红叶书斋 > 都市小说 > 今天三爷给夫人撑腰了吗 > 正文 第99章 尝试自拍,亲密合照【08更】
    “我替她喝。”

    伴随着身后忽然传来的声音,递到跟前来的那杯苦瓜汁被拿走了。

    司笙一回眸,没有一点防备的,视野里撞入熟悉的脸庞。

    光线柔和得近乎朦胧,洒落在那人脸上,眉目俊朗,棱角分明,他微扬着下颌,装满苦瓜汁的玻璃杯递到唇畔,动作从容淡定,一点点地喝了下去。

    吞咽时,喉结滑动,线条流畅。

    转眼功夫,苦瓜汁已经见底,他一饮而尽,把空的玻璃杯放回工作人员端着的托盘上。

    工作人员被他盯了一眼,心儿发慌,赶紧把头低下来,不敢同他对视。

    “走。”

    凌西泽伸出手,一把攥住司笙的手腕,拉着人走下展台。

    低低的一个字,嗓音有些发涩。

    没有挣扎,司笙任由他拉着,然后在众人的注视下,不紧不慢地离开。

    先前的不爽和愤怒,在这一出后,渐渐归于平静。

    徒然出现的男人,没跟他们说过一个字,甚至连一个眼神都没给他们,可一举一动,都像在跟他们宣告——

    你们虽人多势众,但她亦不是孤身一人,有我在,她便由不得你们欺负。

    “好羡慕啊,长得帅,又靠谱,小姐姐气质好,有个性。这是什么神仙爱情?”

    人群里,有个姑娘两眼瞪直,啧啧感慨着。

    旁边同行的姑娘放下拍视频的手机,笑了笑,“帅哥配美女,那也得长得好看。这小姐姐虽然戴着墨镜,但那底子,估计能秒杀百分之九十以上的人了。”

    残忍的现实,让姑娘顿时没了声。

    *

    不远处,负责人和地中海,眼睁睁看着凌西泽喝完苦瓜汁,在很长一段时间里,沉默无言、面面相觑。

    合着这位爷突然抵达漫展,是为了美人,而不是工作啊?

    “怎么办,我感觉我要卷铺盖走人了。”负责人忧心忡忡,面如土色。

    像凌总这样的男人,真得罪他,或许还有一线生机,可现在招惹的是他的心上人……

    哪里还能有活路?!

    被围观群众谩骂,被工作人员搞鬼……换做是他媳妇遭此待遇,他没当场炸了就很有教养了。

    地中海恨不得扼腕,心想自己也遭了牵连,遂赶紧推了负责人一把,“你还愣着干嘛,赶紧让人赔礼道歉。现在还来得及,被凌总牵走的姑娘,想要什么你就给她什么,把人哄高兴了比什么都重要,懂了吗?”

    “懂懂懂!”

    负责人点头如捣蒜,赶紧走到一边去打电话。

    寒冬腊月的,他被生生急出一身热汗来,后背湿透。

    *

    走出一段距离,司笙一侧头,见凌西泽眉宇罩着黑气,脸色不大好看。

    还以为他是喝苦瓜汁喝的,她问:“苦不苦?”

    “还好。”

    听得询问,凌西泽眉头微松。

    心中郁积的怒气也淡去几分。

    “哦,那,手松一下。”

    说话时,司笙别开视线,颇为别扭地动了下被攥住的手腕。

    漫展里虽开着空调,但耐不住占地面积大,整体温度偏冷。她的体温又偏低,暴露在外的皮肤凉凉的,跟凌西泽手心温度形成鲜明对比。

    掌心能触到细腻冰凉的皮肤,抓了好一会儿都没暖和起来。

    意识到这点的凌西泽微微蹙眉,垂眸一看她,又将心中狐疑暗自压下。

    他松开司笙手腕。

    失落的情绪,在心尖上拂过,极轻,带动轻微的涟漪。

    “喏。”

