红叶书斋 > 都市小说 > 今天三爷给夫人撑腰了吗 > 正文 第102章 漫画上的事,就让漫画解决【二更】
    【肖兴】:大叔,您的分镜稿,是不是遗失过?

    什么意思?

    司笙预感不对,发了个【?】过去。

    【肖兴】:我们网站有一部废土题材新作,叫《第一废墟》,这部作品的人设和走向都跟您的很相似。

    【肖兴】:[链接]

    【肖兴】:要不您先看看?

    《第一废墟》,UU,司裳……

    将这三个名词联系起来后,司笙就意识到什么,眯了眯眼,不慌也不乱,神情淡定地点开链接。

    只更新到两话。

    故事以末日为背景,幸存下来的人类建立新的文明,但科技文明在长年的末日战争里遗失,保留下来的寥寥无几。新文明的高层保留部分科技,且组建一支保护人类的队伍,故事就是以主角队伍展开的……

    可以说,跟司笙命名《新世界》的新漫画,故事重合率达百分之八十以上。

    人设重合率则达百分百。

    一口气看完,司笙大概想清楚其中前因后果。

    脑洞撞成这样,就算是双胞胎,都没这个可能。而,她那日带分镜本去见钟裕时,中途有离开过,司裳正好有机会接触到。

    难怪后来司裳几次见她,目光都刻意躲闪,时不时流露出心虚之意。

    微信又来了消息。

    【肖兴】:您看,您是不是被抄了?

    有意思。

    这位编辑,看到她的作品,第一时间不是质疑她“抄袭”,而是询问她分镜稿是否遗失过。

    这得有多信任?

    【Z、】:看完了。

    【Z、】:确实被抄了。

    【肖兴】:我现在就召集他们开会,商量怎么处理《第一废墟》。

    司笙嗤笑一声,瞳仁泛着冷,回复。

    【Z、】:不用处理。

    不用处理。

    轻描淡写的四个字,全是淡定从容的大家风范。

    继续蹲在办公室里等消息,急得跟热锅蚂蚁的肖兴,看到这回复,险些没一头栽倒在桌上。

    他急不可耐地敲击键盘。

    【肖兴】:大叔,您不用管有没有证据的事,这个我们可以慢慢来!

    【肖兴】:这部作品既然涉嫌抄袭,我们肯定会处理的。

    【肖兴】:我们网站绝对公平公正!

    【肖兴】:您也不用顾虑网上的言论,一路跟你过来的人,都相信您的人品,绝对不会质疑的。

    【肖兴】:我只看了您的草稿,就可以断定您才是原创!相信其他人也是这样的!

    肖兴一口气打完一串,还想多说几句,结果另一个打包文件被扔了过来。

    【Z、】:[文件]

    【Z、】:你看看这个。

    肖兴傻了眼。

    分明啥都不知道,可在见到文件的那一刻,心猛地悬在嗓子眼,紧张而激动的心情令他两手发颤、口干舌燥。

    像是在事情悬而未决之前,忽然看到希望和转机的感觉,源源不断的安全感令他心潮澎湃。

    文件名:《九号基地》。

    *

    趁着肖兴浏览新文件的时候,司笙溜达出去给自己倒了杯水,回来后又在桌面找到一本新的分镜本。

    喝了口水,司笙倚靠在椅子上,右腿搭在左膝上,神情懒散,不紧不慢地将分镜本翻开。

    第一页:

    “《九号基地》。

    反叛军、人设。”

    这个故事,从最开始,就设定了两条线。

    一条以守卫者为主的正义线,一条以反叛者为主的反抗线。

    打一开始,司笙就没有确定下来,所以做了两手准备。

    先前暂时拟定《新世界》这条线,但分镜稿越到后面越不满意,所以上周才及时停止,又抽空从《九号基地》这条线重新画了一份分镜。

    原本还摇摆不定,不过,《第一废墟》的出现,帮司笙做出了决定。

    司笙耐心等了几分钟。

    【肖兴】:太燃了!

    【肖兴】:比《死亡传说》更要惊艳!

    【肖兴】:我要吹爆它!

    【肖兴】:这跟《新世界》是同一个框架吧,您现在是决定画《九号基地》吗?

    【Z、】:嗯。

    片刻后,肖兴大抵是冷静些了,又把话题拉回来。

    【肖兴】:我确定《九号基地》可以火过《第一废墟》,但是,您真的不追责吗?抄袭是不能容忍的。可能您不在乎这一两个构思,但纵容抄袭,不利于行业风气啊。

    【肖兴】:您不用担心CC漫画,我们随时可以把《第一废墟》下架,同时跟UU解约。就算没有足够的证据,以我们在行内的影响力,只要透露UU抄袭,《第一废墟》今后的路就很难走。

    眼睑一抬,司笙见到他的消息,把分镜本一合,扔在桌面。

    不在乎?

