红叶书斋 > 都市小说 > 今天三爷给夫人撑腰了吗 > 正文 第111章 注定开了挂的人生【二更】
    “不要就滚蛋。”

    一个字一个字,裹着寒风砸落下来。

    五个字,劈头盖脸迎上来,王清欢腿一软,差点没当场给她下跪。

    好在司机及时赶到,威武雄壮的身材,往她身后一站,才让她两腿险险立住。

    深深呼吸着,王清欢站稳了,警惕地盯着司笙,“金蝉在你手上?”

    司笙从兜里掏出个锦盒来,掌心大小,随着她的动作,锦盒往上一抛。落回她手心时,她挑开锦盒,露出里面的物品。

    确实是一只蝉。

    然而,王清欢仅看了两秒,司笙就将锦盒合上了。

    王清欢直视着司笙,“我要辨认一下。”

    “呵。”

    讥讽轻笑。

    司笙往后一退,坐回在椅子上,两腿交叠着,葱白的手指把玩着锦盒。

    她不紧不慢地开口,“现在是你求着要,不是我求着给。”

    傲慢得很。

    王清欢咬咬牙,“我怎么知道是真是假?”

    司笙勾唇一笑,“还是那句话,不要就滚。”

    王清欢一下没吭声,唇角咬得发白。

    陶家面临生意危机,需要找司家帮忙,所以才寻思着在司铭盛的寿宴上送点好的。

    查到司铭盛喜爱收藏古董,王清欢第一时间就想到家里有一只祖传的金蝉,她爸当宝儿一样供着,她想着应该价值不菲,所以就动了心思。

    她本来就是想花钱买的。

    没想她爸脾气倔得跟头驴似的,给他安享晚年的钱不要,非要护着那一只只能看不能用的金蝉。

    但现在,看这女人的意思……

    她爸是回心转意了?

    可惜了,她爸很少会将金蝉拿出来,她以前也没仔细研究过金蝉,就算真摆在她跟前,她也认不出来。

    思忖片刻,王清欢干脆道:“我会直接打到我爸账户里。”

    这300万,就当是她给老头养老的。

    至于这金蝉……

    本来就是祖传的,老头就她这么一个女儿,待到老头入土,金蝉照样还是她的。

    “一手交钱,一手交货。”

    司笙漫不经心地往她身后的司机看了眼。

    王清欢会意,虽然不想被这女人牵着鼻子走,可老头难得松口,机会难得,她想想便忍了。

    很快,她打开手提包,从中掏出一张银行卡来,在司机耳边低语几句。

    司机点点头,领命离开。

    王清欢看到司机开车走远,呼出口冷气,回过身,就见司笙怀里多了个暖手袋,锦盒不知何时被收起来,她正在剥橘子。

    衬着那件军大衣,先前那股肃杀阴冷气息,徒然消失。

    王清欢不禁怀疑:她刚刚的腿软,是不是错觉?

    外面冷风吹着,又没有凳子,王清欢站了片刻,最终看向大门敞开的水果店,打算进门避避风。

    然而,在经过司笙的那一瞬,脚下倏地一绊,她一个踉跄,直接跪倒在地,猛地在地面摔了个狗啃泥。

    “你做什么?”

    王清欢扑倒在地,疼得倒吸冷气,刚缓过气就怒气冲冲地朝司笙怒喊。

    司笙并未将腿给收回,一条又长又细的腿,就那么横在她跟前,而面对王清欢的指责,亦不见心虚之色。

    勾唇轻笑,司笙另一条腿踩在前方方桌的横梁上,顺势往后一倒,椅子两条前腿顿时悬空,她往后仰,悠闲又嚣张的架势。

    视线,一点点地从王清欢身上扫过。

    然而,那近乎玩味的视线里,分明透露着威胁和寒意,看得王清欢浑身发冷,一股冷气从脚底直窜天灵盖。

    剥好的橘子往凌西泽方向一扔,司笙轻笑一声,手掌在空中一翻转,蓦地多出一把折叠小刀来,手腕一抖,折叠刀打开,明晃晃地露出刀身。

    她玩着刀,继续笑:“想进这个门,可以。三叩首,上柱香,拜祖宗,洗净你那颗丧尽天良的狼心,随便进。”

    “你!”

