红叶书斋 > 都市小说 > 今天三爷给夫人撑腰了吗 > 正文 第118章 无形装X,最为致命【三更】
    “UU,刚刚领班口中的‘司小姐’,指的是你吧?”

    “你跟德修斋什么关系啊?”

    “富二代,德修斋不会是你家开的吧?”

    “我的妈呀,这是抱上了一条什么金大腿?”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所有的疑问如倒豆子一般,呼啦啦地冲着司裳过去了。

    他们没有选择性遗忘——司笙,也姓司。

    但是,他们在第一时间,就毫不犹豫将司笙给排除了。

    ——就算你长得好看,可你脾气那么烂、名气那么低,谁会给你这么大面子?

    在他们看来,只有司裳的身份地位,才配得上如此特殊待遇。

    “这个……”

    司裳只是笑,神色娇羞,给不出具体回应。

    她找前台问过原因,只知在德修斋这里,自己是特殊的,吃饭免单。但前台只说这是规矩,并不知背后的原因。

    她也震惊不已,想要寻求个答案,如今自是难以回应他们。

    “老实说,”程悠然肩膀挨着司裳,笑眯眯地问,“裳裳,你是不是有什么事瞒着我们?”

    “什么啊?”

    司裳娇嗔地看她一眼。

    “我作证啊,”程悠然笑容灿烂,冲着全场的人,道,“就上次,我跟裳裳一起来吃饭,本来是说我请客的,结果结账的时候……你们知道人家怎么说吗?”

    “说什么了?”

    “别打哑谜呀!”

    众人心急如焚,催促道。

    程悠然故意停顿了下,才继续道:“人家可说了,‘我们德修斋的规矩,既然是司小姐的朋友,这一顿就是免单的。’”

    “哇!”

    “真的假的!”

    “裳裳,什么情况,如实招来啊!”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众人一阵欢呼,再一次闹腾起来。

    在起哄之下,司裳脸颊两侧沾上了红晕,微低下头,娇羞出声,“悠然姐!”

    “别害羞啊。”程悠然调笑一句,又跟众人继续道,“我敢保证,这可是原话,一字不差。”

    坐在另一旁的倾伊人,也适时搭腔,“裳裳,你就满足一下大家的好奇心嘛。”

    不可否认,司裳在德修斋享受这种待遇,倾伊人看着艳羡不已。

    但,也正因如此,倾伊人对司裳才得更加热络。

    她斜了眼司裳,一顿,又跟在座各位‘科普’道:“大家可能对德修斋不太了解,这是一家高档连锁饭店,在全国好几座省会城市都有。这店名气大,规矩也多,像三楼这样的包间,只有钱,没一点能耐都是订不了的。”

    “还有这规矩?”

    “有钱都不赚?”

    有人诧异了。

    “这倒是真的,订包间之前,他们会先问你身份信息。有犯罪前科的,不接待;就算是名人,网评不好的,不接待;有几个臭钱的暴发户,不接待……”

    倾伊人一连列出好几条规矩,在场不曾了解过的漫画家们,皆是拍桌称“长见识了”。

    司裳在一旁听着,也是默认。

    这是她第一次订三楼的包间,昨晚打电话订的时候,对方确实问过她不少的问题,半个小时后才给予的肯定回应。

    经常出入德修斋的都知道:能进出三楼的客人,肯定不是一般人。而能进出四楼的客人,定然非富即贵。

    这就是一种身份的象征。

    而,德修斋三楼、四楼的包间,宁愿空着,也不会随便订出去。

    “什么人开的啊?”又有人发问了。

    倾伊人道:“不知道,听说注册的老板只是挂名的,实际上德修斋的老板很神秘。”

    “这年头,还有身份信息能藏得住的神秘人?”

    “还真有。”程悠然接过话茬,“这老板行事风格挺有意思的,封城很多人都想跟他结识,但一个接一个打探的,硬是没把他的底挖出来。如果封城餐饮界有十大未解之谜,那‘德修斋老板的身份’,肯定算其中之一。”

    “卧槽,这也太离谱了吧?”

    “跟听故事一样!”

