红叶书斋 > 都市小说 > 今天三爷给夫人撑腰了吗 > 正文 第122章 司风眠:萧逆,你是我哥
    手机放在桌面,屏幕从亮到暗,手指一点,由暗到亮……如此循环。

    整整五分钟,项文达和左佑都保持着同样的姿势:站在桌旁,双手撑着桌面,脑袋挨在一起,低着头,一眨不眨地盯着手机屏幕。

    项文达:“他在干嘛?”

    左佑:“电话不接,信息不回。”

    项文达:“在考虑?”

    左佑:“不知道。”

    项文达:“五分钟了。”

    左佑:“马上就六分钟了。”

    两人脑袋偏移,对视几眼后,往后一退,跌坐回椅子,不约而同地叹了口气。

    高教授在电话里说,司笙昨晚刚找他聊过天,他正好跟她提及过他们俩参与的项目,听司笙的语气,似乎还挺感兴趣的。

    现在找司笙的话,成功的几率很高。

    有高教授拉线,项文达和左佑自是迫不及待想找司笙。

    然而,他们在接项目的时候,跟司炳签署了保密协议,承诺不会泄露任何项目内容。也就是说,如果他们要找司笙,必须得经过司炳的同意。

    二人没有多想,在做出决定后,就立即联系司炳,不过——

    没有及时得到回应。

    又过了一刻钟。

    已经等到绝望的二人,倏地听到手机震动声,都已闭目假寐的他们,瞬间从椅子上弹跳起来,一蹦来到桌旁。

    手机屏幕一亮,是司炳发来的语音。

    “什么人?你们详细说一下。”

    两人对视一眼,赶紧由左佑抓重点进行介绍。

    大他们一届的学姐,高教授推荐,虽然大二休学,但能力很强。

    “你得告诉他,究竟强在哪里。”项文达提醒道。

    “哦哦哦。”

    左佑一点头,手忙脚乱地给司炳发语音:

    “你还记得我们给你看的视频吗?我和文达做的机关桌演示,那一张机关桌就是根据学姐的图纸做成的。在机关术这一方面,学姐肯定比我们强。”

    手指一松,左佑把消息发出去。

    他扭头问项文达:“行了吧?”

    项文达若有所思,感觉还差点什么,但又不知道差在哪里。

    片刻后,项文达恍然,“学姐大二休学,会不会,唔,难以让他信服啊?”

    左佑撇嘴,反问:“学历是实力的证明吗?”

    项文达震惊:“不……不是吗?”

    “……”

    左佑被他问住了。

    好像,也是哦。

    二人面面相觑,心情颇为复杂。

    ——学姐如此任性,甘愿放弃文凭,他们能怎么办?

    这时,手机持续震动,司炳一个电话打过来。

    左佑手疾眼快地接了,并且直接开了免提。

    二人还未说话,司炳就颇为关切地询问:“你们俩是不是压力太大了?”

    “是挺大的。”

    左佑实诚地回答。

    项文达看他,抬手推了推眼镜。

    “要不,你们休息半天吧。”司炳很是和善,语气温和,“我知道托你们办的事很困难,你们不要有太大压力,找帮手的事情我一直有在安排,再等几天,肯定有新人加进来……”

    司炳宽慰着他们。

    二人听了好半天,才后知后觉地回过神来:合着他以为他们俩推荐学姐,是因为压力太大?

