红叶书斋 > 都市小说 > 今天三爷给夫人撑腰了吗 > 正文 第109章 陆沁:跟我儿媳视频?【三更】
    《九号基地》的预告,寥寥几个场面。

    但,Zero的实力就是如此恐怖,该展现的,全部展现出来,几个画面就看得人热血沸腾,刺激得天灵盖一阵激灵。

    废土的设定,以“神秘的九号基地”入手,嚣张强悍的主角,肆无忌惮的残虐和破坏,新新文明建筑转眼化作废墟。

    这个主角,俨然是个反派设定。

    故事将如何展开?

    主角是怎样的设定?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一切都忍不住让人对其产生强烈好奇。

    不知为何,就几个画面,司裳就想起自己的《第一废墟》,隐约能捕捉到一些熟悉的影子,可细细一想,又没有任何重合的部分。

    是因《第一废墟》和《九号基地》题材一样,所以神经过敏了吗?

    司裳如此想着,心不在焉地翻看评论。

    【大叔出品,必属精品!我是脑残粉,我要吹爆《九号基地》!】

    【有趣有趣。前两天,大叔给推荐给楚落的《长眠》争榜单,把第一的废土作品《第一废墟》踩下来,现在新作又是废土作品,更新时间周五晚八点,跟《第一废墟》时间一模一样。三个猜测,一是大叔看不惯新人模仿他的风格,想要让新人吃点教训;二是题材、时间问题都只是凑巧;三嘛,斗胆猜测一下,大叔跟UU莫不是有什么私人恩怨?】

    【楼上分析的有道理,这针对性看起来有些明显啊。】

    【呵呵,没准是某位身处神位的人江郎才尽,现在要靠蹭新人热度出头呢。我们UU的作品热度,他当年的《死亡传说》怕是都没法比。】

    【楼上UU黑粉吧?】

    【楼上UU黑粉吧?+1】

    【抱走UU,我们只是小新人,不约。】

    【讲个笑话,Z神要蹭UU热度。】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见到网友们把自己跟Zero牵扯在一起,多数都是Zero粉丝和路人对自己不屑一顾,司裳又气又委屈。

    今日糟心事一桩接一桩,司裳心情难受不已,眼睛红了又红,最终没忍住,眼泪还是滚落下来。

    凭什么啊!

    凭什么,Zero只是出一个漫画预告,他们就不遗余力地向他倾倒?!

    凭什么一个个都是看笑话的嘴脸,巴不得看到她惨淡的遭遇?!

    泪水模糊了双眼,司裳看到微信消息里,好些漫画家不怀好意的将网上一些“Zero针对UU”的猜测发给她,狠狠一咬牙。

    将手机一扔,她深吸一口气,坐到电脑前面,拿出用来绘画的数位板。

    她就让他们看看——

    就算是新人,她也不比Zero要差!

    *

    客卧里。

    司笙盘腿坐在地毯上,旁边是一箱的图纸和书籍,她将其一一拿出来放在地面。

    这些都是从司尚山书房里拿的。

    据司尚山说,易诗词挺喜欢研究机械、机关的,总是画一些稀奇古怪的东西,但司尚山看不懂。易诗词跟司尚山在一起时,画过不少图纸,这只是保留下来的一小部分。

    司笙第一时间翻开图纸,想研究一下易诗词在机关术上的造诣,结果大致浏览了几张,就有点恍惚。

    画功不错,但——

    画的那些玩意儿,是在逗她吧?

    司笙懵了几秒,开始认真思考“易诗词是不是捡来的”这一问题。

    “嗡嗡嗡……”

    振动的手机惊扰了司笙的思考。

    司笙起身,找到发完微博就被扔到软被上的手机时,发现是凌西泽的视频来电。

    她点了接听,手机往前一举,把不施粉黛的脸对准镜头。

    屏幕上,跳出凌西泽的俊脸,衣冠楚楚,一丝不苟。

    背景在书房。

    干净、整洁、帅气。

    凌西泽:“……”

    司笙:“……”

    隔着屏幕,二人对视无言。

    好半晌后,才由司笙打破沉默,“什么事?”

