红叶书斋 > 都市小说 > 今天三爷给夫人撑腰了吗 > 正文 第91章 司裳新漫画,火爆全网【上架通知】
    “嘭。”

    “嘭。”

    “嘭。”

    门内的声音持续响起。

    站在走道里的司风眠,在短暂的沉默里,赫然意识到:司笙压根没做好让他和萧逆碰面的准备。

    不过只停顿两秒,司笙就走到门前,按下密码把门推开。

    客厅里的敲击声,戛然而止。

    三双眼睛往里一探,就见盘腿坐在地板上的萧逆,穿着白毛衣和运动裤,一模样姣好的翩翩少年,可头发上却沾染着些许木屑。

    地上全是木头、碎屑,他手持木凿手柄,木凿尖端抵在地面一块被固定的木头上,另一只手抓着个锤子。

    门被推开后,他停下手中动作看来,司笙入眼那一瞬,他表情还挺淡漠的,可在注意到一侧的司风眠时,抓住锤子的动作一僵,连带脸色也臭臭的。

    如果可以的话,他挺想把锤子往门口抡的。

    把司风眠往家里带,这什么意思?

    司笙一偏头,朝司风眠道:“进去吧,自己找鞋。”

    “……”

    司风眠惊奇地一看司笙。

    她是完全感觉不到萧逆身上的“杀气”吗?

    在门口僵了片刻,最终,司风眠在萧逆挑衅、敌意的眼神里,面不改色地跨进玄关,拉开鞋柜的门,就去找拖鞋穿。

    凌西泽随后步入玄关,气定神闲的模样,就跟进他家一样。

    司笙一拽他的手臂,凝眉问:“你不回?”

    “我给他处理一下伤口。”凌西泽微微压低声音,觎见正弯腰换鞋的司风眠,便略微贴近司笙耳侧,轻描淡写地提醒道,“你不方便。”

    在司笙看来,司风眠就一小孩,还有血缘关系,帮忙处理伤口无所谓。

    可在不知情的司风眠眼里,情况就不一样了……

    萧逆和司风眠打架被请家长一事,凌西泽也有所耳闻,想让萧逆帮忙,可能性大抵接近于零。

    简言之,纵然是姐弟,凌西泽也不想看到他们有任何触碰。

    听得凌西泽解释,司笙稍一思索,便同意了,松开拽着凌西泽的手。

    三人前后进客厅。

    “没必要虏到家里来吧?”

    萧逆慢吞吞出声,那讥讽、轻慢的口吻,同往日的司笙如出一辙。

    针锋相对,火药味颇浓。

    司风眠一拧眉。

    紧随其后的凌西泽,伸手一拍司风眠的肩,让他不必在意。

    司风眠紧绷的肌肉稍微放松了些。

    凌西泽问:“医药箱在哪儿?”

    司笙道:“书房书架,你去找找。”

    “你去沙发上坐一下。”

    跟司风眠交代一声,凌西泽步入书房。

    二人这自然的互动和对话,落到司风眠和萧逆眼里,俨然坐实了他们俩的关系。

    凌西泽一走,司笙就笔直走到萧逆跟前,低头一扫满地的零件和木块,不过须臾,就做出判断,“错了。”

    萧逆:“……”

    就这么一眼,她便能判断对错?

    此时,已经往沙发走了一步的司风眠,闻声狐疑地看过来,心知萧逆是在修补机关盒,而司笙那平静却自信的评断……

    猜测高悬着,勾得心里颇痒,司风眠决定不计前嫌,一拐弯,就走了过来。

    萧逆眉眼一冷,冷眼刀子嗖嗖往这边飞,司风眠也只当没有看到。

    心情郁结,萧逆干脆将木凿和锤子放下,皱眉,语气生硬地问:“哪儿错了?”

    弯腰捡起地上的图纸,司笙轻笑一声,垂眼扫他,调子懒洋洋的,“你问我啊?”

