红叶书斋 > 都市小说 > 今天三爷给夫人撑腰了吗 > 正文 第116章 德修斋老板的祖宗
    得到前台回应的司笙,唇角扬着浅浅笑意,满足地离开前台。

    “她问这个做什么?”

    旁边的姑娘疑惑地问。

    前台耸耸肩,“不知道。”

    “不过说起来,这个司小姐到底是什么人——”

    “在聊什么?”

    斜侧传来低缓的询问声,二人话语一顿,回首看去,赫然是西装挺括的尚崇。

    “尚经理。”

    “尚经理。”

    二人对视一眼,笑着同尚崇打电话,弯弯的眼睛里,亮着闪亮的星星。

    “什么司小姐?”尚崇神色认真几分。

    回应司裳的前台马上解释:“刚刚有位小姐过来问,我们德修斋里,是不是有个司小姐可以免单,我们就聊了几句。”

    尚崇蹙眉,“她问这个做什么?”

    前台一怔,“这倒没问。”

    “去查一下,她在哪个包间。”

    “好的,马上。”

    旁边的姑娘很快领命。

    前台呆站着,两秒后,迟疑地问:“尚经理,司小姐是什么人啊?刚刚那位小姐,还问我们,司小姐免单的理由。”

    她们俩是新来的,没见过司笙的面,但久闻司笙大名。

    进行员工培训时的第一课,就是跟她们介绍三个人——

    她们需要通过照片记熟三人的脸,确保能第一时间认出;

    在德修斋,只要遇见这三个人,绝不能懈怠服务,她们比老板更重要;

    三人吃饭一律免单,包括她们带来的朋友;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很多条规矩,都是为了服务她们的。

    三人之中,就有这位司笙、司小姐。

    但是,问起三人特殊待遇的原因,谁也没答案。

    众人猜测,德修斋里唯一能知道答案的,除了他们从未见过的老板,就只有传闻早年就跟着老板混的尚崇、尚经理了。

    尚崇淡淡看她,“老板的祖宗。”

    “……”

    前台目瞪口呆。

    隔壁的姑娘也讶然朝这边看了眼。

    “尚经理,问到了,”不多时,隔壁姑娘就拿到消息,“她叫司裳,在三楼的醉翁亭。包间是她订的。”

    “也姓司?”

    前台惊愕出声。

    隔壁姑娘没意识到异样,茫然地附和点头,“对啊。”

    “尚经理,我觉得刚刚那位小姐……”前台颇为迟疑,回忆着司裳走时欣喜的表情,不得不委婉地表达一下自己的见解,“可能误会了什么。”

    尚崇是什么人,前台如此一说,立即明白个中缘由。

    “不容易啊,竟然会跟姑娘闲聊了。”

    略带笑意的嗓音,慵懒随意的口吻,满满皆是调侃之意。

    尚崇回首,见到抬步而来的司笙,微低下头,声音恭敬:“司小姐。”

    “司小姐。”

    “司小姐。”

    前台的两位姑娘随之低头打招呼。

    但是,眼角余光止不住掀起,偷偷地观赏司笙令人惊艳的美貌。

    真漂亮。

    比照片上的还要漂亮。

    司笙唇角轻扬,看着两张新面孔,问尚崇:“换人了?”

    “嗯。”

    尚崇一点头,直截了当地询问:“司小姐,请问您认识一个叫司裳的人吗?”

    “怎么,她也来了?”

    司笙随口回答,从前台轻车熟路地拿起菜单,翻开。

    “是的。”尚崇一本正经地问,“她跟您的关系怎么样?”

    司笙头也没抬,“不怎样。”

    “哦。”

    翻页的动作一顿,司笙玩味地斜乜着他,“怎么,要将她拉黑名单吗?”

    微怔,尚崇正色道:“您想拉的话,可以马上安排。”

    “逗你玩呢。”司笙懒懒一笑,垂下眼睑继续看菜单,兴致缺缺,“用不着,没意思。”

    她真想整司裳,办法有的是。

    没必要将德修斋拉下水。

    尚崇“嗯”了一声,在旁边给她介绍新的菜色。

    “这不是司大明星吗,也是过来参加聚会的?”

    徒然一道讥讽声音,打断尚崇的认真介绍。

    尚崇皱了皱眉。

    司笙偏头看去,见到一名身着毛呢大衣的女人走近。

    倾伊人。

    如上次见面一般,以高贵冷艳为外壳,实际上,骨子里透着高傲、骄纵、做作。因为身边没有其它人,那股子“小家子气”,此刻展露无遗。

    司笙淡淡斜了她一眼,没搭理,用手指在新出的某样甜品上敲了敲。

    “试试这个。”

    “好。”

    尚崇立即点头。

    而,全然被忽略的倾伊人,面上颇挂不住,神情变了又变,有些难堪。

    这女人……仗着有点姿色,连饭店经理都勾搭上了。

    这时——

    “伊人。”

    司裳的及时出现,缓解了倾伊人的尴尬。

    倾伊人忙看过去,唇畔含笑,嗓音温柔:“不是说在楼上等吗?”