    “上流社会的世界我不懂!”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司笙吃了两口龙虾肉,又继续端起碗来喝汤。

    听得他们热火朝天的讨论,左耳进、右耳出,就当听个乐子了。

    这群人震惊、错愕完,话题难免又绕了回去。

    “所以说,裳裳,你就别藏着掖着了,透露一下呗,你跟德修斋有什么不可告人的关系?”

    “快快快,震惊一下我们,你到底是什么身份?”

    “满足一下大众的好奇心嘛!”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“我真不知道原因。”

    司裳放在双膝上的手不自觉地绞在一起。

    整个人都有些飘飘然的。

    她来德修斋次数原本就少,对这里所知甚少。

    只知德修斋在封城餐饮界很热门,上流圈子的常客,还有一些神秘色彩。

    刚刚倾伊人和程悠然一介绍,她才知道,原来德修斋影响力这么大,德修斋老板的身份如此神秘。

    而她,在这样的餐馆里,得到了史无前例的特殊待遇。

    跟做梦一样。

    在诸多期待的注视下,司裳缓缓呼出口气,小声解释:“上次免单确实是真的。今天我问过前台,她们只是说‘司小姐免单是规矩,绝对不会收费的’。除此之外,我就不知道了。”

    “哇塞,也就是说,你来德修斋吃饭,是不用花钱的?”

    “太爽了吧!想吃什么都可以随便吃!”

    “这种好事什么时候能发生在我身上啊!”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“听起来像小说女主的故事!裳裳,不是人家德修斋的老板暗恋你吧?”

    “或许在你不知道的情况下,对你一见钟情什么的?”

    “震惊!德修斋神秘老板竟是一痴情男儿?”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“UU,小小年纪,人生赢家啊!”

    “你是不是一出生就拿了女主的剧本?”

    “我能敬你一杯吗,让我沾沾女主光环的光?”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有惊叹“免单”的,有猜测“特殊待遇”的,亦有不由分说巴结的。

    司笙默默扶额。

    不愧是搞创作的漫画家,脑洞一个比一个大……

    “都姓司,同人不同命啊。”

    倏然,隔壁一阵刻意的嘀咕,落到司笙耳里。

    司笙偏头看去。

    坐在她右侧的,是一个存在感并不强的女生,姿色平平,话也不多,听介绍时应该漫画作品成绩也普通。

    司笙自认为没有得罪她,甚至都没有同她有过任何交流。

    然而,她在说这话时,却带着浓浓的讽刺、奚落、不屑,所有恶意都是冲着她来的。

    不是任人莫名嘲讽的人,司笙冷冷一笑,搭腔:“是啊,同人不同命。”

    “装。”

    那女生讥讽完,偏过头去,主动跟司裳举杯。

    转眼就从满眼恶毒变成笑意盈盈。

    “……”

    司笙对这演技叹为观止。

    *

    这一顿饭,吃得无比热闹。

    自领班来过后,餐桌上的话题,无一例外都集中在司裳身上。

    称赞、羡慕、追捧……

    当之无愧的主角。

    司裳在这种追捧之下,从紧张、激动,到逐渐淡然、骄傲,隐隐间还有那么几分自豪。

    连日来,因Zero新作带来的压力、司笙鲤鱼翻身一跃成她姐的事所带来的烦躁和焦虑,一下就消失得无影无踪。

    Zero和司笙又怎样?

    能在德修斋享受这种待遇的,只有她一个人。

    独一无二。

    史无前例。

    于是,她偶尔看向司笙的眼神,都带有一种难以言明的优越感。

    司笙:“……”

    若不是有一颗想看热闹的心,好奇尚经理和领班最后安排了什么大招,她在这种虚伪的氛围里,真是一分钟都待不下去。

    为了打发时间,她甚至还多喝了一碗汤。

    不过,这落到别人眼里,俨然就是——没见过世面。

    “叩叩叩。”