    不对。

    虽然这个逻辑也是正确的,但……

    重心歪了。

    挠了挠头发,左佑不得已打断他,道:“师兄,既然要加人的话,你就考虑一下学姐呗。高教授也说了,要有能在时间内完成图纸的,也只有学姐了。”

    “高教授研究的,毕竟不是机关术。”司炳轻描淡写地说,顿了顿,又道,“你们俩放心,我已经联系上几个懂行的,到时候肯定没问题。这段时间辛苦了,你们俩好好休息。”

    话里话外,都有种拒绝的意思。

    他压根就没考虑二人推荐的学姐。

    如此不尊重他们俩的建议,这让二人心情都颇为不爽。

    “我这边有点事要忙,先挂了。”

    司炳没有多聊的意思,随便宽慰他们几句,就掐断了电话。

    二人心情复杂地对视一眼。

    将手机往旁一推,左佑站直身子,烦闷地皱眉,“怎么办,我现在对他的印象断崖式暴跌。”

    项文达点头赞同道:“我也是。有点**了。”

    他们俩最初同意加入这个项目,原因之一就是:司炳很友善。

    他们对司炳第一印象不错,热情、友好、礼貌,尊重他们的想法。

    尽管他们跟司炳签下合同后,司炳很少来工作室,有什么事都只扔给他们俩做,有什么问题全都交给他们俩解决。

    但是,司炳表面功夫做的不错,给他们三餐补助,加班费,还时常主动给他们订外卖。

    最起码态度上让他们跳不出毛病。

    可这一次——

    一没调查,二没询问,就因他们给的资料不符司炳所想,二话没有,直接将学姐否了。

    看现象过于表面。

    “学姐她为什么要休学啊啊啊——”左佑双手抱头蹲地上,崩溃得嗷嗷大叫。

    司炳这态度太让人生气了。

    左佑无比暴躁。

    项文达一声不吭,转过身,去收拾自己的背包。

    听到动静,左佑仰头一看,疑惑问:“你干嘛去?”

    项文达低头把东西往包里扔,面无表情道:“回学校,睡觉。好好休息。”

    “啊?”

    左佑赶紧站起来。

    扔完眼镜盒,项文达把拉链一拉,然后将背包甩在肩上,道:“他本人都不操心,我们干嘛这么累死累活的?”

    “……哦。”

    左佑揉了揉鼻子,把鼻子揉得红通通的。

    差点儿忘了,项文达不仅崇拜司笙,还私下爱慕过。如今司炳对司笙这般不重视,肯定让项文达不高兴了。

    *

    某餐厅里。

    “二哥,怎么了?”

    司裳心不在焉地吃着冰激凌,朝打完电话回来的司炳问道。

    司炳将手机一收,笑了笑,随口答道:“没事。给我完善图纸的俩学弟,硬是要推荐一个本科休学的校友,可能时间太短,他们压力太大了。”

    “本科休学?”司裳好奇问。

    “我倒是听说过一二,高教授很看重的一个学生,长得很漂亮,是当时学校的校花。”司炳扯了下嘴角,颇不在意道,“估计是长得漂亮,让他们俩想找机会接近吧。”

    工科生,没几个女生,稍微长得好看点,都拿来当宝一样供着。

    老师和同学自行加滤镜。

    真论本事,屁都没有。

    项文达和左佑也不想想,连他们俩都是经过他层层考察才被允许参加项目的,一个大二都没读完的学生……有什么资格?

    什么杂鱼都想塞进来,他又不是开慈善机构的。

    “……哦。”

    司裳对这个不太感兴趣。

    微顿,司裳又问:“那张图纸还没弄好吗?”

    “比想象中的难度要大。”司炳道,“不过,又找了几个专家帮忙。如果连他们都束手无策,估计谁都没法完成了。”

    “哦。”

    司裳低眉敛目,又舀了一勺冰激凌到嘴里。

    “不说这个了,”司炳笑得温和,瞧着她,放缓语调问,“现在心情怎么样,好点儿了吗?”

    “嗯。”

    司裳点点头。

    司炳道:“那就行。眼睛还没消肿,都不美了,这几天不准再哭了啊。”

    “知道啦。”

    司裳笑了下。

    虽然笑得有些牵强,但脸上总算有了点笑意。

    “真知道就好。”司炳轻笑,打量她两眼,倏然问,“是因为你爸接回来的那个女人?”

