红叶书斋 > 都市小说 > 今天三爷给夫人撑腰了吗 > 正文 第125章 司尚山PK伯母,完胜!
    “她是我以前的学生。天才级别的。大二那年非要休学,怎么也留不住。”高教授道,“前两天让项文达和左佑给你推荐的,他们复原的机关桌勉强到她设计那款的三分之二。怎么,他们没跟你说?”

    “……”

    司炳一时哑然。

    他们说了,但他没当回事,也没详细去问。

    项文达和左佑复原的机关桌,才是原款的三分之二?

    他选中项文达和左佑二人,不仅是二人成绩优异,还是因为他们的机关桌。

    虽说机关桌被人收购了,他没看到实物,但他看到过视频演示和设计图纸,专业又精巧,一下就惊艳到他了。

    这年头,真正懂原始机关术的,越来越少,想找到一两个,难如登天。

    司炳没有二话就用了二人。

    却没想到……

    听高教授话里的意思,先前他完全没考虑的那个人,是真的有点实力的?

    “司笙,是哪两个字?”

    稳了稳情绪,司炳不死心地追问。

    “跟你一个姓,笙箫的笙。”高教授回答完,奇怪地问,“怎么了?”

    “她多大?”

    “二十四五吧。”

    “……”

    司炳不知该说什么才好。

    大学休学,没有毕业,自然也没有大学文凭。

    司笙。

    二十四五。

    三者都对得上。

    也就是说,高教授口中的人,真的是刚刚那个无法无天的司笙?

    停顿须臾,司炳问:“她很厉害吗?”

    “别的不知道,论机关术,是我见过最厉害的。”高教授压着不爽回答道。

    他一直对司笙休学一事耿耿于怀。若不是司笙一根筋研究机关术,她或许在现代机械上有更大成就。

    “……”

    司炳无言地朝会客厅看了眼。

    没有刚刚那一幕,或许还好,可刚那件事过后,注定没法跟司笙谈合作。

    “我会考虑的。”

    司炳简单说了几句,明显听到高教授对他踌躇的不满,他万般无奈,只能找借口结束通话。

    呼了口气。

    司炳调整好表情,恢复冷静从容。

    司笙。

    本以为就是个不入流的私生女,一无所长、自以为是、狂妄自大,仗着有人撑腰就耀武扬威,典型的贪慕虚荣、愚不可及。

    却没想到,转折突如其来。

    前脚他母亲还在嘲弄她的高中文凭,高教授后脚就告诉他:她跟你一个学校的。

    脸有点疼。

    不过——

    事已至此,他绝不会向司笙低头,更不可能找司笙合作。

    他也不信,司笙真有高教授吹嘘的那般厉害。

    再厉害又如何?

    倘若他请来的有经验、阅历的专家都无法研究出来,她这种目中无人的女人,怎么可能办得到?

    *

    司尚山早早下了班。

    不因别的,而是司笙今天回司家,他迫不及待早点回来。

    可,回家的路上,却接到章姿的电话,哭着指责了司笙一通,说话颠三倒四的,听得他头昏脑涨。

    得知嫂子欧阳秋、司炳都在家里,司尚山担心他们合伙欺负司笙,再三催促着司机快些,赶回了家。

    一进门,连迎上来给他提包的肖嫂都没看一眼,直奔会客厅。

    “爸。”

    “尚山。”

    司裳和章姿一前一后地跟他打招呼。

    司尚山目光一扫,只见会客厅的沙发上,坐着四个人。

    章姿似乎哭过了,两眼通红,妆容憔悴。司裳面色苍白,挽着章姿的手腕,低眉敛目的。

    欧阳秋毫无趾高气扬的气焰,眼神游离,脸色惨白,失魂落魄的,像是被吓得不轻。

    就算是素来笑眯眯的司炳,此刻都收敛了笑意,表情颇为严肃。

    莫名的,见他们一个比一个惨,司尚山心里舒了口气,悬着的心也稍稍放下了。

    司笙应该没吃亏。

    “笙儿呢?”

    司尚山适时收回视线,询问的口吻满是冷静。

    章姿回答:“在书房。”

    “我去看看她。”

    司尚山说完就走。

    “司尚山!”

    欧阳秋蓦地窜起身,厉声叫住他,语气激动。

    闻声,司尚山眉心轻拧,回过身,视线凉凉地盯她。

    欧阳秋仰起头,因情绪激烈而双手握拳,气势汹汹地指责,“你知道司笙做了什么吗?!”

    司尚山顺势问:“她做什么了?”

    “她差点杀了我!”