    王清欢气急,欲要起身跟她争执,可手肘一撑地面,膝盖处疼痛感猛地袭来,让她一时难以爬起来。

    然后,她听到斜侧凉飕飕地飘来两个字——

    “不然——”

    话音未落。

    “刷”地一声,空气传来被割裂的声音,她刚掀起眼睑,就见眼角余光倏地撞入什么物品,还未来得及看清,就感知到冰冷刺骨的寒凉贴着鼻尖擦过。

    同一时间,地面有轻响。

    “……”

    狂卷的寒风,飘舞的落叶,稀疏的人声。

    一瞬间,似乎全部凝固。

    王清欢保持着僵硬的状态,足足有十来秒,才感觉浑身知觉渐渐复苏。

    手是她的,脚是她的,呼吸是她的。

    同样,令她胆颤的恐惧和后怕,依旧是她的。

    她就这么瘫倒在地上,视野里是镀了铬的刀身,不反光,透着清冷寒意。刀尖倾斜地戳入地面,距离她,不过一寸。

    哪怕是偏离一点点,她现在都有可能在死亡边缘徘徊。

    “放心,法治社会,我不杀人。”

    斜侧飘来的嗓音,懒洋洋的。

    听着像是宽慰,可落到王清欢耳里,那就是实打实的威胁了。

    王清欢趴着没动,但眼珠子动了动,视线往上打,落在依旧是那嚣张姿势的司笙身上。

    然后,她见到司笙薄唇一张一合,笑容愈发地柔软阴冷,她近乎随意地补上一句——

    “不过,放你一点血,还是可以的。”

    !

    轻描淡写,云淡风轻。

    却透着一股无法动摇的自信。

    她笑得灿烂明艳,可比那些凶神恶煞之辈带来的压迫感,有过之而无不及。

    “……”

    王清欢张了张嘴,硬是没能发出声来,好像所有的话哽在喉间,就被恐惧强行压制回去。

    在外打拼多年,王清欢见过的人不少,但大家都带上面具,说话做事周到客气,再阴损的小人也是背地里使绊子的,从未见过这种——

    简单、直接、干脆。

    明晃晃的针对和恶意。

    可,正因如此,她才觉得觉得无比可怖……

    这恐怖的女人,没准说给她放血,就真的提着刀过来给她放血了。

    “下棋。”

    扔下警告,司笙就没再理她,冲对面凌西泽一挑眉,就示意重新开一局。

    从头到尾,凌西泽都无比淡定,如同看戏似的,就连司笙扔那一手飞刀的时候,都不带眨一下眼的。

    他慢条斯理地撕了一瓣橘子到嘴里,说:“让你一个车,一个马。”

    司笙嗤笑:“我还用得着你让?”

    凌西泽说:“别忘了你还得叫我一声师父。”

    “……”

    玛德不就是跟他学了个象棋么,还嘚瑟起来了!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这边司笙和凌西泽象棋下得悠闲自在,橘子吃着,炭火烤着,另一边,王清欢却狼狈不堪,倒在地上久久没有起身。

    不是王清欢不想起来,而是手脚都软了,外加浑身都摔得疼,她压根就起不来。

    加上司笙刚刚那么一恐吓,王清欢胆被吓破一半,浑身轻微地颤抖着,完全控制不住。

    很久。

    王清欢才咬着牙,缓缓爬起来。

    心里斗争片刻,她始终不敢跟司笙对峙,沾着满身的泥泞,拖着发软的身体,一步步地走到隔壁的店铺外。

    又过了好半晌,她才有力气收拾一下自己。

    *

    司机办事速度很快。

    王清欢这边刚处理好,司机就开车回来了。

    有司机在,王清欢才有了点底气,但也花了点时间做心理建设,才敢走到司笙这边来。

    “钱已经打到他账户了,金蝉给我。”

    “喏。”

    司笙头都没抬,从衣兜里掏出锦盒,直接扔给王清欢。

    王清欢手忙脚乱地接住。

    打开锦盒,她仔细端详几眼,也断定不了真假。

    “还不走啊?”