    捏着金属勺的手指一紧,司裳低下头,贝齿将唇咬的发白,好半晌后,她才轻轻出声,“……嗯。”

    若不是司笙,她就不会闹乌龙,亦不会成为笑话。

    昨晚程悠然让她关掉手机,但她却控制不住地上网看了会儿,在群里看到很多冷嘲热讽的言论,阴阳怪气的。甚至还有人匿名开贴,将昨晚的事当笑话一样传。

    没有指名道姓,所有人都是化名,然而,跟帖里依旧有不少人猜出是她。

    【不是说UU是富家小姐吗,怎么看起来就一朵白莲花。】

    【hhhh,太尴尬了。天底下哪有这样的好事。某人也太单纯了点吧。】

    【假X小姐好大的脸啊,真以为这种梦幻故事会发生在她身上?什么都不知情,也敢上赶着领。真X小姐一看就是对免单缘由知根知底的,emmm,才算是合情合理的发展吧?】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诸如此类的言论,数不胜数。

    虽然只是小圈子内的人知道,可一点开帖子,司裳就觉得全世界都在笑话她。

    先前的骄傲、自尊、荣耀,全被这些言论踩在脚底,她甚至都无法再抬起头来。

    这些人,为什么如此恶毒?

    昨晚哭了一夜,她不敢被家人看到,天一亮就跑了出来。

    好在司炳打电话给她,听出她话里的哭腔,赶紧问到她的地址找过来。

    眸光一寒,司炳凝眉问:“她欺负你了?”

    勺子搅着冰激凌,司裳低头,抿唇,轻声细语地说:“不知道为什么,爸特别偏心她。”

    这也是真的,一提及,竟是有些委屈,眼睛一涩,一下就湿了。

    司炳轻轻皱眉。

    对于司尚山带回来的女儿,司炳在家也有所耳闻。

    听说司铭盛得知此事后,还跟司尚山吵了一架。

    不过司尚山自脱离单干司家后,谁也管不住他,一副“你爱骂不骂,这女儿我要定了”的态度,差点把司铭盛气得犯病。

    “她在家横行霸道的,把我和妈当隐形人,经常恶言相向,还在佣人面前作威作福。就仗着爸疼她……”

    司裳眼眶通红,覆下的睫毛轻颤着,眼泪不受控地掉落下来。

    司炳看在眼里,将纸巾递过去,“她一个名不正言不顺的私生女,你才是名副其实的司家小姐,跟她计较做什么?”

    “可……”

    司裳一抬头,泪眼模糊里,她紧紧咬唇,没说话。

    昨晚在德修斋的事太羞耻了,她不能跟司炳说。

    一想到司笙才是德修斋独一无二的特殊待遇,司裳就止不住的愤怒、嫉妒,负面情绪胸腔波涛汹涌,刺激着她每根神经……

    掌心传来刺痛,司裳才猛然惊觉,是指甲刺入皮肤。

    “你放心,她想跻身这个圈子,不是你爸当靠山就行,得自己有实力。”微一眯眼,司炳慢条斯理地说。

    擦干眼泪,司裳疑惑地看过来。

    司炳问:“听婶婶说,你们俩都在画漫画,而且,你成绩很优秀?”

    提及漫画,司裳心一紧,转念一想后她点头,“……嗯。”

    论漫画成绩,她的《第一废墟》算现象级作品。司笙就算有团队操作,也不可能跟她相提并论。

    “名正言顺的大小姐,才艺双全,一边上京大,一边画漫画;半路冒出来的私生女,高中文凭,三流明星,自称漫画家,连作品都拿不出。”

    说到这,司炳一笑,眼睑轻抬,“放在一起比较,你觉得谁才是笑话?”

