膀扯动,刺痛感猛地席卷而来,疼得他嘶了一声,眉头直皱。

    跟前几道身影逼近,呼吸间全是酒臭味,一个个醉醺醺的,但每个都身强体壮,凶神恶煞。

    “毛都没长齐,竟然学别人玩英雄救美?”

    “小子,看你往哪儿跑!”

    “今天爷爷就好好教教你,别特么多管闲事!”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几人你一句我一句的,撸起袖子就冲了上来。

    观察着他们的方位,司风眠一手紧紧攥着搭肩上的背带,神情谨慎却冷静,不见丝毫慌乱。

    在一人的拳头直砸上来时,他倏地一个俯身,手肘往上一掀,狠狠顶在对方的腋窝。与此同时,他扯下背包将其往另一侧靠近的人脑袋上一砸,厚重的书籍结实地砸在那人脑门上,把人砸得晕头转向的。

    趁着二人吃痛之际,他已经找准几人站位的空隙,直接钻出了他们的包围圈。

    没有停留,司风眠拔腿就想跑,可那几人里已有人反应过来,几步就追上了他,一把抓住他的肩膀。

    “往哪儿跑!”

    这一抓,差点没疼得司风眠脚下一软直接跪地上,他一回过身,刚想甩开人,没想回眸的一瞬,就见到身后那人倏地以一道流畅的抛物线飞了出去,像断线风筝般重重落地,同一时间他肩上的力道随之消失。

    司风眠一怔。

    下一刻,他见到立在身前的一抹黑衣,发丝被过堂风吹得凌乱,衣摆被卷起,在暗夜里拉出一道道凌厉弧线,清冷的月光打落下来,这一瞬的场景美若画卷。

    背脊笔挺,身形纤细,分明是个女人。

    恍惚了两秒,司风眠的视线移到那人的脸上,熟悉的绝美容颜,难以形容的冲击力,生生让司风眠定在原地,懵住了。

    萧逆的姐姐。

    司笙侧过头,神情淡淡地一瞥他,说:“站一边去。”

    同时,那几人见到司笙,愣了片刻,嘴里骂了几句,然后都冲着司笙而来。

    没有多想,司风眠第一时间想上前,好歹帮司笙挡一两个人,可身形刚一往前,一只手就横了过来,挡住他前去的道路。

    司风眠警惕而狐疑地看过去。

    那是一个身姿挺拔的男人,长身玉立,模样俊朗,穿着跟司笙同款的外套……

    司笙的男朋友?

    这念头刚一闪过,司风眠就听得男人轻描淡写地出声:“交给她就行。”

    司风眠:“……”

    你个大男人,让一女的往前冲,自己搁一边看戏?

    不过,很快的,司风眠就惭愧地把这想法压制下去,他呆呆地看着前方的场面,如同看戏一样,一愣一愣的,有种身处竞技场的错觉。

    这可是让单行在图书馆那一面后惦记到现在的绝世美人……

    可,到现在,司风眠对司笙的印象,只剩下一句——

    真不愧是萧逆的姐姐。

    转眼功夫,那些醉汉接二连三地倒地,一个个身形健硕的壮汉,在司笙跟前毫无还手余地,俨然是一单方面被痛殴的惨烈场面。

    最后一个人躺倒在地,欲要挣扎再起身时,司笙一扬眉,一脚踏在他胸口,力道一下去,硬是把人踩得无法动弹。

    俯视着全场丧失攻击力的男人,司笙勾了勾唇,笑容轻慢,又透着嚣张和轻蔑,“就这点本事,还敢聚众斗殴?”

    “……”

    没人敢吭声。

    回应她的,是惨叫声、闷哼声,每个都被她揍得老老实实的,醉酒撑起来的那点胆儿,被她击溃得不见行踪。

    谁拳头硬,谁说话。

    他们哪敢有异议?

    “帅。”

    旁观着这一幕的司风眠,真心实意地吐出一个字。

    干脆利落的身法,招招直中死穴,一招一式,有章有法,绝对是练家子,而非在打架斗殴里摸索出来的。

    纵然平时不爱打架斗殴,也不崇拜暴力强者,但此时此刻,司风眠也不得不感慨一句——

    酷毙了。

    凌西泽闻声,将紧紧盯着司笙的视线收回,他看了司风眠一眼,旋即笑了一下。

    很浅的笑,却,全是对司风眠评价的认同。

    把人一丢,司笙拍了拍手,随后缓步走来,褪下那一身凌厉、狠辣、嚣张、洒脱,此刻又是那美得让人移不开眼的美人儿。

    司笙望向凌西泽,问:“报警了吗?”

    “嗯。”

    凌西泽一点头。

    每次见司笙动手,凌西泽都会下意识报警,早已养成习惯,这次自然也不例外。

    一下又一下的冲击,让司风眠一时僵着,他立在一旁,手里还抓着背包,微垂着头,半晌没想好该说什么。

    最终,他抬眼一看司笙,说:“谢谢啊。”

    司笙偏头,觎见他脸上的淤青,新伤添旧伤,得亏长得不耐,勉强能用颜值撑住了。

    她随口问:“伤得怎么样?”

