红叶书斋 > 都市小说 > 今天三爷给夫人撑腰了吗 > 正文 第119章 本以为是青铜,结果是个王者
    “司小姐,这顿饭用得怎么样,还满意吗?”

    神态尊重,口吻恭敬,俨然是一谦卑姿态。

    “……”

    全场寂静,鸦雀无声。

    连呼吸声都能听得清晰。

    所有人都跟傻了似的,静静地看着这一幕,一个个的,眼珠子怕是都能瞪出来。

    程悠然和倾伊人亦是呆了,表情怔怔的,显然不明白经理为何会“搞错对象”,混乱的脑子甚至都理不清眼前的场面。

    至于原本紧张期待的司裳——

    在这一秒如坠冰窖,浑身翻滚的血液瞬间冷冻成冰,鲜血在血管里凝固,体温被剥夺得彻底,她冷得连骨头都在止不住地颤抖。

    天旋地转,头昏脑涨。

    窘迫、耻辱、愤怒,种种情绪如同潮涌席卷而来,她恨不能原地找个洞钻进去。

    “还行。甜品不错。”

    司笙神情淡淡的,懒洋洋地回答。

    荣辱不惊。

    没有丝毫因遭遇特殊待遇而欣喜若狂的模样。

    ——也就是说,她早就知道自己才是领班口中的“司小姐”。

    意识到这一点,除了恨不能失掉五感的司裳,在场其余人脸色都颇为难看。

    他们竟然当着“正牌”的面,对一个“冒牌”大献殷勤。

    他们都做什么了?

    暗自笑话两人都姓司,结果一个在天上当凤凰,一个在地上当土鸡;

    因司笙不给加微信,之后默契抱团不再搭理司笙;

    跟司笙说,你今天这一顿是沾的司裳的光,要敬司裳一杯;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不胜枚举。

    那画面,稍微一回想,就尴尬到令人窒息。

    司笙全程淡定旁观,是以怎样的心态看他们这群跳梁小丑的?

    他们默默伸手捂脸,觉得脸颊生疼生疼,肿得都没法见人了。

    “那就好。”

    尚崇点头。

    司笙站起身,拿起放椅背上的外套,随口问:“我点的菜,打包好了吗?”

    她来之前,就交代过尚崇,弄几个菜打包,她得带回去给萧逆吃。

    尚崇道:“都打包好了,就放在前台。”

    “谢了。”

    懒懒应了一声,司笙将外套搭在手肘,提起包,没跟众人告别,大步走出包间。

    身姿高挑,从容随意,毫无拘谨。

    俨然对德修斋再熟悉不过。

    而,在座众人,对司笙打包一事并未察觉,只有程悠然、倾伊人皆是一惊:她们在德修斋,从未听过“打包”一说。

    想至此,程悠然和倾伊人不约而同对视一眼,旋即移开,又双双看了眼面色惨白、表情麻木、眼神呆滞的司裳,心情难以形容。

    司裳方才的得意和骄傲,她们都看在眼里,如今事情来个百八十度的转弯,从天堂坠入地狱的差距,所受到打击可想而知。

    实际上,不止是司裳,为了烘托她而帮忙说话、添油加醋的程悠然和倾伊人二人,此刻也觉得难堪。

    “各位。”

    司笙一走,尚崇就收起恭敬神情。他笑得如沐春风,可视线一一扫过全场时,每个人都觉得毛骨悚然。

    他字字顿顿地开口:“我们德修斋的规矩,司笙、司小姐用餐,一律免单。”

    加重“司笙”二字,强调什么,不言而喻。

    不怪尚崇做得如此直接。

    倘若没有上甜品时的嘲讽司笙,他们也不至于做到这种地步,只会暗示到当事人知情,点到为止。

    可是——

    偏偏有了先前令人不快的一幕。

    德修斋所有工作人员,都对司笙恭敬有加。其中有知情的、亦有不知情的,最初待司笙恭敬中有疏离、客气,相处下来,发觉司笙从未把使唤他们当做理所当然,与他们相处随性、友好。