    不追责?

    想得美!

    老易自幼便用一句古话教导她:这天底下,什么都能吃,就是不能吃亏。

    司裳既然做得出来,就得事先想好如何承担后果。

    没有证据的前提下,她确实无法进行法律意义上的追责,但——

    她同样可以让司裳身败名裂。

    【Z、】:漫画上的事,就让漫画解决。

    呵。

    她正愁画得没激情呢。

    *

    跟肖兴一聊完,司笙就下了线。

    只是,她并未去做别的事,而是用手机下载CC漫画软件。

    不多时——

    千万网友的微博首页,多出一条最新微博。

    【Zero】:分享洛长河新作《长眠》,帮忙打个榜。[CC漫画·网址链接]

    从天黑起,“Zero现身C&K漫展”的话题就挂在热搜第一,引得网友们议论纷纷,眼巴巴等着Zero出来表态。

    眼下,Zero发博,没有正面回应参与漫展的事,反而猝不及防地来了一波广告。

    机智的网友们察觉到自己可能吃到了与众不同的瓜。

    “又是洛长河,又是CC漫画的,大叔参加漫展实锤了!”

    “Z神也看CC漫画?话说,会不会决定把新作发在CC漫画啊?”

    “洛长河长得那么好看,大叔是不是在漫展上看上她了?”

    “打榜打榜打榜,洛洛妹子向前冲!”

    “看样子《第一废墟》的第一不保,Z神当年连载《死亡传说》时,就几百万粉丝,照样在榜单上打败天下无敌手,也就一个白大能跟他平分秋色,现在可是有三千万粉啊。”

    “谁预测《第一废墟》稳占第一的,哈哈哈哈,料不到忽然冒出一个追漫画的大叔吧?”

    “不是单纯安利新漫画,而是刻意提了‘打榜’,《长眠》正好排在《第一废墟》后面。是不是可以猜测一发:大叔不爽UU?”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微博一经发出,真粉丝、凑热闹的,都抱着好奇心态点开链接。

    《长眠》本质上是一部优质漫画,只是类型偏向小众罢了。但是,在有足够曝光的前提下,还是有很多人好这一口的。

    司笙发完微博不到一个小时,CC漫画上,被《第一废墟》压了好几倍数据的《长眠》,就实现了各方面的反超。

    并且,各项数据正在持续不断地甩开《第一废墟》。

    《第一废墟》的粉丝们,尝试负隅顽抗跟Zero较劲,但不到半个小时就意识到这战斗力是完全无法比拟的,如同鸡蛋碰石头的差距,于是明智选择放弃。

    路人们凑热闹,对两部作品的数据一边观察一边截图,然后发在各大论坛网站,引来越来越多的人围观。

    两个小时后,CC漫画再也挤不进去,网站因一时涌入的流量过大,服务器承载不来,彻底瘫痪。

    “大叔牛逼!”

    “万万没想到,CC有史以来第一次瘫痪,竟是因为Zero。”

    “哈哈哈哈哈哈嗝。”

    “自此,世人们终于见识到Zero的粉丝号召力,以及……粉丝战斗力。”

    网友们源源不断地寻找着乐子。

    自然,有关CC漫画、Zero以及洛长河的热度,依旧持续不断地上升。

    那一夜,刚准备下班、就因Zero一条微博被迫加班的肖兴,在喜滋滋、飘飘然地通知技术部解决问题后,心潮澎湃地打开公司主创群。

    已经得到消息通知的几人,已经群里滋儿哇乱叫了。

    “大叔签约我们公司的事是真的,怎么现在就给做宣传了?”

    “我还以为是老肖哄我们高兴呢。”

    “啊啊啊,大佬来我们公司,要不要准备特别欢迎活动?老肖你找人策划策划?”

    “怎么搞,大叔推荐一部漫画服务器就崩了,他要是宣布入驻CC漫画……老肖,技术部安排一下?”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“别在群里聊了!走走走,现在才晚上九点,大排档约不约?”

    听到最后一句语音,肖兴澎湃的心情缓和了点。

    都是投资人,结果这群人倒是成天浪得没边,就他这个给自己办事当主编的,成天累成狗!

