红叶书斋 > 都市小说 > 今天三爷给夫人撑腰了吗 > 正文 第117章 德修斋送礼,贼给面儿【二更】
    三楼的包间分两个区域,一个是休闲区域,一个是用餐区域。

    用餐区是一张大餐桌,可供十人以上用餐。

    休闲区有沙发、茶几、电视,供应水果、饮料、零食。此外,还可以唱K、玩飞镖、下飞行棋等。可坐着闲聊,专注吃食,亦可休闲娱乐。

    总之,各方面都照顾得当。

    此外,每个包间门外都有固定两个服务员,方便客人随叫随到。

    司笙和倾伊人推开门时,里面来了六七个人,正在热闹地聊天、吃水果、玩游戏,男男女女,闹腾一片。

    但——

    当他们视线一落到门口,所有嘈杂、热闹,在短短几秒内,就归于寂静。

    他们都认识倾伊人,不会有如此大的阵仗。

    让他们有这般反应的,只有素未谋面、美得惊艳绝伦的司笙。

    寂静须臾。

    “伊人,你来了啊!”

    “跟你一起来的美女也是漫画家?”

    “不对,我怎么看着像明星?”

    “伊人,介绍一下呗,这位美女是谁啊?”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渐渐热闹起来的声音里,十句话里,有九句是围绕司笙的。

    本想在熟悉的圈里给司笙下马威的倾伊人,见这种情况微微一怔,旋即心生后悔之意。

    她险些忘了,这是个看脸的世界。

    而司笙,正好有在这直接霸道横行的法宝——这张漂亮的脸。

    “司笙!你是那个叫司笙的明星吧?!”

    蓦然,有位男士搜到图片,激动地站起来。

    倾伊人:“……”区区一个明星,有什么好激动的?

    “嗯。”

    司笙气定神闲地跨进门。

    得到她的肯定回应,现场立即爆发出一阵欢呼——

    “真的是你啊。”

    “不敢置信,你长得太漂亮了。”

    “妈呀,我老婆是你的粉丝,我能找你要个签名吗?”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所有的热情,全都招呼着司笙而去。

    素来面基都是焦点存在的倾伊人,如今被冷落得个彻底,脸色差点没控制住,直接垮了。

    她迅速向前几步,半挡在司笙面前,“追星就歇着吧,今天这里没有明星。”

    说完,又补充一句,“别忘了,这次的主角,可是我们UU。”

    她的动作颇为明显,加上刻意的提醒,几位积极向前献殷勤的男士,都悻悻地坐了回去。

    司笙没有理会,有人主动给她让了个单人沙发,她也没客气拒绝,落落大方地落座。

    “说起来,我们的司大明星还想转行当漫画家呢,”倾伊人也找到位置坐下,主动找起话题来,“司大明星,你的漫画画得怎么样了,过了CC漫画的初审了吗?”

    一口一个“司大明星”,对现在已经被娱乐圈遗忘的司笙而言,可谓是十足的讽刺。

    司笙眯了眯眼。

    其他人闻声,纷纷开始询问:

    “你要来CC漫画?”

    “是什么类型的作品,要不要我们帮忙参考一下?”

    “哇塞,你要来我们网站,到时候十大美女漫画家,可就要挤走一个名额了。”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倾伊人句句话都在找刺儿,这些人倒好,句句话都在捧着司笙。

    这下,把倾伊人气得不轻。

    司笙淡淡道:“投了,编辑反馈不错。”

    “哪个编辑?”

    有人随口问了句。

    “肖兴。”

    “……”

    瞬间静默。

    司笙微微蹙眉,察觉到不对劲。

    这时,眉目阴郁的倾伊人,似是听到什么笑话般,笑开,“搞错了吧,肖兴是CC的主编,从来不看新作投稿的。除非Zero和White这样级别的漫画家,我们这些人,没一个有资格找他的。”

    这是实话。

    肖兴不仅是主编,还是CC漫画的主创成员之一。身为投资人,当主编只是兴趣爱好,所以有任性的资本。

    无论你多大牌,他若不喜欢,看都不看一眼。

    对于漫画作品,也只追求态度和质量,从不在乎名气和成绩。

    放在其他网站,得知明星来投稿,或许会搞特例,但在CC漫画……这种可能性无限接近于零。

    在场多数都是在CC漫画待过两年以上的漫画家,对这一点再清楚不过,所以第一反应就是:司笙话里有假。

    莫不是反馈不理想,不敢说出口,所以想护住颜面?

    但这也太假了吧……

    “是么?”