    久而久之,工作人员都真心尊重她。

    自然,也是打心底维护她。

    “……”

    没人说话。

    闹了个这么大的乌龙,他们都浑浑噩噩的,完全给不了任何反应。

    尚崇神情不卑不亢,继续道:“这一顿免费,如果有想追加的,随时可以跟服务员说。希望各位用餐愉快。”

    该说的说完,尚崇没再久留,极其冷淡地一瞥司裳,便转身走出包间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门被关上,包间内,久久无人说话。

    他们面面相觑,大眼瞪小眼,陷入尴尬寂静的氛围里,浑然不知该如何打破。

    “晚上还去玩吗?”

    不知过了多久,终于有人问了句。

    这句话,像是开启声音的开关一样,惊醒了在场所有人,静默顿时变得喧哗。

    “我老婆催我回去照顾孩子呢,必须要回去才行。”

    “我也不去了,我妈都打了几十通电话了,再不回去手机都没电了。”

    “那什么,不好意思,我这里也有点急事,要赶紧走了。下次再聚吧。”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一开始,还有人逐个找理由,但到最后,连找理由的都没有了。

    他们急匆匆地起身,拿起外套就往外走。

    嘈杂声里,还夹杂着一些低语。

    “怪不得一问三不知,原来正主根本就不是她啊。”

    “太会给自己脸上贴金了吧,说什么问过前台了,搞得跟真的似的。”

    “闹出这么大一乌龙,简直丢脸死了。”

    “德修斋若真有她们说的那么神秘、强大,那按照他们对司笙的态度……我们那么对司笙,会不会被司笙怀恨于心报复什么的?”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嘲讽、责怪、埋怨……都是些落井下石的声音。

    这些声音响起,然后,渐渐远去。

    最后,餐桌上只剩下司裳、程悠然、倾伊人三人。

    “裳裳,对不起啊,我当时不该多嘴的。”倾伊人拍着司裳的手,安抚道,“这件事你不用太放心上,大家都知道是误会……”

    说到这里,倾伊人看了眼司裳的脸色,自己都说不下去了,赶紧道:“刚刚有人催我去办点事,不好意思,不能陪你了。你放宽心,有什么事随时联系我啊。”

    没再停留,倾伊人拿起她的包,也匆匆起身离开。

    “裳裳。”

    程悠然牵起司裳的手,轻声喊了句。

    浑身僵硬的司裳,此刻终于动了动,她望向程悠然,声音沙哑,“悠然姐……”

    一开口,眼泪就掉了下来。

    “没事没事。”

    程悠然伸手搂着她,轻轻拍着她的肩,“姐能理解你的心情。你看我不也是嘛,前阵子网上那么多黑料,我不也挺过来了?时间一长,事情就过去了。”

    司裳抽噎着,睫毛微微颤动,被泪水沾得个湿透。

    她紧抿着唇,没有说话。

    程悠然的安慰,说到底也只是安慰,并没有实际性作用。

    正因为网上的黑料,程悠然现在才坐不稳小花的位置,热度直线下降,没有代言、没有戏约……先前她被人众星捧月,如今她成了洪水猛兽。

    而今晚闹出的乌龙,势必不会如此翻篇,只要有一人开了口,漫画作者圈里,就永远记得她的笑话。

    “怎么会是司笙呢?”

    好半晌,司裳才哽咽着出声。

    她想不通,怎么就是司笙?

    怎么偏偏是司笙?

    司笙……凭什么?!

    她从小被章姿严格教育、克制一举一动表现优秀,才偶尔得到司尚山的称赞。

    可司笙呢?

    刚被接回来,司尚山就将她当祖宗一样供着,不费吹灰之力就得到所有宠爱。

    论学历、素质、漫画水平,她都远远超过司笙。

    司笙演技不好、脾气不好,虚荣又倔强,除了那张脸,挑不出一丝好的。

    她凭什么就得到德修斋的特殊待遇?