    “我说的那个朋友快到了,过来接一下她。”

    “哦。”倾伊人点头,故意朝司笙方向看了眼,问,“她也是你请来的?”

    司裳不明所以,朝她指的方向看去,见到倚在前台的司笙,难免一愣。

    “司笙?”

    司裳讶然出声。

    怎么每次来德修斋,都会遇上她?

    倾伊人故意问:“你们俩不是约好的?”

    司裳抿唇,“不是。”

    脑子有坑才会在这种聚会上找司笙来膈应人呢!

    尤其是最近。

    原本她不屑一顾的三流演员,摇身一变,成了她同父异母的姐姐,跟她平起平坐不说,还夺走了司尚山的所有宠爱。

    这几日,她为了照顾章姿的心情,每天晚上都回去。

    也因如此,每天都会见到司尚山是如何对司笙嘘寒问暖、关怀备至的,而司笙又是如何对司尚山的关怀不屑一顾的。

    那些从未享受过的父爱,司尚山一股脑全部倾倒给司笙。

    若不是她在漫画更新一事上忙得焦头烂额、分走了她大部分注意力,她恐怕在家里一分钟都难待下去。

    “哦。”

    倾伊人的口吻似乎颇为遗憾。

    在这一丝丝遗憾里,司裳眼睛一亮,倏然想到一茬,主动询问:“今天还是一个人吗?”

    “怎么?”

    司笙终于懒懒搭腔。

    “我们组织了一些漫画家聚会,都是行业知名的漫画家,你要是感兴趣的话,可以一起过来。”司裳发出邀请。

    她当然不是诚心诚意地邀请司笙。

    只是,在家里憋着一口气,如今有机会,不放过向司笙“显摆”的机会罢了。

    司笙想进漫画圈,一部作品都没有,只认识楚落。

    而她,有两部作品傍身,认识的都是业内有名气、有前途的漫画家。

    另外——

    她刚刚确定过了,“司小姐免单”。不出意外的话,今晚这一餐,她无需花一分钱。

    虽不知背后缘由,但这种事,她自是希望能让司笙看看的。

    ——除了夺得父亲的愧疚和宠爱,她哪哪儿都不如自己!

    这就是她们俩的差距!

    司笙勾唇一笑。

    她问:“要出份子钱吗?”

    司裳:“……不用。”

    倾伊人:“裳裳请客。”

    不愧是落魄明星,连份子钱都如此计较。

    就盼着天上掉免费的晚餐了吧?

    “那行。”

    司笙爽快地答应了。

    这几天因凌西泽的事,心情正不爽呢,她倒要看看,司裳这别有用心的,能玩出什么花儿来……

    最好能给她找点乐趣。

    尚崇在一旁静静听着,见司笙表态,不动声色地将菜单收起来。

    司裳瞧她一眼,心中冷笑,面上依旧人畜无害,道:“那你们俩先上去吧,三楼的醉翁亭,已经有几个人到了。”

    “好。”

    倾伊人点头,旋即一笑,同司笙道:“司大明星,走吧。”

    司笙耸肩,没搭理她,走在前面。

    再次被忽略的倾伊人,嘴角笑容僵硬了些,一跟司裳告别,脸上仅剩的笑意瞬间消失。

    望向司笙背影的眼神里,充满了愤怒与不快。

    十八线明星、不入流漫画家……嘚瑟什么劲儿?

    待会儿有你好瞧的!

    *

    司笙和倾伊人上楼,司裳去门口接朋友。

    三人都离开前台。

    而,在前台旁听的三人,却咂摸出一点味儿来。

    前台轻声嘀咕:“刚刚那俩,一个白莲花,一个绿茶婊,看起来都不是好东西……咱们司小姐不会有事吧?”

    隔壁姑娘不屑道:“我看司小姐压根没把她俩放眼里。”

    “也是,在我们的地盘,她们也折腾不出什么来。”

    前台赞同地点头。

    “尚经理……”

    隔壁姑娘好奇地望向尚崇。

    那可是老板要供奉起来的祖宗,尚经理就这么放着不管吗?

    尚崇气定神闲,“通知三楼服务员,给司小姐争气点儿。”

    “好。”

    前台赶紧应声。

    三楼的包间都是高档次的,在那一楼的服务员,个个来历都不一般。

    她们这些新来的,对他们都有崇拜和艳羡心理。

    尚崇既然发话,那么——

    “老板祖宗”就算把包间炸了,都不会有任何事。</div>