    刚走一步象棋的司笙,懒懒朝这边看来,唇角扯着抹漫不经意的笑。

    王清欢的心猛地一个哆嗦。

    “走。”

    朝司机低低说了句,王清欢赶紧转身走人。

    身上的疼痛感还在,尤其是膝盖,王清欢走得慢还不明显,一走快,就一瘸一拐的。可她一刻也不想久留,就这么匆匆上了车。

    颇有一种落荒而逃的意味。

    将她一晃一晃的背影看在眼里,司笙唇角的笑一点点消失,眼角眉梢尽是冷意。

    用车吃了司笙的马,凌西泽淡淡地问:“你还提前做了准备?”

    看似平静的询问,还有那么点稀奇的味道。

    司笙耸肩,“沈江远先前送的。”

    “多少钱?”

    “三百。”

    “……”

    凌西泽递给她一个佩服的眼神。

    她不去放高利贷真是浪费。

    顿了顿,凌西泽只能说:“她发现是假的,绝对不肯善罢甘休。”

    这种人,要么让她彻底死心,要么让她得偿所愿。

    如今就吃个亏罢了。

    “所以,今儿个就结个梁子。”司笙无所谓地笑了笑,视线落到车辆远去的方向,声音凉凉的,“过两天,会有人找她谈谈心。”

    让人死心的方式有两种:一是让她恐惧;一是让她绝望。

    凌西泽喜欢后者,司笙喜欢前者。

    见她胸有成竹,凌西泽没有说话,但给鲁管家发的消息,也没有撤回。

    早在来之前,凌西泽就查清了陶家的情况,在没有任何资金援助的情况下,陶家的产业年后就会宣布破产。

    他不介意将这个时间提前一点。

    司笙将心思放到棋盘上,看了两眼,寻不见她的马后,不高兴了,手指一敲桌面,找茬:“你是不是趁我不注意动棋子了?”

    “你耍赖的方式能不能不这么幼稚?”

    凌西泽近乎无语地看她。

    司笙装没听见,直接起身,“不下了,收东西。”

    “……”

    耍赖耍得如此光明正大。

    凌西泽嘴角微抽,实在拿她没办法,主动去收拾。

    结果很快,他就发现,司笙压根没有收拾的意思,捡了插地面的折叠军刀,又将自己椅子拎回水果店,之后就再没出来过了。

    凌西泽:“……”这祖宗真自觉,时刻有身为祖宗的觉悟。

    凌西泽甚至为她能拎走一张椅子而觉得她仁慈。

    没什么物品,凌西泽走了两趟,就将所有物品都搬回了水果店。

    店里开着暖气,比外面暖和多了,凌西泽把物品一一放置好,再回过头,就发现司笙坐在收银台前,开着一台笔记本电脑,手里拿着一个数位板,大抵是在“真·工作”。

    “第一话好了吗?”

    凌西泽走过去。

    “嗯?”

    司笙微微一愣,旋即回过神来,挑眉笑道:“这你也关注?”

    “你倒是别把自己弄上热搜。”

    “又上热搜了?”司笙疑惑地问。

    昨晚她发完微博,就没有再登陆过,自然也不知道情况。

    “……”

    凌西泽无言以对。

    自上个月她抽奖以来,她的热度就持续上升,堪比娱乐圈的顶流。加上她的微博一条比一条有信息量,每次发微博必上热搜,都已经成了网友们调侃的段子了。

    少顷,司笙又回到先前的话题,回答凌西泽,“刚开始画。”

    凌西泽一怔,“你四天赶一话?”