    欧阳秋瞪着他,怒目圆睁。

    侧身,她指着还插在沙发里的刀片,身形微微颤抖,怒不可遏道,“你看到了吗?这就是她干的!我刚刚就坐在这里,这刀片哪怕稍微偏移一公分,我都有可能没命了!司笙这是蓄意杀人!”

    深吸一口气,欧阳秋继续道:“我告诉你,之所以没报警,是看在司家的份上,是看在你的份上!不然司笙早就被警察带走了!”

    欧阳秋很生气。

    章姿早给司尚山打过电话,结果司尚山回来后,却对他们不闻不问,径直冲着司笙而去。

    她在司尚山家受此惊吓、耻辱,还无法讨回公道,眼下自是怒火滔天。

    “小叔,我妈被吓得不轻,这件事,必须给个解释。”

    司炳站在欧阳秋身边,严肃地盯着司尚山,态度颇为强硬。

    这件事决不能善罢甘休。

    他们来司尚山家做客,结果被一个私生女来个下马威,传出去,他们岂不是成了笑话?

    扫了眼沙发上插着的刀片,司尚山微微一愣,不过很快就将那抹错愕收了起来。

    取而代之的,是席卷而来的愤怒。

    他沉下脸,冷声问:“嫂子,好端端的,你若不招惹笙儿,笙儿能无故对你出手?”

    提起这个,司尚山就来气。

    他不在家,司笙难得回来一趟,结果不仅没让司笙好好休息,还让这母子俩给她找事了。

    以前没分家时,他和易诗词跟司家的人住一起,跟欧阳秋相处过一段时间,自是清楚欧阳秋是什么角色。

    当面一套、背面一套,不是什么好玩意儿。

    “司尚山,你讲不讲道理?!”

    见他如此理直气壮地护犊子,欧阳秋险些被他气疯了。

    司尚山哼了一声,“是我不讲道理,还是你们不讲道理?你们有四个人,笙儿就一个人,势单力薄的,能在你们手上讨到好处?退一万步说,你们要针对她,还不准她正当防卫了?”

    四人:“……”惊、呆、了。

    见过护犊子的,没见过这么护的!

    你家笙儿势单力薄?

    你家笙儿正当防卫?

    她那一招致命的身手,足以以一当十,怕是打他们四个连带肖嫂都不带费劲的!

    看到沙发上的刀片,等于是铁证如山,你是如何缺心眼,才能颠倒黑白地将司笙描绘成“受欺压”形象的?!

    司炳算是比较理智的,不过司尚山这一套说辞,也让他有些怀疑人生。

    深吸口气,司炳尽量用冷静口吻道:“小叔,就司笙那身手,就算我们四个真合起伙来,也欺负不了她。”

    “司尚山,你长着眼睛,就不会睁眼看看吗?”欧阳秋指着刀片,“这能叫正当防卫?!”

    “我看到了,这确实不叫正当防卫。”

    司尚山不紧不慢地说着。

    没等众人松口气,就听得他话锋一转,继续道:“这是我家的沙发,她是我家的人,她想怎么损坏就怎么损坏,她要是高兴了,我能给她买个百八十沙发当靶子。”

    他做了总结:“她性子顽劣了些,在自己家戳破了自家沙发,怎么能叫正当防卫?”

    “……”

    四人不约而同地睁大眼睛。

    这一套自圆其说的逻辑,令他们瞠目结舌。

    司尚山又一看欧阳秋,浓黑的眉紧紧拧起,直接开诚布公:“嫂子,你是什么样的人,我们心里都有数。向来只有你欺负别人的份,司笙区区一二十几岁的小姑娘,还奈何你不能。”

    “……”

    忽然被捧高的欧阳秋,气得直咬牙。

    被她气血上涌,司尚山又开门见山地说:“我没有限制晚辈来往,因为他们是无辜的。不过你,我这里就直说了,我家里不欢迎,以后就不劳烦你跑那么远来串门了。”

    “……”

    他将话说得直白,不留任何情面。

    不止是欧阳秋,就连章姿、司裳、司炳,都震惊地盯着他。

    说到这份上,等同是撕破脸皮了。

    欧阳秋气得浑身在抖,站着摇摇欲坠,眼看着就要倒下,司炳赶紧伸手扶住他。

    “小叔,我尚且还叫你一声小叔——”司炳忍无可忍,脸色彻底垮了,“说话做事,不要太过分。”

    “这话你跟你妈说去!”

    司尚山丝毫不给他面子,冷声回着,转身就走。

    司炳脸色变了又变。

    他知道司尚山不欢迎他,也不喜欢他们全家,但以前也没过分到这份上。

    这一次——

    太不给面子了!