    唇角弯起微妙弧度,凌西泽张口就问:“在司家查得怎么样?”

    “就那样……”司笙卡了一下,“你刚问什么?”

    “我问你,在司家查得怎么样?”凌西泽极具耐心地重复一遍,然后不遗余力地戳破她,“你去司家,不就是想查昨天偷听到的事吗?”

    “……”

    既然被看穿,司笙干脆耸了耸肩,默认了。

    凌西泽又笑了,笑意清浅,却似缕缕暖阳,能拨开阴霾。

    凌西泽说:“二十年前,司尚山就跟司家没什么往来了,你在那里,能查到的,大概也就你妈留下来的东西。——如果她确实有留下什么的话。”

    “你脑子可以啊。”

    司笙一扬眉,干脆在床上坐下来。

    “我脑子可以这件事,你才知道?”凌西泽还坦然承认了,一点都不见谦虚。

    “……”

    司笙一时无言。

    确实……他脑子一直都可以。

    若不是这点魅力加成,当初她怕是也不会那么快沦陷。

    最起码,撑个一年半载啥的。

    听者有份,何况凌西泽不是个拖后腿的,司笙便没瞒他,直言道:“就一些易诗词的图纸,没别的。”

    “我这里倒是有点进展。”凌西泽理了理衣领,说话慢条斯理的。

    “什么?”

    “拿什么来换?”

    司笙嗤笑一声,颇为不屑。

    她要不是不想让家事跟百晓堂扯上联系,能用得着从凌西泽这里捞情报?

    “我算算……”凌西泽眼皮一垂,旋即抬起,“你现在还欠我一顿饭,以及一套专属签名书。”

    “……”

    玛德抠死他去,一顿饭能记到现在。

    司笙眉头一紧,说:“你妈今年的生日礼物,我包了。”

    本来打算友情赠送的,他要算账,那就由得他算好了。

    屏幕里,因徒然提到陆沁,凌西泽停顿两秒,随后莞尔一笑,“成交。”

    “说。”

    给出筹码的司笙,这一刻显得很高冷。

    手伸出屏幕外,凌西泽拿起一杯茶来,轻抿了一口,“还记得司炳吗?”

    “嗯,司铭盛寄予厚望的孙子。”

    司笙说到“孙子”二字时,像极了在提自家孙子的口吻。

    凌西泽轻笑,“他在京理时,导师正好是高教授,所以,我今天找高教授聊了聊。”

    “哦。”

    “据说他最近得到一张图纸,有创意,但空洞,需要大规模的修改才能落实。他打算在司铭盛寿辰上送上成品,但一个人能力有限,所以找高教授帮忙。高教授把你那两个学弟介绍给他了,现在他俩都在研究这张图纸。”

    “项文达和左佑?”

    “嗯。高教授说他看过原图图纸,估计有些年头了,问及来头,司炳语焉不详。”

    “你怀疑他的图纸跟司铭盛或者易诗词有关?”

    “直觉,没证据。”凌西泽言简意赅,“你要查的话,可以从这方面入手。”

    “行。”

    司笙不疑有他。

    这种陈年旧事,忽然来查,必然会走不少歪路。现在能有方向就挺不错了。

    见她点头,凌西泽说:“他们俩的联系方式,我待会儿给你。”

    “不用。过于主动,容易暴露目的。”司笙勾唇,眼睛微微眯起,“我改天也去找高教授聊聊。”

    凌西泽神情颇为惊奇。

    素来直来直去的司笙,不知何时,也会采用迂回手段了。

    对她现在的手段心里有了几分底,凌西泽便没有多说,而是轻描淡写地转移话题,“在司家待得怎么样?”