    “你可能不知道,司笙仗着武功好,经常做一些保镖工作,有时候挺危险的。”程悠然分析道,“可能因为这个,她跟德修斋老板认识,又帮了点忙,得到这样的特权吧。”

    司裳一怔,“保镖?”

    程悠然道:“嗯。她毕竟是武替出身嘛,有点身手。”

    此般解释,让司裳心情总算好受了些。

    只是,刚刚的反转来得猝不及防,依旧是司裳挥之不去的心理阴影。

    哪怕稍微一回想,浑身的血液都控制不住倒流,她瑟瑟发抖,久久难以平静。

    *

    一楼前台。

    合同和饭菜刚到手,司笙就听到热情洋溢的喊声——

    “嘿,司笙!”

    她一回首,就见有个眼熟的漫画家小跑过来。

    那是一个二十五六的青年,刚刚同桌吃饭的,在饭桌上表现很活跃。

    司笙对他有点印象。

    好像是画恐怖漫的。

    “你记得我吗,刚跟你隔了俩位置,我叫诸如。”青年一副自来熟的架势同她打招呼。

    “有事?”

    “就是想跟你道个歉,”诸如谙深‘伸手不打笑脸人’的道理,笑容璀璨,“先前没好好跟你打招呼,真是不好意思。”

    司笙讶然地看他一眼。

    这避重就轻的手法,未免太轻车熟路了点儿。

    一句“没好好打招呼”,就将先前所有冷落、孤立、嘲弄全当没发生过?

    诸如张嘴继续叭叭:“不过真没想到啊,‘司小姐’竟然不是司裳,而是你。你当时怎么不直接说呢?我知道了,你肯定是那种深藏不露——”

    他在喋喋不休的间隙,一抬头,就发现司笙早走没了影。

    望着门口的方向,诸如脸上笑容消失,不屑地“嘁”了一声,又虚空踢了一脚,才一边抓着头发一边往外走。

    出门时,他掏出手机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没几分钟,企鹅社交软件上,某漫画作者群里,忽然冒出个匿名的ID。

    【匿名-哪有作妖哪有我】:说个惊天大秘密。

    【匿名-哪有作妖哪有我】:关于最近当红的某新锐作者的。

    【匿名-哪有作妖哪有我】:今天跟一群漫画家在封城某知名饭馆……

    掩去地名和人名,大致说了一个乌龙事件,再加点艺术加工。

    精彩绝伦的发展,意想不到的反转,一时间,引来了群里诸多成员围观。

    【卧槽,真的假的,怎么感觉比故事还精彩?】

    【盲猜这位自诩为X小姐的就是《第一废墟》作者UU。】

    【白天就听说一堆作者要私下聚餐,好像是UU请客来着,在一家什么超级高档的饭店。】

    【xswl,押一只鸡腿,假·X小姐肯定是UU。没想到她也这么虚荣,hhhh。】

    【哈哈哈哈哈哈,很想知道反转后X小姐的脸色。】

    【真正的X小姐:我就静静地看着你装X……】

    【真X小姐太牛了吧,这都能忍得住?不过最后打脸好爽啊啊啊,想想就爽得不行。】

    【太尴尬了吧,那场面,光是想想就一身的鸡皮疙瘩。我要是搞出这么大一乌龙,以后肯定都没脸见人了。】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戏剧性的故事,一传十,十传百。

    那一晚,司裳还没到家,就在某个群里看到他们热络地讨论此事,明里暗里都在内涵她,气得她险些在车上羞愤自杀。

    *

    另一边。

    只把聚餐当个插曲的司笙,刚回到水云间,就将打包好的饭菜扔到餐桌上。

    “吃饭。”

    只有书房灯光亮着,司笙径直走到书房门口。

    “哦。”

    闻声,正坐在书桌前玩手机的萧逆,起身,顺势把手机放入兜里。

    注意到他的动作,司笙神色稍露狐疑,但也没多管。

    萧逆走出书房,却见司笙走进去,他一怔,问:“你吃过了?”