    司笙笑了一下,完全没有“被揭破谎言”后的心虚。

    脸皮真厚。

    都直接戳破了,竟然还能淡定到这种程度。

    没如愿见到司笙变脸,倾伊人咬了咬牙。

    其余漫画家不想让司笙难堪,但也对司笙“撒谎”一事心知肚明,于是都没好意思继续附和,气氛渐渐尴尬起来。

    这时,有人按捺不住,出声转移话题,“对了,Zero的新作,《九号基地》,你们看了没有?”

    提及众所周知的神级漫画家、Zero,气氛再次回升。

    “必须看啊,打他发预告开始,就一直等着呢。”

    “渣CC,说好的服务器升级,还不是被Z神三分钟就搞崩了。”

    “哈哈哈哈,不升级怕是一分钟都撑不下去吧。正常的漫画软件,哪能一次性有这么大的流量?”

    “昨晚看完一整夜没睡,抽了一包烟。太受刺激了,如果全都是他这种级别的漫画家,我们连炮灰都算不上了吧?”

    “大佬的实力那是闹着玩的吗?想当年,我刚入行的时候,就是照着他的分镜临摹的,一张一张的画,没个上千也有**百张,反正至今都抓不住他那种视觉感。”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司笙:“……”

    前一秒个个都在质疑她,后一秒个个都在花式称赞……

    这感觉,挺微妙的。

    她拧开一瓶橙汁,不置一词,默默喝起来。

    旁边,眼睁睁看着让司笙难堪的机会,被Zero轻而易举地毁坏,倾伊人气得牙痒痒,险些没把手中玻璃杯捏碎。

    *

    正值全场就着“Zero”和“《九号基地》”聊得热火朝天时,司裳终于带着她的朋友姗姗来迟。

    门被推开的动静,没有惊扰到他们。

    直至二人抵达休闲区时,他们才注意到二人,然后,一个接一个的,变成了哑巴。

    “……”

    跟见到司笙时的反应,如出一辙。

    同司裳站在一起的,是最近丑闻缠身但在场谁都能第一时间叫出名字的女明星——程悠然。

    程悠然笑靥如花,主动打招呼,“大家好。”

    司裳也道:“不好意思,让你们久等了。这就是我说的朋友,程悠然。”

    这下,终于有人开了口。

    “今天是怎么回事,又来一个大明星?”

    “我没看错吧,我女神,程悠然!”

    “UU,看不出来啊,你人脉这么广,连程悠然都认识!”

    “签名!女神,能给个签名吗?!”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在诸多起哄的声音里,倾伊人不动声色地打量着司裳和程悠然二人。

    眼角眉梢尽是惊讶。

    虽说因接连的丑闻,程悠然如今名气受损,影响力大大降低,但那可是实打实的当红小花。

    司裳连这种人都认识,而且能请来跟他们一起吃饭?

    不愧是名媛小姐……

    “好了好了,”司裳不掩唇角的笑,站出来掌控局面,“要签名的等饭后排队,现在都歇歇,填饱肚子要紧,准备点餐吃饭吧。”

    程悠然笑着附和道:“对,吃饭重要,吃完饭有的是时间。”

    平心而论,就真人给的惊艳而言,她绝对不如司笙。

    程悠然是上镜比真人好看,皮肤和精神状态比较差,而司笙则是截然相反——就司笙的真实颜值而言,反倒不算上镜的。

    可是,司笙周身给人疏离和冷漠,距离感非常明显。程悠然就不一样了,笑脸相迎,平易近人,一下就博得不少人的好感。

    “行行行,先吃饭。”

    他们跟着一起哄,立即朝用餐区蜂拥而去。

    司笙落在后面。

    程悠然让司裳先走,站着没动,脸上笑容渐渐淡去,等着她。

    于是,司笙刚一起身,就迎上程悠然阴鸷的视线。

    “你是不是很得意?”程悠然压低声音,每个字从齿缝里迸出,裹着怒火,咬牙切齿。

    那一天,她刚将司笙和沈江远的事搞大,没俩小时,她就遭到反击,网上无数她的黑料实锤。

    在圈里,能做到这般迅速反应的,她只能想到风林娱乐的公关部。

    总而言之,她不仅没有报复到司笙,反而搬起石头砸自己的脚。

    现如今的落魄不堪,只有她自己能领会。

    得罪凌西泽,娱乐圈这条路很难再走下去,没办法,她只能另寻途径。

    为了巴结司裳、拓展上流社会的人脉资源,她现在已经沦落到答应司裳来这种场合、甘愿当司裳陪衬的地步。

    而这一切的起因——

    全都是眼前这个女人!

