红叶书斋 > 都市小说 > 今天三爷给夫人撑腰了吗 > 正文 第94章 司笙特制机关无人机【03更】
    “嘭嘭嘭!”

    急促的敲门声,彰显着司风眠此刻的心情。

    门很快就开了。

    出现在视野里的萧逆,一头乱糟糟的短发,精神倦倦的,嘴里塞着一根牙刷,满嘴的泡沫,比较宽松的T恤领子往下滑,露出半抹肩膀和锁骨。

    平日里在校园里“招蜂引蝶”的两大校草,此刻各有各的狼狈。

    手往门框上一抵,萧逆嘴里叼着牙刷,拧着眉头看了两眼司风眠,吐词不清地问:“干嘛?”

    顾不得其它,司风眠举起图纸,迫不及待地问:“你昨晚弄好的?”

    瞄了眼图纸,萧逆没反应过来,只是回答:“没弄。”

    司风眠怔了怔,随后问:“那你有没有梦游的毛病?”

    “你才梦游……”萧逆咕哝了一句,往某个房间看了眼,恹恹道,“隔壁不是还有个人吗?”

    !

    一语惊醒梦中人。

    司风眠连忙回过头,去看司笙的房间,可房门紧闭,他们这边闹出的动静,没惊起半点反应。

    “怎么回事?”

    将牙刷一拔,萧逆莫名其妙地问。

    “图纸!百分百还原!”

    素来淡定从容的司风眠,此刻声音激动而雀跃,直接把图纸往萧逆脸上糊。

    萧逆赶紧避开,伸手把图纸捞下来。低头,一看崭新的图纸,也有些错愕。

    每一个部位都有详细的绘制,大部分与他们画的相同,但机关部位完全不一样……

    就算是萧逆这样的门外汉,见到机关部位的图形时,也可以断定:这就是原始机关!

    契合得太完美了。

    “你姐当明星其实只是副业吧?”司风眠凑过来盯着图纸看,杂毛都凑到萧逆脸上了,他却未曾察觉,自顾自感慨,“这水平肯定是专业的。”

    萧逆懵了一下。

    记忆里,易诗词时常会伏案画一些图纸,整夜整夜的研究,他不懂那些有什么意义,只觉得枯燥又无聊。

    但是,每每听易诗词提及“祖传机关术”时,都能感觉到她的骄傲和自豪,那是一种油然而生的热情,自然而发。

    见萧逆迟迟未答话,司风眠推了下他的肩膀,“想到什么了?”

    萧逆一回神,淡淡道:“没什么。”

    往后退一步,司风眠又朝某房间看了一眼,“你姐平时几点起床?”

    将图纸拍回司风眠怀里,萧逆表情寡淡地说:“我就在这里住过两晚,昨天是第二晚。”

    “……”

    司风眠被他彻底噎住了。

    ?

    这姐弟俩,原来是真不熟啊?

    没有继续聊下去,萧逆回了房,先去洗漱,片刻后,他拾掇了下自己,拿着手机走出来。

    “她六点给我发了消息,早就出门了,交代我们早餐去隔壁吃,有人给准备。”

    “什么?”

    司风眠从洗手间探出头来,头发被打湿了,脸上还残留着水珠。

    “……”

    萧逆耐着性子,把话重复了一遍。

    司风眠惊讶地问:“隔壁?”

    萧逆点头,说:“神仙邻居。”

    司风眠晃了下脑袋,有水珠甩出发梢四处飞溅,他赞同道:“啊,神仙邻居。”

    *

    封大,某实验室。

    宋清明一从食堂回来,就见到司笙仍旧趴在桌子上,外套披在身上,凌乱的发丝或支起,或洒落满桌,看起来没一点美感。

    他将捎带回来的早餐往她身旁一放,说:“早餐。”

    “哦。”

    过了好几秒,才听到司笙困倦地应了一声。

    手指往桌面一敲,宋清明垂下眼眸,透过黑框眼镜看她如杂草的发丝,叹息又无奈,“我以为你清早过来,是想加班的。”

    “一晚没睡。”司笙睡眼惺忪地坐起身,眼睛微眯着,白净的脸上还残有睡痕,她一把抓起一堆图纸,往宋清明怀里一塞,“图纸搞好了,你看看。”

    望着手中一叠的图纸,再想到昨晚告别前还两手空空的司笙,宋清明难免在心里嘀咕一声“变态”。

    几天的理论研究,一晚上的作业,就能把图纸敲定……

    这速度真是绝了。

    抬手一推眼镜,宋清明仔细浏览着她的图纸,一一看完后,两道浓眉简直打结了,“时间这么紧,你还打算炫技,制造两种机械形态?”

    司笙眉目里还残着睡意,慢悠悠地答:“不炫没意思。”

    不做则已,一做惊人。

    ——这是司笙的原则。

    司笙这人,一切值得她花时间精力来做的事,基本都得靠“找乐子”为前提。

    如果没有特别明确的目的,她做什么都会很敷衍、没激情。

    宋清明服了,叹息,“一个月,来得及吗?”