    不过——

    一想到Zero,肖兴又呵呵傻笑了。

    他摁下语音:“顺路来趟公司,给我稍一份。”

    *

    夜渐深。

    京大。

    车辆开到宿舍楼楼下。

    “UU,没想到你还是京大的高材生啊。”开车的青年惊叹一声。

    司裳报赧一笑,轻声说:“今天谢谢了。”

    青年摆摆手,笑得开怀,“没事没事,都在封城,下次有空再约啊。”

    “好。”

    司裳应声告别,推门而出时,快速往车里看了眼,继而悄悄舒了口气。

    漫展结束后,她就应邀参加漫画家聚会,虽说不是全部到齐,如洛长河就在签售结束后就自行离开了,但其他人都到的七七八八。在场都是圈内颇有名气的漫画家,司裳得到邀请后自是没有拒绝。

    她样貌、气质出挑,外加高材生、富家小姐标签傍身,如今还有《第一废墟》这样炙手可热的作品,在聚会时,自然是众心捧月的存在。

    大半的男漫画家都围着她转,连回学校都是他们抢着送……若说没一点骄傲,那是不可能的。

    隔着玻璃窗朝人欠了欠身,司裳心情愉快轻松,抬步走向宿舍楼。

    然而,一进门,突如其来的一通电话,就让她的心情跌入谷底。

    “UU,你回去了吗?”木木的声音颇为急切,“我刚看到消息,Zero在微博上宣传了洛长河的新作,现在她的作品已经在各方面超过你了,我们网站服务器直接崩掉……”

    木木在电话里详细介绍着情况。

    司笙步伐一滞,脑子嗡嗡作响,跟断片似的,半晌才愕然问:“Zero给洛长河做宣传?”

    在这圈里,互相宣传,都是常有的事。

    不过,Zero属于例外。

    Zero在圈内的活动几乎为零,除了更新漫画,基本就跟圈内再无瓜葛。唯一一次推荐漫画,还是在咪哈漫画时,因Zero和White双方粉丝掐架,他站出来力挺White的《生存游戏》,表态是White的粉丝。

    当时White也发了相似的内容。

    那还是四年前的事了。

    眼下,以Zero自新年来得到的热度和关注,司裳不用看数据,都知道Zero这一波宣传,会引发多大的轰动效应。

    “嗯,我也是刚知道的。”木木道,“现在大家都在猜,洛长河跟Zero什么关系。”

    木木飘忽的嗓音里,有一抹不易察觉的忐忑。

    今日在漫展上,木木虽然没明着跟洛长河对着干,可没有给司笙好脸色看,侧面来讲也没是没给洛长河面子……

    眼下,一想到洛长河背后可能有Zero撑腰,木木就觉得浑身发软,膝盖承受不住身体重量,整个人都摇摇欲坠。

    心慌之际,想到司裳和洛长河关系尚可,就赶紧来找司裳打探了。

    木木问:“你跟洛长河关系不错,要不,去问问?”

    司裳怔了怔。

    有那么一瞬,司裳脑海里闪过那画风、构思像极了Zero风格的分镜本,但,她很快又安慰自己:不可能,不可能……

    司笙这样嚣张、没品的人,怎么能跟站在漫画圈顶端的Zero扯上关系?

    洛长河是漫画世家出身,或许真有可能跟Zero认识,可是,这并不代表司笙就跟Zero认识!

    至于分镜本……

    不会有事的。

    她自我安慰着:她才是最早发布作品的那个,没有任何证据的前提下,就算是Zero,也没处说理去。

    又或许,Zero这样脾性古怪的人,只是单纯不喜她打着他的名号罢了。

    “好,我问问。”

    挂断电话后,司裳身子一软,倚靠着一侧的墙,唇角微微翕动着,胸口一起一伏,脸色煞白,毫无血色。

    良久,她颤颤地拿起手机,拨通洛长河的电话。

    *

    这边,司笙刚洗完澡出来,就接到楚落的电话。

    “我有个贼梦幻的事情,不知道该不该跟你说。”

    一听楚落的声音,就知道她现在状态挺恍惚的。

    司笙问:“Zero给你宣传的事?”

    “你也知道了?”

    “啊。”

    司笙在梳妆台前翻找出一片面膜,打算睡前保养一下皮肤。

    “那我不是在做梦?”

    “嗯。”

    “……”

    楚落那边静默了。

    点开免提,将手机放置一边,司笙撕开面膜,取出面膜纸给自己敷。

    待到面膜纸被她整理得服帖到没一丝褶皱时,楚落才慢悠悠地缓过神,开了口,“刚刚编辑和同行把我电话都给炸了,连UU都打电话来问,一个个都在猜我跟Zero是不是有不可告人的关系。”

    因为没回过神,全无真实感,楚落表现得还不错——淡定、冷静、从容。

    嘴上答着“我跟Zero不认识”,偏偏话语行间的镇定,又让人咂摸出一丝“我就是深藏不露”的意味来。

    这下同行脑补什么的都有了,就差没给她贴上一个“Zero背后的女人”标签。

    “哦。”

    司笙的态度应付又敷衍。

    楚落渐渐恢复理智,狐疑问:“不是,你怎么能这么淡定?”