    在晚餐抵达尾声时,门再一次被有节奏地敲响了。

    又是那位年轻帅气的领班。

    众人一见他,眼睛顿时一亮,颇为期待地看着他。

    “不好意思,再次打扰了。”领班彬彬有礼地进门,优雅且绅士,说话依旧言简意赅,“经理吩咐,送上一份饭后甜点。”

    依旧是刚刚的架势。

    一个接一个地进,每个服务员里都捧着精致的甜点。

    本来都已经酒足饭饱的漫画家们,如今一见那诱人的甜点,胃又觉得蠢蠢欲动。

    餐桌被迅速整理干净,所有甜点一一放置到每个人跟前。

    这时——

    坐在司笙旁边的女漫画家眉头一拧,提出异议:“为什么她跟我们的不一样?”

    女漫画家口中的“她”,指的自然是司笙。

    原本自司笙拒绝加微信、导致气氛冷场后,大家就自觉忽略她,将她当做隐形人。偶尔说上几句,话里话外还有点嘲讽、针对的意思。

    甭管她长得再如何赏心悦目,也没几个人花时间精力去关注她。

    眼下,经这女漫画这么一提醒,众人才朝司笙以及甜品投去打量的视线。

    果不其然。

    都是甜品,可,司笙那份跟他们的截然不同。

    像是某种特殊待遇……

    这个疑惑刚刚升起来,那边倾伊人定睛一看,就笑着开口了,“德修斋的工作人员真贴心,刚刚司笙在楼下说了句要这样甜品,竟然还能被记住。”

    “这样啊。”

    “原来如此。”

    “还真是有心了。”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众人不约而同地附和。

    领班看了倾伊人一眼,眼底闪过一抹不快。

    司笙:“……”服了。

    她拿起叉子,忽略他们,打算品尝一下新上的这款。

    但,倾伊人却不肯放过她。

    司笙一而再再而三地不给倾伊人面子,早让倾伊人怀恨于心,眼下再三找茬也不见司笙有不快之色,心里更是不爽。

    微顿,倾伊人轻轻一扯唇角,主动抛出话,“司大明星,这次可是沾了裳裳的光,要不要敬一杯啊?”

    餐桌上的众人,集体保持沉默。

    不约而同地旁观这一幕。

    不管怎样,整桌人,只有司笙一人没跟司裳举过杯……

    稍微有点情商的人,这时候不会拒绝,知道该踩着台阶往下走。

    偏偏,出乎意料的是——

    司笙连眼皮都没抬一下,淡淡地说:“不了,得留着胃吃甜品。”

    刚一说完,她就戳了一点甜品,将其送到嘴里。

    真就专心致志地吃了起来。

    众人:“……”

    好家伙,这人情商是负数吧?!

    她这一举动,直接扫了倾伊人和司裳的面子,二人脸色都不怎么好看。

    因司笙丝毫不做作的画风,再一次将气氛拉入诡异的方向。最终,不知是谁打圆场,说上一句“先吃甜品吧”,才算是岔开话题。

    领班将这一切都看在眼里,嘴角的笑容有点凉,继而不动声色地退了出去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几分钟后。

    众人的甜品陆续吃完,开始有人讨论饭后去哪儿玩。

    “叩叩叩。”

    门,又被敲响。

    众人:???

    甜品都吃完了,还有惊喜?

    他们迫不及待地往门口看去。

    这一次,走进门的并不是他们眼熟的领班,而是穿着经理制服的男人,神情谦和,却带着疏离,气质显然跟其他人不一样。

    !

    连经理都出面了?

    他并未打招呼,在扫了眼餐桌后,径直朝这边走过来。

    他步伐缓慢,一步一步的,将在场众人的好奇心拔高到顶点。

    ——他是冲着某一个人来的。

    ——正是司裳的方向!

    隐隐有所察觉的司裳,冷不丁的,一颗心直接升到嗓子眼。

    激动、兴奋、期待。

    诸多交织在一起的情绪,让司裳连呼吸都颇为困难,每一根神经都在战栗。

    然而——

    这位经理,目不斜视地从她身侧走开,然后,在全场注视下,走到司笙旁边。

    他弯下腰,毕恭毕敬,“司小姐,这顿饭用得怎么样,还满意吗?”</div>