    稍作愣怔,司裳恍然,“二哥,你的意思是……”

    “再过两天,我去你家串个门。”司炳颇有深意地道。

    区区一个在外偷养的私生女,一回司家就想着作威作福,也不掂量掂量,自己几斤几两。

    “好。”

    司裳乖乖点头,紧握成拳的手,微微舒展开。

    *

    水云间。

    刚进客厅倒水喝的萧逆,在盛满一杯水时,听到玄关处的动静。

    偏头一看,见到司笙的身影。

    他喝了口水,稍作停顿,刚犹豫是否打声招呼,就感知两道视线扫过来。

    二人对视一眼。

    看到萧逆,司笙亦是一顿,拧眉问:“你天天待家里,不出门?”

    “……”

    萧逆被她呛得莫名其妙。

    不出门,他碍着谁了?

    脱下外套往沙发上一扔,司笙转身往卧室走时,瞥了萧逆一眼,又补充道:“年轻人多出去走走,别跟个老头似的。”

    “……”

    萧逆干脆没说话,沉默地把杯中的水一饮而尽。

    出去一趟,又吃炮仗了。

    “对了——”

    喝完水,萧逆将火气压了压,出声叫住司笙。

    司笙拉开卧室的门,回首看他一眼,眉眼尽是不耐烦。

    萧逆被她的眼神扫得心口一凉,有种一瞬走向死亡的错觉,顿了顿,他才说:“刚刚陈非给我发了消息,说是他们这几天不住水云间。”

    言外之意,免费饭票没了。

    “关我什么事?”

    扔下裹着怒火的一句话,司笙直接将门给甩上了。

    萧逆:“……”

    这两人怕是要分手的节奏。

    又接了一杯水,萧逆往书房里走,同时掏出一直在兜里震动的手机。

    【司风眠】:在吗?

    【司风眠】:我自闭途中喘口气,想找人聊聊。

    【司风眠】:[骚扰]×100

    【司风眠】:[骚扰]×100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被刷屏了。

    萧逆忍无可忍。

    【萧逆】:你发什么神经?

    【司风眠】:有个事,我在犹豫要不要跟你说。

    【萧逆】:说。

    【司风眠】:在犹豫。

    【萧逆】:那就闭嘴。

    司风眠果真闭嘴,没有秒回。

    萧逆将手机扔书桌上,打算继续研究司笙给的那本书。

    不到五分钟,手机又持续振动。

    【司风眠】:上周,我爸带了个女儿回家。

    【司风眠】:跟别的女人生的。

    【司风眠】:我先前见过她,对她印象很不错,但她忽然成为我姐,闹得家里氛围僵硬,有点接受无能。

    【司风眠】:你有什么意见吗?

    【司风眠】:你不是也忽然多出来一个姐姐么,你怎么接受她的?

    原本暴躁地拿起手机的萧逆,看到司风眠发来的消息,愣了愣,下意识朝主卧方向看了一眼。

    忽然多出来的姐姐……

    情况虽然完全不一样,但多少有点相似。

    他又一看手机,不明白司风眠为何跟他说这种私事。

    ——他们俩关系很好吗?

    三周前,他们俩还打得你死我活。

    【萧逆】:我没接受。

    他天天被她怼,一跟她说话,就是给自己找不痛快,他什么时候接受她了?

    【司风眠】:胡扯。

    【司风眠】:嘴硬。

    【司风眠】:你明明接受她了。

    【萧逆】:……

    【萧逆】:闭嘴。

    【司风眠】:别不承认。

    【司风眠】:我连提她都不行,你护她跟护犊子似的。

    花了两秒,萧逆把他拉黑了。

    去踏马的护犊子!

    谁护她了?

    手机平静下来,耳根总算清静,萧逆把手机扔抽屉里,低头翻着书本。

    然而,不知司风眠哪句话戳到他神经,看了足有十分钟,一行字都没有看进去,到最后只看出——

    司笙这一手行书,写得是真漂亮。

    潇洒,大气。

    不若易诗词字迹的娟秀、温婉,却别有一番洒脱不羁的味道。

    鬼使神差的,萧逆脑海里又浮现出司风眠那一句——

    “你怎么接受她的?”