    他分明是来帮司裳、章姿找回颜面的,没想他和母亲的颜面,却丢得一干二净。

    “爸!”

    司裳再也坐不住了,刚喊一声,眼泪就簌簌往下掉。

    她泪眼模糊,看着司尚山的背影,控诉道:“你是不是太偏心了?!”

    她没想到,司尚山一回来,谁也没问,也不调查,一颗心直接偏向司笙。

    见他们一个个如此难堪,他一句场面话都没有,第一反应竟是担心司笙被他们欺负。

    一样都是女儿,他为何这么偏心?!

    司尚山平静地看她,几秒后,语气沉稳地开口,“你若能待她如亲姐,我也不至于偏向谁。”

    话音落。

    司尚山走向书房,没再回头。

    司裳是章姿一手带大的,有什么毛病,司尚山心里一清二楚。

    因他的偏心,她们肯定对司笙心存芥蒂、记恨于心。这次司炳、欧阳秋过来,定然是跟她们二人串通好的,想给司笙下马威。

    若不是他们主动找事,以司笙的脾气,她又怎稀罕搭理他们?

    偌大一个家,谁都不接纳司笙,他再不帮着司笙,司笙又有什么回家的必要?

    *

    书房一扇门,隔绝了外面所有动静。

    叩。叩。叩。

    “笙儿,你在吗?”

    伴随着敲门声传来的,是司尚山的轻声询问。

    开门的,不是司笙,而是设计师。

    “司总。”

    设计师冲着他点头哈腰。

    见到设计师,司尚山神情严峻几分,问:“谈完了吗?”

    “谈完了,谈完了。”

    设计师郁闷至极,往后看了一眼。

    真是太服气了。

    入行多年,他从未见过如此挑剔的顾客。这几个小时,他给出无数个设计方案,司笙都不满意。

    直到刚刚,司笙干脆留下他带来的一堆图纸和方案,摆摆手,允许他离开了。

    看样子后面还有得折腾。

    “那行,辛苦了。”

    司尚山察言观色,看出他疲惫不堪,对他态度好转了些。

    “没事没事。”

    设计师赶紧客气几句,然后火急火燎地告辞了。

    他一走,司尚山才进书房。

    司笙没有使用书桌,占据沙发和茶几,茶几桌面摆满了图纸。

    见他进来,司笙看了一眼,没有说话,整理着那堆图纸。

    在茶几旁站了片刻,原本在会客厅还无比强硬的司尚山,此刻像是丧失所有底气,有点虚。

    “笙儿,他们没欺负你吧?”司尚山好声好气地问。

    司笙整理图纸的动作一顿。

    她略微奇怪地抬眸。

    本以为,司尚山进书房,是听到章姿、司裳她们的“告状”,前来责问她的。

    没想,跟她所想的,正好相反。

    微顿,司笙垂下眼睑,淡淡道:“没有。”

    “那就好,那就好。”

    得到司笙的肯定,司尚山这才彻底放下心,长吁了口气。

    “他们呢?”司笙索性问道。

    “他们?”司尚山连忙道,“我让欧阳秋和司炳以后少来,尽量不碍你的眼。如果他们再来骚扰你,你不用对他们手下留情。”

    “……哦。”

    司笙对这答案颇为惊奇。

    她本以为司尚山会大发雷霆的。

    将司尚山此般表现看在眼里,司笙微微一顿,瞥了眼旁边的空沙发,“你不坐吗?”

    “坐坐坐。”

    忙不迭地点头,司尚山赶紧坐下了。

    将图纸全部一收拢,司笙懒洋洋道:“正好,我有几个问题想问你。”

    “啊,”司尚山没反应过来,“什么?”

    他进来前,做好心理准备,打算迎接司笙的责怪与怒骂的——质问他,为何接她回来,还让她遭此针对。

    没想到,就这么轻描淡写几句话,司笙就将话题绕开了。

    俨然没将先前在会客厅里的事放在心上。

    司笙问:“听说易诗词是学室内设计的?”

    “对。”

    司尚山一想,赶紧点头。

    眯缝了下眼,司笙又问:“她有在你家工作过吗?”

    “算有吧。”

    司尚山如实回答:“她跟我回司家时,我爸刚准备往室内设计转行,缺人手。她当时怀着孕,本来可以好好休息的,为了讨我爸欢心,也去帮忙工作。不过没去公司,一般都在家里画图纸。”

    “上次给你的那些图纸,基本都是她那时候画的。”一顿,司尚山又补充,“不过,她画得应该挺多的,保留下来的只有一小部分。”

    司尚山不懂室内设计,更不懂机关术,帮不上什么忙,所以都是易诗词跟司铭盛直接对接的。

    他只能把自己知道的告诉司笙。

    至于司笙为何询问这些,司尚山半个字儿都没问。

    二人一问一答,说着关乎易诗词的话题,气氛勉强算得上是和乐融融。

    *

    会客厅里。

    “小章,不是我说你,司尚山的心再这么偏下去,你直接跟他离婚得了!”