    “不用一个月,”抽出吸管往豆浆杯里一戳,司笙掀了掀眼睑,“充其量再花一周。”

    “……”

    往椅背上一倒,司笙从早餐袋里拿出一肉包,说,“帮我做一下仿真模型,我打算采用轻木来做,你计算一下整体重量,再加入动力系统、指挥系统什么的,确定可操作性。”

    宋清明斜眼看她,“你搞那些不是从来不建模的吗?你自己说过,就算设计一间机关密室,连指甲盖的机关部件,都能用你的大脑计算得清清楚楚的。”

    司笙咬了口肉包,故作惊奇地看他,“那些玩意儿能飞?”

    “……”

    跟她互损,从来没赢过。

    认命地捏着图纸,宋清明走到一旁的电脑前,拉开椅子,坐下。

    司笙研究的是古机关术,而且是最原始的、借助自然操控的,对软件、建模没有他那么熟练,宋爷爷再三交代他帮忙,眼下司笙的任务扣下来,他也没可能拒绝。

    等待开机时,宋清明问:“你怎么忽然想向无人机下手了?”

    吃完一个肉包,司笙微一偏头,又拿起个煮鸡蛋,懒洋洋地说:“送人。”

    “昨晚那个?”

    “啊。”

    一个单音词,显然没有否认。

    宋清明:“……”

    你们秀恩爱的方式真特别。

    正当宋清明暗自腹诽之际,想到因凌西泽一晚没睡的司笙,心情就不怎么美妙了,气上心头,连刚剥好的鸡蛋都食之无味。

    轻咬着蛋白,司笙慢慢咀嚼着,咽下后,忽然问:“你会入侵别人的手机吗?”

    “我学的是编程,研究的是无人机。”宋清明两手一摊,狐疑地盯着她,“你想干嘛?”

    想干嘛?

    自然是,入侵凌西泽的手机,换他的微信头像,删他的备份图片。

    没等到回答,宋清明想到什么,“你不是认识一个黑客吗?”

    “在部队,没戏。”

    “他还能去部队?”

    “特招。”

    “……”

    宋清明没来由一阵不爽。

    司笙认识的黑客,跟他有过一面之缘。

    因谈话时有几句不愉快,后来这坑爹的货入侵了他们实验室的电脑,硬生生让他们团队以及导师看了十分钟的小人跳舞,还扭来扭曲的贼难看。

    索性只是恶作剧,数据没有损失,加上后面那货义务帮忙加固防火墙,而且事情传出去不好听,所以才不了了之。

    为此,他一直觉得司笙在交友这块,极其不靠谱。

    司笙味同嚼蜡地吃完一个水煮蛋,见到剩下的实在没什么胃口,全部推到一边,将外套往肩上一搭,又继续趴桌上睡了。

    *

    下午,四点。

    经过一整日的奋战,萧逆和司风眠终于按照图纸,还原出所有的部件。

    几块木板,把他们折腾得疲惫不堪。

    “组装吧。”

    呼出一口气,司风眠把所有部件都推到萧逆跟前。

    萧逆活动了下手指,缓缓吁出口气,然后按照图纸对机关盒进行组装。

    所有木块都有机关衔接,无需胶水进行粘合,也就是说,只有部件成型,就可以空手组装成型。但,这种设计,也极大地考验了设计者的能力。

    组装时,萧逆忍不住在心里嘀咕:也不知道是哪个变态设计的,闲得没事做才在一个盒子上搞出那么多花样。

    “我昨天晚上睡得很浅,听到一点动静,但不敢确定……”

    盘腿坐对面地板的司风眠,盯着萧逆组装时,不紧不慢地开了口。

    萧逆动作一顿,“有话就说。”

    犹豫片刻,司风眠不确定地问:“我先问一句,你姐事先研究过这个机关盒吗?”

    “没有。”

    这一点,萧逆可以肯定。

    他就带着机关盒过来两次,这两次,司笙虽然都有看机关盒,但前后加起来怕是没两分钟。

    两分钟……谈什么“研究”?

    司风眠挠挠头,耷拉着眉眼,说:“你有没有想过,你姐其实是个天才。”

    萧逆一皱眉,“什么意思?”

    司风眠摊手,“昨晚,我听到她去客厅的动静,间隔时间,充其量十分钟。”

    “所以?”

    “如果她不是熬了一夜画好的图纸,那么,应该只能是这十分钟内完成的。”司风眠以匪夷所思地表情如此分析道。

    这是他能找到的,最合理的一个猜测。

    “……”

    紧接着,司风眠采用排除法,又道:“按照你和你姐的关系,我估计,她应该不会花一个晚上帮你画这张图纸。”

    “……”</div>