    下一秒,司笙把冰糖葫芦送到他唇边。

    她拿着冰糖葫芦的竹签,手指纤细而修长,冷白灯光打落下来,白皙的皮肤衬着鲜艳的冰糖葫芦,好看极了。

    凌西泽看得一怔。

    随后,他又听得司笙提醒,“果肉味道酸涩,你可以吃点糖。”

    眼睑半垂下来,视野里是被冰糖包裹的果实,余光则是她白净的侧脸,这一幕宁静而美好,将方才那一点失落拂得一干二净。

    他低头,咬下一个冰糖葫芦,整个到嘴里,裹在果肉外的糖甜得腻人,驱逐着口腔的苦味残留。

    咀嚼两下,紧随而来的酸涩,跟甜味苦味混杂着,味道尤为复杂。

    司笙将其看在眼里,挑挑眉,出言讥讽,“傻了吧,都让你只吃糖衣了。”

    凌西泽没有答话,但唇角上翘,笑意极浅。

    她喂过来的食物,再酸再涩,他也甘之如饴。

    “二位,等一下!”

    随着一阵急促的喊声,穿着工作制服的青年抱着个大抱枕,气喘吁吁地跑过来。

    周围的人太多,司笙和凌西泽都未察觉,直至那人跑到跟前,二人才意识到对方叫的是他们。

    青年把抱枕递过来,满头大汗,殷切地说:“美女,这是送你的答题礼物。”

    “不是没答对吗?”

    司笙眯缝了下眼。

    迅速扫了眼凌西泽,青年浑身一颤,赶紧移开目光,解释道:“我们工作人员失误,苦瓜汁倒多了,这是给你的补偿。”

    思忖两秒,司笙偏头问凌西泽,“你要吗?”

    凌西泽道:“喜欢就收下。”

    “哦。”

    晃了晃手中的冰糖葫芦,司笙一看跟前青年怀中的大抱枕,有些犯愁,“拿不下。”

    “没关系,我可以帮忙送上车——”

    青年灵机一动,可话没说完,跟前忽然横出一只手,把他怀里的抱枕拿走了。

    他一怔,赫然见到一侧的男人搂着软萌抱枕,衬着严肃冷峻的表情,不知为何竟是有一种浓浓的反差萌。

    青年没敢多看,再三同司笙哈腰道歉,要到司笙口头谅解后,才长舒一口气,匆匆离开。

    他刚一走,司笙就扭头去看凌西泽,表情颇为古怪,几秒后,终究憋不住,干脆给自己喂了个冰糖葫芦,强忍着。

    凌西泽眉头抽了抽,深邃漆黑的瞳仁里尽是无奈,“想笑就笑吧。”

    “抱枕挺配你的。”司笙笑得张扬明艳,乐极了,嘴上却安抚着,“看着年轻。”

    “……”

    抱枕是根据酷岚视频卡通图案制作的,造型软萌可爱,粉嫩粉嫩的颜色,加之其做得特别大,足能占据半个身子。

    这样一抱枕塞在凌西泽怀里,画面感也是很强了。

    “说真的,你比我刚认识你那会儿,看着成熟多了。”司笙真心发表意见,又把冰糖葫芦递过去,“还吃吗?”

    “不好吗?”

    反问着,凌西泽一低头,又咬下一颗。

    “还行吧,当重新认识了。”

    不会有一成不变的人,多年未见,曾经熟悉的人,跟记忆中有了改变,自然而然也拉大了距离。

    凌西泽微微眯眼。

    重新认识……

    若真如此,倒也不错。

    总比只能通过零星的碎片消息探寻她的蛛丝马迹要好得多。

    “话说回来,你一个人来漫展玩啊?”