    “……”

    始作俑者就是她,想不淡定都有点难。

    更何况,她演技一直没修炼到家,装一下都显得特别假。

    于是,司笙想出个理智而客观的答案:“因为知道你跟Zero没有不可告人的关系。”

    “但他给我做宣传了!”

    楚落的语气终于有点激动了。

    艹!

    Zero宣传她的作品了!用的还是CC漫画的链接!

    就这么一件事,够她在漫画圈里吹一年了!

    哦不,吹一辈子都够了!

    司笙抽空修剪着指甲,慢条斯理地敷衍她,“两个可能。一,她确实觉得你的漫画好看,值得第一;二,她不喜欢模仿她风格的《第一废墟》。”

    “你的意思是,大叔可能借助我来打压UU?”楚落回味过来。

    司笙弯了弯唇角,“纯属猜测。”

    不过,她说的两种猜测,都属实。

    楚落轻笑,“不管怎样,也是我捡了便宜。”

    司笙不语。

    二人先聊一阵,楚落难得情绪激昂,司笙陪着她聊了近一个小时,才挂断电话。

    她随手翻看了下消息。

    【宋清明】:试飞成功,你明天来拿。

    【宋清明】:另外,城内禁飞,要玩去远一点的地方。

    这一天的事太多,司笙恍惚了下,才想起自制无人机的事。

    确定好图纸后,宋清明用一天建模,确定好每个部位的数据,她花了五天时间,将这些零件一一落实到位,最后进行组装。

    不过,调试和试飞的环节,她是交由宋清明负责的。

    一是她挺忙的,二是,她不懂无人机,粗略涉及皮毛罢了,去也只是看着,无异于浪费时间。

    原本计划最少三天时间,没想宋清明不到两天就完成了……

    【司笙】:好。

    回复完,司笙找到凌西泽的备注,点开对话框。

    *

    书房里。

    翻看档案的凌西泽,听到手机叮咚作响,暂停工作,往旁边看了眼。

    屏幕亮起。

    【阎天靖】:又换头像,越来越低幼化了。

    【阎天靖】:最近这漫画家挺火的啊,事情一桩接一桩的搞。这种级别的漫画家,搁你们娱乐圈,也能算人人抢着要的顶流了吧。

    【阎天靖】:怎么,你也喜欢?

    【凌西泽】:嗯。

    高冷地回复完,凌西泽一瞥微信头像,心情颇好,又回了一句。

    【凌西泽】:她的《小白鸽》月底上市,你让人去买一些,给公司每个人都发一本。有家庭的多发几本。

    【阎天靖】:?

    【阎天靖】:她?

    【阎天靖】:你被盗号了吧?

    凌西泽刚想输入新消息,对面一个视频电话打过来,他没有犹豫,接听了。

    手机屏幕里闪现出阎天靖俊雅的脸,眉目的那抹震惊,还没来得及掩去。

    阎天靖问:“你来真的?”

    “嗯。”

    “你让我一个搞科技的公司,组团帮一漫画家冲销量?”阎天靖直接被他气笑了,“你脑洞这么大,怎么不去祸害风林和酷岚。”

    “这两边都通知到位了。”凌西泽淡定得很。

    “……”

    阎天靖被噎得无话。

    一想到公司精英们人手捧着一本漫画来看,阎天靖就起了一身的鸡皮疙瘩。

    不过,阎天靖无法跟凌西泽争执,只得妥协。

    谁叫公司也有凌西泽的一份呢?

    思索片刻,阎天靖问:“对了,这个被叫大叔的Zero,是女的?”

    眸光一闪,凌西泽道:“打错了。”

    “是真的打错了,还是你私下里跟她认识?”阎天靖是个聪明人,脑子一转就想到在德修斋得到凌西泽特殊待遇的那位,一惊,“不会是……”

    “挂了。”

    凌西泽不由分说地掐了电话。

    虽说凌西泽一举一动都很只得怀疑,但阎天靖仔细思忖片刻,觉得还是不大可能,遂没有往深里想,索性作罢。

    这边,凌西泽刚一挂电话,就听到新消息声响。

    瞄了眼后,顿住了。

    【司笙】:明天有空么。下午,城外,约不约?</div>