    被气得癫狂的欧阳秋,在司尚山走后,愤怒地给章姿撂下这么句话,就头也不回地走了。

    司炳被拂了面子,脸色也不好看。

    朝这对备受打击的母女看了眼,最终一句话也没有说,跟在欧阳秋后面离开。

    “妈,以后在家里,是不是就司笙的天下了?”

    司裳热泪盈眶,委屈地拉着章姿。

    “不可能!”

    章姿脸色一沉,斩钉截铁地说道。

    司裳被她厉声的口吻惊了惊。

    “裳裳,你要争气。”章姿捧着她的手,“好好读书,好好画漫画。只要你跟眠儿争气,咱们在家里总有一席之地。司笙这种不知天高地厚的,嚣张不了多久的。”

    听到章姿口中说出“漫画”二字,司裳脸色就是一白。

    她紧抿着唇,后怕恐慌感再次席卷而来。

    司笙她知道……

    “听到了吗?”章姿倏地问。

    “……嗯。”

    司裳无力地点头。

    心情难受到极致,却没等来章姿的安慰,而是更沉重的压力。

    她深深吸了口气,尔后,又缓缓地吐了出来。

    漫画的事,不能被任何人知道!

    不对!

    就算知道又如何?

    她的《第一废墟》发布得早,这是实打实的铁证。无论分镜本的主人是谁,都没无法奈何她。再者,司笙手上肯定没有证据,不然,司笙早就将证据公开,还至于暗地里讽刺?

    想至此,司裳一颗焦虑紧张的心,渐渐被安抚下来。

    这时候,只要她抵死不认,谁也拿她没办法。

    她若被司笙吓到,只会自乱阵脚。

    司裳眼睑微一垂,旋即抬起来,定定地盯着章姿,道:“妈,我会让爸知道,司笙不值得他偏心。”

    *

    司尚山和司笙聊完后,天色差不多黑了。

    知道这段时日司笙都要住胡同,司尚山虽然遗憾,但表示理解,只是执意让司笙吃了晚餐再走。

    索性在哪儿都是吃,留在司家还能吃到喜欢的菜,司笙没有拒绝。

    晚餐时间,章姿和司裳都没有下楼。

    她们无声的抗议,司尚山完全没放心上,只惦记着司笙吃得是否满意。

    肖嫂毕竟是偏向章姿、司裳的,经得司尚山默许后,准备了两份饭菜,一一敲响章姿、司裳的房门,把饭菜送给她们。

    “肖嫂,我不想吃。”

    拉开房门的司裳,见着门外的肖嫂,明显情绪不高。

    “小姐,好歹吃一点。”肖嫂往卧室里看了眼,劝说道,“你不是在工作吗?不好好吃饭,填饱肚子,怎么有力气工作?”

    司裳抿了抿唇。

    毕竟是肖嫂一番好意,司裳犹豫了下,最终还是让开一步,让肖嫂进卧室。

    “哎,小姐吃饭要紧。”

    肖嫂笑着说,走进门。

    她将端盘放到小茶几上,却没有及时离开,而是从端盘下面,抽出了一份打印的纸张。

    司裳看了一眼,下意识把门关上。

    “这是?”

    司裳好奇地问。

    “哦,这是我刚收拾书房的时候看到的,我也不懂,看着像是漫画。”肖嫂直接将纸张递给司裳,左右环顾一圈,故意道,“我想着是不是小姐你落下的,就顺便给你拿上来了。”

    司裳看了她一眼。

    肖嫂跟她一对视,就避开了目光。

    司裳从未在书房工作过,这漫画显然不是她的。肖嫂自然也知道。

    这一份漫画,只能是司笙的。

    先前司笙说自己是漫画家、但不肯拿出漫画作品一事,被肖嫂看在眼里。在肖嫂看来,司笙定然是画的不怎么样,所以才隐瞒的。

    眼下有机会接触到司笙的漫画,肖嫂看不懂画得如何,但不影响她拿给司裳看看。

    肖嫂的意思,司裳心知肚明,眸光微微闪烁着,她没有说话,低下头,赶紧翻开漫画。

    漫画名:《来自远方的呼救》。

    作者:Fans。</div>