    眼皮一撩,司笙将程悠然扭曲的脸看在眼里,轻笑,非常实诚地说:“嗯,我幸灾乐祸。”

    程悠然:“……”

    有些人,会把龌龊的心思藏着掖着,嘴上说着好听的话,把人哄得开开心心。

    也有些人,会像司笙一样,坦诚而直白,但多数时候,一开口,就能将人气得吐血。

    “借过。”

    司笙只手放兜里,懒洋洋地瞧着她。

    这人正好挡在过道里,无比碍眼。

    “你别高兴得太早。就算你攀上凌西泽,也总会有摔落的那一天。”程悠然冷冷警告道,“他们这样的家族,不是你想进就能进的。”

    “借你吉言。”

    “……”

    吉言个屁,巴不得你当场去世!

    *

    十多个人,陆续落座。

    司裳理所当然成为焦点。

    出手阔绰,直接请他们来德修斋聚餐;认识程悠然和司笙,程悠然还自愿当她绿叶;素来高傲的倾伊人也会给司裳几分薄面,捧着她;纵然因Zero的《九号基地》横空出世,压了《第一废墟》的热度,但司裳凭借《第一废墟》依旧未来可期……

    何况,她长相甜美漂亮,还是富二代,身处阶层就跟他们不一样。

    多项光环傍身,毫无疑问被在场众人追捧。

    司笙喝着饮料,只觉得索然无味。

    还当司裳有让人眼前一亮的招数,结果到头来,不过是想跟她炫耀罢了。

    幼稚。

    无聊。

    不多时,点的昂贵菜色一一端上来,摆满了整桌,女士喝饮料,男士喝点酒,气氛一下就上来了。

    “微信吗?可以哦。”

    不知怎的,有人跟程悠然开玩笑似的提到加微信,程悠然几乎没有迟疑,落落大方地答应了。

    在诸多惊呼声中,她掏出手机,调出微信二维码,任由他们扫码。

    并且,一一加了。

    气氛被炒得火热。

    “我竟然有我女神的微信了。”

    “感谢UU,圆了我们的美梦。”

    “这次来真是太值了,UU,下次有这种好事,记得再叫我们啊。”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司裳满面笑容。

    程悠然如此给她面子,这些人说话又好听,她心里自是舒坦,连带看司笙都没那般碍眼了。

    这时,不知是谁问了句——

    “司笙小姐,能加个微信吗?”

    因司笙气质冷然,难以靠近,落座后没几个敢找她搭话的。

    如今有人借此机会问一句,在场大部分视线都齐刷刷朝她扫去,满怀期待。

    ——连程悠然这种炙手可热的当红小花都给微信了,你这种在圈里只有脸有点名气的,总该不会拒绝吧?

    再者说了,他们在网上多少有点名气,同他们结识,也并非什么坏事。

    “嗯?”

    司笙喝饮料的动作一顿,把杯子搁在桌面。

    她扫视在场众人一眼,轻描淡写地道:“我没带手机。”

    众人:“……”

    原本火热的氛围,因司笙这一句话,顿时如浇半盆凉水,冷了大半。

    这年头,还有人不带手机?

    这种拒绝真是太踏马没诚意了。

    “司大明星太不给面子了吧?”倾伊人问,眼里暗藏锋芒,唇畔却带笑意。

    她说的直接,其他人没吭声,心里都是默认的。

    区区一个微信而已,要你要算给你面子,至于让他们下不来台吗?

    难怪长那么漂亮,还在娱乐圈不出名。这么不会做人,能火起来才奇怪呢。

    “大家不要见怪,司笙就是这么个脾气。”程悠然主动出声,笑得温婉可人,用开玩笑的口吻道,“上个月我请她来当助理,好几个导演、制片找她要微信,她也是一个都没给呢。”

    这话说得,看起来像是在打圆场,实际上讥讽意味十足。

    如今虽在同桌吃饭,但一个是风光无限的明星,一个只配给明星当助理,身份差距可见显然。

    尽管——

    在场的人,都心知肚明,就司笙这样的名气和姿色,导演、制片主动找她要微信,是出于怎样的心理。

    司笙的拒绝可以理解。

    不过,他们又不是抱着那般龌龊的心理,何况先让他们难堪的是司笙,他们难以同情,只觉得程悠然背地里的奚落甚是痛快。

    面对二人明面的嘲讽、找茬,司笙却不动声色,视线环顾一圈,嗓音慵懒随意,“嗯,我确实不是什么人都能加的。”

    程悠然:“……”

    倾伊人:“……”

    司裳:“……”

    众人:“……”

    尼玛你要点脸好吧?!