    “嗯。”

    司笙声音淡淡的。

    萧逆走进厨房,洗了个手出来,再偷瞄了眼书房,确定司笙在里面没出来,才掏出手机看消息。

    【司风眠】:你拍的这些图,我研究过了,可操作性很低。

    【司风眠】:不过说真的,脑洞是真的大。

    【司风眠】:如果专业知识再强一点,没准设想的这些操作都能实现。

    【司风眠】:不过按照原本的图纸来,是绝对不可能成功的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【司风眠】:这些图纸看起来都很旧了,你从哪儿弄来的?

    一一浏览完司风眠所有的消息,萧逆皱了皱眉,没有回复。

    上次回家翻找易诗词的资料书时,他顺便带回来一批易诗词的图纸。

    上面画的都是些零件图,应该是在设计什么,他研究过,以他粗略涉及的机关知识,研究两周了也没看懂,最后直接求助司风眠。

    他没想到的是,司风眠给的评价那么低,只给了个“脑洞大”的肯定。

    看来,易诗词在机关术上的造诣……是真不咋的。

    手机又振动了下。

    将饭菜一一拿出来的萧逆,低头瞥了一眼。

    【司风眠】:你姐在家吗?

    萧逆:“……”

    还敢跟他说对司笙没想法?

    【司风眠】:你真别误会,我没别的意思。

    【司风眠】:你姐应该挺懂这个的,可以直接拿图纸问问她啊。

    萧逆当没看到,将筷子掰开,坐下吃饭。

    打住进这里第一晚起,他就察觉到司笙对易诗词的敌意。甭说司笙乐不乐意看,就算她看了,以司风眠的评价……到时她怕也只会对易诗词及图纸一顿冷嘲热讽吧。

    反正他不信司笙那张嘴能说出什么好话来。

    【司风眠】:!!!

    【司风眠】:别装死。

    【司风眠】:[骚扰]×100

    【司风眠】:[骚扰]×100

    【司风眠】:[骚扰]×100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手机振动个没停。

    玛德,这人,披着高冷学霸的伪装外皮,实际上是一个喋喋不休的小话痨。

    萧逆眉宇一黑,抄起手机,回复。

    【萧逆】:你再发过来,我让你周一死教室。

    【司风眠】:[小人打架]

    【司风眠】:你是不是又误会了?

    【萧逆】:你那么关心她做什么?

    【司风眠】:……

    【司风眠】:我是有原因的。

    【萧逆】:呵。

    【司风眠】:你信不信我自闭给你看。

    【萧逆】:千万别不自闭。

    【司风眠】:过河拆桥。

    【司风眠】:忘恩负义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又骚扰了一阵,没再得到回复的司风眠,终于拎着书自闭去了,没再发消息。

    险些将司风眠拉黑的萧逆,也终于能好好吃上一顿饭。

    *

    书房里。

    清空大半书桌的司笙,拿出从司家带回来的易诗词图纸,以及昨天从装修设计师那里拿来的图纸,一一摊开在书桌上。

    落地灯开着,罩在桌面图纸上,暖黄的光跟泛黄的陈旧纸张映衬,好像穿透了古老的时光。

    静站在一旁的司笙,眼睛微动,视线左右迅速移动,将所有图案记在脑海里,重新于脑海里组装。

    不知过了多久——

    厨房清洗碗筷的流水声,忽然拉回了司笙的注意力。

    也就在这一瞬,某个重合、叠加的图案,让司笙眉眼一抬。

    缓了几秒,她迅速在两堆图纸里各找出一张图,仔细对比后,颇为玩味地勾了勾唇。

    所以——

    司家的装修设计,跟易诗词的图纸,为什么会有相似的地方?</div>