    “……”

    又是这态度,信心十足,不可一世。

    能恨得人咬牙切齿。

    萧逆干脆不说话了。

    视线迅速掠过图纸,司笙轻勾唇角,又把其放回去,“图纸错了,最好重画。”

    萧逆狐疑地看她,不想相信她的评判,却又不得不倾向她的话。

    毕竟,无论从她的书架、工具箱来看,还是他从易诗词那里听闻的机关术来说,司笙似乎都是能跟“专业”挂上边的。

    站在后方的司风眠,瞥见地上的图纸,微微歪着头,拧眉仔细打量着,琢磨着“错在哪里”,可却没等他看出个所以然,图纸就被萧逆一把拿走了。

    司风眠一抬眼,就见萧逆两道冷冽视线打过来,两人对视几秒。随后,萧逆拿着图纸进了卧室。

    司风眠耸了一下肩。

    卧室的门被关上,少顷,身侧传来司笙的询问:“诶,他在学校,没朋友吧?”

    “啊?”

    司风眠愣怔,微顿,估摸着回应道:“有吧。”

    虽然是一个班的,他还是班长,但他跟萧逆不熟。

    据他所知,学校里崇拜、倾慕萧逆的人不少,可萧逆在校内确实少有朋友。传闻萧逆在校外结识不少人,学生间传什么的都有,不过总有夸大的成分在。

    其实他也好奇萧逆这人的。

    学习成绩还行,虽说每天上课都在睡觉,但每门课及格还是能保证的。运动也不错,篮球玩得利索,高一时他们一起进过校蓝队,只是不到一周,萧逆就因跟高年级队友打架退队了。

    为人也说得过去,没见他无事生非,所谓打架闹事都是有起因的。

    就是,脾气不太好。

    事实上,上次跟萧逆打起来之前,他们也没有什么瓜葛、恩怨,只是气上头了,才没控制住动的手。

    司笙啧了一声,“脾气太臭。”

    “咳,您说话也……”挺毒的。

    司风眠适可而止,没把话说下去。

    猜到他的意思,司笙却没有在意,笑了笑,交代他去坐着休息的同时,兜里手机嗡嗡嗡地振动,她拿手机一看备注,便去卧室接电话了。

    “怎么?”

    走进小书房,司笙关上门后,在椅子上坐下来。

    “你前两天不是说在构思漫画吗,问问你进度。”楚落的声音传来,“下周就要漫展了,你有作品的话,我好介绍漫画家和编辑给你认识。”

    前两天跟楚落联系时,司笙确实跟她提及准备漫画一事。

    随手拿起桌面的几个分镜本,司笙淡淡道:“不用费心。”

    楚落笑了,“不把你拉下水,我能甘心?”

    司笙轻轻叹息。

    初识楚落,是她大学毕业之际。那时楚落想来一次毕业旅行,计划走西北大环线,但怕一个人不安全,就想找人陪同。后来,她通过一些关系,高价联系到司笙。

    司笙当时索性没事可做,就同意了。

    两人在旅行途中很聊得来,所以旅行结束后也一直保持着联系,如今已经三年了。

    楚落是毕业那年筹备的第一部漫画,准备期间时常询问司笙的意见,后来偶然发现司笙对漫画感兴趣,且画功优秀,对漫画分镜有独特的见解,就一直想拉司笙进圈。

    见楚落对漫画抱有热忱,司笙也想过挑明自己身份,可一提及Zero后,发现楚落竟是Zero多年的粉丝,说起便是滔滔不绝地夸赞。

    思来想去,司笙怕毁了她的幻想,忍住了。

    眼下,虽说不能一直瞒下去,但一直找不到合适的契机……先见机行事吧。

    翻开几页分镜本,司笙慢条斯理地浏览着,说:“初稿不满意。”

    “对哪里不满意?”楚落狐疑地问。

    视线定格在纸张上,司笙停顿几秒,懒懒道:“故事和人设。”

    这一点,司笙说的真是实话。

    她的新漫画选择的是废土题材,末世之后的文明重建,想象空间很大,也有无限的创作可能。

    世界设定她是喜欢的,不过落实到人设和故事上,就欠缺一点什么。

    她以往走的都是比较邪性的路线,这个过于正统的故事,让她难以提起创作激情。

    所以分镜本画了一个又一个,至今都没有确切落实下来。

    “什么题材?”楚落询问时,盘腿坐在沙发上撕果冻包装。

    “废土。”

    “嗬!巧了。”

    楚落惊奇地出声。

    听出她语气中的异样,司笙略微狐疑地问:“怎么?”

    “就在今天,有一部叫《第一废墟》的废土作品,火爆全网。”</div>