    从见过面的陌生人,到最初相识时的不爽,再到如今被怼后的平静……

    转变的发生,若非司风眠提醒,连萧逆自己都未曾察觉。

    “我们家的人,不一定有出息,但肯定歪不了。”

    最初看着她顺眼,大抵是那日在办公室里,她信心十足跟王琳撂下话那一刻。

    后来,

    被她一而再、再而三的怼;

    看她在外不吃亏,凭借一张嘴,把人气得吐血;

    做事出其不意,从不按部就班,永远随心所欲……

    毛病有很多,闪光点亦不少。

    这人最神奇的一处在于,她身上任何一个闪光点,就足以让人原谅她所有缺点。

    思绪游离之际,放在抽屉里的手机,嗡嗡嗡地开始响。

    呼出口气,萧逆把笔一搁,挑开抽屉,拿出手机,屏幕上是一串陌生号码。

    “你把我加回去。”

    电话一接听,就是司风眠这个小话痨的声音。

    萧逆感觉脑袋一抽一抽的疼,他声音凉下来,“你哪来的电话?”

    司风眠直言道:“我是班长,班里所有人的电话都有。”

    “……”

    失算了。

    司风眠又说:“你把我加回去,我告诉你一个惊天大秘密。”

    “我不想知道。”

    萧逆非常冷酷,且无情。

    沮丧几秒,司风眠狐疑地问:“真不想知道?”

    “你去自闭吧。”

    萧逆话语行间皆是不感兴趣的意味。

    被他一激,司风眠无语至极,停顿须臾后,一字一顿地开了口,“你是我哥。”

    他一说完,就屏住了呼吸。

    等待着萧逆的反应。

    然而——

    萧逆却极其平静地说:“叫哥也没用。”

    听那轻描淡写的口吻,俨然没把司风眠的话当真。

    “……”

    沉默少顷。

    最终,司风眠崩溃了,嗷地叫了一声,极其悲壮地宣布,“惨了,萧逆,你智商没救了!”

    萧逆蹙眉,威胁道:“你找死吧?”

    “你个小弱智!你,没救了!”

    刚一说完,司风眠就撂了电话,没给萧逆还嘴的机会。

    萧逆:“……”

    他估计这学霸是真的皮痒痒。

    *

    在家里扛过低气压的周末,萧逆没再让司笙送他,吃完早餐就匆匆赶地铁去了。

    司笙当然也没强行送他。

    这两日闲在家里,她顺便把《九号基地》第二话赶完,熬了个夜,现在精神不济。

    见萧逆一走,她回屋重新洗漱了下,又睡了个回笼觉。

    这一觉,从天亮睡到天黑。

    她是被易中正的电话吵醒的。

    “怎么了?”

    接通电话,司笙赤脚走到窗边,拉开遮光窗帘。

    外面夜幕降临,栋栋高楼亮起零星的光,被框在方正的格子里,隐隐约约。

    易中正问:“西泽什么时候过来?”

    “他忙。”

    司笙把落地窗打开,任由外面凉风吹进来。

    “是他忙还是你忘了?”易中正一针见血。

    “……”

    司笙哑口无言,抬手揉了揉太阳穴。

    自凌西泽托人撂下“冷战期间,暂停联系”的话后,若不是有易中正给的任务在身,她能当场把凌西泽电话拉黑了。

    吐出口气,司笙缓了缓情绪,承诺道:“等你出院后,我肯定把他带过来。”

    易中正提醒:“明天出院。”

    司笙:“……”好的,服气。

    应付完易中正,司笙烦得不行,在阳台踱步两圈,最终走回卧室,一把将落地窗关上。

    她点开微信,给凌西泽发消息。

    【司笙】:哎。

    【司笙】:还活着吗?</div>