    司笙一笑,眉眼皆是自信,“两三天就行。”

    别的漫画家为了保持周更,需要熬夜爆肝。就算是工作室,也得时常赶工。

    她不一样。

    只要确定分镜,她可以悠悠闲闲地在两三天内赶出一话来。以前半月更,读者们觉得她是精益求精,其实是她生活太忙,只能挤出点时间来画而已。

    凌西泽轻笑:有些人的人生,注定是开了挂的……

    *

    料到这件事没完,两人都心照不宣地待在店里。

    中间还遇到几个客人,祖宗·笙负责在前台收钱,免费长工·凌则是帮忙打杂。

    有几位识货的客人,因免费长工·凌则的装扮和谈吐以及颜值,在出店门后,还会频频回头张望,估计回去的路上不会少议论。

    终于——

    有个二十四五的女生,在偷偷观望免费长工·凌许久后,终于在等待司笙结账的时候,娇羞地凑到凌西泽身边。

    “帅哥,能不能留个联系方式?”女生鼓起勇气,询问道。

    在整理货物的凌西泽,闻声,直接朝前台看去,“她要我联系方式。”

    女生:“……”

    名草有主了?

    “那你给啊。”

    专心算账的司笙头也没抬地回他。

    不意外她的回答,凌西泽不仅不生气,反而从善如流地去掏出手机。

    “哦。”

    他嘴上答应着,像是乖乖听话的模样。

    “啊,”看出二人的亲密关系,女生当即囧得不行,小脸涨得通红,连忙摆手道,“不用了不用了……”

    想到当着人家女朋友的面要人联系方式,女生就窘迫得不行。

    她赶紧跑回柜台,掏手机扫码付款,拎着水果就跑。

    全程连头都没抬一下。

    司笙:“……”

    凌西泽都愿意给她联系方式了,她怎么比被拒绝还要慌乱?

    莫名其妙。

    偏头一看不远处的凌西泽,他唇角正带着游刃有余的笑容,掏出来的手机,被他重新放回衣兜里。

    停顿几秒,司笙仔细回忆了下对话,终于后知后觉地回味过来——

    司笙被气乐了,“拿我来当挡箭牌呢?”

    他这腹黑的,人家问他联系方式,他第一时间问她,可不就是想要征求她的意见吗?

    寻常关系,至于“征求意见”?

    有点自知之明的,都不会要他的联系方式。

    “你的反射弧还挺长。”

    凌西泽不仅不心虚,反而一派坦荡,不遗余力地奚落她。

    “嗬,我发现你越来越欠了啊——”司笙眉眼一挑,打算好好治治他。

    结果,趁手的“武器”还没抓住,就被门外一阵骚动吸引了注意。

    四道目光都往外看去,透过透明的玻璃门,看清停留在路边的三辆车。

    三辆黑色轿车,最前面的,就是两个小时前刚来的高档轿车,而开门下来的女人——也是同一个。

    司笙和凌西泽不约而同地对视一眼:上门算账的来了。

    “人有点多,要帮忙吗?”凌西泽闲闲地问。

    “用不着。”

    司笙淡淡回他。

    一垂眼,司笙视线瞥到电脑屏幕上的时间。

    唔。

    比预料中的,稍微快那么一点点。

    不过,无伤大雅。

    两人对话的功夫,王清欢已经在十来个保镖的簇拥下,直接推门而入。

    浩浩荡荡一群人,入门皆是黑色服装,有两个手里拿着木棍,不知道的,还以为他们是黑涩会“上门收保护费”的。

    司笙笑了笑,淡定地绕过前台,正面迎上这来势汹汹的一群人。</div>