    经她这么一提醒,司风眠回过神来,下意识扯动他的左肩,顿时疼得他龇牙咧嘴的,只抽冷气。

    见状,司笙便道:“早些回去处理。”

    司风眠嗯了一声,将手伸到兜里,把手机给掏出来,但入眼的却是破碎的屏幕,按钮如何摁也毫无反应。

    他现在一身的伤,自是不可能回家的,不然这事没完。身上没带身份证,没法临时找酒店,本想着去单行家住一晚,可报废的手机等同宣告他这一途径也就此破灭。

    司风眠:“……”

    凌西泽和司笙正好把这一幕看在眼里,二人不约而同地对视了一眼。

    就在此时,街道上传来警车鸣笛声,呜呜呜的响,由远及近。

    因道路通畅,三人刚抵达巷口,两辆警车就映入眼帘,在路边一个刹车停下,紧接着,车门一开,就有民警走了下来。

    第一个下来的,是个身材魁梧的民警,三十多岁,脸圆乎乎的,手里还拿着警棍。

    本是满脸严肃的表情,但一走近,见到闲散地立在路边的司笙,脸色瞬间破功。

    “怎么又是你啊!”

    一副无奈又无语的模样,两只眼睛活脱脱瞪成了铃铛。

    见到‘老熟人’,司笙也有些意外,抬手一摸鼻子,一笑,问:“要去做笔录吗?”

    凌西泽和司风眠无言地看向司笙。

    这都能遇上认识的?

    民警黝黑的眼睛一瞪,视线一扫,环顾现场一圈,差不多能把事情前因后果都猜透了,于是一摆手,“不了不了,你出手我放心,他们身上应该不会有伤。小孩说一下事情经过就行。”

    其余的民警麻利地把醉醺醺的壮汉往车里装,司风眠则是就地跟这位民警讲述事情经过。

    事情倒也简单,司风眠放学后去了趟书店,出来后就在路上遇见了他们在骚扰一女生。天色晚,附近没什么人,难以寻求帮助,司风眠无法视而不见,就去吸引他们注意,帮助女生逃脱。

    后因女生成功逃脱,所以这几人就缠上了司风眠。

    听完,民警点点头,口头夸赞司风眠的同时,也提醒他今后切不可做这种事。

    “伤着了吧?还好你姐赶上了,不然后果不堪设想。”民警摇摇头,叹息一声,又教育道,“没有你姐这样的身手,就不要学她到处行侠仗义。”

    司风眠被一句‘你姐’整的逻辑思维混乱,过了半晌,他才反应过来,轻抿一下唇,淡淡地解释:“她不是我姐。”

    “……”

    民警的教育戛然而止。

    他一怔,看了看司风眠那张稚气未脱的帅脸,又看向司笙那张扬明艳的容颜,百思不得其解:都姓司,又长得两三分像,咋还不是姐弟呢?

    再看司笙,对他这般澄清,也没任何反应。

    “……哦。”少顷,民警有些尴尬地点头,然后同司笙和凌西泽二人交代道,“你们先带小孩去处理一下伤口,有什么疑问,我再电话联系你。”

    “成。”

    司笙同意了。

    民警们来也匆匆,去也匆匆。不多时,就只剩三人站在原地。

    望着离去的警车,凌西泽一顿,侧身看向司笙,问:“怎么认识的?”

    司笙扬眉,似笑非笑,“多做点好事就认识了。”

    这两年,司笙在封城待得时间比较长,在这个区里遇到过几桩事,几次都把人往局里送,久而久之,就跟民警们混了个眼熟。

    凌西泽回了她一个无奈的眼神。

    唇轻勾,一瞬又平息,司笙蓦地回身,打量了眼静站一侧的司风眠。

    她出声:“你。”

    “啊?”

    正在琢磨今晚去哪的司风眠,闻声一抬眼,眼神疑惑。

    没有废话,司笙直截了当地问:“我家就在附近,你要不要过去处理一下伤?”

    她这话一出,不止司风眠,就连凌西泽都颇为诧异。

    司风眠诧异的是:他前几天才跟萧逆打架,今天她还把他往家里带?

    凌西泽诧异的是:司风眠看着不像知道司笙身份,但司笙应该是知道司风眠身份的,为何还对他这般友善?

    在司笙静静地注视下,司风眠垂眸想了几秒,最终接受了这份好意,“好。谢谢。”

    “上车。”

    下巴一点车辆停留的位置,司笙已然转身走了过去。

    司风眠心里还有些担忧,一望司笙的背影,又看向凌西泽,但凌西泽的目光只是跟他有短暂交汇,就不明意味地收了回去。

    二人在前,司风眠跟在后面,心情挺复杂的。

    初次见司笙,只觉得气质优雅,赏心悦目,容易让人心生好感;在校见司笙,诧异司笙是萧逆的姐姐,但不得不说,她的处事风格很讨人喜欢,一言一行都挺尊重他们想法的;这次见司笙,见识了她那炫酷的身法和人脉,想来挺匪夷所思的……

    而现在,他还要跟人回家。

    每一次见,都有意外,这感觉,奇妙得很。

    *

    水云间,21楼。

    “嘭。”

    “嘭。”

    “嘭。”

    三人还在走廊里,就听到某户门内传来的声响,一下一下的撞击,虽隔着厚重的门,但隐约能听得清晰。

    司笙一瞥自家门口方向,忽然反应过来,“今天周几?”

    司风眠:“……”有种不祥预感。

    凌西泽意识到什么,叹息,“周五。”

    司笙一挑眉毛。

    周五,学校周末放假,她有让萧逆来水云间住。</div>