    司笙询问时,视线四处一扫,寻不见凌西泽同伴的踪迹。

    凌西泽早已练就随口胡诌不打草稿的本领,面不改色地说:“来谈点事。”

    “哦。”

    又看他两眼,司笙乐不可支,主动掏出手机来,克制着笑意,用商量地口吻正经道:“要不,你说,这画面也挺难得的,我给你拍个照吧。”

    “……”

    低头一看怀中的抱枕,凌西泽心情一言难尽,可一看到司笙的笑容,又强行把不爽压下来。

    视线勾住司笙那抹笑,不知为何,凌西泽唇畔也翘起些微笑意,弯了弯唇,他问:“你想拍成鬼片吗?”

    “……”

    被他一嘲弄,司笙才想起,自己摄影技术确实难以拿出手。

    “那,试试自拍?”

    换成前置镜头,司笙往凌西泽身侧一站,拿着冰糖葫芦的手自然而然地抬起,手肘往凌西泽肩上一搭。

    尔后,司笙另一只手往前伸,举着手机找合适的角度。

    肩上是她的手,视野里有冰糖葫芦、她的手机,鼻尖隐约似是萦绕着她身上的香味,浅浅的,却沁人心脾。

    凌西泽喉咙发紧,心思全不在拍照一事上,等肩上的手被移开,他才恍然回过神。

    “拍得确实不怎样。”

    毫无察觉的司笙,将墨镜一摘,轻拧眉头,手指滑动着刚拍的照片。

    凌西泽侧身向前,拉近二人的距离,低头靠近,“我看看。”

    他的声音飘落,混杂着他的气息,司笙眼皮一跳,感知到他的碎发掠过耳侧,可她一想,没动,也未避开。

    她的反应很大程度取悦了凌西泽,一一翻看完司笙拍的几张照片后,肯定道:“有进步。”

    挨得近,低语往耳廓里钻,司笙往旁一闪,满眼狐疑,“什么?”

    “最起码,两个人都进框了。”凌西泽找到唯一能值得夸赞的。

    “……”

    这人就不配说话!

    此时,徘徊在二人周围的工作人员,在被凌西泽赏赐一眼后,立即通过察言观色的本领站出来。

    工作人员面上带着亲切友好的笑容,三两步凑上前,主动询问:“请问,需要帮忙拍照吗?”

    “嗯。”

    司笙还未答,凌西泽就率先应声,掏出自己手机递过去。

    工作人员一领到手机,就退开几步,摆出专业的架势。

    镜头对准他们,工作人员便晃着手,提醒道:“二位,靠近点儿哦。”

    司笙怔了怔,“合照啊?”

    凌西泽侧头看她,问:“跟你合照要事先打报告吗?”

    “那倒不用……”

    话音未落,一只手就从她后方横过去,搭在她另一侧肩膀上。

    她几乎被凌西泽搂在怀里,抱枕凑到二人中间来,她一手拿冰糖葫芦一手拿手机,因未回过神而下意识望向凌西泽,二人四目相对的那一瞬,工作人员当机立断地拍了照。

    “好了吗?”

    视线一收回,司笙冲前方的工作人员询问。

    她那张脸实在过于惹眼,工作人员看清她的容貌后,被惊得呆了两秒,随后因两道凌冽视线催发出强烈的求生欲,赶忙道:“没拍好,看镜头,再多拍几张。”

    实在是挺想看凌西泽搂抱枕画面被留下来……

    索性,司笙将手机放好,调整好姿势,举着冰糖葫芦看镜头,配合着拍了几张。

    凌西泽唇角全程带着笑意。

    末了,将手机还回的工作人员,恍然间还能在凌西泽眼里见到点满意,顿时受宠若惊地离开了。

    “拍得怎么样?”司笙看过来。

    “挺好。”

    翻动照片,凌西泽给她看了两张。

    司笙瞧了,挺满意的,点点头,“把图发给我。”

    “行。”

    趁着司笙四处张望,凌西泽点开最初拍的图。

    画面里只有他们,身前是抱枕,他搂着她的肩,她两手举着糖葫芦和手机,抓住那一瞬的意外而茫然,反而显得有些呆萌。他低头,她抬目,视线短暂交汇,情绪是含糊不清的朦胧,姿势暧昧又亲昵。

    毫不犹豫的,凌西泽将其设置成屏保。

    张望完找到下一个目的地的司笙,咬着最后一个冰糖葫芦,问了,“我去吃点东西,你呢?”