    大家都在拐弯抹角讽刺你,你还真敢往自己脸上贴金了?

    “另外,”司笙给自己倒了碗汤,不紧不慢地继续说,“我只是盛情难却,过来吃顿饭的。”

    言外之意:请客的过于热情,她勉强答应来吃个饭,没有想拓展交际的意思。

    再直接一点就是——

    我就来吃个饭而已,你们算哪根葱,我一点都不在乎。

    “……”

    司裳嘴角狠狠一抽。

    服了!

    颠倒黑白一番话,搞得她活像是求着司笙来聚餐的。

    众人阅历太浅,在饭桌上见过形形色色之辈,却从未遇过如此厚颜无耻之人,尤其是这等“语出惊人”,开口就能让气氛直逼零度的……

    一个个硬是被她给堵得无话可说,成了哑巴。

    你长这么大,就没人教过你怎么人话是吧?!

    “叩叩叩。”

    如此寂静、尴尬的氛围里,适时响起的敲门声,无疑如同天籁。

    菜都上齐了,服务员来敲门,他们纷纷奇怪地朝门口望去。

    只见门被推开,最先走进一位领班模样的服务员,朝他们绅士地鞠了一躬。

    他道:“各位打扰了,经理特别吩咐,给醉翁亭的客人们增加一道菜。”

    说完他便让开几步。

    下一刻,一排服务员依次端着菜走进来,一个接一个,看得人眼花缭乱。

    这偌大的阵仗,看得人一脸惊愕,而,直至看到他们端来的菜时,忍不住倒吸一口凉气。

    那是一道龙虾刺身。

    这食材本就昂贵,加上厨师的加工,在德修斋的菜单里算是极高的一种了。

    刚刚点餐时,他们就提及是否要点这道菜,价格高、分量少,平均下来两三份都不够吃的,最终也没点。

    没想德修斋如此阔绰,直接每个人都送上一份……这加起来数目可不小啊。

    众人瞠目结舌。

    这是走了什么狗屎运?

    “另外,这是两瓶酒,也是免费送的。”

    等菜一一上完,领班又上前一步,笑眯眯地继续说了句。

    随着他的话,又有一位服务员端着两瓶红酒走进来,将其放置在桌上。

    同样是名酒,价格不菲,一瓶就有五六位数。

    “……”

    见状,众人更是懵逼。

    本以为刚刚每人一道菜,就已经算是这家店大出血了,不曾想,价位如此昂贵的酒,竟也送得如此轻描淡写,毫不在意。

    德修斋是做慈善的,还是开门做生意的?

    “有什么特别的缘由吗?”

    “是啊,我们中奖了?”

    “能不能解释一下啊?”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众人七嘴八舌地询问起来。

    倾伊人错愕地看着这一幕:来过德修斋好几次,只听说这家店的服务多高冷、规矩多严格,从未见过这般友好的服务。

    程悠然则是第一时间想到上次“免单”的事,下意识望向司裳。

    显然司裳也想到这一点,脸上虽然能保持镇定,但只有她知道,一颗心噗通噗通的,好像一张口,心脏就能直接跳出来。

    这些菜、酒,全是因为她?

    司裳觉得自己拿到京大录取通知书那天都没这般激动。

    领班带着标准微笑,望向整桌人,却没固定在任何一人身上。

    他一字一顿地说:“因为司小姐在场。”

    话音落,众人哗然。

    “哇——”

    “是不是有什么JQ?”

    “什么来头?”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接下来,众人的视线都打向司裳。

    这一边,司笙手搁在桌面,食指轻轻敲打着,有意无意地朝领班看了眼。

    ——玩得哪一出?

    三楼的服务员、领班都是固定的,也是最熟悉司笙的这一批。

    在场两个司小姐,他能不知道?

    领班这一番话,话里话外,都有诱导的意思。

    然而,领班只是朝她恭敬一点头,什么暗示都没有,就挂着笑容面具退出了门。

    司笙挑了下眉毛。

    胆儿肥了!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最后一个服务员离开,包间的门被细心的关上。

    然而,门内的喧哗动静,一波赛过一波,完全没有停歇的架势。

    刚刚因司笙的小插曲带来的僵硬、尴尬,此刻因这免费的酒、菜,荡然无存,只留下对司裳的诧异、激动、好奇。</div>