    “还行。”

    正事谈完,司笙放松不少,赤脚踩在地面,缓步来到地毯上。

    鸡飞狗跳都是别人的,岁月静好都是她的。

    反正司尚山能主持大局,没有什么需要她操心的。

    “司风眠呢,”凌西泽问完,又补充道,“他应该挺喜欢你的。”

    听陈非说,司风眠一顿饭的功夫,几次都在旁敲侧击司笙的事,话里行间都是对司笙的好奇。

    将手机往几本书上竖着一放,司笙盘腿坐下,开始翻看那让人脑瓜疼的图纸。

    她懒洋洋道:“那得分是什么身份。”

    凌西泽不置可否。

    视频电话没有挂断。

    凌西泽这边放置好手机,有一搭没一搭地跟司笙聊着天,偶尔往手机屏幕看一眼,就能见到对方的身影。

    多数时间里,二人都各自做着他们的事,但纵然沉默时,气氛也不会陷入尴尬,平静而自然。

    在这样的氛围里,时间一点点的流逝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门被轻叩了一下,旋即听到门锁咔的一声。

    凌西泽一抬眼,就见到端庄优雅的陆沁同学端着一盘水果,缓缓步入书房。

    因司笙回了司家,他也就没有去水云间的必要,索性很久没回来,今日就回了一趟凌家。

    他下意识看了眼放在斜侧的手机。

    “你爸下午去摘的草莓,给他个面子——”

    陆沁话还未说完,注意到凌西泽的小动作,便顺着他的视线扫去。

    手机屏幕里,是一位盘腿坐地毯的美女侧影,身材纤细,气质恬静优雅,挽起的发丝垂落一缕,遮挡着斜侧脸颊,但隐约可看清楚轮廓。她两手拿着图纸,低头,看得出十分专注。

    一抹绝色!

    陆沁同学这五十余年来,识美女无数,但切实能一眼惊艳到她的,寥寥无几。

    她把水果盘往桌面一放,笑得眉开眼笑,“我儿媳妇啊?”

    “什么?”

    对面的司笙听到动静,狐疑地出声,随后偏头垂眸看过来。

    然而,就在这一瞬,屏幕里的美女消失,视频电话显示结束。

    陆沁同学愣了几秒。

    手指曲起,在桌面敲了几下,陆沁一副兴师问罪的架势,“老实交代,这种绝世美女,你什么时候勾搭上的?”

    “还没勾搭上。”

    “……”

    身为亲妈,陆沁马上领回凌西泽的言外之意。

    ——他在追,没追上。

    陆沁上下打量他两眼,说:“难得有你能看得上的……用心追,好好说话,毕竟你条件还行。”

    陆沁总因凌西泽说话不讨喜而觉得他不受欢迎。

    “……”

    凌西泽无话可说。

    “谁家的?”陆沁又问。

    “隔壁邻居。”

    “上次说的那个明星?”陆沁一惊,指着已经黑屏的手机,“人都长这样了,还不火?”

    “她一门心思想当演员。”

    “所以?”

    “演技太烂。”

    陆沁:“……”

    哦,那……挺为难的哈。

    手肘往扶手上一搭,凌西泽薄薄的眼皮往上一掀,瞧着沉迷于美色的陆沁,说:“她叫司笙,是司尚山的大女儿。”

    陆沁沉默三秒。

    然后,转身往书房外走。

    远远听见她在问:“凌哥,司铭盛那老头的寿宴请帖你扔哪儿了?”

    凌西泽唇角一勾。

    这时,手机屏幕一亮,是司笙发来的消息。

    【司笙】:没电了。

    【司笙】:你妈也在?

    凌西泽伸手捞过手机,回消息。

    【凌西泽】:嗯。

    半分钟后,司笙的消息弹了出来。

    【司笙】:哦。

    之后,也没别的话,更为揪住那句“儿媳妇”进行询问。

    司笙总是会对尴尬的事自觉忽视。

    凌西泽也未主动提及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客卧里,司笙把手机拿去充电。

    再折回时,打算把满地书籍和图纸放回箱子,可刚一弯腰捡起图纸,脑海里就响起凌西泽的话——

    “有创意,但空洞,需要大规模的修改才能落实。”

    嗯?

    这不就是易诗词这些图纸的通病吗?

    司笙垂眼看着手中图纸,若有所思。</div>