    照片传给她,凌西泽淡定收回手机。

    “我没事做,一起吧。”

    “行。”

    一个人逛漫展,没意思透了。

    *

    身为CC漫画和酷岚视频联合举办的盛大漫展,官方又正规,给游客良好体验和无限选择,就连小吃街的种类都复杂多样。

    除了关东煮、章鱼丸子、寿司等食物,还有各地特色小吃,如包子馒头、馄饨、驴打滚、豆腐脑、春卷、酱猪蹄……看得人眼花缭乱。

    但,司笙的体验感,却颇为奇怪。

    路过一家烧饼摊。

    摊主:“美女,要试一下酥油烧饼吗?特别香。”

    司笙:“太大份。”

    摊主:“没事,我们有免费试吃,切成小块,免费。”

    司笙:“……哦。”

    试吃小份,被强行塞到手里。

    路过一家章鱼丸子摊。

    摊主:“小姐姐,章鱼丸子免费送,您要拿一份吗?”

    司笙:“……嗯。”

    路过一家饮品摊。

    摊主:“这位美女,我们现在免费送十杯饮品,您正好是第八个。我们店有烧仙草、橙汁、酸梅汤……请问您要哪一个?”

    司笙:“烧仙草。”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一路逛下来,司笙一分钱没花,可,凡是她看得上眼的食物,基本都免费试过一遍。

    凌西泽了然于心,不动声色地给司笙拿小吃。

    此外,一踏进游戏区,司笙一扫先前答不上题的霉运,一玩必中奖,一中奖必有礼品,但凡是礼品,全都是分量最大的。

    她随便逛了一下,大礼品加小礼品,堆积成山,工作人员热情积极地将礼品往凌西泽车里搬。

    将抱枕一并交给工作人员,凌西泽卸了货,两手空空,同静站一旁凝眉思考的司笙问:“还玩吗?”

    墨镜重新戴上,司笙手指摩挲着下巴,盯着凌西泽若有所思。

    好半晌后,她问:“听说你开了家视频网站?”

    恍惚记得,沈江远从剧组接她回水云间时提过一句,凌西泽在收购风林娱乐之前,是开视频公司的。当时没多问,也没多想,并不知道是哪家公司,现在看来……

    “嗯,”凌西泽淡然一应声,随口接话道,“可能被认出来了。”

    “……”

    如此轻描淡写地承认,让司笙一时无话可说。

    也就是说,酷岚视频真是他开的?

    难怪。

    大BOSS出现在漫展,工作人员的积极和热情,显然是不可避免的。

    “不玩了,没意思。”司笙将帽檐往上推了推,懒懒道,“去DIY区看看。”

    “嗯。”

    凌西泽没有异议地陪同。

    手工DIY,专门划分一条街道,给游客们自己制作手工物件。

    有可手绘的面具、折扇、纸伞,自制捕梦网,和风头饰,团扇和香囊之内的,游客们可通过自己才艺和想象,自由发挥。

    司笙本是闲逛的,不过在手绘区域观望一下,见到五花八门的“画作”,觉得有趣,便停了下来。

    有写字的,有素描的,有画山水的,也有选择卡通角色的……

    拽了下凌西泽的衣袖,司笙朝他靠近半步,微仰着头,问:“送你一折扇,你想画什么?”

    画什么?

    视线从隔壁一Zero粉丝的折扇上收回,凌西泽勾着唇角,好整以暇地看她,平静自若地吐出两个字,“二巴。”

    “什么?”

    司笙微愣。

    眼里荡起浅浅笑意,凌西泽专注地盯着她的眼睛,一字一顿地说:“Zero的《死亡传说》,二巴。”</div>